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四章 芨芨草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大家有保底月票的,请赐予沙漠,给沙漠力量吧,大家看看有没有投出来!

    ----------------------------------------------------

    吴峰见到楚欢显出怀疑之色,倒也没有不悦,只是道:“有无把握,总要试一试才知道的……大人,你要不要吴某诊治?”

    如果素娘是害了其他的病症,没有性命之虞,楚欢说什么也不可能让这样的大夫出手诊断,连基本药理都不通晓,这明显是走街窜巷的行脚郎中,而且是那种最没有本事只知道招摇撞骗的郎中,可是素娘如今病入膏肓,已时日无多,说句难听的话,就算吴峰真的没什么把握,但是他既然敢站出来,楚欢却也是存了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

    素娘的疫病,以目前的形势,时间上也让楚欢来不及去寻找名医,没有大夫,就只能是坐以待毙,而吴峰的出现,多少还是带了了一丝希望,虽然这丝希望很小很小。

    孙博柳虽然对吴峰不屑一顾,但是也考虑到了当前的实际情况,如果换做别的疾病,抱着治病救人的医德,他也一定会劝说楚欢不要用此人诊治,不过这种情况下,心中虽然对吴峰很是不屑,但却并不好开口,只待楚欢做出决断。

    楚欢见吴峰看着自己,犹豫了一下,终于点点头,道:“吴先生,你若果真能够治好夫人,本督会重金酬谢,让你后半生无忧。”

    楚欢这当然不是假话。

    楚欢不但忧心素娘的疫病,而且对西关即将出现的瘟疫浩劫也是忧虑无比,他知道瘟疫非同小可,哪怕是自己那个时代,科技高度发展,但是遇到严重性的传染病,也会造成巨大的社会恐慌,对社会的稳定和人们的生命带来致命的威胁。

    这其貌不扬的吴峰如果能够救治素娘,也就等若有方法破解西关出现的瘟疫,真要是那样,吴峰便是功劳盖世的大英雄,楚欢自然不会亏待此人。

    吴峰听楚欢这样说,本来还有些紧张的神情顿时显出笑脸来,道:“既然如此,大人请带路……!”看了孙博柳一眼,问道:“对了,你也是大夫?”

    孙博柳背负双手,点点头,道:“学医十五载,行医近三十载!”

    吴峰点头道:“那你医术一定很好。”

    孙博柳皱起眉头,他自然不能说自己医术好,只能道:“一般疾病,在我手中倒也能够迎刃而解……你为何要这样说?”

    “你既然学了那么多年医术,自然知道如何下针。”吴峰似乎在确定什么,“你……你会不会针疗?”

    “用针?”孙博柳反问道:“莫非你会用针?”

    吴峰不答孙博柳,却是向楚欢道:“大人,若要治疗夫人的疾病,需要准备一些东西……!”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说还是太温和,咳嗽两声,肃然道:“大人,这样说吧,如果你想让夫人的疫病得到救治,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之内,我有什么吩咐,你们就听我的,让你们准备什么,你们就准备什么,而且……而且不要询问是为什么。”

    楚欢和孙博柳对视一眼,问道:“吴先生需要我们准备些什么?”

    “首先要准备一个善于下针的大夫。”吴峰咳嗽道:“不是吴某不善施针,只是吴某这几天身体不大好,力度掌握不好,所以……!”

    孙博柳已经明白过来,问道:“你是要让我帮你施针?”

    楚欢见到吴峰先前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此时说话却很平静,还真不像是招摇撞骗,心中挂念着素娘的恶疾,问孙博柳道:“孙先生可会施针?”

    孙博柳忙道:“大人,换做别的大夫,未必能够,但是孙某当初为了学习施针,学了六年,当无任何问题。”

    施针是孙博柳最为得意的手段,并非所有大夫都有施针的本事,十个大夫之中,能有两三个已经不错,而孙博柳在青唐县被誉为最好的大夫,就是因为他有一手熟练的施针之法,之前他对素娘的疫病束手无策,心中也确实惭愧,此时听到提起施针,顿时精神一震,脸上微带傲然之色。

    吴峰闻言,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大人,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楚欢只盼素娘早日痊愈,越早治好,也就越早摆脱痛苦,心中虽然还是七上八下十分忐忑甚至是怀疑,但却还是拱了拱手,随即抬手道:“先生请!”

    楚欢和两名大夫进了素娘的屋内,孙子空带着两个人在外面等候,那边如莲本来在诵经为素娘祈福,听说有大夫要为素娘治病,也立刻过来,跟着孙子空留在外面,心中焦急无比,只盼来的真是一个神医,能够解素娘于恶疾之中。

    进了屋内,吴峰将挂在肩头的布袋子取下来,四下里看了看,随即看到床上躺着的素娘,走近过去,打量几眼。

    楚欢已经看到素娘盖在脸上的丝巾已经是完全湿透,被褥抖动,知道素娘全身在被子里发抖,心下愈加地爱怜,轻声道:“素娘,你睡了吗?”

