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碧海丹心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

    回去的路上,公仪林没有再御剑而行,而是选择走热闹的集市,他想顺路去落花楼一看,是不是真如九师兄所言,落花楼会将消息只卖给特定的一个人。

    天色渐渐暗下来,却没有分散太多人流,从各地奔赴长门的人依旧是络绎不绝,公仪林走在路上,忽而脚步一顿,闪身到一个摊位前,状似在挑东西。

    从他身后走过几个人,修为尚可,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衣服,腰牌上刻着个醒目的‘木’字。

    是傀儡门的人!

    公仪林随意从摊位挑了件饰物状似观赏,眉心却是一跳,最近运气实在是不好,出门千里外,还能遇仇家,上次傀儡门派人去不死圣山周围堵截他,后来因为不敢深入不死圣地才不了了之,边飞尘身后有神梦谷谷主做靠山,人家可以霸气地对来兴师问罪的傀儡门吼一声‘滚’,如果哪天自己惹到的仇家找去师门,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师父绝对会毫不留情地对他吼一声,“滚,滚远点。”

    话说回来,傀儡门真正让公仪林忌惮的也就只有仙傀,如今一尊被他骗去了天苑,剩下的几个还在千里外的傀儡门,所以他对傀儡门出现在长门附近并无多大担心,真要交起手来,对方的实力在他之下。

    可惜最近一直走背运,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公仪林没有打算发生正面冲突,随便付了几个灵石买些华丽花哨的东西,绕道从小路走,回到偏僻的宅院。

    因为傀儡门的打岔,公仪林没有去成落花楼,多绕了不少弯路,从而刚好错过从落花楼内离开的龙绍。

    华服男子守在门外,见到公仪林,远远地就行了一礼。

    “我不在的时候,可有什么事情发生?”公仪林走到他身边,随口问道。

    “方才有一黑衣男子来过,和那位……”华服男子顿了顿,似乎不知道怎么称呼。

    “称呼他为李公子就好。”

    “和李公子短暂交谈几句,便离开了。”

    “黑衣?”

    华服男子点头。

    “相貌如何?”

    华服男子,“相当英俊,不过眉宇间隐约有一股戾气。”

    公仪林似有所思,准备抬步进去,临进门前忽然转过身,“你可有看见黑衣男子转交给我师兄什么东西?”

    华服男子心中一动,原来那位总是面无表情的神秘男子是这人的师兄。

    “好像有,”华服男子努力回想,“他们说话动作都很快,我看不太清。”

    “我知道了。”得到答案后,公仪林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股香味迎面扑来,淡淡的似寒梅味道,在这不合时宜的季节格外突兀,微微蹙眉,公仪林走到西北角的房间,扣响屋门,“九师兄。”

    “进来。”里面传来回应声。

    门内不止有李星宗一人,紫晶龙王站在靠窗一侧,目光却完全停留在床上,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床上人的模样清楚地映照在公仪林瞳孔当中,一副天然的好相貌,海棠一般妖冶,鲜艳又易凋谢。

    “哪里来的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公仪林兴奋地扑上去。

    李星宗一脚踹开他,“看清楚了。”

    公仪林爬起来,定睛一看,原来这人胸是平的,胸平……就更好了!

    再度扑上去,李星宗又一次要踹开他的时候,便听公仪林道:“难道你不想叫醒他?”

    “你有办法?”

    “办法自然是有。”公仪林仰起脖子,“前提是你让我靠近他。”

    李星宗陷入两难的选择,要是别人开口他早就让其一试,但公仪林这个人品没保障的,不得不多考虑几分。

    他和紫晶龙王对视一眼,后者问道:“你说的可当真?”

    公仪林笃定道:“比金子还真。”

    气氛短暂沉默一瞬,最终还是李星宗开口道:“你去试试好了。”

    僵耗着也不是办法。

    公仪林整了整衣衫,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缓缓向前走,终于走到床前,色眯眯地低下头,眼看就要将头凑上去。

    ‘嗖’的一声,惨叫过后,屋外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摔在石头地上,臀部好像被震裂一般,公仪林揉揉腰,就见屋内李星宗拍拍手对紫晶龙王道,“师门不严,出了个人渣,见笑了。”

    公仪林怒道:“不知道乱扔垃圾,不,是乱扔人渣是不对的么!”

    边说着一扭一扭地走回去,“我这可怜的老腰,已经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李星宗冷笑一声,“要是师父在,知道你趁机轻薄昏迷中人,你伤的可就不是腰,他老人家绝对会打断你的一条腿。”

    公仪林据理力争,“我是要去救他!”

    “救他,”李星宗道:“用什么救?”

    撅起嘴,指着漂亮的嘴唇,“就是用它,大师兄说了,一切昏迷不醒的都是睡美人,亲一口就醒了。”

    李星宗怒意已无,反倒扶额长叹,“他还教了你什么?”

