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二章 血酒,兄弟!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重生娘子在种田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楚欢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何包括摩诃藏在内,金顶大帐内的众人神情都是如此凝重,也明白为何有人眼眸子之中显出忧心忡忡之色

    即使没有朱拉部族自南方夹击过来,仅对付摩诃罗的大军,古拉沁草原就已经是十分的吃力,如今朱拉部族悍然集结兵马,准备从南边包夹过来,形势已经是相当的严峻

    “大王子准备怎么办?”大帐内一片寂静,片刻之后,楚欢终于轻声问道:“两面夹击,首尾难以兼顾,大王子自然已经有了安排”

    摩诃藏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索哈布元欶终于握拳道:“朱拉部族就算夹攻又如何?曾经我们古拉沁草原的勇士就曾经将他们喝水河畔的人马杀的哭爹喊娘,这一次过来,不过是重演当初那一幕而已我们的先祖能将朱拉部族打的心惊胆战,我们自然也可以”

    楚欢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摩诃藏道:“楚兄弟,时下乃是危急之刻,你如果有什么建议,还请提出来”

    “大王子客气了”楚欢摇头道:“这是你们草原的战争,我毕竟是秦国人,如果卷入进去,只怕……”

    摩诃藏肃然道:“楚兄弟忘记了,你如今不仅仅是秦国使者,还是我们黄金那史族的驸马,你的妻子绮罗是我们西梁人”

    楚欢一怔,那史勃古利瞥了楚欢一眼,微皱眉头,终究没有说什么

    便在此时,帐外传来禀报,那史勃古利让人进来,来人禀道:“禀报大王子、族长,吐尔乞部背叛古拉沁,往东北去了”

    “什么?”在场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那史勃古利冲了过去,一把拎起那人,怒喝道:“你说什么,吐尔乞背叛了我们?”

    那人道:“伐婪息部刚刚集结到这边,伐婪息族长正在外面等候”

    “让他进来”

    很快,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进来,跪倒在地:“青铜伐婪息部族族长吐古拉参见大王,参见诸位族长”

    “吐古拉,吐尔乞部族背叛我们,可是真的?”那史勃古利目呲俱裂

    吐古拉肃然道:“禀大族长,吐尔乞弥斤下令各青铜部族集结,声称是受了大族长和大制官之令,我伐婪息部召集了人马,可是那边又传令说,不但要集结男子,族中男女老少以及所有的牲畜兀自都要往吐尔乞集结小的察觉有些不对,但是依然照他们的话作,暗中派人前去打听,得到消息,吐尔乞弥斤集结人马,不是要前来那史部族,而是要带着所有人和牲畜去投奔摩诃罗”

    帐中其他诸人都是勃然大怒,摩诃藏倒是显得十分淡定,问道:“他们已经走了?”

    “我得知这个消息,便领着族人迅往这边过来,吐尔乞弥斤知道之后,还派了一支人马在后面追赶,被我们伐婪息部的勇士击退”吐古拉正色道:“后来我派人悄悄去打探,吐尔乞弥斤已经带着大部分人马往东北而去,十三个青铜部族,只有我伐婪息部族来到这里,其他的都随吐尔乞弥斤离开”

    那史勃古利眼中喷射出怒火,怒道:“老奸巨猾的吐尔乞弥斤,以前他起来忠诚无比,谁知道这种时候,竟然背叛了我们”

    摩诃藏却是道:“不用恼火,只有这种时候,才知道谁是真正的朋友”竟是心平气和向楚欢道:“那史部族旗下,有五大白银部族,吐尔乞部族是其中之一,如今他将所属的部众全都带走,咱们的实力又弱了几分”

    那史勃古利转过身,横臂在胸,歉然道:“大王子,这是我们古拉沁草原的耻辱,也是我那史勃古利的无能,请求你的惩罚”

    摩诃藏摆手道:“舅父无须自责人各有志,吐尔乞弥斤既然愿意跟随摩诃罗,就让他跟着去”摩诃藏本就只靠古拉沁草原与摩诃罗一搏,如今古拉沁草原背叛了一支白银部族,这就等若摩诃藏的实力大大削弱,但是摩诃藏此刻却还是保持着淡定的心态,楚欢瞧在眼中,倒是觉得这摩诃藏还真是有几分不动如山的气质

