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奇葩师门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

    就在公仪林轰轰烈烈地筹办他的选美大赛,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却传出,龙王将降临天苑。

    在这日,三头黄金巨龙拉着一辆金砖雕砌而成的马车,万里内掉落金粉,场景十分壮观。

    “好生威风!”北洛有一名南宫公子,出门均是侍女撒花,因为修行《青莲秘法》,脚下步步生莲,每次出行排场极大,如仙人下凡,但看到龙王出行,所有人将南宫公子抛在脑后,天上撒花瓣算什么,脚下生莲又如何,你看龙王可是用着黄金巨龙当马夫,在天空飞行掉落的那可是纯正的金粉!

    天苑新招揽的散仙约战一头龙,此时龙王又在这个时点来天苑,时间点显得有些微妙,让人浮想联翩。

    花云对此嗤之以鼻,“明明自己就是龙躯,还化作人形,用黄金巨龙拉车,闲的慌。”

    显然对方的示威让他觉得不满。

    蔚知连抬眼看一看天空都没兴趣,更何况对龙王的行动发表评论。

    黄金马车飞速前进,落地时却连一丝尘土都未曾溅起,在万众瞩目中,从马车出来的人并未像众人想象中的虎背熊腰,威风堂堂,却是身材高挑,一双墨绿的眸子不怒自威。

    “他不就是前几天和公仪林前辈约战的巨龙!”很快有弟子认出来,失声喊出,“龙王,紫发碧眸,天,竟然是紫晶龙王!”

    “比试时间还未到,他怎么就来了?”

    抱着这个疑问的不止刚刚说话之人,花云语气也有些担忧,一道声音化成线在公仪林耳边响起:“会不会是被发现了?”

    公仪林摇头,“大约是来立威和试探,从收到的邀请函中他必然发现一丝端倪,想来试探一下,如果我见识到他紫晶龙王的身份依旧做到淡定自如,他估计就会重新掂量赌约的事情。”

    言语间,眼中露出一丝畏惧,看向紫晶龙王的方向,尔后那抹畏惧很快被压下去,但他的肩膀微微有些颤抖,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他是强装镇定。

    花云心道:江山代有人才出,真是演得一手好戏!

    果然,公仪林方才的举动尽数被紫晶龙王收归眼底,事情跟公仪林猜测的差不多,紫晶龙王虽对此战有必胜的决心,但收到邀请函的一刻确实产生怀疑,过来一则为了立威,更重要的是观察公仪林的反应,若他知晓自己龙王的身份还能不惧,就证明这场比试确实有问题,要重新衡量。

    天地誓言已立,要想不参加方法也很简单,就地诛杀公仪林。

    不过见到公仪林努力压抑紧张的情绪,紫晶龙王放下心中最后一丝怀疑,决定再过一天比武日期来临,定要好好给公仪林一个教训。

    “不知紫晶龙王降临此处,有何贵干?”公仪林勉强维持住笑容,上前一步。

    紫晶龙王淡淡道:“自是来提醒某位敢和本座约战的‘人物’,明天就是比试的时间,千万别忘了。”

    “忘是肯定不会忘,届时龙王赢了,大可取走上品宝器。”字里行间格外强调上品宝器。

    闻言紫晶龙王更是放心,如此强调只取走上品宝器,肯定是担心输掉比试后自己要取走他的性命。

    “只要你拿出一件令本座满意的上品宝器,此事就此作罢。”

    不远处花云有些疑惑,“他贵为龙王,按理说应该自称‘本王’,为何要称本座?”

