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碧海丹心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

    被脑海中浮现出的画面吓得不寒而栗。

    “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公仪林尽量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认真你就输了。”

    “自我来到这世上,大大小小历经万役,未曾一败。”平淡的语气陈述令人心惊的事实。

    公仪林心里咯噔一跳,就听清河继续道:“倒是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

    “身份?”装傻充愣中。

    清河瞥了他一眼,没有追问,公仪林知晓实情后还告知他已经在意料之外。

    实则公仪林此前并没有准备挑明,甚至打算利用此事大做文章,抓准时机好生调戏一番,但自从李星宗告知他有几个老不死的怪物潜藏在这片大陆的各个角落,其中一个很有可能还是落花楼背后的靠山,他便生起警惕之意。清河在这个时候出现算得上时机凑巧,多个人多个帮手,两人之间秘密已经够多,要是再多一层身份上的,日后合作起来难免会束手束脚。

    “现在的修真界,不管是天才还是庸才,都想着搅出什么血雨腥风,神梦谷卖出去那些测仙缘的石碑更是让一些蠢货以为自己就是时代的主角,可以鲤鱼跃龙门,”公仪林不知为何发出一声感慨,“只是若是有都可能,谁不想安心过日子。”

    看着他眼中那么一丁点多愁善感,清河冷不丁问道:“你今天出门准备做什么?”

    “看看能不能碰上一两个魔族打架,趁机捞一笔,搜集些魔气。”毫不犹豫地回答。

    清河:……

    “你要相信,”公仪林作出身不由己的样子,“我绝对不是那些想搅弄风云的白痴,最多只是和和稀泥。”

    “我明白。”

    闻言公仪林欣慰地点头,再抬头看清河刚想继续发出两声感慨,瞧见对方眼底的嘲讽,瞬间炸毛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清河,“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眼底一分笑意,两分嘲弄,七分无语,你那分明是望着一根搅屎棍的表情!”

    清河眼底的嘲弄变成诧异,盯着公仪林看了一阵。

    公仪林没好气道:“看什么?”

    “只是没想到你总结的如此到位。”

    公仪林:……

    论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清河在这方面绝对比自己还要强大。

    他很快调整过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丝毫没有羞耻心地凑近清河,将胳膊搭到对方肩上,想做成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他自然是没有成功,爪子还没碰到衣服地时候,就被毫不留情地打下去。

    揉揉红肿的手背,公仪林完全没有被拒绝后的尴尬,热情洋溢道:“走,等天黑了,相约一起打家劫舍去!”

    清河脚步微动,人已在百丈之外,“胜负尚未有定论,你的时间还是用在赌约上更好。”

    最后一个字随着白色的身影一并消失在风中,显然不想再留下来同公仪林做出过多的纠缠,今天清河意料之外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不需要再多一件。

    望着清河离去的背影,公仪林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所谓的赌注,好歹他有一半的胜面,听上去虽然牵强,但谁又能保证李长安的死还这一切并无关联?公仪林仰头望天,喃喃道:“就算没有关联,我也会让它扯上关系。”

    召唤出飞剑,他也没有在此多做停留。

    高空中,再看下方之前躺的青青草地,几乎就是拇指大小,公仪林不由想到,曾经那些飞升成功的人,再次回望这片大陆的人,会不会也生出众生皆蝼蚁的感觉,末了他又觉得自己想得有些多,照九师兄所言,修真界最后一次有人飞升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现在连九天玄雷为何不降都没有一丝头绪,想着飞升之后会如何未免有些可笑。

    一路上,公仪林刻意放缓速度,注视底下的状况,想看看有没有魔族的争斗。

    “咦?”路过一片山脉,公仪林眼前一亮,特意御剑飞地低了些。

    还真有魔气!

    侧耳仔细听,竟有争斗声,不由乐道:“莫不是老天爷看我最近走了太多的背运,现在给我送福利来了!”

    心念一动,他小心地操纵飞剑,停在万丈山脉的中心处,将飞剑收回后,屏息轻行,将身子完美地隐藏在树丛中,一点点向前挪动,大多熟识公仪林的人,都知道,他逃命的本事是一流的,真要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他甚至能突破极限,燃烧修为发动秘法,获得短暂和鲲鹏一族相媲美的速度。

    但鲜少有人知道,和公仪林逃命的本事有的一拼的,是他隐匿的身法,只要他不想,就连真正的仙人都未必能发觉他的行踪。

    昔年公仪林利用这点偷学了不少本事,但并不代表这门本事万无一失,在他第三百零二次偷窥大师兄洗澡终于被发现,提溜着他的衣领拎在自己面前……

    “小林子,行啊,连你大师兄的主意都敢打。”

    当时连大师兄腰高度都不到的公仪林还是个肉乎乎的小包子,别过头,“你这样作恶多端的人,我可是无福消失。”

    “是么?”俊美男子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内衫,湿漉漉的青丝滴着水,结实的腹肌引人遐想。

    小包子却只是面无表情,“你把好东西都藏到哪里去了?”

