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姻缘符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卦摊前面,素娘与吕道长对面坐着,俏脸上带着疑惑着吕道长,她现在心情极为复杂,如果是别人说出这番荒谬的言语,素娘早就翻脸,就算不吵起来,也会扭身就走。

    但是大秦帝国崇尚道法,这也无形中影响到大秦帝国的各个角落,而且这个时候人们对于命运很为相信,又加上吕道长确实表现出莫测高深颇有神通的模样,这让素娘既不敢相信他的话,却又不敢不相信,衡量下来,反倒是相信的比例多出几分。

    吕道长抚须道:“姑娘,贫道方才说过,你眉宇间带有灰气,可是灰气之中却带有艳红……这是极为奇怪的卦像,我方才还没能出其中端倪,现在却是明白了!”

    素娘茫然道:“你明白什么?”

    “这是桃花劫!”吕道长神情肃然道。

    素娘奇道:“桃花劫?这……这是什么意思?”

    吕道长掐指算了算,叹道:“姑娘,桃花劫不是应在你身上,但是对你来说,却又是一番灾难……!”摇了摇头,却不说话。

    素娘越听越糊涂,有些发急,问道:“道长,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我怎地……怎地听不明白?”

    吕道长想了想,终于道:“姑娘,要贫道说破天机救你一遭,也未必不能,但是贫道却先要问你一句,你相不相信贫道?”

    素娘了吕道长一眼,微低下螓首,脸上有些泛红,两只手儿拉着衣角,显得十分不安,她若是相信吕道长之言,也就等于相信了吕道长那句“前世夫妻今日因缘”的测算。

    她是楚欢寡嫂,与自己的小叔子扯上“夫妻”“姻缘”这些字眼,自然是觉得十分的古怪,亦是感觉匪夷所思。

    吕道长轻声道:“姑娘若是不信,那么贫道就不便再测算下去,姑娘现在便可离去!”

    素娘犹豫一下,终于憋红了俏脸,显得十分的娇艳动人,结结巴巴道:“道长……道长你说,我……我相信你就是……!”觉得心跳加速,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丰满酥胸起伏不定。

    吕道长眼中划过一丝笑意,素娘这番表现在吕道长眼里,就等于他所料十不离**,来这姑娘和方才那男子关系是十分暧昧,于是平静道:“既然如此,那么贫道也就不妨直言。”顿了顿,才道:“姑娘,你们前世夫妻情分未断,所以今生再续。只不过今生虽然姻缘天定,却充满了荆棘波折……两位的姻缘,恐怕有些阻扰吧?”

    素娘说话时遮遮掩掩,让吕道长敏锐地感觉到她和楚欢的关系并不方便对人言,这吕道长察言观色极其厉害,便猜测这一对男女十有**是互相有意,但是素娘既然不好说出口,想必中间还是有些波澜,所以才有此言说出。

    素娘心中一跳,听吕道士这般说,却是升出一股异样之感,心情复杂,一时也不说话。

    吕道长轻声道:“贫道不说以前的事情,就说姑娘的面相,一场桃花大劫便在眼前……若是这桃花劫无法破解,两位今生的姻缘就算是天注定,贫道恐怕也会因为桃花大劫之故,难以达成。”

    “道长,什么叫桃花劫?”

    “桃花劫便是姻缘结。”吕道长缓缓道:“贫道刚刚明白过来,桃花劫不在姑娘身上,而在男方身上……姑娘,贫道就直说吧,如果这场桃花劫无法破解,男方的心可能就会被他人所带走,如此一来,这场姻缘也就破了!”

    素娘眨了眨眼睛,微微一想,明白过来,忙问道:“道长的意思是说,二郎……二郎喜欢其他的女人?”她这也是冲口而出,说完之后,反倒觉得有些不妥,倒似乎真的很在意楚欢喜欢别的女子一般。

    吕道长眼中划过喜色,这姑娘称呼那男子为“二郎”,由此便可见关系匪浅,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素娘与楚欢乃是叔嫂关系。

    “未必是男方喜欢其他女子。”吕道长压低声音道:“也有可能识别的女子勾引男方,无论如何,从姑娘的面相上可以出,这场桃花劫是难以避免的。”

