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零二章 包庇

作者:国色生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快穿之炮灰凶猛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夜天子与南宋同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国色生枭最新章节!

    小太监一双眼眸子冷视楚欢,握着匕首的手有些轻抖,却是冷声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少管我的事!”

    “这里是皇宫。”楚欢冷冷道:“我是朝廷命官,我来问你,你装神弄鬼,混入皇宫,是为了什么?”

    “与你无关。”小太监声音冷漠。

    “与我无关?”楚欢冷冷一笑,四下里看了看,“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入宫行刺,是不是?”

    “你……!”小太监后退一步,“楚欢,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你没有瞧见我,我也没有瞧见你。”

    楚欢叹道:“你好歹也是行走江湖多年,当真这般没脑子。如果你真想行刺皇帝,那么如此冒昧入宫,就等若是自寻死路。”

    小太监此时已经抬起头,他虽然穿着直殿监太监的衣裳,但是肌肤白皙,眼眸动人,眉清目秀,此时竟是不再理会楚欢,转身便要走。

    楚欢身形一闪,鬼魅般竟然已经拦在小太监身前,沉声道:“林黛儿,你当真这般不知轻重?”

    这小太监,竟豁然是林黛儿。

    林黛儿美眸之中,带着一丝愤怒,匕首前指,指着楚欢胸口,低声道:“你再不闪开,我便先杀了你。”

    楚欢摇摇头,肃然道:“你若想在往前一步,还真要先杀了我,否则我保证你再也前进不了一步。”

    “你……!”林黛儿恨恨道:“你真想死?你就这样甘愿做那狗皇帝的走狗?”

    “保护皇帝,是我应尽职责,但是我更不愿意看到你就这样糊里糊涂去送死。”楚欢轻叹道:“你这样入宫,没有半分机会。”

    林黛儿冷冷一笑,楚欢已经淡淡道:“你当我是危言耸听?我来问你,你知道皇帝在哪座宫中?皇宫有数十座宫殿,大小房间数千间,你是否已经知道他在何处?”

    林黛儿蹙起柳眉,楚欢又问道:“那你又可知道,皇宫大内,岂是普通人便可以随意走动。皇宫之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你现在这身装扮,只是直殿监的一名小太监,你觉得你有资格在皇宫之中四处乱走?你当宫中近卫军护卫都是瞎子?”

    林黛儿握着匕首的手儿又紧了紧,楚欢苦笑道:“就算你真的知道皇帝在哪座宫殿,也可以躲过沿途的巡逻卫士,那么你又哪来的自信可以靠近宫殿?宫殿四周,禁卫森严,没有皇帝的传召,你觉得你有能耐堂而皇之进入殿中?切莫觉得自己有几分本事,能够潜入大殿,你该明白,轩辕绍手下的近卫军,那都是训练有素,被分派在皇帝身边的护卫,俱都是一等一的卫士,警觉性极强,而且武功都是不弱,你的本事虽然也不差,但是我倒觉得你没有任何机会进入大殿。”

    林黛儿冷笑道:“不过是一群走狗而已,你在这里又何必为他们吹嘘?”

    “你若是觉得我吹嘘,我也没法子。”楚欢轻叹道:“宫中的近卫军卫士,你不在乎,那么神衣卫的人,你觉得好对付?莫非你觉得这皇宫之中,除了那些在明处护卫的卫士,就没有神衣卫的人在暗中护卫?皇帝是九五之尊,普天之下,不知有多少心怀叵测之人想要行刺皇帝,莫非你觉得神衣卫的人不会在暗中保护皇帝?如果皇帝这么容易便能刺杀,他恐怕早已经死了千百回。”

    林黛儿樱唇微启,却没有说出话来,她知道楚欢所言并非虚假,诚如楚欢所言,皇帝如果这般容易就能被靠近刺杀,恐怕早已经死了千百回。

    皇帝当年南征北讨,灭国无数,树仇也是无数,普天之下,想要杀皇帝而后快的人多如牛毛,但是皇帝陛下却依然好好地活着。

    忽听得脚步声响,楚欢斜眼望过去,竟瞧见不远处正有一队近卫军巡逻至此,那一队人马排成一队,前后有八人,长矛在手,钢刀在腰,正往这边过来。

    林黛儿眼中划过一丝异光,握着匕首的手不由更紧,楚欢闪身挡着那边的视线,担心那便瞧见林黛儿握着匕首,双目严肃盯着林黛儿,沉声道:“还不收起来,你当真想死在这里?”

    林黛儿犹豫了一下,楚欢忍不住低声骂道:“你这蠢女人,脑子进水了吗?都什么时候了……!”

    林黛儿听他骂自己,更是恼怒,狠狠瞪了他一眼,但终究还是迅速地收起了匕首,楚欢低声道:“什么话都不要说,低头往宫外去,不要管其他……!”

    林黛儿有些犹豫,她好不容易混进宫中来,就这般离开,心中实在有些不甘,那队巡逻卫兵说到便到,瞧见这边情景,带队的卫兵已经过来,瞧见楚欢官服,倒也知道身份,拱手道:“这位大人,子时过后,宫中不可随意行走,你们这是……!”