    九师兄说了,大师兄可有不少宝贝,他翻遍了师门都没找到,便想着趁师兄洗澡的时候将储物袋偷到手。

    “好东西?”俊美男子微怔后朗笑道:“你偷看我洗澡就是为了找宝贝?”

    “要不然呢?”

    俊美男子摸摸下巴,“要说宝贝,还真有一个。”

    说着视线往下瞟。

    小包子死气沉沉的脸浮现一丝恼羞成怒,肉嘟嘟的小手指愤怒地指着他的裤裆,又觉得这个动作有些不雅,仰着头指着胸,“你,你耍流氓,我要告诉师父!”

    “耍流……”俊美男子错愕了一瞬,尔后哈哈大笑,“难不成你以为我说的是……哈哈哈,小林子,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笑够了,他伸出手在包子脸上掐了一下,“小孩子家的,天天板着个脸,师兄不是告诉过你,要多笑。”

    小包子依旧板着脸,“九师兄就很好。”

    一年四季脸上都没有情绪,看上去特别冷酷无情。

    “老九?”俊美男子失笑,“天知道老九当年为了治面瘫做了多少努力,只要遇见反光的东西就练习笑,就连吃饭的玉碗都不放过,别提多傻了。”

    小包子愣住,原来九师兄竟还有这般不堪回首的过去。

    他刚想问是不是真的,整个世界就瞬间在眼前天翻地覆,就在几息前,俊美男子突然站起身,离开浴池,顺手将小包子一扔扛在身上走出去。

    屋外鹅毛大雪,俊美男子的青丝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就像在普通的室内,依旧低着水,湿衫也没有任何结冰霜的征兆。

    小包子头搭在他的肩头,感觉特别暖和。

    左手抬起,接住洁白的雪花,比雪花更漂亮的是男子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只听他喃喃道:“别看现在世界一片雪白,再过一个月又会是春意袭人,自在花开。”

    如此美景,俊美男子不免兴起几分诗意,刚想吟上几句,忽然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极了夜晚老鼠偷吃大米时发出的声音,而被起因却是被他扛在肩上的小包子,方才在浴池边,他偷了好几个摆在酒壶旁边的糕点,此时他的腮帮子塞得满满的,还有碎屑往下掉,有不少沾在俊美男子刚刚洗完的青丝上。

    “你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会委屈了自己。”见状俊美男子并没有责怪他。

    小包子不理他,专心啃着糕点,秉着不浪费粮食的原则,有些大块地掉在俊美男子肩头的也会捡起来吃掉。

    “酷暑后必然是悲秋,寒冬自然而然会邂逅初春,”看着肩上颇有几分孩子气的包子,俊美男子忽然想到什么,仰头看着天空纷纷扬扬的大雪,莫名其妙地说了句,“以后你也一定会遇到。”

    “泥见,泥见似没……”满口都是糕点,含糊不清地问。

    “一个同样会拿你当宝贝的人,他会比你任何一个师兄,甚至师父都要重视你,不管是多难走的路,他会伴着你一同走,即便坎坷崎岖,也不会舍得让你受一点伤害。”

    “有多宝贝?”此时小包子满心都是自己的糕点,无所谓的问道。

    俊美男子认真道:“摘下他的翅膀,送给你飞翔。”

    “呕!”被恶心地噎住,一双大手在背后拍拍他的背,给他顺气,良久,小包子才缓过来,脸色因为方才剧烈的咳嗽通红,“你从哪里看来这么恶心人的话?”

    “就这你都忍不了?”俊美男子笑道:“师兄这里我还有好多库存,什么摘下星星送给你,拽下月亮送给你,还有……”

    可以说,后来公仪林经常说些让人莫名其妙的话,其中他大师兄的功劳,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

    言归正传,公仪林的大师兄都是在被偷窥三百零二次后才发觉,现在他躲在树丛中,就像是穿上隐身衣般,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他的气息。

    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两帮人,确切说,是一帮人对上一个人,他们的长相都跟正常人无异,但身上散发的黑色魔气却彰显出他们不是人族的事实。双方在数量上并不平等,但聚在一起的那帮人每一个都是神情紧张,死死握住手中的兵器。

    “龙绍,还不束手就擒!”其中一个壮着胆子大步向前。

    “截到你们,我浪费了一个时辰,你们今日,必死。”说话的男子固然长得英俊,但五官凌厉,目光如刀。

    龙绍?

