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八章 包裹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安邑总督念及渊源,派人送来农耕之具固然让楚欢颇有些欣慰,但是更让他欢喜的,却是从西山运送农耕之具前来的,乃是卫天青麾下的王涵和胖柳。

    前番王涵和胖柳护送苏伯一行人来到朔泉,临走之前,楚欢倒是向二人说过,希望两人能够来西关帮自己的忙,甚至专门给卫天青去了一封书信。

    只是后来一直没有音讯,楚欢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这一次两人负责运送耕具过来,而且是连家小一同带过来,楚欢顿时便明白了二人的心意,二人带来卫天青的书信,倒是没有废话,只说将王涵二人调用到楚欢麾下。

    楚欢心中明白这是卫天青的心意,卫天青显然也知道,楚欢到得西关,手底下能够信任的人不多,毕竟王涵二人曾经跟随过楚欢,也算是故人,到西关任职,倒也是件好事,至若王涵二人本身,继续留在云山,也难有升迁的机会,到了楚欢的手下,待遇自然是要好得多。

    楚欢倒是没有让二人失望,先前禁卫军四大营,风字营交给许邵统领,火字营则是交给狼娃子楚无双,只是林子营和山字营一直都没有合适的统领人选。

    如今这两人过来,倒是让楚欢松了口气,虽说王涵二人的统兵之才无论是距离许邵还是狼娃子都有不小的差距,但是楚欢明白一点,这两人既然到了西关,那么就只能是以自己为靠山,对自己的忠诚度是毋庸置疑的,而禁卫军作为自己的亲军,也就必须任用忠诚于自己的将领,就忠诚这个条件而言,这两人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王涵性格沉稳,十分谨慎,楚欢一直对他倒是十分欣赏,而且他觉得,以后真正指挥禁卫军的是裴绩,裴绩是禁卫军的灵魂,他畅晓军法,就军事上而论,未必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耐,王涵二人交到他手中,也未必不能培养成合格的将领。

    为了此事,楚欢亲自带领二人去了一趟军营,裴绩倒是并无二话,只说先让二人按照之前选拔兵丁的特种训练法训练一遍,只要能够经受过特种训练法,将士们自然也就不会有多余话。

    王涵二人正值壮年,毕竟也是从云山禁卫军出来的武将,特种训练法虽然苛刻,但是在楚欢和裴绩的亲自监督下,倒也是一一通过。

    裴绩其实也一直在斟酌人选,既然楚欢都已经送了人过来,而且二人也确实没有让人失望,当下也就不再犹豫,任命胖柳为林字营统领,而王涵则担任山字营统领。

    王涵二人这也算是一飞冲天,初到西北,就连升数级,自然是满心欢喜。

    楚欢有时候总觉得,真正的上位者,倒未必真的事必躬亲,通常事必躬亲,要么是精力过剩,要么就是手底下的人办事不牢靠。

    身为一道总督,乍一听去,统领四州,倒似乎日理万机,难有空闲之时,只是身在其位,楚欢却是觉得,真要说起劳累,也不见得,就看如何来坐这个位置。

    西北算不得人杰地灵,但是才德之士实在不少,物尽其能,人尽其才,许多事情也就变得轻松起来,军方有裴绩和轩辕胜才,政务则是由公孙楚率领,而后勤方面,杜辅公和琳琅的配合倒是相得益彰,盐道的经营十分的顺畅,西关各州府县的食盐供应已经不成问题,百姓们之前担心的盐荒,至少在西关这片土地上,已经迎刃而解。

    楚欢主要是居中协调,不过新盐带来的收益,确实让楚欢十分满意,虽然西关的盐道打开不久,而且价格在官府的控制下十分的低廉,可是食盐的需求量确实太大,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贫民百姓都是缺少不了,所以新盐署每天都能进入不少的利润。

    新盐不单只在西关销售,琳琅总揽的盐行,也以最快的速度渗入到了北山和天山,虽然明知道食盐是从西关输送过来,但是关内运往西北的食盐越来越少,百姓要吃盐,关内供给不足,就只能依靠西关的新盐,即使朱凌岳对楚欢恨之入骨,即使他知道楚欢会从新盐之中牟取到巨大的利益,可是却并不敢轻易在天山封锁西关盐道。

    道理很简单,楚欢的新盐,即使不在天山销售,仅西关和北山市场,也足以让楚欢活的很滋润,而天山一旦封锁了盐道,对天山有弊无利,这一点,朱凌岳比谁都清楚。

    实际上朱凌岳不担心西关的新盐进入天山,反倒是有朝一日,在天山食盐匮乏之时,西关会提高食盐在天山的价格,甚至于直接不向天山提供食盐,这是朱凌岳一个极大心病,明知道楚欢以食盐从天山获取收益,可他却偏偏又不能主动去断绝楚欢的这条盐路。

