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四章 茶道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25

    黄天都不懂,胡不凡也不懂,但是安国公显然没有兴趣详加解释,只是淡淡道:“不明白,就自己慢慢去想,有些事情自己想明白,总要比别人教的好。”

    胡不凡只能起身拱手道:“老国公,下官这就回去拟折子,回头本官会率领户部要员一起上折子过去。”

    安国公微微点头,便在此时,却听的门外传来敲门声,黄天都令人进来,那人进来之后,径自到得安国公耳边低语了几句。

    胡不凡心中好奇,安国公却已经向他,问道:“楚欢去了郎毋虚的府上,此事你是否知晓?”

    “下官不知。”胡不凡一愣,但马上道:“不过这却是下官嘱咐的。郎毋虚为人精明,下官吩咐他与楚欢多接触,找到那小子的把柄。”

    黄天都在旁冷笑道:“那臭小子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派了张斗利给他作了暗示,这小子竟是装起糊涂,迟迟不见他往我府里觐见,来他是铁了心要和瀛仁混在一起。”

    胡不凡忙道:“据下官得知,几日之前,楚欢还曾与瀛仁一同去往了太子府。”

    “此事老夫早已经得知。”安国公冷笑道:“来瀛仁也不老实,是要和灜祥走到一块了。”

    胡不凡忍不住问道:“老国公,汉王殿下如何待此事?”

    安国公抚须道:“殿下并无说话,不过想来也不放在眼里。灜祥找上瀛仁,来也是病急乱投医,只要是能拉拢,他就竭尽全力去拉拢。”顿了顿,皱眉道:“郎毋虚那头,让他盯紧一些,若是没有必杀的把握,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对付楚欢,要么不动,一旦动了,就必须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胡不凡道:“下官明白。郎毋虚办事还是有些手段的,楚欢不过是黄毛孺子一个,有郎毋虚一直盯着他,不怕他不露出破绽。”

    ……

    ……

    郎毋虚确实在盯着楚欢。

    不过他脸上的笑容起来很亲切,府内的雅厅之中,除了主座的郎毋虚,便只有楚欢一个客人,案上菜肴丰富,场中却是有四位舞姬正在翩翩起舞。

    郎毋虚显然是个很会享受的人,用餐的器皿都是十分讲究,而且待客的美酒亦是芳香四溢,混合着舞姬身上的幽香,美酒佳人,香飘满庭。

    郎毋虚是户部侍郎,户部可不只是管理钱粮而已,大到钱粮矿石,小到油盐茶酒,都是由户部过问,所以户部素来都是工作繁杂且细致的衙门,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郎毋虚身为户部侍郎,绝对的户部要员,茶酒自然少不得有人孝敬。

    四名舞姬都是艳色夺人,身上的布料也确实很少,雪白皓臂,纤细蛮腰,舞姿火辣而优美,随着琴瑟之声,小蛮腰扭动,带动着香臀摆动,乳波臀浪,那一张张俏脸上也满是勾人心魄的媚态,媚波横流,凹凸有致的身子更是卖力地展现出自己的柔韧之美,尽含风花雪月之态。

    她们因为卖力,白嫩的肌肤上甚至都渗出香汗珠子来,四名舞姬的脸上虽然带着醉人的媚笑,但是心里却满是对牛弹琴的幽怨。

    这样的美姬,如此妖艳性感的舞蹈,足以对任何男人形成诱惑力,可是楚欢却似乎很为独特,他的兴趣并没有被这四名妖艳性感的舞姬带起来,只是端着杯子,若有所思。

    郎毋虚微眯起眼睛。

    常言说得好,少年爱美人,楚欢年纪轻轻,该是喜欢美色的年纪,厅中四名美姬也是郎毋虚自问能够拿得出手的佳丽,但是楚欢的眼睛却很少望着四名舞姬身上投过来,就算划过,也想木头人一眼,并无什么神采,这让郎毋虚心中还真是有些奇怪,难道这年轻人的眼界竟是如此之高,连这四个美姬也不值得他多两眼?瞧他若有所思模样,也不知道这年轻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郎毋虚自问也是识人无数,但是不知为何,此时却难以从楚欢的脸上捕捉到一丝他心中在想什么的端倪。

    楚欢确实在想着事情。

    他想的事情也很简单,郎毋虚如此热情,白日送茶叶,晚上设宴,又是美酒又是佳人,待若上宾,比起初入户部时的态度,当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楚欢心里只觉得这家伙肯定在打着什么鬼主意,但是一时之间还真不透他想搞什么鬼,心存戒备,十分小心。

    “楚贤弟,楚贤弟!”耳边传来郎毋虚的声音,楚欢回过神,抬头去,见郎毋虚笑盈盈着自己,立刻举杯道:“大人,今日承蒙款待,下官敬你一杯!”