    听到这个两个字,公仪林差点一个趔趄,还以为撞了大运,原来点更背了,碰见谁不好,偏偏是最近正在风口浪尖上的龙绍,修真界不少人都有顶级秘法,作为自己的底牌,公仪林就是其中之一,但还有一种人,他们行事冷血,手段霸道,他们从来没有什么用来傍身的秘法,也不屑用,每一战对他们而言都是生死之战,只战不退,比如龙绍。

    公仪林不怕打架,但讨厌和不要命的人打,不过此时他身处暗处,本身就是一种优势,等两两败俱伤,他再去收集魔气。

    此战必是生死斗,聚在一起的那帮人有的已经扬起武器,时刻准备战斗,其中有几个用的还是中品宝器,与之相比,龙绍就显得寒碜不少,一把枪,上面盘着九条铜身蛟龙。

    他提枪,枪头直指对面一行魔族,黑黝黝的枪杆,却带着无可比拟的残暴之意。

    “哼,龙绍,莫不是以为我等真的怕你不成。”方才走出的大汉扯掉袖子一截,露出里面青色的铠甲。

    “青龙战甲。”龙绍双目微微一凝。

    “不错,你当真以为我们会全无防备来到长门,”壮汉脸上全是狰狞,“这场截杀,谁当最后的战利品还有待分说!”

    看到这一幕,公仪林陷入思考,这些人必定不是魔尊派来的,他和魔尊霜生也算是见过几次,以霜生为人处世,要是想杀龙绍,早就亲自出手,不会派这几个上不了台面的。

    “即便有青龙战甲护体,你也是死。”最初的惊讶只有一瞬,龙绍双目重新归于寂静。

    蠢货!

    公仪林看着那壮汉不住摇头,一般人战斗亮出青龙战甲必定会给对手造成心理上的威压,毕竟青龙战甲号称中品宝器中无坚不摧之甲,想突破它的防御非常难。但对于龙绍,你亮出的底牌越多,他的战意反倒会越浓,下起手会更加不留情。

    “多说无益,手底下见真章!”壮汉话音刚落,十几个魔族中人就要朝龙绍杀来。

    “且慢!”

    双方正在要激动的关头,一句且慢险些让人吐出血,尤其是壮汉那一群,先前运足了十成功力,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他们硬是收回功力,看向树丛中的方向目光均是不善,饶是有了杀了来人的心,但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这人不知来了多久,但竟然一直隐匿着气息,显然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但看走出来的是一个挂着温和笑容的公子哥,不免有些疑惑,莫不是只是单纯会某种秘法,这么年轻,怎么也不像是是什么世外高人。

    走出来的正是公仪林,原本已经准备好坐收渔翁之利,但事到临头,又有新注意,这一帮人显然不是龙绍的对手,而他要调查李长安的死因,就需要一个契机,龙绍无疑是最好的那个契机,华服男子曾说过李家背后受龙绍庇护,无缘无故的,龙绍怎会将一个小家族护在羽翼下

    公仪林曾让华服男子画出长门李家详细的家谱,也询问过李家的资金动向,基本没有人可能与魔族有染,但李长安是个例外,就像华服男子曾经表露出的意思一样,死人,永远是怀揣最多秘密的,不单是自己的,还有别人的。

    “不知阁下是谁?”壮汉开口问道,目光生出警惕之意。

    “路见不平之人。”公仪林浅浅一笑,“你们这么多人,对付一个,有些过分了。”

    话说得分明是强词夺理,别说修真界,就是普通人之间的争斗,哪有人会在打不过的情况下还去单挑对手,肯定是抄家伙叫上一群围殴才对。

    “路见不平之人?”壮汉后面一精瘦男子冷笑一声,“我看是多管闲事之人。”

    “大哥,只是一个人族罢了,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又有声音接了一句。

    听到‘人族’两个字,壮汉眼中闪过一抹轻蔑,的确,人族的修士,同阶层的远远弱于魔,妖二族,这白衣青年能说出方才没脑子的话,肯定是哪个修真世家的二世祖,碰巧学了一门隐匿气息的身法。

    隐匿气息的身份?想到这里,壮汉眼中就闪过一道阴鹫,如果杀了这个小子,秘法就是他的了。

    再看公仪林的眼中,忌惮已经没有,多了深切的杀意。

    似乎没有注意到不善的目光,公仪林依旧扬着嘴角,自来熟地站在龙绍身边,打起招呼,“穷山恶水的,相逢也是有缘。”

    “来意。”龙绍开口,吐出冰冷的两个字。

    “咳咳,”公仪林清清嗓子,“因为你穿的是黑衣服。”

    黑衣服?

    对面的壮汉等魔族心中疑惑,和黑衣服有什么关系?