    “紫发碧眸,”蔚知道:“身上还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魔气,他应该是机缘巧合下修行过一部魔典,或是魔族传承,受到几分魔气影响。”

    “魔道传承?”花云诧异。

    “天下武道何其多,魔又如何,龙族生来具有浩然正气,完全可以压制魔气侵蚀,越是力量强大,越能取其中有用的东西为自己所用。”关于这点,蔚知看得很开。

    “那倒是,”花云点头道:“不过以紫晶龙王孤傲的性子,让他去修行魔道传承不太可能,估计是在哪里宰了小魔崽子,杀魔夺宝。”

    “有很大可能。”蔚知考虑事情光从武道出发,很多时候忽略本身的性格特点,花云明显是将紫晶龙王的性格考虑进去,得出更为可靠的结论。

    再说公仪林,调动脸上每一个表情,正上演一出宫心计。

    眼见公仪林面带异色,联想到几天前他的不可一世,紫晶龙王诡异地生起一种想要戏耍他的冲动,“本座上次来天苑,可惜山门都未踏入,你不如趁此机会带本座去转转?”

    公仪林尚未回答,花云已经上前来,抢先一步道:“不可。”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的安危,公仪林冲他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天苑景色迷人眼,来了不去看看倒也可惜,我带你去。”

    紫晶龙王瞳孔一缩,这会儿怎么答应地如此痛快。

    “不过要让他们先回去。”公仪林看了眼他身后的三条黄金巨龙。

    原来终究是个贪生怕死之辈,紫晶龙王嘴角一丝不屑,“好。”

    公仪林率先转过身,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总是走在紫晶龙王前一步,以主人的姿态。

    直到他们走到好远处,花云啧啧摇头,“瞧瞧,做戏做全套。”

    蔚知皱眉,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呆子就是呆子。”花云撇撇嘴,“你瞧,公仪兄总是走在他之前,表面上是装作盛气凌人,但有心人看来更会觉得他是不敢面对龙王的目光,所以背对着对方,而将后背交给陌生人,无疑是不理智的,现在紫晶龙王心中恐怕对公仪兄的印象就是:恃才傲物,有点小伎俩,贪生怕死,简而言之,不足为惧。”

    说到这里,花云眼中流露出笑意,“有了这一层想法,无论如何龙王都不会放弃比试。”

    “从前我总认为阴谋诡计是小道,”蔚知沉思道:“但有时候强者往往败于小道。”

    花云心中放下心来,蔚知力量固然强悍,但是性子冷漠,直来直往,吃过不少暗亏,现在肯正视这点实属难得。

    “我知道让你在武斗中想些法子算计对方是不可能,但每一次过招前多想一步,有没有可能是对方的圈套,多思多悟,总不会有害处。”

    蔚知虽然没有说话,眼中却似有所思。

    天苑是一块风水宝地,这点谁也不能否认,就连紫晶龙王都赞赏有加,“灵气充裕,又有阵法加持,是修炼的洞天福地。”

    即便是龙谷,也没有胜出多少。

    “灵气再充裕也只是起辅助作用,真正的修行者还是在无尽生死中磨练出的。”公仪林轻声道。

    紫晶龙王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公仪林,想不到这人还是有可取之处。

    优美的环境有净化人心灵的作用,紫晶龙王身上的锐气都收敛不少,两人走到一处溪水弯,正要再往前行,紫晶龙王忽然脚步一顿,眼中透出一股杀意,“龙髓,是龙髓的气味。”

    他骤然转身,目光如鹰,射向几里外的一处大殿,“何人敢炼化我龙族龙髓!”

    紫晶龙王目光看的方向赫然是主殿——天苑最威严之地,除了召开长老大会,有资格在里面住的只有掌教。

    公仪林心中骇然,小世界里自己助鲲鹏炼化龙髓的事情陡然出现在脑海:能口吐人言却不到万不得已只用识海进行传讯,从不在他面前化身人形,还有那低沉的声音,仅仅是听到一两次,却觉得格外熟悉,过去的一幅幅画面浮现在脑海,一个大胆切合理的推测顷刻间出现在他心中。

    但公仪林不愧为公仪林,他此时第一反应竟不是去对自己的怀疑进行推论,而是走到暴怒的龙王身旁,“你的感知出错了。”