    素娘高烧不止,头昏脑涨,迷迷糊糊听到楚欢喊自己,勉强睁开眼睛,见到床边站着人,声音沙哑:“二郎,你……你唤我吗?”

    “吴神医过来给你瞧病,他是神医,可以治好你的病。”楚欢虽然心中对吴峰大是怀疑,但是为了给素娘信念,却只能称呼吴峰为神医,“他马上要为你诊治,你不要害怕,听神医吩咐,好不好?”

    素娘迷迷糊糊“嗯”了一声,身体却还是在发抖。

    楚欢这才向吴峰问道:“吴先生,我们还要准备什么?”

    “准备一只干净的碗。”吴峰摸着有些凌乱的胡须道:“最好是古董,年头越久越好……!”

    孙博柳不解问道:“治病还需要古董?”

    吴峰一本正经道:“吴某说过,让你们准备什么,你们就准备什么,不要多问。”又道:“然后准备一只火盆……!”

    孙博柳忍不住问道:“火盆是否也要古董?”

    “最好是古董。”吴峰道:“年头越久越好。”

    楚欢倒不在乎需要什么,只要能够治好素娘的病,拿来玉盆金盆都无妨,又问还需要什么,吴峰只道暂时只需要准备这些就好,楚欢这才出门让孙子空迅速准备过来。

    好在楚欢罢逐曹县令的时候,并没有让他带走一块砖头,曹县令之前一直和家眷住在县衙后面,虽然上任时间不久,但是却搜刮了不少财物,其中少不得古董,有年头的古碗很容易找到,找火盆却是花了一阵时间,但终究还是找到一个偏大一些的大铜盆,里面放好了木炭燃料,送了过来。

    在孙子空准备的时候,吴峰却是从自己的布袋子里娶了两枚药丸,交给楚欢,让楚欢喂素娘服下,孙博柳身为大夫,对于药物自然是十分的敏感,忍不住询问道:“这药丸起何作用?”

    吴峰倒不隐瞒,道:“这是安神止疼的灵药,效果极佳,千金难求。”他将“千金难求”四字说的极重,又道:“夫人的恶疾在身,神志恍惚,而且身体痛苦,用了此药,她很快就会平复下来……咱们要施针,夫人如果一直发抖,施针的时候稍有差错,那可就不成了。”

    楚欢听得此言,心中却是生出了一丝希望,这吴峰考虑到素娘身体颤抖不好施针,那就说明还真有些见识,能够注意这些小细节,看来也未必没有办法。

    楚欢将药丸让素娘服下,吴峰则是从布袋子里取出一个木盒子,木盒子不大,他那布袋子邋遢陈旧,可是这木盒子做工很精致,一旁孙博柳有些奇怪,不知道吴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吴峰放下木盒子,坐了下去,也不说话,闭目养神,一副高人模样,楚欢和孙博柳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却也不惊扰他。

    片刻之后,吴峰忽然睁开眼睛,道:“时间差不多了,夫人应该睡了吧?”

    楚欢一怔,急忙过去看,却发现素娘竟然不再发抖,虽然脸上还有汗水,但是却似乎真的已经睡着,显得十分的安静,那呼吸虽然微弱,却已经均匀许多。

    楚欢心下称奇,顿时对吴峰又增了几分期待,却见到吴峰已经向一旁的孙子空吩咐道:“火盆点起来。”拿起桌子上的木盒子,递给孙博柳,道:“这是银针,你检查一下,什么穴位该用什么针,你应该都清楚吧?”

    孙博柳接过木盒子,打开一看,只见到盒子里面垫着黄色的丝绢,上面却是摆放了二十多根银针,细细密密,心下还真是有些诧异,这吴峰看上去像个落魄的江湖郎中,看他穿着,似乎吃饭都成问题,可是身上竟然有这样一套银针,孙博柳是行内人,心中明白,这一套银针的价值可不菲,自己用针数十年,所用过的针,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

    他心下啧啧称奇,却还是道:“吴大夫说差了吧,穴位用针,都是用一样的针,这里面的针并无区别,只不过有时候十多个穴位要一起用针……并无什么什么穴位用什么针的说法。”

    吴峰一怔,显出一丝尴尬,但是尴尬之色,瞬间消失,咳嗽两声,道:“你说的不错,我只是害怕你并不懂施针,所以试探你一下,现在你通过了我的考验,可以参加这次治疗了。”

    楚欢看着吴峰若有所思,目光中划过异色,却并没有说什么,孙博柳心下不快,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拿着木盒,查看针数。

    孙子空在给火盆生火,吴峰却从布袋子里又取出两簇小草来,郁郁葱葱,十分翠绿,那草模样奇怪,孙博柳见到,脸上显出狐疑之色,看了看,忍不住道:“你……你这是芨芨草?”

    “不错。”吴峰点头笑道:“就是芨芨草,原来你也认识?”

    孙博柳冷哼一声,道:“芨芨草在西北,连三岁孩童都知道,这是牧牛时候,牛吃的食物。”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