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章 冤家路窄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202-0-24

    庭院中忽然有人抬手要上百花,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被吸引过去,而翠玉楼的老鸨兴奋得已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瀛仁第一时间将目光投过去,瞧见那人,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青衣小厮已经端着盘子过去,收了三千两银票,大声喊道:“罗公子上花百朵,谢罗公子赏!”此时那上花之人的目光却是瞧向瀛仁这边来,脸上带着冷笑,一双眼眸子满含怨怒地盯着瀛仁旁边的楚欢。

    此人竟不是别人,恰是上次因为莫凌霜与楚欢起了争端的罗世恒之子罗鼎,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罗鼎上次被楚欢当众一番教训,心中满是怨恨,今日却又是在这里碰见,自然是视若死敌。

    罗鼎今日穿着蓝色锦缎华服,头上戴着深帽,方才一直背对着这边,楚欢这边也没有将这罗鼎记在心上,却没有留意此人在这庭院之中。

    罗鼎东张西望之间,却是在先前发现了楚欢这桌人。

    上次因为莫凌霜被打,罗鼎牢记在心,今日见到楚欢在这边,本想立刻过来找事,但是今日毕竟是风月盛会,当众生事总有些不妥,更为重要的,却是罗鼎知道楚欢很能打,真要翻脸动起手来,自己这边还是要吃亏。

    他的随从并没有跟进来,思来想去,这小子却也有花花肠子,只觉得楚欢这次前来,十有**也是为了莫凌霜。

    楚欢上次出手,罗鼎还真不觉得楚欢是出于义愤,还以为楚欢是中了莫凌霜这个女子,所以今日在这里碰上,便心里盘算,要当着楚欢的面摘了莫凌霜的牌子,只要最后能够花数占优,让莫凌霜陪侍一宿,那可就是对楚欢最大的报复了。

    罗鼎满含恨意盯着楚欢,瀛仁却是眼显怒色着罗鼎,他以为上次被楚欢教训之后,罗鼎该当老实一些才是,却没料到这家伙死性不改,还在打着莫凌霜的主意。

    实际上徐从阳亲自了解了罗鼎在云山府的所作所为之后,已经准备上折子往京里去,用教子无方任子行凶的罪名弹劾罗世恒。

    罗鼎在外所为,自然不敢告诉罗世恒,罗世恒至今还被蒙在鼓里,何曾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得罪了齐王殿下,更不知道一场危险正悄然而至。

    罗鼎一介纨绔,更不知道自己是在自寻死路。

    他上了百花之后,四周顿时响起一片赞叹声,不少人知道罗鼎的身份,少不得巴结附和几句,罗鼎听在耳中,洋洋得意。

    他这张桌子上,却只坐了两个人,除了他之外,另有一名浅蓝色衣裳的中年人,模样三十六七岁,大腹便便,一张胖脸上油光满面,一就是大富出身。

    罗鼎上花之后,一时间没有其他人再上花,一来罗鼎出的价码确实是极高,二来也是因为罗鼎的身份,这个时候再上花,那明摆着是要与罗鼎唱对台戏了。

    凌霜听到罗鼎上花百朵,没有丝毫喜悦之色,美丽的眼睛里却是隐带着凄楚之色,如果不出意外,自己最后还是落在了罗鼎的手中。

    她听说过罗鼎的名声,罗鼎是宝香楼的常客,从其他姐妹口中,更是知道罗鼎有些房事怪癖,她不知道罗鼎一旦摘了自己的牌子,将会如何折磨自己。

    一想到自己今夜有可能的遭遇,凌霜就觉着全身一阵发寒。

    楼子里的人只当也无人再上花,正要敲锣,猛听得一个响亮的声音道:“本公子上花一百三十朵!”

    四下里一片哗然,目光纷纷瞅过来,只见瀛仁靠在椅子上,端着茶杯,一副气定神闲之态。

    瀛仁是真急了,他可不能眼睁睁着罗鼎摘了莫凌霜牌子,再也忍不住,开口喊出了上花,这是他第一次在风月场所参加花魁之选,也是第一次上花,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一喊出来,所有人的目光一定会落在自己身上,所以他竭尽全力做出一副淡定之色,甚至端杯饮茶,至少不让自己露出一丝紧张之色。

    在场的人目光自然都是向他,但是却并无人认识他,在这些客人的眼中,这是一张十分陌生的面孔。

    小厮跑过来,瀛仁使了个眼色,孙德胜无奈,掏出了三千九百两银子,这已经是他身上的全部所有,这些银票掏出之后,身上便只剩下几十辆碎银子了。

    小厮收起银票,询问一句,孙德生道:“这位是徐公子!”

    “徐公子上花一百三十朵,谢徐公子赏!”