    那史勃古利道:“大王子,我这就点齐人马,追上吐尔乞弥斤,将那些叛徒全都杀死”

    “不要因小失大”摩诃藏摇头道:“为了吐尔乞一个部族,打乱了我们的部署,那绝对不可以”盯着地图,终于道:“两面夹击,以我们的实力,无法正面交锋,只能暂且退避”

    “退?”帐中诸人都是一怔,这一仗都没打,摩诃藏怎么就想到“退”字

    楚欢闻言,却是微微颔首,倒是对摩诃藏这个意思很是赞同

    明知虎狼在前,实力不济的情况下,还要与之硬拼,那就是匹夫之勇,自取灭亡,楚欢心中也正想着应该暂避锋芒

    “大王子,咱们往哪里退?”

    摩诃藏巡视地图,楚欢此时也是在地图上搜索,摩诃藏了片刻,抬头问楚欢:“楚兄弟,你觉得该退往何处?”

    楚欢笑了笑,只是道:“一切还凭大王子定夺”

    摩诃藏见到楚欢神情淡定,感觉楚欢似乎心中有什么计较,着楚欢道:“楚兄弟,此番一旦击败摩诃罗,我摩诃藏必定重谢于你,只要你想要的东西,我摩诃藏能够拿得出来,必定慨然馈赠”

    楚欢忙道:“大王子误会了,楚某绝无此意只是此事事关大王子甚至是西梁国运,楚欢只是外人,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便多言”

    摩诃藏却已经站出来,拉着楚欢的手臂,走到帐外,众人一时间不明其意,跟着到了帐外,摩诃藏却已经抬手指着天空,道:“苍天在上,今日我摩诃藏要与楚欢结成好兄弟,在苍天的见证下,我愿意与楚欢的血液留在一起,永不相负”大声道:“取碗来”

    立刻有人取来瓷碗,摩诃藏已经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刀,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锋利的刀锋已经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子,四下众人大吃一惊,楚欢也微微色变,却见到摩诃藏已经将手腕对着瓷碗,鲜血滴了下去,瞅着楚欢,问道:“楚兄弟,我摩诃藏真心实意想要与你结成生死兄弟,你愿不愿意和我做永不相负的生死兄弟”他此刻脸上一片肃然,显得十分真挚

    摩诃藏这番举动来得十分突然,楚欢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他倒是知道摩诃藏对自己有几分好感,摩诃藏在大秦的时候,自己帮过他两次,却料不到今日摩诃藏却是突然要与自己结为兄弟

    摩诃藏做事出乎意料,楚欢心理素质虽然不弱,一时之间却也有些发怔,瞧见四下里众人也都是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着自己,楚欢微皱眉头,摩诃藏却兀自让鲜血往碗里滴落,盯着楚欢眼睛,问道:“楚兄弟,你是瞧不上我?”

    楚欢见他手腕上鲜血迅滴落,苦笑道:“大王子,你……你这是做什么?”

    “摩诃藏做事,素来痛快”摩诃藏神情郑重道:“我本想等平定摩诃罗之后,再与你结拜为兄弟,但是你处处将自己当作外人,我不得不如此”将手中的刀子递给楚欢,再一次问道:“愿不愿意与我这西梁莽夫结为兄弟,楚兄弟自己选择”

    楚欢微一沉吟,终是无奈笑了笑,接过弯刀,也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子,两只手腕子碰在一起,二人的鲜血落在一只瓷碗之中,很快,摩诃藏便即大笑起来,收回手,旁边早有人上来敷药包扎,摩诃藏已经大声道:“倒酒”

    楚欢收回手,旁边也有人上前帮助敷药包扎,有人上前在血碗中到了大半碗烈酒,烈酒与鲜血混在一起,一片殷虹,摩诃藏拿过酒碗,仰首饮了一半,一抹嘴角,将酒碗递给楚欢,楚欢只能接过,将剩下的血酒饮完,摩诃藏这才一把抱住楚欢,他身材高大,比之楚欢要魁梧健壮太多,抱着楚欢用力拍了拍楚欢的背,这才向四周众人道:“苍天在上,诸位也都瞧见,自今而后,楚欢便是我摩诃藏的生死兄弟,永不相负”

    四周众西梁人表情精彩,谁也想不到大王子糊里糊涂就多了一位结拜兄弟,而这位结拜兄弟竟然还是中原人,当下不管心中如何想,也只能横臂向楚欢行礼

    那史勃古利终于道:“大王子,军情紧急,该如何安排,还请大王子吩咐”

    摩诃藏向楚欢问道:“好兄弟,你方才了地图,你觉着我们该如何退?”

