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四章 桥上的幽灵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黄家不能轻易动弹,除非犯下了十恶不赦的逆天大罪,而皇帝对这一点清楚无比,所以他才步步渐进,硬生生地将黄矩逼到了谋反的道路之上。(,小说更快更好)

    皇帝显然对黄矩的性情了如指掌,知道黄矩必定会铤而走险,黄矩按部就班做好谋反的准备,而皇帝陛下却也是挖好了坟墓,等着黄矩跳进来。

    楚欢在旁边着这个起来十分苍老的老人,他早已不复当年的威猛悍勇,但是这位开国之君,终究不是泛泛之辈。

    通天殿还在混乱之中,就算是在这石室之中,依然可以听到外面传来的阵阵厮杀声,楚欢知道,外面的厮杀场面一定很是激烈。

    他心中却颇有些疑惑。

    前来救驾的军队,到底是谁的军队?

    京城五大重将,雷孤衡在东南,韩三通在河北,黄天都和轩辕绍在通天殿,唯一能够调动军队的就只有池公度。

    可是方才在玉台之上,虽然没有清,但是楚欢分明听见有人大声叫喊池公度已经被诛杀,如此一来,就更不可能有其他人可以调动军队。

    黄矩谋反,自然是小心谨慎,他当然不可能不注意雷孤衡和韩三通等人的行踪,楚欢甚至肯定,在韩三通甚至雷孤衡身边,必定有着黄矩的眼线,这两人如果秘密回京,黄矩只怕实现早就知晓,而且皇帝有心引诱黄矩谋反,如果黄矩得知韩三通或者雷孤衡有一人已经返京,便不会轻举妄动,所以楚欢心中肯定皇帝为了给予黄矩足够的勇气谋反,那两人绝对不可能秘密回京。

    此时此刻,便是楚欢也是一头雾水,如果说池公度没有死,楚欢倒可想到池公度并没有背叛皇帝,只是皇帝故意让其接近黄矩,是埋伏在黄矩身边的钉子而已,只是如今池公度似乎也死了,一切就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

    楚欢若有所思,皇帝已经发现,问道:“楚欢,你在想什么?”

    楚欢一怔,回过神来,自知有些失态,忙拱手道:“回禀圣上,微臣是在想着外面的情况,百官都在通天殿,此时刀剑无眼,不知是否有官员受伤。”

    皇帝冷笑道:“都是一群无情无义之辈,便算是尽数死光,又有何惧?”

    楚欢闻言,心中一寒。

    皇后缓过神来,急道:“圣上,瀛仁……瀛仁还在外面……!”她站起身来,焦急万分,“那孩子还在外面,我要去救他……!”

    皇帝急忙拉住,道:“皇后不要急,朕早有安排,不会有事……!”向岳冷秋道:“岳冷秋,你派人出去一,找到齐王,将他带到朕的身边来!”

    楚欢听皇帝自称早有安排,他对这话可着实不信。

    楚欢相信皇帝为了对付黄矩,安排周密,步步为营,但是说皇帝今日已经考虑到齐王瀛仁的安危,甚至已经做了安排,楚欢却是万万不信的。

    如今外面乱作一团,昏天黑地,刀剑无眼,瀛仁先前便在广场之上,此时的广场一片混乱,若是皇帝已经顾及了瀛仁的安危,那无疑是鬼话连篇。

    皇帝方才对群臣冷漠无情,毫不关心他们的生死,楚欢心中便生起寒意,而皇帝竟似乎连自己的儿子也没有顾及,更是让楚欢心中生出毛骨悚然之感,难道这位九五之尊,竟然薄情到如此地步?

    ……

    ……

    瀛仁此时确实是在广场东躲**。

    有两名武京卫兵士就似乎与瀛仁有不共戴天之仇,握着刀子,在广场上盯着瀛仁追拿,瀛仁浑身上下都是冷汗,手忙脚乱,在惊慌失措的群臣之中四处乱窜,堂堂皇子,从未想过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反倒是太子瀛祥,端坐在轮椅之中,此时沈客秋倒是到了他身边,沈客秋被尤干打伤了内脏,只能坐在太子身边,嘴角带着血迹,鬼刀田侯神情冷峻,通天殿禁止刀兵,田侯推着太子的轮椅进入通天殿之时,自然也不能带着他那把鬼刀入内,只是当四周厮杀一起,田侯早已经从一名武京卫手中夺下了一把大刀。

    这把刀自然比不上他的鬼刀,但是鬼刀的恐怖,并不是因为鬼刀本身,而是因为握刀的人。

    虽然是普通的一把刀,但是到了田侯的手中,就有鬼刀的威力。

    他护在太子身侧,阴森的杀气油然升起,几名武京卫兵士从太子身边不远冲过去,倒也有人往太子这边瞧了几眼,但是一到田侯身上那股子阴冷气息,还有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浓郁杀气,便无人敢靠近过来。