    凌霜在选花台上,眼中划过一丝惊讶之色,瀛仁的面孔她自然是记得的,只是她没有想到瀛仁竟然也会花如此重金捧自己的场。

    比起罗鼎,她对瀛仁的感觉自然要好上许多。

    罗鼎本来只是关注楚欢,忽然间跳出其他人来,却是让罗鼎有些诧异,只是瞧见瀛仁与楚欢同桌,便知道瀛仁十有**是楚欢一伙的,他还当瀛仁上花是楚欢授意,心中冷笑,还要上花,旁边那中年胖子却已经按住他手,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罗鼎微微颔首,往这边了瀛仁一眼,冷冷一笑,却不再上花。

    瀛仁其实心里还是十分紧张,他现在的财力,也只足够上一百三十朵花,这可说是倾囊而出,如果罗鼎再上花,他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罗鼎没有再出声,瀛仁还以为罗鼎已经示弱,想到目前自己给凌霜上花最多,凌霜今夜可以不用被其他男人摘去牌子,瀛仁这才松了口气,压在心头上的一块石头落地。

    楚欢却是皱起眉头。

    他并不觉得罗鼎是这样轻易认输之人,其他人在上花的时候,或许还会考虑是不是值得付出大价钱,但是这位罗公子肯定不会有这样的顾忌。

    那中年胖子附耳两句,罗鼎便暂时保持默然,楚欢觉得其中必有缘故。

    瀛仁上花之后,罗鼎不再上花,其他人便更不会继续上花,瀛仁上花的价值已经达到了将近四千两,这笔银子,足够买到许许多多的黄花处子美艳佳人,而且还是终身为奴,虽然在场的人都是豪富之人,但是前来也是图一乐,谁也不愿意真的花上大笔银子摘一支牌子,而且还有高丽美人和崔媚儿大受欢迎,许多人的目标都在那两位姑娘的身上,不少人觉得在莫凌霜身上投下重金并不值得。

    别人也都不清楚瀛仁的底子,不知道瀛仁上了一百三十朵花之后已经是囊中羞涩,只是瞧着瀛仁架势,觉得真要与此人争夺莫凌霜,恐怕还要付出大笔银子,所以都是静声不语。

    一声锣响,凌霜盈盈一礼,终于也退了下去。

    最后一名姑娘的楼子最小,实力自然也不会太强,上来之后,并不如何受欢迎,最后不过得了五六千两银子,便即退了下去。

    六名姑娘展示之后,瀛仁心里却有些激动,他只觉得待会儿自己便要与凌霜独处,他倒不想其他,只是觉得如果能与凌霜近距离接触,说说话儿就已经是极惬意的事情了。

    宝香楼的彩妈妈此时又已经上了选花台,摇曳生姿,风情万种笑道:“六位姑娘,才貌俱佳,只是花落谁家,尚未可知。等六位姑娘上来之后,诸位爷最后发力,谁才是真正的花魁。”扫视两边廊下椅子上坐着的诸人,笑眯眯道:“今日多有才子在此,接下来三位先生坐镇文花,今年能否有文花出现,就各位才子的手段了。说不准今年的花魁,乃是文花选出,那可就是千古佳话了!”

    此时,廊下不少人都是脸带笑意,故作矜持,摆出斯文之态,但是眼内却抑制不住兴奋光芒。

    瀛仁此时却是心里一跳,他先前以为凌霜已经摆脱险境,可是听这彩妈妈的话,倒似乎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楚欢了廊下那群人,又了那三位坐镇的先生,想着“文花”二字,先是皱眉,随即慢慢舒展,似乎明白了什么。

    瀛仁和楚欢并不知道,这“文花”其实是大秦花魁大选中极有特色的一幕。

    大秦以武立天下,但是却并不轻文,打从立国之后,立刻恢复考试,选拔文人治国,这一点瀛元却是很有魄力。

    文风盛行,而素来文人便与风月少不了干系,若是风月场所没有诗词歌赋,那便等若佳肴之中没有油烟,失去了味道。

    吟风弄月,香词艳曲,自然是出自文人之手,而每年的花魁大选,举办方必会邀请德高望重的文士坐镇,另开“文花”一路,许多的才子文人没有强大的财力争夺花魁,但是却可以凭借自己的才学一试身手。

    三年前地处南方的金陵道举办花魁大选,就有一名文人利用文花摘了当时二行首的牌子,那是震惊一时,而那位摘了牌子的才子,之前碌碌无名,但是那次之后,却被举荐到京中,进入了国子监任职,虽然官位不高,但却已经成为一时佳话。

    所以文人才子们对文花之选那是十分重,一旦成功,不但可以享用风月,而且可以名声大振,为自己谋一个好前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