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零章 内奸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2-0

    楚府之中,酒量不弱的孙判官是第一个醒来,醒来的时候,眼睛朦胧,感觉头有些发疼,他只记得先前饮了许多的酒,一杯接一杯,到底是多少,他自己都已经记不得了,甚至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那也是忘记的一干二净。

    雅厅之内十分的安静,孙判官四下里了,确定自己是第一个醒来。

    各张案几上,一片狼藉,三名同僚也都醉过去,两人趴在桌子上,一人则是横躺在地上,呼噜声不小,而上座的楚大人却也是抱着一尊酒坛子,斜靠在一张案几边上,身上的衣襟甚至被酒水打湿了一片,至若侍郎郎毋虚,亦是趴在酒桌上,醉的不省人事,整个雅厅的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子极其浓烈的酒味。

    孙判官勉强站起来,感觉头重脚轻,心中明白,来昨夜喝的实在不少,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好几个空坛子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听到楚欢的呼噜声,孙判官忽然感觉这位主事大人竟然是性情中人,第一次饮酒,便果真来了一个一醉方休,就是连侍郎大人也被放倒。

    透过窗户,晨曦的曙光照射进来,天似乎已经亮了。

    ……

    汉王和安国公本以为次日定会有一场大风暴袭来,毕竟那本红银册非同小可,对手如果真的得到了红银册,势必会在第一时间发动猛攻,绝不可能给与这边太多的时间准备。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虽然红银册遗失,可是次日预想中的风暴却并没有立刻袭来。

    郎毋虚是在正午时分得了消息,悄无声息来到了安国公府,入府之后,被带到安国公的书房,郎毋虚立时跪倒在地,恭敬道:“下官郎毋虚,拜见老国公!”

    这书房里除了安国公,并无他人,老国公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郎毋虚跪倒在地上,安国公依然是神情淡定,眼睛微睁开一条缝,缓缓问道:“从老夫的父亲开始,你的祖父就已经在我们黄家开始做事。你的祖父,你的父亲,两代人几十年在我黄家忠心耿耿,他们没有负老夫,老夫也没有亏待过他们……!”

    郎毋虚跪在地上,低着头,谦恭无比:“我们朗家一门,若非老国公的照顾提拔,绝不可能有今日。郎家三代都是受过老国公的大恩,这份天大的恩情,我们朗家无以为报!”

    安国公凝视着郎毋虚,平静道:“毋虚,你也算是老夫从小着长大的,你幼时聪颖,老夫特意让你伴读老三,你可还记得?”

    郎毋虚恭敬道:“下官记得。下官能有今日,一切都是拜老国公所赐,如果没有老国公的提点,下官什么都不是。”

    “你记得就好。”安国公轻叹道:“你读书上进,没有辜负老夫的期望。你的父亲临去之前,老夫亦曾对你父亲说过,只要你中心办事,我们黄家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郎家。老夫对你寄予厚望,户部是咱们的根基,所以老夫在日,一早就将你安排进了户部,道理很简单,老夫觉着你是可信之人。”

    郎毋虚低着头,只是道:“老国公的信任,下官十分清楚,老国公对下官的信任,下官无以为报,只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蹈火,那倒也不必。”安国公缓缓道:“其实你心里也明白,比起胡不凡,老夫对你更是信任,因为老夫一直是将你当成自家人,同出安邑,三代人的渊源,老夫若不信你,还能信谁?将你放在户部,有个原因,那也是为了盯住胡不凡。”

    郎毋虚低着头,一时没有说话。

    “毋虚,你很聪明。”安国公靠坐在椅子上,八风不动:“但是太聪明的人,有时候想得太多,反而会犯糊涂的!”

    郎毋虚身体一震,抬起头来,见安国公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一个激灵,忙道:“老国公,是否……是否下官有什么差池?下官愚钝,若有差池,还请老国公责罚!”

    “毋虚,毋虚!”安国公轻声道:“这名字是你父亲当年找上老夫,让老夫为你所取!”身体微微前倾,问道:“你可知道这名字的意思?”

    “下官知道。毋虚,便是不虚,老国公是想让下官做个诚实的人!”

    安国公神情陡然冷峻起来,沉声道:“你知道这个意思就很好。老夫问你几句话,如果你这一生只有几句真话,老夫希望就是接下来的几句!”