    素娘想了想,觉着楚欢终究要娶媳妇,无论是他喜欢别的女人,还是别的女人喜欢他,那都是天经地义,顿时便笑道:“这也不是什么桃花劫,有人喜欢他也未必不是好事。”心里却想着:“这老道士难道是想说,二郎已经和别的女子有过交往……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二郎这般年纪,也是该娶个媳妇,回头还要和娘好好说说这事。”她这时候倒忘记吕道长说的“前世夫妻”之言。

    吕道长还以为素娘是故作大方,呵呵一笑,抚须道:“姑娘倒是想得开。只是贫道既然道破天机,却也要将话说得明白。一旦桃花劫数到来,那么男方的心中将再无姑娘容身之地,姑娘的言行笑貌,男方将不会放在心中,甚至不会在乎你的任何感受,他的心将会全被别人占去,而姑娘与他前世约定的今生姻缘,只会成为梦幻泡影!”

    素娘闻言,不知为何,心中忽然间有一阵极其失落的感觉。

    如果只是说楚欢要娶媳妇,素娘或许不会有任何的在意,但是这老道士却口口声声说,一旦楚欢遭遇桃花劫,心里便容不下她,这却让素娘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她倒也未必真的有什么非分之想,毕竟礼教之妨,自己这个寡嫂与小叔子真要有什么发展,似乎很为荒谬,素娘也不怎么在乎,可是楚欢若心里没有自己的一丝地儿,这却让素娘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伤心起来。

    这情绪虽然不会可以表现出来,可是眼眸子里微微露出的黯然之色,吕道长可是得一清二楚。

    “姑娘,你们是前世夫妻,上天注定今世相聚再续姻缘……常言道得好,宁毁十座庙,不破一门亲,贫道出家之人,与人为善,只想帮你们破解桃花劫而已。”吕道长一本正经道。

    素娘想了一想,心中十分复杂,蹙着眉头,犹豫半晌,才道:“你说的话……我不相信……你尽胡说……!”

    “姑娘不信何言?”吕道长皱眉道。

    “你说我和他前世……前世是……是那个,我……我不相信。”素娘言不由衷道:“无凭无据,你随口说来,我也不信你……!”她心中此时十分的烦躁,起身来,道:“你说了,算命不用花铜钱,我……我没有铜钱给你!”转身便要走。

    吕道长忽地哈哈笑起来,素娘回头,问道:“你笑什么?”

    “姑娘,你不信贫道直言,贫道并不怪你。碌碌众生,自是难以破生死轮回。”吕道长悠然说道,从衣袖中取出一张黄色的符纸,递了过去,道:“姑娘,你若不信,这就是证据,不妨拿去!”

    素娘蹙眉走回两步,也不敢接过,问道:“这……这是什么?”

    吕道长正要说话,忽听得街上一阵骚动,素娘转头去,只见人们纷纷向路边让开,一辆华贵的马车正缓缓从街上行过来。

    那马车装点的十分奢华,只外面就贵气无比,里面自然更不必说,马车旁边,更有几名佩刀的锦衣随从跟在旁边,一个个人高马大,起来煞是威猛。

    那马车缓缓而行,车窗帘子只拉开一条极小的缝隙,昏暗的缝隙之中,一双浑浊的眼睛正从里面向外窥视,那眼睛或许能清车外的一切,可是外面的人却是很难清里面的状况。

    马车经过卦摊,吕道长的眼睛便与那马车中浑浊的眼睛对手,那浑浊眼睛与吕道长对视两眼,随即便瞅到了素娘的身上。

    素娘虽然衣着朴素土气,但是长相带着几分娇俏,那唇下红痣增调自然妩媚,却毫无脂粉俗气,清新自然,带着朴实的农家女子气息。

    马车内那浑浊的眼睛显出一丝笑意,马车并没有停,咕噜声中,很快就行过了卦摊。

    素娘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府城马车多如牛毛,她也不在意,心里还记挂着吕道长的言语,转头又向那黄色符纸,问道:“道长,你说这是什么证据?”

    吕道长招招手,素娘想了想,靠近一些,吕道长这才压低声音道:“这是前世姻缘符,你不相信贫道不要紧,但是这道符纸可以算出你与那男子前世是否是夫妻!”

