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一章 梅花印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楚欢今夜先是在朗府赴宴,还没进家门又去了西门署,随后带着白瞎子二人又来酒楼吃饭,好一番折腾,等到回到府外时,已经是子时时分,夜深人静,四下里悄无声音。

    白瞎子和孙子空前来投奔,楚欢心中还在斟酌,但是到两人风尘仆仆,至少暂时还是要安顿下来的,至若是否留下,回头再说。

    府门紧闭,楚欢平日里出门也是嘱咐过凌霜,她孤身一人在家的时候,府门关上,免得另有事端,楚欢平时很少这么晚回家,每次回来,凌霜几乎都是在大门边等着,一听到马蹄声,透过门缝瞧见是楚欢,便会开门。

    今夜回来晚了,楚欢自思凌霜可能已经歇下,下了马,正想着是否要翻墙而入,却听得“嘎嘎”声响,府门已经打开,素面朝天却灵秀俏人的凌霜已经叫道:“老爷,你回来了!”

    白瞎子和孙子空互相了一眼,都显出几分诧异之色,想不到楚欢的府里还有这样清秀的姑娘,虽然衣着很朴素,但是难掩那股子清秀之美。

    楚欢也有些惊讶,随即心中有几分歉意,自己回来这样晚,凌霜却这么快打开门,来这姑娘竟是在门边等了大半个晚上。

    “凌霜,你还没歇息啊?”楚欢抱歉道:“来了朋友,所以回来晚了。”

    凌霜了白瞎子二人一眼,微笑点点头,敞开了门,楚欢这才牵马进院子,白瞎子也拉着自己那匹马进了去,到了院子里,听到后面大门关起来的声音,楚欢系好马,回过头,正要说什么,却见到凌霜走路有些摇晃,有些奇怪,陡然到楚欢一只玉手抬起,放在额头上,那张俏脸在月色下竟是十分苍白。

    楚欢吃了一惊,急问道:“凌霜,你怎么了?”

    凌霜勉强一笑,道:“没……奴婢没事……!”她话声刚落,弱柳之躯却已经软倒下去,十分的突然,楚欢吃惊不小,一个箭步冲不敢上去,此时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在凌霜晕倒之前,一把抱住,却见到凌霜双目紧闭,脸色苍白,竟是已经不省人事。

    白瞎子两步间过来,沉声道:“大人,怎么了?”

    孙子空也是大吃一惊。

    楚欢伸手探了探凌霜额头,竟是火一般发烫,显然是病的不轻,横腰将凌霜抱起,向白瞎子道:“白兄,麻烦你快去找大夫过来!”白瞎子二话不说,转身去解刚系好的马缰绳,楚欢想到什么,忙道:“白兄,你先去西门署,找王甫帮忙,你初来乍到,不知大夫在什么地方,而且深更半夜,大夫未必会出诊!”

    白瞎子点头答应,牵了马,孙子空机敏上前打开门,白瞎子出门而去,楚欢却已经抱着凌霜往房里去。

    他这阵子虽然与凌霜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处处小心,也不敢和凌霜太亲近,说话也是十分的客套,却不想凌霜竟是身患病疾。

    到了房中,将凌霜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一时间手足无措,心急如焚,他不通医术,此时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孙子空却是从府里找到了热水,拿了脸盘端着热水进来,又取过一条干净毛巾,用热水浸泡挤干,递给楚欢道:“师傅,先用毛巾敷在额头上!”

    楚欢此时也顾不得孙子空如何称呼,将热毛巾小心翼翼地敷在了凌霜的额头上。

    楚欢在屋内心急如焚,凌霜昏迷不醒,孙子空则是去外面等着白瞎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听的门外响起脚步声,王甫的声音已经传过来:“徐大夫,快快快,性命攸关!”

    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到了就好,哎哟,老夫差点喘不过气来,别急,让老夫喘口气!”

    声音之中,一名老大夫几乎是被推着进了来,楚欢急忙迎上去,也顾不得礼数,只让老大夫赶紧瞧病。

    大夫放下药箱,上前去,孙子空已经端了椅子在床边,大夫坐下,小心翼翼掀开被子边沿,探手为凌霜把脉。

    王甫擦了擦额头汗水,扯了扯身边白瞎子衣裳,白瞎子明白过来,向孙子空使了个眼色,三人这才轻步退了出去。

    半晌过后,大夫终于收回手,道:“血气不通,心有滞结,需要施针!”

    “施针?”

    那老大夫也不多说,起身来,径直到药箱边打开药箱,吩咐道:“我要在她背上六处穴位施针,帮她通血气,若不及时诊治,日后只怕要落下后患。这位大人,请你帮忙将她的衣裳褪去!”

    楚欢怔道:“大夫,您老的意思……要脱衣裳?”