    一道精光从紫晶龙王眼中射出,几乎要刺穿公仪林的识海,“气息最为强盛,那里想必是天苑现任掌教的居住地。”紫晶龙王冷冷道:“想不到堂堂一派掌门,竟然也会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情提升修为!”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公仪林目光一凝道:“你仔细再辨认看看。”

    他第一反应就是要维护清河,倒不是担心清河打不过他,只是如果他的猜测是真的,两大王者较量,其后果对龙族和天苑来说谁胜谁败结局都是惨烈的,弄不好就是生灵涂炭。

    一把匕首在葱白的指尖一划,鲜血渗出,“你感知的气息中里面掺杂更多的是我血的味道。”

    空气仿佛凝结了一秒,紫晶龙王杀意稍微消退一些,“的确,不过那里有本座龙族气息,这点如何解释?”

    “昔日我有幸在一处古地得到几滴龙血淬炼身体,这点不足为奇。”这点公仪林并没有说谎,不过却并不是古地传承,而是当初他师父为了让他学龙啸,亲自出手抓了一条龙,顺便放了点血为他淬体,对于龙王这样既是智者,也是强者,说谎话能忽悠过去的必定是要九成真,一成假。

    “龙血淬体?”滴落在地的血液真切散发着龙族的气息,龙王眼中的怀疑减少一分,“你是想说天苑掌教也被龙血淬体过?”

    “当然不,”公仪林一口否认,“他体内会有龙族气息,是因为,因为……”公仪林的面色一下变得严肃,看上去是面有难色,实则他的内心也是焦急了,事发突然,他完全不可能事先想好说辞。

    “因为什么?”紫晶龙王压低声音,气息越来越危险。

    要是不能给出一个完美的借口搪塞过去,自己绝对会成为这场大战的第一个炮灰,眼见紫晶龙王的耐心越来越不好,情急之下,公仪林喊道:“因为他和我双修,全身上下自然都是我的味道!”

    紫晶龙王:……

    公仪林言辞愈发含糊,“那个,刚开始他接任掌教之位时,不是有些长老表示不服,那个时候……”

    话已经说出,公仪林也是被自己吓住了,然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只能继续往下编,按照他的意思,应该是清河被众人排挤,为了修行一本强大的心法力压众意,才选择和他双修,但这故事实在是太离谱了,说出来连他自己也不信,于是刚说出口就顿住了。

    完了,算计了一世,难道今天要被自己玩死,公仪林仰天内心长叹,天道不公啊!

    此刻的紫晶龙王内心也是混乱,这绝对是他破壳来最为惊讶的一天,第一反应当然是不信,但越是离谱的谎言,往往还越让人觉得有可能是真的。

    “天苑掌教清河,自掌管门派,甚少出现在人前,冷颜寡语,未有道侣……”有关天苑的资料浮现在脑海中,龙王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再看公仪林此时悲痛莫名的神色,根本不可能作假,他惊叹道:“难怪,难怪。”

    已经准备等死的公仪林听见这两个字有些好奇,难怪什么?

    只见紫晶龙王用一种原来如此的眼神看着公仪林,良久,眼中带着一抹骇然和明了,“天苑掌教,竟然是个女人!”

    女扮男装,继承掌门之位,修真界虽然修行强悍的女人甚至有很多入幕之宾,但一般都是男性接任大位,除了凤凰以雌为尊,其他各种族都是男性掌握较高的地位,掌门一位,如果是女性胜任,不管力量多强大都难以服众,当然玉女峰,合欢宗一些只招收女弟子的宫门不在此范围。

    事已至此,紫晶龙王已经将自己说服了,“想不到天苑竟有此秘事。”

    龙阳之好,断袖之癖,你往什么方便想不好,想到女扮男装,公仪林此时已经是进退维谷,欲哭无泪,他当然不会上赶着否认,这不是找死?但如果有一天被清河知道了,绝对还是会死,而且是死得更惨!