    只见公仪林侃侃而谈道:“自古红蓝出搭档,黑白天生是夫妻,最是*红绿配,天然金紫成双对。”

    听到‘夫妻’二字,龙绍提着的枪头就要对准公仪林。

    “方才说的只是戏言,你放心,我其实喜欢穿白衣服的。”

    尤其是长白羽毛的,想到鲲鹏的羽翼,公仪林就有些心痒痒,好想弄上一两根。

    “摘下他的翅膀,送给你飞翔。”

    昔年大师兄的玩笑话蓦地出现在脑海。

    当时只以为对方故意说出这种肉麻兮兮的话来恶心他,但仔细想来,大师兄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废话,相反,他做的事,说的话,每一次都是怀着目的……公仪林摇摇头,大概是他多想了,就算那个人再料事如神,也不可能知道一千年后会发生的事。

    龙绍看着公仪林面上丰富的表情,皱了皱眉眉头,“闪开。”

    公仪林却是上前一步,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把被白布缠绕的大刀。

    他极具耐心地一层层解开缠绕的绷带,对面的魔族都是好奇地看着他,不明白在做什么。

    等白布条全部解开,一把青光宝刀出现人前,二话不说扬起宝刀,大叫一声‘杀啊’冲了上去。

    壮汉先是一怔,尔后怒道:“不知死活!”

    被小瞧的怒火让他甚至没有多想,直接对了上去,他已经看出那把宝刀的不凡,在宝刀落下来的一刻,条件反射地就要用手中的剑举起挡住头部一击。

    这把剑名叫残血,虽然不是中品宝器,但也不是一般凡物,乃是一块纯正的青铜铁打造。

    看着落下来的宝刀,壮汉冷笑一声,这把刀再厉害,也不可能劈断残血,青龙宝甲护不住头部,但他还有手中利剑可以抵挡。

    ……

    “啊!”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壮汉惨叫一声,双目瞪得滚圆,用手捂住裆部,望着公仪林的目光似是不可置信,“你,你!”

    一连两个‘你’字,后面半句话硬是说不出。

    “青龙宝甲不但护不住头,也护不住裆部。”淡淡瞥了他一眼,公仪林嫌弃道:“白痴。”

    打头只是假动作罢了,他要用的,是腿法。

    壮汉本身就快痛晕了,这会儿再听到他的话,硬生生当场气得喷出一口血。

    公仪林转身走回去,路过龙绍身边时道:“现在,是你的战场了。”

    龙绍深深看了公仪林一眼,显然也是第一次碰到这号‘人物’。

    不过他没有废话,直接提枪,一击便是横扫千军之势,毫不留情。

    本来还算是乌合之众,壮汉倒下后,剩下的失了军心,各自逃散,但枪的好处却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尽管它不如刀利,也不如剑快,但枪势却是无可睥睨。

    一剑可杀千人,一刀可斩万首,但一枪可灭一军,还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势’的强大,便是如此。

    公仪林也算精通不少武器,唯独抢例外,无他,这门武器不适合单打独斗,他也就没费心思去学习。

    最先被枪势扫到的是壮汉,他受了伤,自然躲闪不及,直接被一枪枭首,紧接着,陆陆续续的惨叫传来,血肉横飞的画面看得人心惊肉跳,龙绍和公仪林却均是面无表情。

    最后一个跑在最前面的精瘦男子也没能幸免于难,在他被瞬间腰斩后,龙绍走过去,将散开在空气中的魔气收拢在一个瓷瓶里,没有放过一丝。

    站在他身后的公仪林当场就懵逼了,原本都已经准备好打发走龙绍自己上去收魔气,没想到对方和自己竟然打得是一个主意。

    公仪林眉峰蹙起,修为到了一种比较高的层次,‘气’只能起辅助作用,好比修士吸收灵气,魔族吸收魔气,刚开始浓郁的‘气’可使人进步一日千里,但在后面,只能起最简单的辅助作用。

    龙绍身为魔尊手下的第一魔将,更是没必要收集魔气,听方才他隐匿身形听到的对话,这龙绍似乎还是专门截杀这些人。

    为什么?难不成专门是收集这些魔气?

    确定空气中没有残留的魔气,龙绍没有将瓷瓶丢进储物袋,而是贴身保管,看都不看公仪林一眼,召出飞行宝器,没有一会儿身子便化作一个黑点,消失在天际。

    “像我这么一个突然冒出的人,身份可疑,竟然没有想着留下盘问或是灭口,”公仪林脸上露出奇怪的笑意,龙绍走的如此匆忙,看来是有要事,而这十万紧急之事,必然和魔气有关。

    最需要的魔气的,除了蛊王,公仪林想不到第二个人。

    联想到出门前九师兄笃定的样子,公仪林的笑意加深,却不达眼底,比起真相,他更享受探寻真相的过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