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零章 欠债还钱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陆园之内,欢声笑语,推杯置盏,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陆冷月在酒席之间,连连敬酒,袁崇尚的酒量不错,那位方统制的酒量似乎不成,只饮了两杯,便即再不沾酒,他眼睛时不时向外望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时辰,眼眸子深处,划过让人难以察觉的不耐之色。

    楚欢始终带着笑容,眼角偶尔方统制,却出方统领眼中显出心不在焉的神色。

    “总督大人,其实还有一桩事情,正要与总督大人商量。”陆冷月陪坐在袁崇尚身畔,凑近袁崇尚低声道。

    此时桌上觥筹交错,倒也没几人注意袁崇尚与陆冷月说悄悄话。

    “陆东家说的是什么事?”

    陆冷月轻声道:“不瞒总督大人,我陆家在年前,还有一桩喜事要办。”

    “哦?”袁崇尚饶有兴趣,低声调侃笑道:“该不是陆东家要娶新夫人吧?”

    陆冷月忙道:“岂敢岂敢,大人说笑了。不过大人这句话,有一半是对的,我陆家却是准备要迎新人入家门,前两日找了算卦的测日子,最近却没有大吉之日,最好的日子,也要一个月之后……!”

    袁崇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陆冷月急忙拿起酒壶,亲自斟酒,袁崇尚则是想了想,道:“一个月后,那岂不是到了年关?”

    陆冷月含笑道:“大人英明,大吉之日,正是选在大年夜的头一天。”

    袁崇尚笑道:“这倒是有意思了。”问道:“那是陆东家族中哪位的大喜啊?”

    “正是小犬。”袁崇尚轻声道。

    “哦?”袁崇尚饶有兴趣道:“令郎不是已经有了两房夫人吗?”

    陆冷月叹道:“本来家事不好外扬,但是小犬两房媳妇,到了今时今日,连一个后嗣也没有生下来……!”

    袁崇尚一副恍然大悟之色,笑道:“明白了,明白了。”压低声音问道:“是哪家的姑娘?”

    陆冷月苦笑叹道:“是西北一位世交之女。他一家子人,在西梁入侵的时候,几乎都已经遇害,只有我这位侄女逃过一难,从西北前来投奔。”感慨道:“她家破人亡,无依无靠,她已经到了婚嫁的年纪,我自然不好耽误她,想要给她寻一门人家,找个好归宿,谁知……!”

    袁崇尚凑近低声笑道:“莫非这位姑娘上了令郎?”

    陆冷月叹道:“小犬对她十分照顾,所谓日久生情……!”随即眉头一展,笑道:“总督大人,陆某斗胆,不知大婚之日,能否请总督大人出面主持大婚,做个主婚人,我陆家能够扬眉吐气,都是靠了总督大人的厚爱,这主婚人……思来想去,只能恳求总督大人出面。”

    袁崇尚笑道:“这是好事,那时候想必黄家已经被平定,喜事连连,本督自然会出面做这个主婚人。”

    陆冷月显出感激之色,又敬了袁崇尚一杯。

    宾客欢声笑语,桌上都是美味佳肴,陆冷月连连请菜,更是数次向楚欢敬酒。

    见到厉王孙只是饮了几杯酒,并没有动筷子,楚欢笑道:“厉将军,满桌的佳肴,莫非不合你口味?”

    厉王孙笑着摇头,拿起筷子,扫了桌上菜肴一眼,终是拿起筷子,往那清蒸鲈鱼探过去,却并没有夹鱼肉,而是将一颗鲈鱼的眼珠子夹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碟子里。

    楚欢颇有些奇怪,却见到厉王孙已经将那鱼眼珠子放进自己的嘴中,但是很快,厉王孙喉咙里发出“霍”“霍”之声,随即便见到厉王孙将那鱼眼珠子从口中咳了出来。

    寇春在旁边忍不住道:“厉指挥使,莫非不舒服?”

    厉王孙摇摇头,苦笑道:“以前家母告诉我,吃鱼眼珠子,可以明目,所以以前见到鱼,我都会将鱼眼珠子吃掉。”

    “那今日……?”寇春着碟子里的鱼眼睛,带着疑惑之色。

    “小女也对我说过,取鱼眼睛而食,有些残忍。”厉王孙道:“想到这句话,我便不敢吃下去了。”

    袁崇尚立刻道:“小姑娘家的话,你还当真了?取眼睛而食残忍,难道食鱼肉便不残忍?”

    厉王孙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酒过三巡,已是深夜,不少客人都过来向袁崇尚辞行,袁崇尚今夜多饮了几杯,带着几分酒意,陆冷月见状,急忙请袁崇尚和楚欢二人到后堂饮些茶水解解酒,楚欢和袁崇尚来到后堂,很快袁崇尚便亲自送上茶来,落座之后,瞧见四下无人,拍了拍手,便从旁边转出一人来,正是陆世勋。

    陆世勋手中拿着两只银质的盒子,并不大,陆冷月接过来,上前去,将两只盒子放在楚欢和袁崇尚手边,一人一份,笑道:“钦差大人,总督大人,这是最近新得的小玩意,陆某俗人一个,不懂欣赏,还请两位笑纳!”