    “作为男人,你也是够苦的,”紫晶龙王的眼中闪过一抹同情,难怪面前的人会养成这样的性格,而且不惜和一头龙挑战,大约是为了在心上人面前展示自己。

    公仪林,“求别说。”

    脑补的力量太强大,他一人承受不来!

    “这件事情……”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放心好了,本座不会泄露,”龙王不屑道:“和你们人类喜爱耍些阴谋诡计不同,本座注重的只是实力。”

    公仪林甚至不知道紫晶龙王什么时候离开,又说了什么,他机会接下来的时间都是浑浑噩噩度过的。

    紫晶龙王离去后,担心公仪林的花云和蔚知赶过来,见对方失魂落魄,花云大惊,冲上来道:“公仪兄,出了什么事?”

    双腿一软几乎瘫到他身上,蔚知见状赶忙将真气往公仪林体内渡去,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缓过一口气的公仪林颤颤道:“嘴贱啊,怪我嘴贱!”

    说完,昏死过去。

    花云以为他是担心和紫晶龙王比试后结怨,叫人取来清水,喂给公仪林后将他摇醒。

    眼睛睁开一条缝,花云和蔚知脸部看得很模糊。

    见他醒了,花云松了一口气。

    “紫晶龙王呢?”

    “走了。”蔚知回道。

    见公仪林似乎还不放心,花云补充道:“放心,即便是后天比试你赢了,紫晶龙王也不能将你怎样,我已经通知掌教,届时让他去观战,这样即便紫晶龙王恼羞成怒,也要顾虑掌教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为了安慰他,花云特意将语气放得很舒缓。

    公仪林恨不得用双手掐住他的脖子,“你还专门去请了掌教,我跟你什么怨什么仇啊!”

    说完,彻底昏死过去。

    无论公仪林愿不愿意,三日后的比试照常开始。

    一向以修心寡欲著称的天苑,百峰外人潮络绎不绝,不单是超级宗派,稍微上得了台面的大宗派也持礼而来。

    过往的几百年天苑太神秘了,其实不论这几百年,天苑的成立和发展也是一个谜,这个昔日穷的叮当响的门派诡异地稳住阵脚,一夜之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无数仙人出自天苑,贫瘠的山脉沾染仙气,渐渐蕴含无上气运,变成灵气宝地。

    如今,天苑新招的散仙和龙族比试,他们自然要来一观,和超级宗派的目的不同,一些还在发展中的宗派过来也是携带厚礼,企图能结交一两位大人物,有些处在危机边缘的,如果能趁此机会,攀附一个超级宗派,也不失为一个机会。

    为了今天的比试,天苑特意划出一座山峰,上千件下品宝器堆积如山,负责登记的外门长老差点笑开花。

    作为今天的主角,公仪林很早就到场,坐在最显眼的位置,时间还没有到,龙族守时,但自持身份,也不可能早到。

    清河坐在主位,一双冷目环视宾客尽欢的景象,没有因无数宝器而喜,也没有因为担心公仪林输掉比试丢了天苑颜面而忧,他如此淡定自如,让一些想暗暗看天苑颜面扫地的宗派有些失望。

    不知何人叫了声,“龙族来了。”

    众人抬头望去,天空一片黑暗,大约十几条巨龙毫不遮掩恐怖的身姿,横跨五岭,飞驰而过。

    “十几条巨龙,这景象太吓人了!”

