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七章 我的性命,换他自由!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楚欢想不到琉璃如此柔弱的美人儿,真要做起事情来,却是如此决然,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眼中划过一道冷厉之色,腰畔的血饮刀已经出鞘,刀光闪动,却是顶在了西昌王的遗骸之上。om

    辛归元眼色骤变,失声道:“你做什么?”

    楚欢冷冷道:“有时候尸骨也未必无用,如果你真的在乎西昌王,为了他的葬身之地,不惜耗费二十多年的时光,动用大量人力物力,那么对他的尸骨,想必也不会不重视。”

    辛归元怒道:“楚欢,如此手段,不觉得卑鄙吗?”

    “你的手段似乎也并不比我高明到哪里去。”楚欢冷笑道:“废话少说,辛国相,你既然能够拿出毒药,当然也有解药。”

    辛归元摇头道:“我确实知道如何配制解药,但是至少要花上三两个月的时间,现在拿不出解药。”

    楚欢的刀锋在西昌王的遗骸上滑动,冷冷道:“配制解药,你需要三两个月的时间,可是砍翻这具枯骨,我只需要一眨眼的功夫,你信不信?”

    辛归元双手握拳,厉声道:“你若有胆子伤害大王的遗骸,此生便再也出不了这石窟。”

    “你拿不出解药,我保证这具枯骨很快就成为一堆粉末。”楚欢也是冷厉道:“拿出解药,说出出口,我保证不伤他分毫。”

    辛归元发出怪笑,笑声中带着愤怒:“楚欢,实在想不到,你竟然用此卑鄙下作的手段……只是你想以此要挟我,也实在是异想天开了,你以为我会被你所威胁吗?”

    楚欢摇头道:“我不威胁人,我只是和你做交易,交易不成,鱼死网破。”

    琉璃似乎也没有想到楚欢竟然回来这一手,怔了一下,辛归元却已经向琉璃道:“琉璃,你的父亲可是心宗弟子,也是天网中人,他一直对大王忠心耿耿,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大王的骸骨被楚欢破坏?”

    楚欢也是看向琉璃,神情凝重道:“夫人,孰轻孰重,你比我更清楚……!”看向辛归元,问道:“你隐瞒了很多,你所说的一切,看似有模有样,但是却存在着巨大的破绽,你以为那般容易就能欺骗我和夫人?”

    “破绽?”辛归元瞳孔收缩,冷笑道:“什么破绽?”

    “我来问你,佛玉到底有什么作用?”楚欢双眸冰冷,盯着辛归元眼眸子。

    辛归元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其实很清楚。”楚欢淡淡道:“心宗当年赠送六块佛玉,难道仅仅是给予西昌王一个葬身佛窟的信物?如果只是如此简单,为何心宗弟子会东来寻玉,耗费如此人力物力,而且精心布置,二十年都不曾退却,如果是你,你相信佛玉只有那么简单?”

    辛归元冷笑道:“你想知道什么?”

    “很简单,我想知道佛玉到底从何而来,又到底又何作用?”楚欢缓缓道:“我要你告诉我真相,而不是在这里胡言乱语。”

    琉璃奇道:“公傅觉得辛国相是在欺瞒我们?”

    “我只是觉得他言犹未尽。”楚欢淡淡笑道:“辛国相说了该说的,不该说的却隐瞒了。”他心中此时只记得八个字。

    六龙聚兵,菩萨开门。

    楚欢清晰记得林黛儿对自己说过,当初林庆元将红色石交给林黛儿之时,说了这莫名其妙的八个字,林黛儿亦是不知道其中的隐秘。

    但是有一点楚欢却是很肯定,林庆元并不只是将那块红色石当成普通的佛玉,至少林庆元知道佛玉藏着极深的秘密,而且秘密就藏在那莫名其妙的八字之中。

    辛归元说过,佛玉是由叛徒带出,然后被风寒笑的部将抢夺而去,尔后佛玉落在风寒笑手中,分别赠送给数人。

    风寒笑将佛玉送人,也就证明风寒笑只是将六块佛玉当成普通的赏玩之物,并不知道其中的隐秘,如果知晓其中的隐秘,断然不会将佛玉轻易送人。

    风寒笑不知佛玉秘密,反倒是被赠送者林庆元却知道佛玉之中藏有大秘密,这就是实在是说不通。

    如果不是从林黛儿口中知道过其中的蹊跷,辛归元今日这番话,楚欢倒也不会有太多的怀疑,可是辛归元显然不知道楚欢已经知道了那八字言,所以他的那套说辞,至少在楚欢这里,就有许多的漏洞和破绽。

    辛归元自始至终,没有提到一句关于八字真言,这就让楚欢更是大起疑心,即使辛归元所说的有不少是确曾发生过的事情,但是事涉到佛玉本身,楚欢总感觉辛归元隐瞒了太多的隐秘。

    琉璃有些恍惚,“不该说的却隐瞒了?”