    楚欢犹豫了一下,想到摩诃藏声称永不相负,起来态度十分真挚,也不知道摩诃藏心中到底如何想,只是既然是结义兄弟,日后以这个身份向摩诃藏提出不要侵扰大秦,却不知摩诃藏是否会答应?

    不过正如那史勃古利所言,当下军情紧急,自己日后如果要对摩诃藏有所求,当下倒也可以提出一些自己的法,给予摩诃藏一些帮助

    他转身进入帐内,众人也都跟了进去,走到案边,楚欢指着地图上古拉沁草原西部的一处地方道:“大王子,这里似乎是一片山”

    “那是黑山”那史勃古利在旁道:“不过就几是几座光秃秃的土山,无法作为天险屏障”

    “遍观古拉沁草原,似乎都是一马平川,并无多少可以当做屏障之处”楚欢缓缓道:“这虽然是一片土山,但却也是如今唯一可以利用的地方,当然……如果真的要说屏障,在南边的朱拉部族封锁退路之前,我们可以退到大沙漠,摩诃罗的骑兵在沙漠之中,优势将会荡然无存”

    “大沙漠?”那史勃古利冷笑道:“摩诃罗的大军在大沙漠确实不会对我们形成太大威胁,但是不用摩诃罗动手,我们自己就要死在大沙漠之中”

    “那就只能是这黑山”楚欢淡定自若道:“摩诃罗的主力,是塔里克骑兵军团,另外再加上巴白图那一万骑兵,真正对我们形成致命威胁的,就是这两支骑兵军团,在平坦的草原上作战,大王子想要取胜的希望微乎其微”指着地图上的黑山,道:“当前形势下,这黑山实在是老天赐给大王子的大王子请,这黑山并不是连在一起,而是起伏成三处,也就是说,有三个点,形成品字形,中间的主山加上两边的犄角山势,正适合于防守这黑山用不着险峻,只要占领黑山,骑兵就难以发挥它的优势……”说到这里,顿了顿,若有所思

    摩诃藏却已经急道:“楚兄弟,你继续说”

    楚欢左右了,只见所有人都着自己,这才道:“大王子,如果你有足够的兵力,完全可以在三座山头都屯驻兵马,除非摩诃罗愿意让他的军队被三路人马围在中间当做饺子……唔,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他的兵马便要分成三路”

    “为何要分成三路?”那史勃古利忍不住问道

    他本来对楚欢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此刻却隐隐感觉楚欢所说的似乎让应对摩诃罗的策略有了一些头绪,不由聚精会神细听

    草原部族之间的战争,通常都是硬实力的比拼,虽然也有突然袭击这样的手段,但是对于西梁民族来说,最通常的战争手段还是正面交锋,不似中原人用兵诡诈,埋伏、偷袭、迂回、诈降等等手段轮番上阵,草原人都是自诩为勇士,面对敌人,大都是义无反顾向前冲杀,悍不畏死,在西梁国能精通兵法之人,虽然并非没有,但却是少之又少

    那史勃古利虽然处事干练,勇猛异常,但是论起用兵之道,那也实在粗浅的很,此时听闻楚欢声言摩诃罗的军队要分成三路,一时想不明白,忍不住询问

    楚欢道:“大族长,摩诃罗此次发兵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大王子”

    摩诃藏道:“能够活捉我,自然是他最想做到的事情,否则如果得到我的尸体,我想他也不会失望”

    “所以在黑山将兵力分布在三个山头,如果每个山头都打上大王子的将旗,摩诃罗抓获大王子心切,必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山头”楚欢手指尖在三座山头划过:“他就必须分兵三路虽说这黑山的三座山头相聚并不远,但是却足以让摩诃罗的军队分成三个部分,形成三个**的战场”

    摩诃藏微微颔首,道:“你是说,要借助黑山来抵挡摩诃罗?”

    “相比古拉沁草原其他各处,这应该是当下唯一可以利用抵挡摩诃罗军队的地方,甚至也是大王子有可能转败为胜的地方”楚欢肃容道

    【 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方便 】

    国色生枭的正文 第五八二章 血酒,兄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