    他倒是已经派人打听出消息来,西关所产的新盐,据说是从寒石之中提炼出来,但是西关的制盐场警卫异常的森严,朱凌岳派出几波人想要得到制盐的方法,却都是无功而返。

    而且朱凌岳清楚地明白一个事实,即使得到了制盐的方法,天山也不可能像西关那样产出大量的食盐来,道理很简单,虽然寒石在西北山脉是最为平常的物事,但是这种资源在天山却是十分的稀少,这种曾经被人们极度忽视的矿产,其重要的产地,主要就是集中在西关境内。

    寒石在西北的分布,西关就占了近七成,北山分布一部分,而天山却是连一成也不到。

    这让朱凌岳极其的懊恼,早知道寒石有如此作用,当初就该连带着西关的寒石也都开采运到天山境内,现如今已经是后悔不迭,因为寒石拥有巨大的价值,所以楚欢早已经颁下了法令,禁止任何人私自开采寒石,西关境内的寒石,全部都归属官有,莫说是私运寒石出境,便是私自开采,也将承担巨大的罪责。

    仇如血一行人将张叔全父子送到了天山边界,交给了驻守在边境的天山守军,随即天山守军立刻将张叔全父子押送往沙州府城。

    仇如血发扬了独行侠的传统,令手下一干人先返回朔泉,自己却是乔装打扮混进了天山境内,甚至直接去了沙州府城。

    他很好奇,朱凌岳将会怎样处理张氏父子。

    并没有像他意料之中那般,朱凌岳将张氏父子当众斩首,甚至于张叔全父子被押进府城的时候,都是悄无声息。

    百姓们并不知道张氏父子已经被悄悄押回沙州城,就如同不知道这一对父子在某天晚上,同时从人间蒸发,如果不是仇如血艺高人胆大,也很难知道这一对父子饮下了朱凌岳赐下的毒药,他们的尸首,也被人悄无声息地处理掉。

    朱凌岳对于背叛自己的人,从来不吝惜自己的心狠手辣。

    当楚欢从仇如血口中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只是轻叹了一声,并没有说太大。

    对于楚欢来说,最近有一件事情是他最为关心的,那就是林黛儿腹中的孩子,林黛儿的肚子越来越大,距离产期也越来越近。

    虽说孙博柳隔三差五都会为林黛儿把脉,为林黛儿开药稳住腹中的胎儿,但是毕竟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有许多的事情做起来还是不方便,楚欢思虑再三,终究还是先斩后奏,从府里挑选了一个手脚利索聪明伶俐的小丫头专门过去服侍。

    林黛儿不想让事情公开,楚欢也就不好让这件事情满世界张扬,所以再三叮嘱小丫头,不要对外面说出去一个字,即便是府里的人,也不许透漏半个字,林黛儿一开始并不希望身边有人,但是楚欢既然派过来,而且她也确实许多时候多有不便,只能接受。

    楚欢知道,女人产前必须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所以尽可能地抽出时间去陪着林黛儿,虽然大多时候林黛儿不发一言,但是楚欢却并不以为意,或许林黛儿不喜欢说话,但她应该不会反感在临产之前,孩子的父亲会经常陪伴在身边。

    除了处理一些政务,抽时间陪陪林黛儿,楚总督还抽出时间,进行着一项新的研究,寒石制盐让他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他希望在西峡山洞之内发现的石英砂也能够改变一些东西,毕竟自己身为一名穿越众,能够给这个时代的人们留下一点东西,未尝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他专门寻摸了一件幽静的院子,禁止任何人进入,每天都会抽时间在院内捣鼓一阵,谁也不知道总督大人在院子里做什么大事,只是每次从里面出来,大家看到总督大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总督大人无论是在里面做什么,似乎都没有成功。

    虽说总督大人在屋内做事,已经下令谁都不能打扰,但是这一日祁宏还是壮着胆子敲响了总督大人的院门,片刻之后,见到总督大人竟是光着膀子打开院门,神色看上去还有几分疲倦之色,祁宏一怔,楚欢懒洋洋问道:“天塌下来了?”

    如果不是天塌下来,祁宏这个时候不应该过来去敲门。

    祁宏抬头看了看天,但很快就将手里拎的一件包裹递过去,“楚督,这个……!”

    “这是什么?”楚欢搓了搓手,有些狐疑盯着祁宏手里的包裹。

    包裹很不起眼,祁宏已经解释道:“就在刚才,一名小乞儿跑到府门前,将这个包裹送过来,说是有人要送给楚督!”

    “小乞儿?”楚欢皱眉道:“人呢?”

    “已经走了。”祁宏道:“包裹不是他的,是有人给了他一两银子,差他送过来。楚督,这事儿有些怪,被指怕耽搁了什么事儿,所以……!”

    楚欢倒也有些好奇,接过包裹,十分轻便,打开包裹,里面却只有一直木盒子,拿着木盒子,楚欢微一沉吟,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拿着木盒子,返回院中,心下倒是奇怪,是谁送来这只木盒子,盒子之中,又装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