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死圣地

作者:春风遥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修仙之乡村笔仙最新章节!

    “多想无益。”回答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波动,可见是真的没有费心去想。

    “也是,当务之急还是保命要紧。”公仪林浅浅一笑,小雀鸟用黑豆眼望着他,第一次发现此人竟然左脸颊竟有一个梨涡,之前公仪林也经常笑,但带着算计的笑容让人不由生起防备的心理,也就忽略了这个梨涡。坦白说,仔细看竟有几分乖巧的感觉。

    散发无穷血腥味的龙髓凭空出现在手掌中,公仪林,“依那人所言,将它炼化,对你大有裨益。”

    小雀鸟就要用爪子钩过,却听后者一声‘且慢’。

    “我没有能用来与你交易的东西。”显然是认为公仪林是让它用宝物换回龙髓。

    “黑龙活生生被抽取龙髓,必然带着滔天的怒意和杀气,这条龙髓蕴含着无穷煞气,若是你全盛时期不足为惧,但如今修为被封印,强行炼化稍一不慎便会爆体而亡。”

    “一条龙髓而已,我自有办法。”

    公仪林,“其实你是一只倔强的鸭子,对么?”

    虽然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总觉想抽飞他,小雀鸟,“疯言疯语。”

    在翅膀招呼到脸上前,公仪林飞速地躲闪开,嘴里还念叨了句‘死鸭子嘴硬。’

    将喝尽的茶杯放在中间,一把锋利的匕首割裂胳膊的皮肤,毫不拖泥带水,一道很深的伤口顿时显现,以杯子为容器,血液很快积满整个杯盏,原本握在公仪林手中的龙髓忽然发生小幅度的抖动,直接从他手中滑出,一眨眼的功夫便饮尽的杯中的鲜血。

    “你在做什么?”

    “小本投资,”公仪林没有止血,任由血液继续留在杯中,不到十息三杯满满的血已经被龙髓吸干,随着大量血液流出,公仪林的脸色也渐渐有些苍白,“我的血带着死气,正好能克制龙髓内的煞气,两者相抵,你炼化时便能够轻而易举。”

    小雀鸟一怔,尔后道:“多管闲事。”

    公仪林失去血色的薄唇勾了勾,“都说了是小本投资,成功炼化龙髓你至少可以恢复一半力量,届时保护我一个小散仙不是绰绰有余?”

    事实上,他的努力没有白费,融合公仪林血液后的龙髓血腥味不散,但煞气却是根除的不足原先一半,将龙髓放在桌面上,公仪林不再说话盘腿坐在床上恢复气血。

    感受到徘徊在自身上的一道视线,公仪林睁开双目,微微动动小拇指,“感动的话,可以提供些你的精气给我,助我快速恢复。”

    目光邪恶,举止轻佻。小雀鸟摇摇头,心底刚微微升起的一丝好感也消失殆尽。

    龙髓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宝物,上古时代,许多大能曾联手灭杀东海一头巨龙,食其髓,助自身修炼,龙族暴怒,举族追杀。暂不说结果如何,可以看出龙髓对修士的巨大吸引力,仅仅是炼化一截,便已经感觉磅礴的力量在身体内涌动。

    热,暴躁,怒气,借助体内源源不断的力量,那是与体内修为完全不同的感觉,如果将之前的修为比作一片平静的湖,那现在,就是沸腾的火海。重新恢复的修为,在他的体内流转,沸腾的火海不住咆哮,像是撕裂他的身体一般。

    “公仪林,变数,他日会引发浩劫。”

    一道威严的声音在脑中响起,清河记起这个声音,乃是当日灭杀黑龙儒雅书生的声音。

    “不必惊讶,我留下一缕神识就是为了告知于你,为了修真界的安宁,此人不可留。”

    依照儒雅书生的力量,生前必定是一位至尊级人物,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于修真界有浩劫,那天苑必定是首当其冲。清河复又闭上眼,继续炼化,不受这道声音影响。

    “你不出手?他现在伤重在身,完全不是你的对手。”

    “要是他作出有损门派的事,我自会出手镇压,其余的事情,不必别人教我如何做。”清河的心神很平静,连带着这股残留的神识一起炼化。

    “那小子可没你想得那般好对付,”感受到就要湮灭,儒雅书生的声音渐渐变淡,“罢了,当初我不一样没下手,大概天意如此。”

    话音刚落,残留的神识彻底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床上的公仪林大致恢复,睁眼正好望见小雀鸟身后隐隐约约有一巨大鲲鹏的虚影,仰颈咆哮。

    “看来已经炼化成功。”自离开天苑,鲲鹏从未在人前化身为人,两次不经意地发声,公仪林恰恰觉得耳熟。龙髓浸泡过自己的鲜血,被鲲鹏融合,他日即便是化身为人,公仪林也能感受到自身的气息,一眼认出。

    彻底炼化龙髓后,原本还显得有些稚色的黑豆眼,双目精亮,抬眼就看见公仪林兴奋地搓手。

    “你在想什么?”

    正为自己的布局感到沾沾自喜,公仪林想也不想答道:“当然是再过一阵子顺利的话就可以把你的马甲脱下来。”

    说不定还是自己认识的人。

    一阵狂风席卷而来,从公仪林的身上打着璇儿呼啸而过,桌上的茶具碎了一地,公仪林感受到身上一股飕飕的凉意,再低头,只整下一件残破的里衣。

    公仪林苦着脸,“我说的脱马甲绝对不是真的要脱你的衣服,或是拔你的毛,信我!”

    洁白的翅膀再度扬起,公仪林惊愕地护住仅剩的一件衣服。

    “公仪先生。”千钧一发之际,门外响起敲门声。

    小雀鸟看了公仪林一眼,收起羽翼,公仪林松了口气,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之前被他所救的男子,看着地面一片狼藉,再见公仪林衣不蔽体,男子一阵错愕。

    公仪林淡定地理了理破碎的衣衫,“有什么事?”

    男子咽了下口水,将疑问尽数吞进肚里,“世子在武场和人比箭,先生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也好。”公仪林望着他,“不过在此之前,可否借上一套衣衫?”

    “当然,”男子立马道:“库里有很多,我叫丫鬟给你送来。”

    “最好厚一点,经得了风暴,挡得了利爪。”

    “……”男子诧异地望着他,“那个,衣服很快就有人送来,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先失陪一步。”话还没说完,便转身步履匆匆离去。

    公仪林望着他疾步远去的身影,摇头叹道:“看来王府里的工作可不悠闲,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地过日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