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万灵药

作者:穿越闲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职业超级英雄最新章节!

    巴黎十八区医院,一楼候诊区,玛丽亚·希尔找到韦斯利的主治医师

    玛丽亚·希尔:“医生,那份检测结果。。。”——急切

    主治医师:“在这里。”——递上报告

    玛丽亚·希尔:“(阅读)。。。“天使属所有种”。。。此类变种基因很少见吧?”

    主治医师:“很少见?是非常稀有,差不多一千万个变种人里才会出现他这么一个大灾星。。。”

    玛丽亚·希尔(腹诽):“也就是说全世界不超过八个,太好了,这下就有线索了。”——欣喜

    ps:据官方权威统计,现地球圈内变种人人口约为八千万

    玛丽亚·希尔:“你把拥有此类治病救人能力的变种人称为大灾星?大救星才对吧?”——以为医生口误

    主治医师:“你和那些绝症患者会把他们当成大救星,但对于我们这些医疗卫生行业的相关从业人员而言此类变种人就是一个大灾星,我们的饭碗随时都有可能因他们而不保。。。”——恨恨言道

    玛丽亚·希尔:“哈。。。”——藐视

    主治医师:“少拿那种眼神来我,你知道医学发展到如今这种技术水平是历经了多少先辈们(医生、患者)的钻研、牺牲才得到的吗?而此类变种人却完全有可能从根本上毁掉医学,使其停滞不前、再无积累。。。”——情绪激动

    玛丽亚·希尔:“可人类研究、发展医学的根本目的不就是为了治病救人、解除病人的痛苦吗?就算将来此类“万灵药”最终导致了现代医学技术的淘汰、灭亡,我认为这种代价还是可以接受的。”——不理解

    主治医师:“你错了,治病救人只是医学的目的之一,医学更是人类客观理解、认识自身以及世界本质的途经和手段。。。”——欲长篇大论

    玛丽亚·希尔:“打住打住,我是来查案的,不是来跟你辩论的,咱们各自保留意见、不挣了,好吗?”——打断,叫停

    主治医师:“哼。。。说起查案,刚才有个中国人来医院找你,说是你的同事,也是来查案的,叫什么泉田。。。”——回想

    玛丽亚·希尔:“泉田准一郎(izumida_junichirou)。”

    主治医师:“对,那个中国人就叫这名字。”

    玛丽亚·希尔(腹诽):“中国人。。。我都把他的全名给你重复一遍了,你还没发觉自己错了吗?”

    玛丽亚·希尔:“泉田先生不是中国人,是个日本人。。。”——点明

    主治医师:“日本人?他的身材(骨架)我还以为他是中国人呢。”

    玛丽亚·希尔(腹诽):“果然,这兽医是从医学角度下的判断。。。”

    玛丽亚·希尔:“他人现在在哪儿?”

    主治医师:“三层的icu病房,说是要继续你的工作,替病人录口供。。。”

    玛丽亚·希尔:“录口供?戴维又苏醒了?”

    主治医师:“嗯,大概五分钟前。”

    玛丽亚·希尔:“怎么不早跟我说!”——奔向楼梯

    主治医师:“不要跑得那么快,这里是医院。。。”——跟随

    两分钟后,二人来到三层

    玛丽亚·希尔:“那两个欧洲内部安全局安排的警卫人员呢?”——未见之前把守在观察室(连接icu病房)门口的探员,奇怪

    主治医师:“可能吃饭去了吧?病人送到这里后他们俩就一直守在观察室门口,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没在意

    玛丽亚·希尔:“那也应该有换班的人顶上啊。”——进入病房观察室

    主治医师:“你的人不是正守在里面吗?还需要什么换班的。”——隔着观察室的玻璃,指了指病房内面戴口罩、头顶头套、身穿全套防护服的亚裔男子(背对二人)

    玛丽亚·希尔(腹诽):“你这兽医懂什么,我们国际刑警跟欧洲内部安全局根本不是一个系统的。。。”——执行消毒程序,未答

    主治医师:“倒是观察室里值班的护士跑哪儿去偷懒了,就算病人已大致脱离危险,观察室里也不能没个人啊。”——更换防护服

    玛丽亚·希尔:“会不会跟那两个探员一起去吃饭了?”——打趣

    主治医师:“有可能。。。现在这群年轻人,一点责任心都没有。。。”——消毒换装完成,进入icu病房

    亚裔男子:“(法语)你是。。。”——戒备

    玛丽亚·希尔:“请不要紧张,泉田先生,我是玛丽亚·希尔。。。”——自我介绍

    亚裔男子:“原来是希尔队长。。。”——鞠躬

    玛丽亚·希尔(腹诽):“希尔队长?他既不是我的部下又不是欧洲内部安全局的人,(首次见面)怎么这么称呼我?不知道我的阶级是“警视长”吗?”

    亚裔男子:“蒙古大夫。。。”——鞠躬

    主治医师:“是主治大夫。”——纠正发音

    亚裔男子:“哦,抱歉,我法语不太好。。。”

    玛丽亚·希尔(腹诽):“原来如此,他不会用法语说“警视长”,所以才随着我部下称我为“队长”。。。就这法语水平还能给戴维录好口供。。。”——不抱希望,将目光投向韦斯利

    韦斯利:“。。。”——仰卧在病床上,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

    玛丽亚·希尔:“。。。这段时间里戴维跟你说了些什么吗?”——姑且一问

    亚裔男子:“这个。。。也不知是不是我法语不好的缘故,他说的话我一句都理解不了。。。”——为难状

    玛丽亚·希尔(腹诽):“果然。。。”——暗自叹气

    玛丽亚·希尔:“没事,这不怪你。。。”——欲安慰

    突然,连接在韦斯利身上的医疗仪器发出警报

    韦斯利:“。。。”——双眼失神,浑身开始抽搐

    玛丽亚·希尔:“医生,戴维他怎么了?”——上前按住

    主治医师:“(观察瞳孔反应,阅读医疗仪器上的脑波数据)。。。是癫痫。。。大脑右半球的部分神经元被激活。。。左半球也。。。大发作了。。。护士,护士。。。(呼叫无果)妈的,值班的都跑哪儿去了!”——急得大骂

    亚裔男子:“我去喊护士。。。”——自告奋勇,跑出病房,之后溜进一旁的杂物间

    我(画外音):“你不去护士台喊护士,跑进杂物间里做什么,韦斯利都快死了。”

    亚裔男子:“(不以为然的口气)你这话说的,我能让他死了?”——脱下防护服

    我(画外音):“咦?”

    亚裔男子:“咦什么,一段时间没跟你说话就把我给忘了?”——取下头套和口罩

    我(画外音):“周克(凤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