    郎毋虚眼眸子划过惊恐之色,但还是极力保持镇定。

    “胡不凡手中有一本红银册,这两日便要核对账目。”安国公缓缓道:“一直以来,为了防止胡不凡不老实,他那边的红银册,你也一直负责统算,这你是明白的。”

    郎毋虚忙道:“下官清楚。今次的红银册,下官也已经统算完毕,呈给了胡部堂!”

    “可是红银册却出了问题!”安国公似老眼昏花,但是此刻他那双浑浊的眼眸子里,却显出一抹犀利之色。

    郎毋虚显出吃惊之色,忙道:“老国公,红银册是下官用心统算,暗中的每一笔账目,都是与胡部堂碰过头,应该不会出错!”

    安国公淡淡道:“那你可知道,红银册昨天晚上,已经从胡部堂的府中被盗?”

    “被盗?”郎毋虚先是一愣,随即面如死灰,惊道:“老国公,你……你说的可是真的?这……这怎么可能?”

    “似乎不可能,但却是事实!”安国公道。

    郎毋虚双目无神,颤声道:“老国公,这……这红银册失窃,后果不堪设想……!”他神情惊恐,倒真似乎大难临头。

    安国公盯着郎毋虚的脸,问道:“你不知道?”

    “下官不知。”郎毋虚摇头道:“楚欢昨夜设宴,下官昨晚是在楚府赴宴,度支曹另有四名判官也在场,饮了一夜!”

    安国公道:“这事老夫却是知道,只是你最近似乎与楚欢走的很近。”

    郎毋虚立刻道:“老国公,楚欢进入户部,处处掣肘下官与胡部堂,下官与胡部堂商议过,由下官接近楚欢,找到机会,一举将他彻底铲除。下官与他接近,绝不是真的要与他交往,乃是要寻机找到他的把柄而已!”他以膝盖为脚,往前诺近了一些距离,正是老国公,慨然道:“老国公,红银册的存在,所知者寥寥无几,下官也是知情人之一,如果不是有人走漏了消息,那么对手就不会打红银册的主意。下官一门,三代受老国公厚恩,下官虽然愚钝,却也知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道理,红银册失窃,胡部堂固然要受累,下官却也是必受牵连……下官自问对老国公忠心耿耿,绝没有一丝忤逆之心,还请老国公明察!”他口沫横飞,大表忠诚,随即连连叩头,咚咚直响。

    安国公沉吟片刻,终于问道:“老夫知你做事还有分寸,只不过……你接近楚欢,固然是想找到楚欢的把柄,但是那楚欢却也未必不在防备你,想要从你身上得到某些东西。你是否自己走漏了风声,却不自知?”

    郎毋虚摇头道:“下官与楚欢相处,小心谨慎,更何况红银册事关生死,下官怎敢有丝毫的疏忽?”他猛地站起身来,道:“老国公,郎家三代尽忠,深感老国公一门的大恩,如今出了如此大事,不管是否与下官有关,回头此事势必会牵连到下官的身上,下官必不会连累老国公!”他左右了,再次说道:“下官自问对老国公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老国公日后多多保重!”大叫一声,竟是往旁边的一张楠木案几上撞过去。

    安国公见状,脸色微变,听得“砰”的一声,郎毋虚额头已经撞在案几上,鲜血迸出,安国公终是沉声道:“拦住他!”

    从一张屏风后面抢出一人来,一把抓住了郎毋虚的肩头,用力一扯,郎毋虚摔倒在地,额头上已经满是鲜血,更是撞开了一个大口子。

    “毋虚,你这是做什么!”安国公已经起身来,沉声道:“老夫又何曾说过是你出卖了老夫,真是瞎胡闹。”

    从屏风后面抢出来的人,正是武京卫指挥使黄天都,已经沉声道:“快来人,将府里的大夫唤过来!”

    安国公府内,下人众多,府里亦是有专门的大夫。

    郎毋虚却是道:“老国公,你让下官死了吧,下官没有帮着保护好账本,难辞其咎,无脸苟活于世上!”他捶胸道:“是下官无能,是下官无能,愧见老国公啊……!”

    黄天都沉声道:“别叫了!”脸色凝重,向安国公道:“父亲,来此事与毋虚无关,是另有他人出卖了咱们,此人必须揪出来,否则后患无穷!”

    老国公颔首道:“老夫相信毋虚,他对老夫忠心耿耿,绝不会出卖老夫。”叫了人进来,吩咐扶着郎毋虚下去处理伤口。

    等到郎毋虚离去,安国公脸上立刻显出阴鸷的笑容,缓缓道:“汉王英明,这内奸,竟果真是他!”

    黄天都一愣,不明所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