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9 苍老家政

作者:水冷酒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混世小术士最新章节!

    “洪局长,说句实话,这种病我也沒有把握。//更新最快//”王宝玉坦诚道。

    “自古医和巫就是同道,诚实说,如果还能有别的法子,我也不会找你的,你不了解一个做父亲的心,为了孩子什么都愿意去尝试。”洪仁越动情的说道。

    “如果你信得着我,那我就试一试,如果沒有效果,还望洪局长不要见怪。”王宝玉拱手道。

    “王老弟,这么说就是太客气了,既然叫你來,我就是相信你,至于酬劳,你尽管开口,说实话,如果让我不当官甚至倾家荡产,只要能治好洪立的病,我也认。”洪仁越坚定的说道。

    “嘿嘿,洪局长不至于说得那么严重,术士也有职业操守,不会乱收费的,如果能够治好贵公子,您就帮我多介绍几个客户就成。”王宝玉道。

    “好,王老弟爽快,你说说,我目前该做些什么。”洪仁越高兴道。

    “如果方便,我想先见见贵公子,当然,不方便也就算了。”王宝玉道。

    “这个自然沒问題,他现在一切正常,你也可以跟他聊聊,这孩子太自闭,需要朋友。”洪仁越点头答应。

    两个人离开了办公室,王宝玉跟着洪仁越來到了一处高档小区,洪仁越说,早就给儿子洪立预备了一套住房,也就是说,王宝玉來的这个地方,完全是属于洪立所独有的。

    房子位于三楼,面积二百多平,里面的装修很不错,如果说这屋里最醒目的摆设,还不是那些高档家具家电,而是一个大大的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种历史书籍。

    王宝玉小心的走在地板上,几乎可以用一尘不染來形容,但从这点看,洪立倒是个内心干净的年轻人。

    “洪立,这是你王哥,他是來给你看病的。”洪仁越冲着阳台喊道。

    王宝玉寻声望去,一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正在布满阳光的阳台上,坐在靠椅上看书,表情安静,见父亲带客人进來,他也沒有起身,冲着王宝玉微微笑了笑,神情自若,彬彬有礼,一点不像是精神病人。

    “洪立,快出來,不能沒有礼貌。”洪仁越嗔怪道,听这口气就像是跟小孩子说话一样。

    “爸,你就别忙了,我想过,等有一天我走了,就不再回來,你就把我给彻底忘了吧。”洪立平静的说道。

    “洪立,你这是怎么说话呢,爸爸怎么能不管你呢。”洪仁越着急道。

    “你不是还有我哥嘛。”洪立不以为然。

    “你哥找了个首都户口的嫂子,來家一趟,我只看见她俩鼻孔,那德行的人,能伺候我跟你妈,。”洪仁越一着急,连家里的糗事都抖搂了出來。

    “洪局长,您先回去吧,我跟洪立兄弟好好交流一下。”王宝玉摆手道。

    “洪立,好好跟王哥谈一谈,他对历史也很了解,尤其是《易经》。”洪仁越诱导道。

    一听说王宝玉懂《易经》,洪立马上來了兴趣,放下手里的那本《五代十国》,起身将王宝玉客气的让进了书房里。

    洪仁越走了之后,洪立并沒有问《易经》,却笑道:“王哥,我爸是不是找你來给我驱邪啊。”

    王宝玉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洪立有什么精神病的征兆,反而觉得小伙子一表人才,温文儒雅,沒隐瞒的点头道:“是的,你爸爸担心你跑了再也不回來。”

    洪立笑了起來,牙齿洁白,显示他良好的卫生习惯,随即便不屑道:“王哥,你根本治不好我的病。”

    “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沒病。”王宝玉已经看出了端倪,直截了当的点破。

    “我认识你,报纸上见过,你是大集团的财产继承人吧。”洪立沒有直接回答王宝玉的话,反问道。

    “那些都是浮云,我开了一家大道预测馆。”王宝玉道。

    “医卜之道,在古代非常流行,究其原因,还是那时候科技不发达,很多事情用科学无法解释,就只好把它归于神学的范畴内。”洪立出语不凡,显示着他对古文化的充分了解。

    “你说得不差,即使到了今天,也还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依旧归于神学的范畴内,放而言之,科学就是在神学的基础上发展而來的,比如道家的炼丹术,就是今天的化学。”王宝玉不甘示弱的卖弄着学问。

    王宝玉的话,让洪立觉得他不只是个四处行骗的江湖术士,肚子里还有些墨水,于是,很客气的递过一支纤长的女士香烟,自己也点上一支,又开口道:“王哥,你准备如何帮我治病啊。”

    “身体上的病好治,但心理上的病却难治。”王宝玉抽着薄荷味的香烟,意味深长道。

    “我爸沒跟你说,我身体上也有病吗。”洪立问道。

    “说了,你有癫痫,但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王宝玉看出洪立对此敏感,首先表态道。

    “呵。”洪立一声苦笑:“即使沒人知道我有这病,但是总不上班,天天闷家里,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背后议论纷纷。”

    “你也是怕自己给父母造成不好的影响吧。”王宝玉问道。

    “我能顾上自己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可惜这点我都做不到,王哥,像我妈那种年纪的官太太,打扮的都跟三十岁一样,而我妈一头白发沒心打理,上次,那个准嫂子來了,还以为是家政,王哥,实话说,自从有了这个病,我就觉得生活是地狱,了无生趣。”洪立坦诚道。

    “我能理解,每个人都不想在别人面前,展示发病丑陋的一幕。”王宝玉道。

    王宝玉的话,说到了洪立的心坎上,他毫不隐瞒的说道:“最近,我发病的频率高了不少,为了不让人看到发病的一幕,不让父母担心,每次预感发病前,我都会离家出走,找个沒人的地方。”

    “可是那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出现意外,岂不是断送了最好的治疗时机。”王宝玉担心的问道。

    “那又怎样,人横竖一死,哪天他们找到了我的尸骨,无非一场痛哭,而如果挣扎着死在他们面前,我妈一定会疯掉的。”洪立字字哽咽,几乎落泪。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