    老大夫扭头皱眉道:“要在背上施针,你这里可有女眷,让女眷来将她衣裳褪下,只要背部给我施针便可!”

    “没有女眷!”楚欢无奈道。

    “那就只有劳烦大人动手了。”老大夫取出针带,“事不宜迟,大人不要耽搁时间!”

    楚欢犹豫了一下,但是这时候也没有其他选择,无奈之下,只能过去,轻轻掀开被子,见到秀美凌霜依然是双眸紧闭,犹豫了一下,终是伸手过去,扭过头,开始为凌霜解衣裳。

    想到日后瀛仁知道自己脱过凌霜的衣裳,也不知道会怎么想,不过救人要紧,自己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他不用眼,双手解衣裳,一时有些困难,老大夫已经道:“大人,这种病,越早施针越好,大人还是快一些,免得耽搁治疗。”

    楚欢无奈,只能转头过去,小心翼翼外凌霜脱了外衣,又褪下中衣,里面便只有一抹肚兜,酥胸微隆,两条欺霜赛雪肤若凝脂的手臂和那圆润的香肩已经裸漏出来,晶莹如玉,白里带着一丝晕红。

    “大人请扶这位姑娘坐起来,背对着我,我好施针!”老大夫很是用心,也不顾楚欢身份,低声吩咐道。

    楚欢轻轻抱住凌霜香肩,手捧肌肤,犹如凝脂,十分的滑润,扶她坐起,忽地瞧见凌霜的肩头背后,却是有一纹身,似乎是一朵花,纹身色彩鲜艳,就像是盛开在凌霜的肩头上,六朵花瓣绽放,楚欢依稀认出似乎是梅花。

    这个时候,纹身并不十分流行,军中倒也有些将士纹身,但是女人纹身的却是极少,却也不知道凌霜这朵梅花纹身是何时纹上去。

    他坐在凌霜对面,双手扶住凌霜刀削般的如玉双肩,有些不自在,但却也没有法子。

    王甫找来的这个老大夫,显然还是有些本事,能够金针施辽,医术自然不差,气定神闲,令楚欢扶正凌霜身体,金针褡裢搭在左手手臂上,解释道:“我要下针四处穴位,肺俞穴、心俞穴、魂门穴和天宗穴,没我吩咐,大人切不可松手!”

    楚欢点头答应。

    徐大夫这才聚精会神,开始金针施术,他显然也是用针的老行家,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下针速度甚快,甚是灵活。

    楚欢双手扶玉肩,凌霜清秀俏容便在面前,呼吸虽弱,但是楚欢靠得甚近,清晰可闻,而且一股子处女的体香味往楚欢鼻中钻,楚欢大是尴尬,幸好此时凌霜昏迷不醒,人事不知,若是这个时候凌霜睁开眼睛,楚欢却也不知道作何解释。

    楚欢虽然不通医道,但是隐隐明白,一般的病疾,大都可以用药石调剂,要动用金针施辽,凌霜的病情显然已经很严重。

    他现在还真是有些自责。

    因为瀛仁的关系,楚欢对凌霜一直是若即若离,虽然不至于疏远,却也不会走得太近,谈不上形同路人,但是却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谈心的话,他一直将凌霜视作客人一般,而凌霜对此显然也有所察觉,楚欢不靠近,凌霜又是冰雪聪明,只当楚欢不愿意接近,自然是更不敢和楚欢靠近。

    也正是如此,楚欢对凌霜一直没有真正地了解,不了解她的所思所想,对她的身体状况,甚至也有所忽略。

    此时凌霜俏容就在眼前,面色危险苍白,清秀之中却又带着几分楚楚可怜,想到这样一个女子跟在自己身边小心翼翼侍候,又想到她从前命运多桀,心中竟是不由升起一阵同情之感。

    他知道,凌霜骨子里是个心高气傲的姑娘,但是多桀的命运却是让她将骨子里的心高气傲掩饰起来,那种掩饰并不彻底,稍不留神就会显露出来,她跟在自己身边小心伺候,归根结底,还是她对自己存了感激之心,愿意如此,否则这样一个姑娘,并不好调教。

    楚欢有时候也有些奇怪,依照他对凌霜性子的了解,凌霜骨子里还是十分烈性的,这样的女子,却能在风月场所存活下来,实在罕见,虽然以前并未真正地进入欢场,但是她似乎却已经做好接受那种命运的准备,这对凌霜的性情来说,显然是有些不合情理。

    在楚欢来,这样的烈性女子,宁可死,也不会甘愿沦为娼妓,但是在云山府的所见,凌霜却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虽然与凌霜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此时却陡然间发现,自己对这个姑娘竟似乎是一无所知至少对她的思想,一无所知,形同路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