    袁崇尚放下茶杯,伸手随意打开,见得里面泛出一阵温和的光芒,一眼便瞧见,那是一颗夜明珠,不由笑道:“陆东家,这怎么好意思?”

    楚欢自然也瞧见,对于夜明珠,他自然是熟悉得很,从西梁,他便得到三颗世所罕见的大夜明珠,比起陆冷月送上来的珠子要大得多,也珍贵得多,不过即使如此,陆冷月轻易送上来两颗夜明珠,却也实在是大手笔。

    陆冷月笑道:“红粉赠佳人,宝剑配英雄,这明珠,自然只有两位大人有资格赏玩的。”

    楚欢淡淡一笑,瞥见陆冷月身旁的陆世勋眼眸子深处依然带着怨毒之色,知道这家伙是恨自己恨到骨子里,着陆世勋笑道:“陆公子,本官还真有一件事情要找你。”

    陆世勋“哦”了一声,不冷不热道:“不知钦差大人有什么吩咐?”

    楚欢咳嗽两声,慢条斯理地从袖子里抽出一份东西,递给了袁崇尚,袁崇尚颇为好奇,接过来打开一,脸上显出惊奇之色,带着古怪之色向陆世勋,陆世勋见到袁崇尚神色古怪,立马感觉有些不对劲,却听得袁崇尚已经向楚欢问道:“楚大人,这位苏琳琅苏东家是……?”

    “是楚某的未婚妻。”楚欢含笑道:“陆公子是认识的,陆东家应该也不会忘记。”

    陆世勋已经微微变色,陆冷月却依然是面带微笑,点头道:“琳琅侄女,陆某自然是记得的。”带着几分疑惑之色,“只是陆某记得琳琅侄女的夫家似乎是姓范,而且……!”他并没有说下去,只是面带微笑,十分和气。

    “而且范家大公子已经死了。”楚欢接着话茬笑道:“所以琳琅已经不是范家的媳妇。”

    “原来如此。”陆冷月叹道:“琳琅侄女确实不容易,云山苏家与我太原陆家是生意伙伴,而且关系融洽。苏老东家是商界一等一的人才,如果没有去,定能做出一番大事业,只可惜……哎,天妒英才!”惋惜地摇了摇头。

    楚欢颔首道:“陆东家说的是,琳琅一介女流,独身持家,十分艰辛,有良心的自然会照顾一二,但是这世上有良心的又有多少?落井下石之辈却是处处可见。”

    陆冷月面不改色,笑道:“钦差大人说的是。苏陆两家称得上是世交,日后若是苏家有什么用的上我陆家的地方,我陆家是义不容辞的。”

    楚欢哈哈笑道:“陆东家果然是大仁大义。”已经从袁崇尚手里接过那份文书,向陆世勋道:“此番前来太原,途径云山,琳琅特地让本官过来拜访陆公子,实际上苏家如今确实有些困难,需要陆东家出手相助啊!”

    陆冷月笑道:“不敢。”

    “苏家的和盛泉,已经成为西山道御酒之家,所以生意难免大起来,花银子的地方也多。”楚欢叹道:“最近账上的银子便有些捉襟见肘,琳琅每日里愁闷得很,好在突然想起陆东家这边还有一些账目,正可解燃眉之急,所以本官便顺道过来,将账目结一下!”

    陆冷月终于皱起眉头,不解道:“什么账目?”

    楚欢将手中的那份借条递过去,笑道:“这是令郎亲笔写下的欠据,对了,上面还有令郎的手印,倒也没有多少银子,借据上写的是十万两银子,就算加上利息,也没多少银子。”

    陆冷月神色大变。

    十万两银子,当然不是小数目,哪怕是对陆家来说,十万两银子也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陆冷月此时的清楚,这正是一张欠据,上面果然有陆世勋的签名以及手印。

    “世勋,这是怎么回事?”陆冷月沉声道。

    陆世勋神色难之极,咬牙切齿,不等他说话,楚欢已经道:“其实事情也简单,苏家当初向陆家定了一批粮食,可是后来因故未能履行约定,陆公子当时正在云山,记得解释过,好像是因为大雪封路,所以不能运送粮食,好在陆公子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毁约会给苏家造成极大的损失,毫不犹豫写了这张欠据,愿意赔偿十万两银子。此外欠据上也写明,每年按照两万利来算,好像如今刚好是一年,加起来不过十二万两银子,陆公子,本官算的没有错吧?”

    陆世勋终于忍不住道:“你……这张欠据有问题……!”

    楚欢“哦”了一声,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末,淡淡道:“陆公子说这张欠据有问题,不知道有什么问题?”眼眸子变的冷厉起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本官这一生,别的事情不会做,就是会要账,欠下的,哪怕是天涯海角,哪怕是十年百年,终究是要偿还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