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肆五章 这一刀,我来挡!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摩诃藏缓缓坐下去,盯着楚欢道:“为君者,首要之务,便是让治下子民安居乐业,如果居其位,却做不到这一点,那就只能换一个人。”他靠在金色大椅子上,神情冷峻:“秦国的皇帝太过昏聩,本王体恤你秦国子民的的艰辛,是要救他们于水火之中。本王封你为北院大王,便是要让你担起解救秦国百姓的重担。”

    “铁骑所过,尸骨遍地,这便是摄政王所说的解救我大秦子民?”楚欢针锋相对。

    “想要天下太平,便先要有足够的鲜血流出。”摩诃藏冷然道:“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我不懂。”楚欢摇摇头:“我只知道,秦国的子民就算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但有外敌来犯,也会齐心抗敌!”

    “楚欢,来本王的苦心,你并不明白。”摩诃藏神情冷酷:“本王再问你一次,这个北院大王,你做还是不做?”

    楚欢摇摇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摄政王已经知道答案,何必多问!”

    “呛!”

    一声金戈响起,摩诃藏已经从王座旁边抽出了一把大刀,刀锋前指,对向楚欢:“你不怕本王现在便杀了你?”

    “摄政王自然可以在西梁朝堂上动刀。”楚欢淡淡道:“也可以让天下人,西梁人从不讲礼数,道理讲不通,便轻易动武。本官乃是秦国使臣,为了两国和平而来,摄政王举刀相向,也可让在场的西域诸使一,西梁是怎样一个国家?”

    “呼啦啦!”

    一阵躁动,在场的西梁官员纷纷站起,殿上的侍卫也迅速出来,刀锋向前,指向秦国众人,西梁官员虽然没有佩戴武器,却已经有十多人冲上前去,将楚欢等人围在当中,双拳握起,瞧那模样,只要摩诃藏稍微示意,这群人便要扑上去。

    “抢枪呛!”

    又是一阵刀声响起,轩辕胜才和身后两名禁卫军护卫都已经霸刀在手,虽然敌众我寡,却全无惧色。

    楚欢也已经拔刀在手,冷视四周,沉声道:“本官乃秦国使者,谁敢动手?”他刀锋前指,“谁若动手,定要他血溅五步!”

    薛怀安面色大变,西域诸使也都是惊慌失措,谁也想不到,这风云骤变,方才双方还有说有笑,只转眼间,竟然已经是刀锋相向。

    摩诃藏手握金刀,从王座上一步步走下来,西梁众人都是虎视眈眈地盯着楚欢,楚欢此时却是与摩诃藏四目相对,毫无惧色。

    “我的结义兄弟,你宁可不做北院大王,也要与我刀兵相对?”摩诃藏神情说不出的冷酷,盯着楚欢的眼睛问道。

    楚欢淡淡道:“今日朝堂,只有西梁的摄政王和大秦的使臣,没有结义兄弟!”

    摩诃藏沉声道:“我若现在斩杀你,你还有和话说?”

    楚欢盯着摩诃藏,笑道:“我无话可说,只是觉得摄政王只怕是害怕我!”

    “害怕你?”摩诃藏眉头紧锁。

    楚欢笑道:“如果不是摄政王对我楚欢心存恐惧,又何必在众目睽睽之下急着杀我?”摇头叹道:“摄政王自诩为西梁第一勇士,想不到对我这区区的秦国小吏也有畏惧之心,楚某实在不知道,西梁又有何胆量与大秦相抗!”

    罗刹章合怒喝道:“住口!”挥手道:“杀死秦国人!”便要冲上去。

    摩诃藏却厉声道:“住手!”盯着楚欢,却突然间放声大笑起来,他笑声犹若轰雷,西梁大殿,竟似乎被他粗犷的笑声所震。

    众人一时间都是不解,有些愕然。

    “楚欢,你很好,我摩诃藏没有错人。”摩诃藏大笑道:“你的胆子,比天还大!”他霍然转身,走回王座,一屁股坐了下去,将金刀放回,大声道:“你说本王害怕你,本王给你机会,回到你的秦国,让你的皇帝善待于你,等到我摩诃藏的大军再次踏入你秦国的国土之时,你大可明白,你我之间,究竟是谁怕谁?”

    那史勃古利皱起眉头,向摩诃藏道:“摄政王……!”

    不等他说完,摩诃藏已经抬手止住:“西梁人恩怨分明。楚欢,你在秦国帮过本王,在黑山,你也曾与本王同生共死,本王今日让你离开,但是你记住,他朝在沙场相见,本王与你再无相欠!”

    那史勃古利却还是忍不住道:“摄政王,楚欢已经是那史部族的驸马,他不能离开西梁!”

    楚欢摇头道:“绮罗是我的妻子,所以我要带她回家!”

    “绝无可能!”那史勃古利冷笑道:“摄政王开恩,让你返回秦国,但是我的女儿却绝不可能与你一道前往秦国,她是西梁人,是那史部族的塔兰格,她生在古拉沁,死……也要在古拉沁!”

