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踢馆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大秦以武立国,虽然禁止明间私藏兵器,但是武人的地位在大秦国还是比较高,大秦十六道,每一道都有民间开设的武馆。

    楚欢见到“八里堂武馆”,便知道这是挂羊头卖狗肉,这武馆是假,收纳地痞流氓组成一帮祸害乡里的社团才是真。

    楚欢为人行事,其实在他来说,十分简单,只是紧守着八个字而已。

    有恩必报,有仇必报!

    这一次他被栽赃陷害关进大牢,胡知县固然是最大的黑手,但是楚欢心里明白,这八里堂也是极大的帮凶,踏出县衙一刹那,他就下定决心,这次要是不闯入虎穴治治薛老大,他还真就不姓“楚”了。

    “敲门!”楚欢盯着那扇朱红色的大门,淡淡道。

    男子古怪地了楚欢一眼,却也没有犹豫,上前去抬起手,正要敲门,随即想到什么,转身走到楚欢身边,问道:“对了,可别怪我没告诉你,你带的银子够不够?拜师礼可少不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呈上的拜师礼越多,在八里堂的地位也就越高……!”

    楚欢拍了拍胸口,笑道:“你放心,不单是拜师礼,还有你的引见礼,我都不会寒酸,定会让你们满意!”

    男子眉开眼笑,喜滋滋道:“那就好,那就好!”上前去,敲了敲门,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声音道:“大清早的,叫魂吗?”

    “四爷门下,有人要拜师入门,我引见过来!”男子大声道。

    “嘎吱”一声,大门打开,一人出门来,瞅了楚欢一眼,倒也不认识楚欢,只是见楚欢穿的棉袍有些分量,趾高气扬问道:“是你要入门?”

    “是!”

    那人又打量几眼,才道:“薛爷还没起身,你先进来候着吧。”转身进去,楚欢上前去,忽地停住脚步,低声对那名引自己过来的男子道:“你领路有功,今日就不连累你,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日后就不要再来八里堂了!”

    男子一愣,随即用一种极其古怪的眼神着楚欢,就像怪物一样,直到楚欢走进八里堂,这男子才回过神来,嘟囔一句:“这是发什么神经……!”追上前去,轻声道:“对了,你可莫要忘记给我的引见礼……要不是我,你可进不了这大门……!”

    他一心记挂着楚欢的引见礼,紧贴在后面跟进去,虽然楚欢提醒,他可完全不放在心里。

    楚欢进了大门,眼前一片开阔,这八里堂竟是面积极大,前院宽敞,左右都有侧房,正堂更是古木古香,门前两根大红柱子立起,青瓦白砖,煞是殷富。

    在那两根红柱子支起的外廊匾头上,龙飞凤舞书写着“武以载道”四字。

    这院子当中有一大片空地,而空地两边,则有几排武器架子,上面虽然没有大刀长矛,却多有木棍长鞭,亦有大铁锤子。

    开门的男子回过头来,道:“薛爷一时半会起不来,我去其他几位爷谁起来了,给你禀报一声……!”走了两步,回头道:“你们两就在这院中候着,不要乱走,八里堂可不是你们可以随意走动之处。”便自去了。

    大雪纷飞,八里堂的院子倒是十分宁静,楚欢站在院中,积雪飘落,落在他的棉袍发间,颇有几分萧瑟之意。

    楚欢回头了引路男子一眼,叹道:“你没走?可莫怪我没提醒你!”

    男子歪着头,道:“我可告诉你,我入门比你早,你可不能骗我。你想使花招让我离开,是不是不想给我引见礼?我可告诉你,你真要耍赖,我可跟你没完。你要知道,八里堂的兄弟多与我相熟,只要我叫唤一声,他们定会一拥而上,将你打得满地找牙……!”

    他越是这样说,楚欢就越是知道他在八里堂没有任何地位,方才那开门的男子正眼也不瞧这男子一样,可见此人在八里堂混的实在很差劲。

    他始终记挂着“引见礼”,可见身上也实在是寒酸的紧,不过此人的眼珠子倒是灵活,滴溜溜地转,那眼眸子深处,竟显出一丝担忧之色。

    楚欢见这人面相有些滑稽,塌鼻梁小眼睛,虽然不像什么正经人,倒也不似大恶之徒,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男子没好气地道:“你说话懂不懂规矩?我好歹是你引见人,你要问我名姓,也该客气一些!”

    楚欢莞尔道:“哦?那你说该如何客气?”

    “你该问我尊姓大名才是!”此人挺起胸膛,也不等楚欢问,便道:“我免贵姓孙,大名子空……!”