    素娘惊奇道:“还有这样的东西?”忍不住街了过来,正反两面了,莫说图画,就是连一个字也没有,两面都是空白一片。

    素娘柳眉蹙起,道:“道长,我瞧不见!”

    “姑娘不用心急。”吕道长神秘莫测一笑:“你拿回符纸,晚上睡觉之时捂上一夜……等到第二天早上再。”压低声音道:“如果上面没有任何迹象,那么贫道就是胡言乱语,但是如果上面有天相显出,到时候你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素娘将信将疑。

    吕道长又道:“姑娘,姻缘符你先收起来,贫道可要告诉你,此事除了你我二人,且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便是那男子也不能让他知晓,否则桃花劫到来,你事先泄露天机,贫道想破解也破解不了。”见素娘一脸茫然之色,继续道:“桃花劫只怕很快就会到来,在这之前,姑娘如果信任贫道的话,就独自一人前来,贫道教你破解之法,一旦桃花劫真的到了,姑娘再来求破解,那时候已经迟了,贫道也是无能为力的。”

    素娘忙道:“你既然能破解桃花劫,为何不现在就告诉我破解之法?”

    “这是天机。”吕道长神秘道:“天机不可泄露,想要破解天机,就必须隐秘妥善。”轻声道:“姑娘若是真想破解,那便请另择时日,暗中来寻我,绝不能被家人知晓行踪,否则人人知道此事,那也就不是天机玄妙了。”抬手道:“言尽于此,信与不信,尽在姑娘,今日只能为姑娘说到这里,姑娘可以走了!”

    素娘犹豫一番,兀自半信半疑,毕竟这吕道长的话实在太过荒谬,她虽是乡野女子,却也不敢完全相信。

    收起姻缘符,素娘这才满腹心事往前走,脑中满是吕道士的话。

    素娘六神无主走入人群之中,直到瞧不见她身影,吕道长才显出古怪笑容,忽地从旁钻过来一人,正是先前前来道谢的那名干瘦男子。

    这干瘦男子嘿嘿笑道:“道长,这次怎地是个村妇?虽说长得还算漂亮,只是太过土气,那头只怕瞧不上……!”

    吕道长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懂什么?这才是真正的极品人鼎!”

    “我怎么瞧不出来?”

    “你又能瞧出什么。”吕道长没好气地道:“这女子眉锁腰直,颈细背挺,瞧她年纪该早为人妇,可却偏偏是处子之身……如此熟透之身,才是极品人鼎,实难寻找!”嘿嘿笑道:“你放心,这一次那边必定满意!”

    干瘦男子摸着下巴,有些担忧道:“你说她还能回来?”

    吕道长嘿嘿一笑,悠然道:“你以前可见过没有回来的?”

    ……

    ……

    素娘在街上的经历,楚欢此时是一无所知,他此时只是对苏家的困境十分感兴趣,希望能从布庄东家陈栋的口中得到一些具体的情况。

    楚欢听说苏家得罪了大人物,倒是有些稀奇,轻声问道:“陈东家说的大人物是指谁?”

    陈栋犹豫了一下,终是道:“其实这事儿也有不少人知道,只是没有人敢再明面上说出来而已!”顿了顿,才道:“苏家得罪的,正是咱们云山府商会的会长!”

    “商会会长?”楚欢皱起眉头,随即冷笑道:“商会的会长,那是催进协调当地商业的发展,据我所知,苏家的就业再整个云山府那可是数一数二,这样的商家,该当扶持才对,为何还要打击?而且苏大东家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做事讲规矩,商会会长怎地会盯上和盛泉?”

    陈栋点头道:“楚公子说的极是。其实苏老东家在世的时候,在我云山府商界那也是德高望重之辈,每年的商会,头上四把交椅,总有一把会是苏老东家的位置。苏家是关西迁过来的,但是自打来到云山府,都是守着云山府的规矩办事,人品口碑那也是极好的。”

    “既然如此,如今苏家被打压,我就不明白了!”楚欢紧皱眉头,琳琅对他十分的关照,不但为他冒险击天鼓,而且还用变通的法子送了自己一座宅子,让家人过得舒服起来,楚欢自然也对苏家的事情留心起来,若是有机会,自然是要帮助琳琅的。

    陈栋欲言又止,似乎不好说,犹豫了一下,见楚欢着自己,终是苦笑道:“楚公子或许不知,云山府商会会长刘老太爷可不是只有这一个身份,他另有一个身份,那也是很为高贵,是钦封的光禄大夫,那可是正三品的爵位啊!”