    楚欢断然道:“绮罗既然已经是我的妻子,她的生活,便不再由你来掌控。她有自己的选择,如果她愿意留在西梁,我不会勉强,但是如果她愿意跟我回秦国,我也一定会带她离开。”

    那史勃古利大笑道:“难道你认为她会愿意跟随你离开西梁?”

    正在此时,却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道:“我愿意!”

    这声音来的十分突然,所有人顿时顺着声音去,却见到从殿外,一名女子正从殿外进来,楚欢听到声音,立时回头,便瞧见绮罗正站在殿门处。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绮罗的身上。

    绮罗一身皮革装束,头上挽着发髻,如同最美丽的花儿,远远地望着楚欢。

    谁也想不到,绮罗竟突然来到了太阳殿。

    那史勃古利神情已经冷下去,绮罗却已经缓步走向楚欢,众西梁官员竟是情不自禁分开道路,等得绮罗走到楚欢身边,伸出一只手,楚欢已经伸手握住。

    虽说西梁女子不似中原女子那般矜持,但是在西梁朝堂数百双眼睛之下,两人手牵手,却还是让众人吃惊。

    “你要与他走?”那史勃古利冷视绮罗。

    绮罗点头道:“是,我是他的妻子!”

    “那你还记得,我是你的父亲?”那史勃古利脸上的肌肉抽搐,他的双手甚至在微微发颤。

    绮罗牵着楚欢的手,跪在那史勃古利面前,楚欢见状,也跟着绮罗跪下。

    “女儿永远也不会忘记古拉沁,更不会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绮罗眼圈泛红,眼眶边已经浸满了泪水:“可是女儿已经是楚欢的妻子,我答应过他,他走到哪里,我就跟着到哪里,永不分弃!”

    楚欢握紧了绮罗的手。

    “哈哈哈……!”那史勃古利笑得十分森然,眼眸子里充满了震怒与伤痛:“古拉沁的女儿,我生养的女儿,今日竟然要背离他的家乡和族人,背离他的父母,去往敌国?”

    绮罗眼泪流下,颤声道:“父母的生养之恩,绮罗会永远记在心中,不会有一刻忘记。”

    那史勃古利猛然间像疯了一样,跑过去,从一名殿前武士手中抢过弯刀,随即迅速转身,手中的大刀照着绮罗劈下来。

    楚欢随同绮罗跪下之时,血饮刀放在旁边,那史勃古利这一下出刀极其突然,他是草原上的勇士,练得一手好刀,出刀极快,楚欢想要拿刀抵挡已经来不及,这一瞬间,也不做多想,身体一横,拦在绮罗身前。

    轩辕胜才虽然距离颇近,可是他又怎能想到那史勃古利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此时想要相救,也是来不及,大惊失色之间,瞧见楚欢闪到绮罗面前,更是心中惊骇。

    大殿之上,谁都不曾想到,那史勃古利竟然出刀,一时间都是惊住,便是连摩诃藏,也是目瞪口呆。

    绮罗感觉到那史勃古利的刀子下来,并无色变,但是楚欢突然横到她面前,却是让绮罗心胆俱碎,嘶声道:“不要!”

    她努力想将楚欢的身体推开,想要挡住这一刀,但是楚欢的身体却是坚石一般,绮罗根本无力推开。

    她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欢哥是为我而死,我要与他一起赴死……!”

    刀光闪过,在众人的惊骇之间,却是嘎然而止。

    雪亮的刀锋,就在楚欢的额头之上一寸许,这一刀若是全力劈下去,楚欢已是必死无疑。

    那史勃古利不愧是老练的刀手,他出刀虽快,但是停刀却更快,那刀锋停下,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而楚欢此时却是仰着头,着那史勃古利,虽然刀锋就在额头,差点死去,他脸上却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之色,异常的从容。

    此情此景,令在场众人都是心生感叹,便是视秦人如死敌的罗刹章合,这一刻也不得不佩服楚欢的胆气。

    更多人心中却是觉得楚欢的外表起来虽然并不耀眼,但是此人先前的铁骨铮铮已经让人钦佩,而此刻为了绮罗,更是毫不畏死,当真是重情重义,那是一等一的好汉子,西梁人毕竟民风淳朴,佩服勇士,楚欢这一幕在众人眼中,便是先前对楚欢有诸多法之人,这时候也是打从心里佩服楚欢,都觉得楚欢果然是一条好汉,摩诃藏赐封楚欢为北院大王,果然是大有道理。

    摩诃藏眼皮子跳了跳,着楚欢,眼中划过复杂之色,在瞳孔深处,却也显出敬佩之色。

    “你不怕死?”那史勃古利并未收刀,冷冷问道。

    “怕死!”楚欢淡淡道:“是人就怕死,可是怕死不等于不能死,有时候需要死,就要去死!”

    “你能够为绮罗而死?”

    “他是我的妻子,我已经立过誓言,只要我活着,就会竭尽所能去保护她。”楚欢凝视着那史勃古利的眼睛:“这一刀,我来为她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