    龙族是出了名的战斗力强,也是出了名的数量少,除非天地大战,举族出动,或是幼龙被残杀,举族报复,几乎看不见龙族身影,他们隐居山林,海底各个地方,潜心修炼,一旦出世,必将搅动风云。

    像今天这样十几条龙出动,还有两三条幼龙,绝对是旷世奇景。

    “今天,我将见证一场历史。”有人情不自禁喃喃失神道。

    巨龙遮天,这等盛世奇观足以载入大陆史册。

    紫晶龙王风头很足,在他登场后甚至没有抬眼去关注四周的景象,平日里他不喜人类过多的关注,不过今天却没有感到不悦,他现在还在为前天得到的消息感到惊讶,念及此,不由抬眸扫了一眼天苑的掌教。

    “天,对视了,对视了。”

    “不知清和掌教和紫晶龙王谁能更胜一筹。”

    “无论如何,今天的比赛肯定是没有悬念,你没看和龙王约战的散仙都不敢睁开眼睛了么。”

    风言风语传入耳,公仪林闭目养神,毫不理会。

    三声击鼓声长啸,震耳欲聋的声音恍若将人从梦中惊醒。

    比赛正式开始!

    只见一个小个子走上台,别看他个子很小,肌肉也不是很结实,却是在天苑实力能排的上前百,小个子用洪亮的声音道:“首先我代表天苑欢迎各位的到来,今日的比试,乃是我派新招揽的散仙和龙族的紫晶龙王比斗,比试项目由公仪林指定,现在,我宣布比试正式开始,比试过程中,如出现意外,生死天定,各安天命,不得挟私报复!”

    小个子下去后,场上从方才的议论纷纷变成一片诡异的安静。

    凌厉的碧眸瞬间注视公仪林,“本座应战,你要比试什么?”

    公仪林咳嗽一声,有意卖关子,“我要比……”

    所有人地心都被吊起,比什么你倒是说啊!

    龙族相对淡定,在他们心里,无轮公仪林比什么,结局都是一样:必输无疑。

    不止是他,场上除了知道真相的花云蔚知,其他人也抱着如此想法,至于清河,独坐在高台,如清冷的弯月,没有人能够揣度他的心思。

    公仪林上前一步,先是将当场人用目光扫视一圈,而后朗声道:“想必诸位在交纳下品宝器的时候,负责登记的长老发给进山的人没人一张小纸条。”

    闻言有人第一时间看向手中攥着的纸条,上面用特殊的草药刷过,有一股奇特的气味,发给他们的人特意叮嘱过不能丢弃,十几条巨龙也低头看着龙爪上挂着的纸条,莫非这张纸还有不为人知的作用?

    “这是一张纸,它在今天将会有很大的用途,也就是投票,投票结果将会直接决定比赛结果。稍后公平起见,我会派一位龙族成员和一名天苑弟子一会儿下去收取。”

    “不知公仪林前辈要比什么?”有门中弟子不解,竟然还需要票选,当真闻所未闻。

    仙傀沉默不语地看向场地中央,思忖着其实公仪林不耍花招也是有赢面的,他可以舞剑。

    俗话说得好,人之贱则无敌。

    “我记得几日前紫晶龙王亲口承诺要用本体和我比试。”公仪林将视线对准紫晶龙王。

    紫晶龙王微微皱眉,不会为何,公仪林此时胸有成竹的样子让他感到有些不妙。

    庞大的龙躯像山脉一样盘旋在半空,紫晶龙王瞳孔愈发恐怖,“本座一口龙息就能毁灭一座山,比试时交手可别后悔。”

    “何须龙息?莫非你忘了,比试前我就说过,我是用脸在挑衅你。”

    只见公仪林气沉丹田,对着场上一头雾水的人们大声道:“在下公仪林,今日有幸在诸多朋友的见证下和紫晶龙王进行比试,至于比试的项目,之前我就和紫晶龙王商量好由我来定,很快,今日比试项目将由我的朋友花云长老代我宣布。”

    一时间,无数目光‘簌簌’地向花云射去。

    花云施施然站起身,他今天特意换了一身瑰丽的袍子,色泽鲜艳,如玉的面庞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外表高深莫测,内心却道够兄弟,这种场合下也不忘让我出出风头,被这么多人仰头注视,感觉太爽了!

