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五章 走戈壁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雁门关与金古兰大沙漠之间,是一片戈壁地带,使团在落雁镇的时候,就感受到一股子荒凉的气息,一路北行,这种感觉便越加的明显。

    茫茫戈壁,地上布满了粗砂、砾石,地势平缓,难见水源,便是连植物也是寥寥无几,放眼望去,一片苍茫。

    空中时而响起苍鹰长鸣,盘旋而过。

    队伍在戈壁缓缓前行,踩踏着地上的粗砂砾石沙沙作响,戈壁之上,时而会出现石柱,久经风霜,干裂发红,那是在关内很少见到的景象,一些长脖子秃鹰栖息在石柱子上,当队伍经过之时,这些秃鹫便发出难听的鸣叫,也不怕人,只是远远望着队伍。

    比起落雁镇所在的戈壁边缘地带,戈壁深处见到的土狼渐渐多了起来,虽然不敢靠近,但却远远地跟着,倒似乎是在等着使团有人落单,然后偷袭。

    土狼,秃鹫,让戈壁更是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气息。

    沿途所过,竟是没有到一支队伍一个人,苍茫之色,整个天地似乎都是土黄之色,苍廖而空旷,使团队伍虽然近四百人,但是在辽阔的戈壁之中,却仅仅只是那一小点。

    邱家骆驼客以邱英豪父子为首,走在队伍的正前方,而马家的骆驼客却是拉开了一段距离,楚欢的分明,直觉告诉他这两家骆驼客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问题,但是到底所为何事,他此刻也是并不清楚。

    轩辕胜才是整个队伍中最活跃的人,要时常前后巡查,此刻已经驰马到了楚欢身边,问道:“楚副使,这关外戈壁,你也是第一次瞧见吧?”

    楚欢微笑点头道:“轩辕将军从前可曾来过?”

    “没有。”轩辕胜才笑道:“这是我第一次出关,以前从不曾见过这样的地方。”遥望前往,轻声道:“据说当年风将军手下十三太保一路追杀三千西梁兵,一直追到了沙漠,却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经过这个地方。”

    “大戈壁茫茫无际,十三太保所经何处,那还真是不清楚。”楚欢摇头道:“不过这里曾经死过人倒是真的。”

    轩辕胜才眼睛一亮,忙问道:“楚副使怎知这里死过人?”

    楚欢抬手往不远处指了指,轩辕胜才扭头过去,却见到不远处竟然有几具残骸,只剩累累白骨,倒也能瞧出是人的骨头,此刻正有一只秃鹫站在一颗骷髅头边,充满死亡气息的眼睛正望着使团队伍。

    轩辕胜才堂堂武将,艺高人胆大,但是瞧见戈壁白骨,却还是心里觉得慎得慌。

    “人们说金古兰大沙漠是死亡之地,现在来,名副其实。”轩辕胜才叹道:“还没有大漠,便是这般样子,真要进了去,却不知又是何等景象。”随即靠近楚欢,望了望前方的马家骆驼客队伍,低声问道:“楚副使,这马家骆驼客,咱们是不是要小心提防?”

    楚欢神情淡定,轻声问道:“轩辕将军是觉得他们有问题?”

    “虽然不敢肯定,但是却感觉有些古怪。”轩辕胜才轻声道:“我私下里打听了一下,这两家骆驼客,此前可是相处融洽的很,并无太大的矛盾。骆驼客夺标,对于骆驼客来说,那便是结仇,那位马当家与邱英豪是师兄弟,他为何要突然夺标?”

    楚欢含笑道:“轩辕将军还知道些什么?”

    轩辕胜才轻声道:“昨天这马正义夺标,我觉着事情有些不对,所以私下找了两名骆驼客打听,这两人以前是跟着同一个骆驼客走沙漠,属于同门师兄弟,后来那位老骆驼客死了,马正义接了老骆驼客的衣钵,邱英豪则是另立门户。虽是如此,但是两家关系很好,很早之前,两家就定下了儿女亲事,虽然还未过门,但是已经算得上是半个亲家了!”

    楚欢颔首道:“此事我也是略有耳闻。”

    “那两个骆驼客还说,就在几天之前,这师兄弟二人还凑在一起喝酒,上去亲密无间。”轩辕胜才眉头锁起:“但是这才隔了几天,马正义忽然翻脸夺标,连镇子上的人都闹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凑近楚欢,轻声道:“楚副使,常言说得好,事出反常必有古怪,这马正义夺标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跟着咱们进入沙漠,其心不明,咱们可要小心提防。”

    楚欢正色道:“轩辕将军说的是,这些骆驼客咱们以前也没有接触过,凡事也还是要小心。”

    想到马正义的古怪行径,便想到突然冒出来一般的柳媚娘三人,不由扭头望去,柳媚娘三人在前面不远,与使团的骆驼队拉开了一些距离,楚欢这一眼望过去,却发现那名头戴斗笠的柳姑娘也正回头望着自己这边,隔得远,楚欢也闹不清楚柳媚娘是否是望向自己,微皱起眉头,却发现那柳媚娘并没有移开视线。

    ……

    ……

    黄昏时分,邱英豪在前面停下了马来,吩咐队伍扎营歇息,临行之前,一切都说好,一路之上或走或停,都是有邱英豪说了算,虽然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去,但是邱英豪既然发话,队伍也就停歇了下来。