    “这条法则只适用于美人。”公仪林认真道。

    李星宗摇摇头,“你可知道床上躺的是谁?”

    公仪林瞥了眼床上的‘美人’,想也不想回道:“蛊王。”

    李星宗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他,“知道你还凑过去,我记得你从小最讨厌蛇鼠虫蚁,现在居然为美色所迷,连蛊王的化形都能吻得下去。”

    “那有什么关系?”公仪林摊手,“皮囊好就行。”

    李星宗摇摇头,看着床上人紧闭的双眼,皱眉道:“按理说有了魔气滋养,他应该能很快醒来才对。”

    闻言公仪林挑眉,“看来还真有人送货上门。”

    听到‘送货上门’,紫晶龙王眼神一凝,方才来的那人,给他造成一种隐隐的威胁感,这种威胁不是武力上的,而是针对某个人。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停留在蛊王化形的妖娆男子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清楚的?

    尤其这其中包括,床上躺着的人,全部的过去。

    注意到紫晶龙王情绪的不对,李星宗面瘫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一头巨龙,一条虫,这搭配如果真成了,当真是天意弄人。

    “送魔气的人和蛊王是什么关系?”公仪林冷不丁问道。

    李星宗这次却没三缄其口,只是沉默了一下后道:“昔日的恋人。”

    一旁紫晶龙王闻言藏在袖中的手旋即一颤。

    公仪林却是难得安静下来。

    “怎么,你不问问他们为何没有在一起?”李星宗不习惯他的沉默,问道。

    公仪林,“理想不同?世俗之见?家仇国恨?”

    一脸说了好几个,李星宗皆是否认。

    “那是为何?”

    “因为其中一人移情别恋。”

    公仪林轻微一怔,世间多少劳燕分飞是因为浓情转薄,可有些人的爱情注定是轰轰烈烈,躺在床上的人,他的长相,气度,还有神秘的过去,见过的人都会揣测各种风花雪月,最终却是这样一个答案,不得不说,着实令人有些惊奇。

    何况他的推断告诉他,被背叛的一定是床上还在昏迷的人。

    是不是答案毋庸置疑,通常比较惨的都是受害者。

    “可是有什么误会?”公仪林问道。

    李星宗摇头,走到窗台边摆放的植株旁,缓缓道出两个字,“没有。”

    脑中千万思绪飘过,公仪林清楚的不明白,李星宗说是没有就不可能另有隐情,他回过神来第一反应是望向紫晶龙王,对方的身份地位,对一条蛊王上心本就是天方夜谭,此时乍然听到此事,不知他作何感想?

    紫晶龙王的表情却是出奇的平静,他的指尖轻轻碰触了一下床上躺着的人,冰凉触觉传来的一瞬,他开口问道:“他曾和别人在一起过?”

    李星宗颔首。

    “认识多久?”

    “幼年相遇,扶持长大。”

    紫晶龙王淡淡道:“他可曾陪那人并肩作战,生死不弃?”

    “无数险关,不离不弃。”李星宗出奇做到有问必答,“可惜再多生死险境,依旧敌不过……”

    所谓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感受指尖的微凉,紫晶龙王沉默一瞬,碧眸中透着一丝幽暗的青芒,那是龙瞳在窥视一个人的灵魂。

    强大,不屈,百折不挠,一如第一次见面看到的那般,丝毫没有因为情伤而腐朽。

    “本座不会。”无比笃定的四个字缓缓说出口,掷地有声,“从今往后,本座在,无人能伤他。”

    本来还以为以紫晶龙王的高傲,必定是如鲠在喉,为自己看上被他人抛弃之人而感屈辱,但观紫晶龙王只是站在那里,神情平静,言语狂傲又温柔,公仪林心底生出一丝触动,蛊王对紫晶龙王来说,又何尝不是万丈红尘里的金风玉露一相逢。

    与之相比,那些所谓的过去,倒显得微不足道。

    他静静退了出去,太过温馨的气氛总让他觉得格格不入,在这弱肉强食的修真界,太过在意某件事只会拖慢行进的脚步,公仪林掏出方才从地摊上淘来的花哨东西把玩,抬步往外走,嘴里嘟囔着,“还是真金白银最实在。”

    伸了个懒腰,从华服男子那里要来最近一些大大小小的消息,华服男子做事相当细致,按照大致的时间顺序整理在一张纸上,方便公仪林查看。

    一目十行扫下去,公仪林的目光停在最底下一行字下:落花楼将于两日后拍卖十根火鸟翎。

    火鸟翎,每出现一根都能引来无数争抢,想不到现在公然拍卖十根,公仪林打了个响指,“偷不到鲲鹏的羽翼,弄几根火鸟翎到手也是不错的选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