    就在昨天,花云含蓄地表达了一下能不能让他亲口主持比赛,虽然裁判的工作已经内定,但公仪林还是暗示他会让他有表现的机会,而且还是最重要的报幕。

    话说这种讨打的工作有人抢着做,公仪林当然不会拒绝,至少历史在书写今天的轨迹时,会说某年某月某日,散仙公仪林约战紫晶龙王,比试项目由天苑长老花云亲口诉说,是为比美。

    这样的历史传上个几千年,自己估计就可以摘干净了,到后来一定会被偷工减料,误传为长老花云亲自拟定,陪着自己一起‘流芳千年。’

    花云眼中带笑,“今天比试项目为比——美。”

    两个字拖着很长的音腔,生怕人听不清楚。

    尽管有意拉长声调,众人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仍然是: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错,就是比美。”公仪林亲口承认,转过身面对会场,“请各位秉持公平公正的原则投下你宝贵的一票,没事,按各自的审美来就好。”

    众人不由自主望向场内,原本显得威风的巨龙身躯,此时显得有些滑稽的可笑。

    按各自的审美,岂不就是人类的审美观。

    而来的十几头巨龙望着爪子上的纸条,似乎即便撕成碎片,一粒粉末算一票,也比过场上的人数。

    “天苑欺龙太甚!”紫晶龙王没有发言,却已经有一头黄金巨龙怒吼。

    公仪林,“如果我和他比武岂不是你们欺人太甚。”

    黄金巨龙:……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但又觉得哪里不对。

    紫晶龙王碧眸看不出愤怒,但隐隐结了一层冰霜。

    恐怖的冷意散发开,让原本还准备看好戏的众多宗派忍不住缩缩脖子,不去触这个霉头。

    “天苑的,待客之道?”紫晶龙王抬首,目光赫然逼向主座一人,一片混乱中那人眉宇未曾皱一下,似乎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道心,神圣而不可侵犯。

    “我要一个交代。”紫晶龙王沉声道,他来此可不是为了受辱。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清河身上,想看他做出什么决定,是交出公仪林平息紫晶龙王的怒火,还是任由事态发展。

    “天地誓言已立,愿赌服输。”没有丝毫迟疑,清河语气平淡地撂出一句话。

    “你的意思是要与龙族交恶?”

    “只是区区紫晶龙王,竟然敢代表整个龙族,”清河冷冷道:“不知你是否也能代表东海龙宫的意愿。”

    紫晶龙王怒极,的确,四大龙宫,他仅仅是一家之言,而东海龙王和天苑私交甚密,不可能为此与天苑交恶。

    “非战之罪,输了也并不是你技不如人。”

    众人纷纷放下心来,看来清河掌教还是有些人情味,要给龙族一个台阶下。

    “败了,只能说明你够丑。”

    ……

    安静。

    绝对的安静!

    敢说龙丑,胆子太肥了,不过仔细想想,龙族贵为百鳞之长,头似牛,角似鹿,腹似蛇,综合下来威风是威风,但的确有点那什么,四不像。

    紫晶龙王怒极反笑,竟然镇定下来,“好,极好。”说完竖瞳却重新移向公仪林,怒喝一声:“你的女人,果然跟你一样,够狂!只是这狂也要有命消受。”

    你的,女人……女,女人?!

    今天收到的冲击太大,一时间甚至没有人记得呼吸。

    花云抓紧蔚知的袖子,几乎捏碎,“掌教,是个女人?”

    龙族一言九鼎,没有绝对的把握是绝对不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吼出这句话。

    原来,天苑的掌教……竟然是个女人么?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从清河面部望到喉咙,最后集体盯着胸看,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太平了,不太可能吧。”

    话音刚落,整个人被轰飞,口吐鲜血,重重落地,不知死活。

    看到他的下场,公仪林身子一抖,完了,这次真的玩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