    “孙子空?”楚欢微笑道:“你确定不是孙悟空?”

    “孙悟空是谁人?”孙子空奇道:“此人名字倒与我有几分相仿,是你的朋友吗?他可有兴趣入我八里堂?若有这份心,你让他过来就是,带上引见礼,我帮他引见!”

    楚欢呵呵一笑,抬手指着匾上的“武以载道”四字,笑问道:“这是你们八里堂的座右铭?”

    孙子空了一眼,没好气地道:“你还认识上面的大字不成?”

    楚欢也不多言,走到武器架前,了一,伸手握住了一根铜棍,取了出来,握在手中,向那孙子空笑眯眯道:“孙子空,八里堂的人都认识这四字?”

    孙子空不知楚欢为何有此一问,道:“都是一帮大老粗,真要识字,也不会过来练武了……!”忽地意识到什么,挺胸道:“我与他们不同,这四个字我识得……武以载道……!”

    “武以载道!”楚欢冷然一笑:“好个武以载道。只是既然都不识字,挂着这块匾,那岂不让人贻笑大方!”他一双眼睛盯着那块匾,孙子空正感觉楚欢脸色有些古怪,却见到楚欢整个人猛地向前急冲,随即整个人竟然如同猿猴般跳跃起来,弹跳力相当惊人,孙子空吃惊之间,楚欢手中的铜棍已经重重击在那块匾上,便听得“咔嚓”一声响,那块匾竟然被铜棍从中间打裂,随即又听得“咔嚓嚓”一阵响,那块匾连着屋檐上的石头一起落了下来。

    虽然大雪纷飞,但是这声音异常清脆,传遍四周。

    孙子空目瞪口呆,站立当地,脑中一时间空白,整个人已经僵住。

    这一声巨响,却是惊动了院子两侧的人,听的一阵阵嘈杂之声响起,随即两边侧门纷纷打开,一下子便冲出十来人,已经有人怒喝道:“是谁在这里闹事?是要踢场子吗?”

    楚欢手握铜棍,拄在地上,却只是盯着正堂大门,两边窜出一群人来,他是连也没有一下,浑然不当这些人的存在。

    八里堂众人瞧见门头一块出了个残缺塌陷下去,那块写着“武以载道”的匾额没了踪迹,都知道出了事儿,纷纷从兵器架上取出武器,将楚欢围了起来。

    敢在八里堂闹事,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来人却是不可小觑。

    猛听得有人惊呼道:“他……他是楚欢!”

    “啊?”

    “啊!”

    “是楚欢……!”

    四周一阵骚动,孙子空一脸懵懂,已经有人对着他厉声道:“孙子空,是你将他带过来的?”

    孙子空点点头,随即又摇头,冷汗直冒,颤声道:“我……这……是他自己要来拜师……!”此时才知道自己今日是做了天大的蠢事。

    莫说八里堂,就是整个青柳县,楚欢的名字也已经传遍开去,和盛泉当众打断青脸老四的腿,将八里堂的人打的狼狈而走,这事儿早已经传遍大街小巷。

    孙子空不是聋子,这事儿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是自己将楚欢引到了八里堂来。

    他脸色苍白,不管今日结果如何,自己引虎入山,八里堂的人一定会秋后算账,回头自己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八里堂的人既然认出是楚欢,便没有人敢上前动手,若是换成别人,八里堂这帮家伙早就一拥而上,乱棒相加了。

    只是楚欢的名气太响,而且八里堂与楚欢直接交锋过两次,两次都是吃了大亏,八大金刚之中,光头老大、青脸老四、老五陆豹三人都已经被楚欢打断了一条腿,矮子老六也是被楚欢踢伤了内脏,八大金刚已经有四人直接被楚欢打的躺在床上,如今尚不能起床。

    这样恐怖的角色,八里堂的这些小喽啰自然不敢主动出击,和盛泉一战,非但青脸老四被废,还有不少手下人也都被打成重伤,此时谁又敢冒着重伤的风险上前动手。

    前院的动静,自然很快就惊动了正主,片刻间,从正堂侧面又窜来几个人,楚欢倒也认识其中一个,正是瘦子老三。

    另有两个衣裳与瘦子相仿之人,楚欢猜测大概就是所谓八大金刚的其他几个了。

    瘦子老三见到楚欢,神色大变,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来,拱手道:“原来是楚爷,不知楚爷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楚欢伫立在大雪之中,淡淡道:“倒也不是指教,只是按照你们的行话说,楚爷今天是来……踢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