第两百一十一章 愤怒的农夫

作者:黑火公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奇幻穿越男主可没那么好混最新章节!

    这一幕实在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奥瑟少爷,瞬间就变为一具冰冷的无头尸体。

    不仅是克鲁夫卫队长,就连梵特也都吓了一跳,这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就这样把奥瑟给杀了?

    唯一还算镇定的人除了林叶以外,恐怕就是兰斯洛特了,不过他之所以镇定,是他根本就没去思考。

    他所做的仅仅是服从命令,以及执行命令而已,休说是奥瑟少爷,就算是他的老子奥伦公爵在此。

    只要林叶一声令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取下对方的首级!

    “奥……奥瑟少爷?你这混蛋知道你做了什么吗?把他杀掉给奥瑟少爷报仇!”

    克鲁夫之外的另一名卫队长瞪大眼睛,他当即拔剑冲了上来。

    他是奥瑟一手栽培的心腹,自己的主公死了,他绝对没办法无动于衷。

    就在这个时候林叶掏出匕首刺入他的胸口。

    “既然你一心想要追随那个逆贼,就和他一起去吧。”林叶面无表情。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杀人,这种事一旦开了个头,做起来就得心应手许多。

    这位卫队长也是在震惊之余,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要不然以他的身手,却不会被林叶一刀毙命。

    他死得同样太快,他麾下的士兵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

    “还有谁要行谋逆之举的,大可站出来,本公爵保证奉陪到底。”林叶接过梵特递给他的手帕。

    他笑着擦拭着手上的鲜血,他的手依然是在轻微的颤抖。

    不过比起杀奥夫的时候已经好过太多。

    他深深的明白要与这些贵族讲道理毫无意义。

    要让这些作威作福惯了的贵族明白何谓法律,何谓生命,就只有让他们在铁与血中去体会。

    他并不喜欢采取这种手段,但他知道要在这条路走下去,接下来要做的,只会更多。

    “大,公爵大人,您知道杀了奥瑟少爷会带来多大的麻烦吗?奥伦公爵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克鲁夫浑身颤抖不已,他开始庆幸之前没有彻底的激怒这个疯子。

    连奥瑟少爷都敢杀,要杀掉他这个小小的卫队长,恐怕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这哪里是传言中的那个废柴公爵。

    明明是个铁血狂魔,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这是本公爵的事情,轮不到阁下替本公爵操心。”林叶说得轻描淡写。

    他自然清楚杀掉奥瑟将带来的一系列后果。

    此行王都必定会危险重重。

    并且将面临奥伦公爵一方极大的压力。

    但即便如此,权衡之下他还是痛下杀手,因为权衡利弊之下,杀掉奥瑟,比让他活着更加有利!

    “是是,小的不该干涉公爵大人的事情,只是我们回去可就没办法交差了。”

    克鲁夫身为仅有的卫队长,这里所有的士兵都将听从他的命令。

    他本来就不是奥瑟的心腹,而且他早就已经吓破胆了。

    再者正如同林叶所说,他斩杀奥瑟借助的是皇帝陛下的名义,就算要审判,那也是大法官的事情。

    根本就轮不到他一个小小的卫队长插手,这种时候胆敢上前去不自量力的抓捕。

    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可想起凶残成性的奥伦大人,他的额头就布满了冷汗。

    “这很简单,实话实说,将这件事推到本公爵的头上,并且回到王都以后大肆渲染,以奥伦公爵的性格,这种风口浪尖上,不会处死你们的,不过你们以后在奥克家必定很难有出头之日……”

    林叶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这位克鲁夫卫队长一眼。

    他慢条斯理道:“本公爵奉劝阁下提早做好打算,良禽择木而栖,某些时候某个选择,也会很有价值的。”

    他说的话克鲁夫并不是太懂。

    林叶捡起落在地上的长剑,走到农夫那边,挥剑斩断了束缚他们的绳索。

    一直旁观着这一幕,目睹奥瑟人头落地的他们早就激动得无以复加。

    “你这个恶贼,让你这样死去真是便宜你了,你还我妻儿的命来,还我妻儿的命来!”

    愤怒的农夫端起石头狠狠砸向奥瑟的脑袋。

    另一些农夫则冲过去打开铁笼,救出妻儿,相拥而泣。

    有士兵试图上前去阻止这些农夫破坏奥瑟的遗体。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别跟自己过不去了,现在敢上去,那些农夫连我们一起砸!”

    克鲁夫挥了挥手,约束住手下的士兵。

    这才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竟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他灰心丧气,开始为自己的前程担忧,不过这位公爵大人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直到两个小时以后,在林叶的示意下,农夫们终于退到一边。

    他们从刚才林叶与奥瑟的对话隐隐听出这个人好像是位尊贵的公爵大人。

    是一位大贵族。

    可是同样是贵族,这差距怎么是这样的大?

    他们看向林叶的眼神充满了感激,要是能够为这样的领主大人效力,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把奥瑟少爷带回去吧,记住,回到王都以后要把这件事迅速传出去,要传到老少皆知的地步,至于本公爵刚才的话,阁下就细细的琢磨吧。”

    林叶再次叮嘱了克鲁夫一句。

    像他这样的私兵,平时都是在和平稳定的地区作威作福惯了。

    没有经过铁与血的洗礼,又怎能建立牢固可靠的忠诚呢?

    他相信在利益面前,这位克鲁夫卫队长会在恰当的时候,做出恰当的选择的。

    “那奥瑟少爷的头颅……”克鲁夫看向奥瑟那面目全非的尸体。

    被这么多的农夫砸了整整两个小时。

    别提有多惨了。

    他自认也是见过些世面的,也亲眼见过奥瑟以折磨人为乐。

    结果奥瑟最终换得这样的死法,还真是报应不爽。

    兰斯洛特将奥瑟的头颅放到一个盒子里,没有交给他的意思,故而克鲁夫有此一问。

    “头颅本公爵自有用处,奥伦大人如果想要讨要的话,你让他直接找本公爵要好了,克鲁夫阁下今天表现得很好,很不错,王都的时候再见吧。”林叶轻轻一笑。

    克鲁夫派人将奥瑟少爷的遗体收敛好,灰溜溜的带着人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他还感觉有些稀里糊涂的。

    怎么总感觉自己被人牵着鼻子走,哪里不对劲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