    楚欢含笑道:“圣上召见,刚从宫内过来,正宫门已经关闭,所以派了人带我出去。”

    那卫兵瞥了林黛儿一眼,只见到林黛儿低着头,看上去带似乎很是恭顺,点头道:“大人需不需要我们相送?”

    楚欢摇头道:“你么你们尽管巡逻,好生护卫圣上的周全,我们这就出宫。”

    那卫兵点点头,挥手带着众人离开,走出几步,却还是回头看了看,却瞧见那直殿监的小太监已经领着楚大人正往宫外行去。

    林黛儿自宫门而入,自然也知道从哪里离开,在前面带路,片刻间便到得宫中小侧门,这里兀自有守卫,见到小太监领着一名官员过来,有人上前盘问,楚欢亮出身份,众人对楚欢身份并不怀疑,自然更不可能去怀疑一个领路的直殿监小太监,林黛儿领着楚欢出了宫门,远远就瞧见马车在前面等候,林黛儿出了宫门,一言不发,就要离开,楚欢却已经身前,已经拉住林黛儿手臂,不等林黛儿说话,扯着她就往马车过去。

    林黛儿怒极,正要反抗,楚欢已经低声道:“你只怕已经被神衣卫盯上,老老实实跟我走,你若是想自寻死路,回头我也不拦你,只是我想告诉你,不管你想做什么,如果你连性命都没了,那便什么都做不成了。”

    林黛儿一怔,夜色之中,楚欢很快就到的马车边,孙子空已经和车夫在等待,见到楚欢过来,忙迎上前来,不等他说话,楚欢已经沉声道:“回府。”竟是拉着林黛儿上了马车,车轮子很快嘎嘎响动起来,转头往府中回去。

    楚欢与林黛儿在马车上相对而坐,两人大眼瞪小眼,林黛儿眸中含怒,楚欢却是淡若如水,车轮子碾压着地面的声音嘎嘎作响,许久之后,楚欢才轻叹道:“你的身体恢复的如何?”

    林黛儿在太原城不告而别,那时候身体尚未康复。

    “不用你管。”林黛儿语气不善,冷笑道:“楚大人,你可知道,你已经犯了包庇叛匪之罪,若是我向人揭发,你这锦衣玉食的日子就到头了。”

    楚欢苦笑道:“你这人怎地这般不知好歹,你若真要去告,尽管去就是。”

    林黛儿微翘着圆润的下巴,冷笑道:“你不害怕?”

    “害怕什么?”

    “你一心要做狗皇帝的走狗,迷恋权势,贪图富贵,一旦狗皇帝知道你这条走狗背叛他,你觉得他还会重用你?”林黛儿咬着红唇,死死盯着楚欢的眼睛:“只怕你连这颗脑袋也保不住了。”

    “看来你对我还是没有好印象。”楚欢嘴角泛起笑容,“你若实在看我不顺眼,现在便下车去告发我吧。”

    林黛儿道:“那你让他们停车,我现在就下车。”

    楚欢摇摇头。

    “你不敢?”

    “那倒不是。”楚欢含笑道:“半夜三更将你放下车,我不放心,你别误会,我不是不放心你会去告发我,只是不放心你会贼心不死,还回去自寻死路……我既然包庇你,当然就知道你不会告发我的。”

    “你倒是很自信。”林黛儿似笑非笑,“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会告发你?”

    “一日夫妻百日恩。”楚欢轻叹道:“你这人看起来倒也不是绝情决意之人。”

    林黛儿一怔,随即脸上瞬间泛红,显出怒色,低声骂道:“你这个混账……!”抬起手,照着楚欢打过去,楚欢却已经探出手,一把将林黛儿的手握在手中,林黛儿吃了一惊,想要收回手,却被楚欢紧紧握住,又羞又恼,低声斥道:“你……你放开……!”

    楚欢却是盯着林黛儿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轻笑道:“等到了府里,我自然放开……林黛儿,想不到你打扮成小太监,也是清秀好看的紧。”

    林黛儿听他出言调笑,更是羞恼,见到楚欢一双漆黑的眼睛盯着自己看,不知为何,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是心里一阵慌乱,别过脸去,竟是不盯着楚欢看,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不情愿,低声道:“楚欢,本姑娘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本姑娘……本姑娘一刀捅死你……!”

    楚欢看着林黛儿,轻笑道:“捅死我?是从脖子下刀,还是从肚子下刀?我看真要杀我,从肚子下刀比较合适……!”

    林黛儿蹙眉道:“为什么?”

    “肚子下刀,衣服挡住,什么也看不见。”楚欢轻叹道:“从脖子下刀,未免难看了些,我虽然长得不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却也不难看,实在不想死后的样子太难看。”

    昨天一天在火车上,回家之后,家里的网线竟然被搞坏,正在修,这是借别人的网先上传,晚上网线就能修好,晚上有更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