    邱英豪骑马过来,告诉楚欢,扎营之前,首先便要将骆驼背上的货物全都卸下来,让骆驼也要歇一歇,楚欢传令下去,先卸货,将货物都集中到中间的空地上,然后以这批货物为中心,在四面扎营。

    骆驼客的营地,与使团是要拉开一些距离,实际上等到扎营完毕,却是形成了几处营地。

    使团是一处,而两家骆驼客也是各自扎营分开,另外便是柳媚娘三人,在骆驼客的帮助下,距离邱家骆驼客营帐不远,扎了两顶小帐篷。

    篝火生起来,薛怀安等文官经过这一整日在戈壁的颠簸,已经是疲惫不堪,吃了些东西便早早歇下,不过晚上还是需要执勤,楚欢与轩辕胜才商量,楚欢担任上半夜,下半夜则是由轩辕胜才轮换。

    邱英豪也是过来传话,除了执勤的人手之外,其他人最好都早些歇息,养精蓄锐,按照路途,明日正午时分就会进入大沙漠,进入大沙漠之后,所耗费的精力体力比之现在要强出许多,所以进入大沙漠之前,最好还是能够歇息好。

    骆驼客对于这些自然经验十足,他们用过晚餐,留了两个人巡逻执勤,其他人便早早地歇息,夜色之中,宿营地很快就是一片寂静,篝火不熄,以免土狼趁黑摸进营地。

    一路之上,都有土狼时不时地跟着走出一段路,总像是在寻找机会,直到跟出老远一段路确定找不到机会,这才怏怏而退,但是前一批退下去,马上便会有另一批土狼跟上来,戈壁土狼通常都不会孤身行动,三五匹土狼游动,夜深人静,若是被这些土狼钻了空子,趁黑摸进营地,就算没伤着人,哪怕是伤着马匹骆驼,那也是不好的。

    有篝火存在,土狼便不敢靠近过来。

    楚欢值守上半夜,徒步在营地里四下里巡视了一番,这夜里寒气也是越来越重,楚欢也是穿上了出关之前就准备好的棉袍,虽然臃肿,却是十分的暖和。

    戈壁的夜色中,竟然还能到天上的月亮,而且月亮还十分的清晰,一轮明月挂在天幕上,楚欢坐在一块土墩之上,遥望夜空,若有所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得旁边传来“沙沙”的踩踏沙石的声音,楚欢立时握紧血饮刀刀柄,扭头去,沉声道:“谁?”

    却听得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道:“大人,是小女子,你……你别拔刀,我害怕……!”借着淡淡的月光,楚欢却是瞧清楚,来人竟是那名身份不明的柳姑娘。

    楚欢神情依然十分冷峻,问道:“原来是柳姑娘,这么晚了,不在帐里歇着,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柳媚娘幽幽叹道:“大人说话非要这般冷冰冰的吗?你……你是否觉得小女子不是好人?”她声音带着些许的害怕,虽然带着斗笠,却还是给人一种怯生生的感觉。

    楚欢淡淡道:“姑娘误会了,姑娘是好人还是坏人,楚某并不关心,楚某只是关心,既然同路而行,一切都要按照规矩办事,邱当家的既然让大家都歇下,姑娘就该早早歇下,深更半夜,还是不要四处走动为好!”

    柳媚娘轻轻一笑,道:“原来你姓楚!”随即道:“楚大人,小女子可不是四处乱走,小女子过来,不过……不过是有一事相求!”

    “哦?”楚欢面不改色,淡然道:“姑娘有事该去找邱当家才对,楚某只怕帮不上姑娘的忙!”

    他对柳媚娘的来历毫不清楚,自然是要多加提防的,并不想与之有太多的接触。

    柳媚娘无奈道:“楚大人,你怎么是这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小女子瞧你并不像一个狠心肠的人。”

    楚欢打量柳媚娘两眼,发现这女人虽然被羊毛短袄包裹了身体,但是身材修长,微显丰腴,黑纱下那一双眼睛,在夜色之中竟似乎泛着光芒,淡然一笑,道:“姑娘怎知我不是狠心肠的人?罢了,你找我到底何事?”

    柳媚娘这才轻笑道:“楚大人,小女子这次带的东西太少,都忘记带棉衣,身上只穿这一件短袄,白天还感觉不出,只是晚上……晚上却特别的寒冷,不知道……不知道楚大人的队伍有没有多余的棉衣,小女子想先借一件船上。”美眸流转,不等楚欢回话,又道:“买一件也成!”

    楚欢摇头道:“姑娘,队伍上下,每人都只带了一件棉袄,并没有多余的棉袄,这忙只怕是帮不上了!”

    柳媚娘轻叹一声,一阵风过,她面纱被吹动飘荡起来,随即便听得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上去竟似乎真的感冒。

    楚欢见她已经转过身去,似乎要走,终是道:“你等一等!”虽然楚欢对柳媚娘的来历不清楚,心中提防,但是毕竟不能确定对方一定是坏人,人家一个姑娘过来开口寻求帮助,楚欢想想,这路途还远,能照应则照应一下,总不能太过冷漠。

    他倒真是记得,队伍从北原城出发前,配备了一批棉衣,当时考虑到路途遥远,又可能出现别的状况,还真的多配了几件棉袄。

    他起身来,让柳媚娘在原地等候,自己往营地中间过去,想去找寻一件棉袄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