    郎毋虚笑道:“这是家常饭,就不要大人大人的称呼了。”抬手指着四名美姬道:“楚大人,这四名舞姬舞姿如何?”

    “很好,很好!”楚欢点头道。

    郎毋虚微笑道:“不瞒楚贤弟,这四名舞姬可是花了重金得来……!”身体微微前倾,笑眯眯道:“可都还是黄花处子之身!”

    他此言一出,四名舞姬脸上飞霞。

    楚欢“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楚贤弟觉得舞姿好,却不知觉得她们相貌如何?”郎毋虚含笑抚须问道。

    楚欢勉强笑道:“都很美!”

    郎毋虚道:“楚贤弟若是的上,我便将她们送给你如何?我听说贵府只有一名粗手丫鬟,冷清的很,这四名舞姬带过去,无聊之时,大可让她们献舞一乐,你如何?”

    楚欢立刻摇头道:“大人厚恩,在下绝不敢收。”他说的斩钉截铁,郎毋虚微微皱眉,心中只以为楚欢是连这几名舞姬也不上。

    郎毋虚挥挥手,四名舞姬都已经是香汗淋漓,心中存着对牛弹琴的心思,巴不得退下去,郎毋虚一挥手,立时如同四朵云彩飘了下去。

    “楚贤弟似乎有心思?”郎毋虚盯着楚欢道:“有什么为难之事,不如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帮楚贤弟一些小忙。”

    楚欢笑道:“没有,只是大人如此厚待,让在下有点受宠若惊。”

    郎毋虚呵呵一笑,突然问道:“楚贤弟,圣上是不是准备整垮胡部堂?”他问的十分突然,没有任何征兆。

    楚欢条件反射般道:“你怎么知道?”马上作出失口之态,连连摆手道:“大人,下官……哎呀,我……!”

    郎毋虚眼眸子里却显出“果然如此”之色,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笑道:“今日请楚贤弟过来,其实是为了一起谈论茶道,若是酒足,不如一同去茶室品茶!”就似乎根本没有问过那一句惊心动魄的话,神态自然。

    琴道、花道、棋道素来都被认为是高雅的学问,而茶道与这三道并列,称为“四雅”。

    中华茶道,古来传之。

    中华茶道讲究四素,环境、礼法、茶艺、修行四者融为一体,才能称之为茶道。

    朗府茶室是建在一处幽静的庭院正中央,院内种满了青松翠竹,上却便有几分雅致的味道,而整座茶室完全是以黄木制作,在青松翠竹之间,显得恬静自然。

    楚欢跟着郎毋虚进了茶室,茶室之内起来简洁明快,地上铺着黄木地板,四角各点着一盏明灯,每一盏灯旁边,都有一只青瓷花瓶,里面插着花,而正对茶室大门的一面,挂着一幅大字,上面写着“宁静致远”四字。

    茶室正中,放着一尊古褐色的茶案,茶案之上摆放着一套洁净的紫砂茶具,一尘不染,很是干净。

    二人席地而坐,楚欢隐隐明白,郎毋虚将自己带到这僻静的茶室,未必真的是要谈论什么茶道,似乎有什么隐秘的话要说。

    落座之后,郎毋虚已经含笑道:“老子说,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庄子亦说,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伏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老庄‘虚静观复法’是明心见性、洞察自然、反观自我,体悟道德的无上妙法,咱们煮茶品茗,便是追怀古人的心境,去品味其中的清雅简淡,素古通幽!”

    楚欢摇头道:“大人之言,下官真是茫然不解,让大人见笑了。”心中却也觉得,这郎毋虚不管是真的喜欢茶道还是附庸风雅,但是对茶道的学问显然还是明白一二的。

    其实他希望郎毋虚有话就痛快说出来,但是他也明白,像郎毋虚这样的人,说话藏三分,想让他痛快说话,难上加难,只能耐着性子静观其变,方才在雅厅用餐之时,郎毋虚出乎意料套话,楚欢瞬间反应对答,那一幕就已经让楚欢清楚郎毋虚心中必有所思。

    “楚贤弟,想你初入户部,你我还有些小误会,现在想来,实在惭愧。”郎毋虚叹了口气,道:“你可不要放在心上。”

    楚欢忙道:“大人何出此言?下官承蒙大人指教,感激不尽,绝无他想。”

    郎毋虚摆了摆手,苦笑道:“楚贤弟,莫我在户部是个侍郎,说起来也是朝廷重臣,可是……哎,可是我心里苦啊!”

    楚欢不明白郎毋虚葫芦里卖什么药,不动声色,故作惊讶道:“大人,你的意思是?”

    “常言说得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郎毋虚摇头叹道:“真正身不由己的,从来不是在江湖,而是在朝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