    太子今日在通天殿,从头至尾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微眯着眼睛,起来十分的疲倦,四周的喊杀声不绝入耳,它却似乎置若罔闻。

    田侯凑近太子耳边,低语两句,太子眉头微紧,微微转头,便瞧见人群中正在东躲**的瀛仁,他眼角跳动两下,田侯已经握紧了刀柄,眼中充满杀气。

    太子闭上眼睛,田侯死死盯着瀛仁,陡然间转身,向瀛仁快步走过去,瀛仁被两名武京卫追的狼狈不堪,手忙脚乱之间,瞧见田侯过来,就似乎遇到了救星一般,急叫道:“田统领,快来救本王……!”迅速往田侯这边跑过来。

    ……

    黄矩知道自己输了。

    输得一败涂地。

    在黄矩眼中,皇帝是个彻彻底底的昏君,只是他终究还是小了这个昏君,他自以为步步为营,算无遗策,可是在昏君的手下,却是一败涂地。

    尤干已经挟持着汉王瀛平赶了上来,十多名道士以及十数名官员簇拥着黄矩一路向北,黑灯瞎火之中,通天殿似乎每一处都传来厮杀声,他们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好在安国公之前负责筹备通天殿的祭天大典,对通天殿的道路倒是很为熟悉。

    他按照记忆中的道路避开人多的地方,慌张地往北门去。

    此时他心中充满了懊恼,自己应该多花点时间检查礼台,否则也不至于让皇帝通过礼台的机关跑掉。

    只要拿下了皇帝,便算真的出现其他变故,自己也不至于变的如此狼狈。

    “国公,前面就是北门了。”旁边有人道:“出了北门,咱们就安全了。”

    安国公心中暗想,就算出了北门,也未必安全,为今之计,只能是逃回自己的老家,他此时已经顾不得尚在京城的家眷。

    北门竟似乎真的没有人,大门敞开着,众人心中大喜,加快了步子,两名道士在前探路,率先出了门,上了门外的汉白玉拱桥,前面毫无动静,一人已经回头道:“国公,这里没有拦阻。”

    安国公出了门,心中微定,回身瞧见脸色难的瀛平,拱手道:“殿下受惊了。”

    瀛平冷冷道:“国公这次可真是大手笔。”

    安国公知道瀛平此时心中定然对自己十分恼恨,肃然道:“殿下,老臣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殿下,若是殿下不能体察,老臣现在便可再点下面前自裁谢罪。”

    瀛平心中冷笑,安国公自称自裁谢罪,那当然是骗人的鬼话,不过事到如今,两人也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至少在目前来说,自己还要依靠眼前这个老狐狸东山再起,叹道:“国公言重了。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安国公道:“殿下放心,离开这里之后,老臣会先带殿下去一处安全的地方,回头我们再前往安邑道。安邑道是臣的老家,在那边经营多年,只要到了安邑,殿下振臂一呼,必然是四方响应。臣在安邑颇有家资,自当尽数献于殿下东山再起,大秦各道,也有诸多官员都是效忠殿下,到时候联合各处,聚集兵马,自可杀回京城。”

    尤干回头望了望,见后面并无追兵,这才松了口气,跪倒在瀛平面前,竟是夺过身边一名道士的匕首,对在自己胸前,向瀛平道:“殿下,方才微臣多有失礼,微臣惶恐不安,殿下若是不能宽恕,微臣也只有以死谢罪!”

    瀛平叹了口气,安国公在旁已经道:“殿下,尤大人对殿下素来是忠心耿耿,今日失态,也是为了点下的安慰考虑,还请殿下宽恕于他!”

    瀛平扶起尤干,道:“尤大人也是为了本王好,本王自然不会怪罪。”

    安国公道:“殿下,此地不宜久留,咱们速速离开这里。”

    便在此时,却听得一名道士沉声道:“是谁?”

    众人吃了一惊,都是循声去,却见到汉白玉拱桥对面,竟然缓缓出现了一骑,来人单骑匹马,就如同暗夜里的幽灵,陡然间就冒出来。

    安国公眯起眼睛,只见到来人胯下骏马膘肥腿长,此人一身甲胄,却没有戴头盔,他手中拿着一张长弓,背负箭盒,夜风之中,长发飘飘,那发色竟然如同雪一样洁白。

    白发长弓,双眸如同寒星。

    那人抬起头,直视安国公,气定神闲,淡淡问道:“国公这是要往哪里去?”他的声音平静如水,但是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轩辕……轩辕绍!”安国公和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怎么……怎么会是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