    楚欢有些惊讶,奇道:“光禄大夫担任商会会长?”

    “正是如此。”陈栋缓缓道:“据我所知,朝廷官员很少参与商界之事,毕竟那是自贬身份之举。刘老太爷虽说已经致仕,不再是官身,但是却还有爵位在身,身份高贵,本不应该插手商界的事务……但是四年前,京中户部下了一道委任状,任命刘老太爷担任商会会长一职,当时这个消息传出来,整个云山府商界可是地动山摇,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楚欢微一沉吟,才淡淡笑道:“有所为,必有所图……以光禄大夫的身份担任商会会长,这位刘老太爷自然不会是毫无索取。”

    陈栋也是勉强一笑,才道:“比起其他各府各州商会会长,刘老太爷手中的权力可是大着……咱们云山府的户部司条令,有时候可是比不上刘老太爷一句话。咱们这些经商的偶尔私下说笑,也都说云山府的户部司可以裁撤了,尽养着一帮闲差,整个衙门比不得刘老太爷一根手指头……就是总督大人,据说也要给刘老太爷几分面子,而卫所军指挥使罗大人私下里与刘老太爷可是颇有交情!”说到此处,苦笑道:“楚公子,你说苏家得罪了这样的人物,能有个好吗?”

    楚欢神情更是凝重,来苏家还真是惹了不小麻烦,这位刘老太爷在云山府还真是一号强势人物,轻声问道:“难道是上代人结下的仇怨?”

    他觉得琳琅知是非明事理,是个极聪明睿智的女子,应该不会去得罪这位刘老太爷。

    陈栋的表情非富起来,露出很古怪的神色,楚欢觉得奇怪,就见陈栋已经凑近过来,压低声音道:“这仇怨还真不是上代结下来的。苏老东家两年前才去世,那时候刘老太爷已经担任商会会长两年……他虽然身份富贵,但是云山府的商家如云,商会的情况也是十分复杂,苏老东家是云山府商会的老资历,所以刘老太爷一开始还要指望着苏老东家这帮人帮他稳住云山商会,那时候两人交情还不错,据我所知,刘老太爷可是隔三差五就往苏家跑。”古怪一笑,道:“刘老太爷和苏家翻脸,其实是因为苏琳琅的缘故!”

    “此话怎讲?”

    “楚公子,我也是听人所言,你也不要当真。”陈栋打了个预防针,才低声道:“苏老东家死后,刘老太爷一开始对苏家十分照顾,大伙儿还以为刘老太爷是顾念与苏老东家的旧情,都说刘老太爷重情义,谁知道刘老太爷却是早就中了苏琳琅。苏琳琅当年被范家欺辱,后来撕破脸,苏老东家将她接回了娘家来,刘老太爷时常往苏家跑,自然是经常到苏琳琅,如今想来,那老家伙时常往苏家去,恐怕是没安什么好心,等到今年年中,他却准备纳苏琳琅做小,被苏琳琅大骂了一顿,两家从此就结下了仇怨来……刘老太爷一怒之下,暗中知会各家粮行米库不许卖粮给苏家酿酒,明里却说如今西梁人进犯我大秦关西之地,要各家存粮,以备国家之需……起来一心为公,但是除了苏家,其他人家照样可以卖粮,这就明摆了是要对付苏家了……!”

    楚欢神情冷峻,问道:“老家伙今年多大?”

    “据说都快七十了。”陈栋道:“不过起来保养得很好,有些精力,上去还不到六十!”

    楚欢心中无名火气,这刘会长年近七旬,却对琳琅这样一个佳龄少妇动心思,未能得逞,却公然迫害,当真是人神共愤。

    -----------------------------------------------------------

    ps:今天有点私事,所以中午没更,晚上这一更就合二为一了,字数没少多少,大家体谅!

    求收藏和红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