    楚欢淡淡一笑,向辛归元道:“你既然让夫人和我为你卖命,却隐瞒许多的事情,这是否对我们太不公平?”

    辛归元眼中的神色渐渐镇定下来,冷冷道:“在我而言,佛玉只是大王进入佛窟的信物,至若它是否藏有其他的秘密,对我而言,并不重要,对你们而言,更不重要。”

    楚欢叹道:“我也并不想与你纠缠此事,我可以答应你,今日听到的一切,我只当没有听见,而且不会从我口中透露一个字,但是你必须将出口的位置告诉我们,而且将龙蛇丸的解药拿出来,否则……只能是玉石俱焚。”

    辛归元冷笑道:“我说过,我并不在乎你的胁迫。”

    楚欢眼中寒光一闪,血饮刀已经挥起,临头便往那尸骨上砍了下去,眼见得刀锋便要砍在尸骨上,辛归元瞳孔收缩,却已经听到琉璃声音道:“公傅住手!”

    楚欢皱起眉头,大刀临空停住。

    “公傅,不要伤害遗骸。”琉璃幽幽叹了口气,“死者为大,不管怎样,我的父亲也曾受过他的恩惠……!”不等楚欢说话,已经向辛归元道:“辛国相,楚大人与此事全无干系,你不必将他卷入进来。耳环在你手中,我相信父亲确实给了你交代,我不会违背父亲的意思,也可以帮助你打听佛玉的下落,但是……你不能为难楚大人,放他离开这里。”

    辛归元冷冷道:“他已经知道了太多,你觉得我会轻易放他离开?”

    “除非你不想找回佛玉。”琉璃漂亮的脸庞坚定起来,“如果你不能放过楚大人,那么我绝不会插手佛玉之事,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辛归元眼中显出凝重之色。

    “楚大人一诺千金,绝不会出尔反尔。”琉璃肃然道:“他既然答应你,不会将天网之事透漏一个字,那就绝不会食言。你可以不给我解药,但是必须告诉我们出口的位置,楚大人是因为我,才被牵连至此,我可以用我的性命交换他的自由。”

    楚欢皱眉道:“夫人,你……!”

    琉璃平静一笑,道:“公傅不必多言,你为我已经做了很多,也该到我为你做一些事情的时候。”

    辛归元犹疑不定,琉璃继续说服道:“我确实可以与宫中的人接触,如果运气好,应该可以打听出宫中那块佛玉的下落,如果太子殿下真的登基,我也会帮助你们从白楼找到风寒笑的档案,找寻风寒笑那块佛玉的下落……但是你也必须向我保证,目的只是为了佛玉,不能伤害太子殿下。”

    辛归元长叹一声,问道:“琉璃,你是不是已经对瀛祥有了感情?”

    “这些年来,他对我很好,即使我不爱他,也不允许你们伤害他。”琉璃斩钉截铁,语气坚决:“我为你们做的,只是找寻佛玉,不会帮你们做其他任何事情。”

    楚欢听琉璃这句话,心中有些奇怪,暗想琉璃这般说,难道她对太子并无爱意?

    辛归元犹豫了片刻,终于道:“楚欢,你当真不会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一个字?”

    “这些事情,本就与我无关,我没有心思搀和。”楚欢淡淡道:“但是你必须交出解药。”

    琉璃看着楚欢,眼中带着一丝感激之色,摇头道:“公傅不用为我担心,这是父亲的嘱托,父亲对我有养育之恩,他未尽之事,如果我能为他出些力,死亦无憾。”

    辛归元叹道:“琉璃,你当真如此相信楚欢?你要知道,他一旦泄露一个字,你再回到京城,便会有危险,知道你天网身份的,除了我,现今也只有他。”

    “我相信。”琉璃毫不犹豫道:“辛国相,只要你们不伤害任何人,我愿意帮助你们找寻佛玉。”

    辛归元摇了摇头,看上去十分无奈,看了楚欢一眼,犹豫半晌,终是点了点头。

    琉璃见他点头,松了一口气,嫣然一笑,道:“公傅,你可以收刀了。”

    楚欢知道辛归元不是自己对手,只要对方反悔,自己随时都可以用西昌王的遗骨作为要挟,听得辛归元沉声道:“琉璃,龙蛇王的解药,我会定时送给你,等到你的任务完成,我会彻底清除你体内的毒药。”顿了顿,道:“只是我还要提醒你,你不要想着找人自己配制解药,药翁配制的龙蛇王,当然不是一般的药物,许多的药材都是世间罕见,而且一旦用错了药,就会与龙蛇王本身的药性发生冲突,后果……不堪设想!”

    楚欢起身来,盯着辛归元,问道:“出口在哪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