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7章 我们有什么不对?

作者:彦七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统江山夜天子续南明雷武与南宋同行督军大宋的智慧这个福晋有点萌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路长风根本没有想过,会是这么个答案,他原本只以为,魔族阎魔战士的身份,就和军人差不多,胜负心比较强也是在所难免的。

    他没有想过,会听到这样的故事。

    路长风眉头皱了起来,“你所自豪的民族,就是这样的么?襁褓中的孩子,就直接带走,从记事起就只有习武,除此之外什么别的事情都没有,这就是那么让你自豪让你骄傲的,你的民族?”

    还真是开了眼了。

    “你懂什么?”

    妖刀没有再专注于牌局,抬眸看向了路长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女人的眼睛里,除了求胜欲之外,通常就只有深沉。看不出什么情绪来,甚至就像是没什么太多情绪似的,就连生气的时候,目光里都是深沉的。

    此刻,却是多了几分哀伤。

    “你懂什么?”她又再问了一句,而后就抬眸环顾了一下这四周,“你以为,我们一族为什么想要卷土重来,为什么想要回到这个世界来?如若我们魔界真的是什么风水宝地,我们大可以安心过自己的日子,谁喜欢战争?谁喜欢流血?如若不是魔界真的是穷山恶水,日子不好过,谁喜欢动荡?我又为什么要冒着可能被界门裂缝绞死的危险,到人世间来?”

    “你以为,每个世界都像这个世界这样,有山有水土地肥沃,四季分明的美好么?”

    “人类还真天真呢,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还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

    “我们魔界,没有四季,可能连着三年都是隆冬,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可能连着五年都是盛夏,热得不行。粮食和作物都不好活,日子不好过。”

    “能成为阎魔战士的候选人,能进入阎魔堂抚育,对候选人的家庭来说,是莫大的荣光,因为就能够得到多一些的粮食和资源,而且,起码孩子送进阎魔堂,是能够吃饱穿好的,多少普通人家的孩子,饱一顿饿一顿。而我们这些阎魔战士的候选人,得到了比普通人更好的生活条件和待遇,自然也就承担了更多的期望和瞩目,如若失败,让人失望了所要受到的责罚,自然也更大。”

    也太大了,是生命的代价啊。

    路长风不知道,竟然他随口的一句话,会拉开这么深刻的话题。

    此刻他眉头浅浅皱着,没有说话。

    他很不想让自己同情敌人,因为对敌人的同情,就是开始对自己残忍。

    成王败寇,素来就是这样。

    但是魔族……在妖刀的这些话中看来,或许并不是他想象和认为中那样,一味的残暴,一味的血腥,一味的坏……

    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悲情。

    狼要吃羊,狼就是坏的吗?它们天生就是吃肉的,不吃肉,他们就会饿死。

    就是这样的道理。

    路长风没有说话,沉默着。

    妖刀看着他的眼睛,“我们魔族体质比人类强悍得多,普通族人的寿命,也可以活到两百岁左右,有些修为的话,寿命就更长了,然而,资源却是有限的,为了保证我们族类的质量和力量,为了保证食物能供应……一些年老的长者,到了年岁差不多的时候,就会离开家,独自离开,去到没人的地方,默默死掉,不要浪费粮食。情势最严峻的几年,那是在我出生之前的那几年,连着十年的隆冬,食物短缺到……”

    妖刀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她眉头紧紧皱着,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当时情况已经严重到,没有人敢生孩子了,因为如若生出来的是资质平平的孩子,为了不浪费粮食资源,可能就会活生生的处理掉……”

    她话中这个处理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我就是在那场隆冬的第六年里出生的。我运气好,我资质很好,成了阎魔战士的候选人,被带进阎魔堂抚育,也是因为这样,我的父母我的家人,算是为族群做出了贡献,有了这荣耀,得到了更多的食物的补给,我的家人,才熬过了之后的四年,盼到了隆冬的结束,我的出生,我的资质,让我的家人活了下来。”

    “所以,我的求胜欲有什么不对?在我的曾经里,失败的意义就是死亡。所以,我们一族想要回到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对?我们原本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我们残忍有什么不对?我们对自己都很残忍啊。”

    “就算是成王败寇,就算是当初异灵体赢了,我们输了。我们受到惩罚已经多少年了?上万年了吧?难道还不够么?我们做了什么弥天之罪,要受到永永远远的惩罚么?我们先祖哪怕对这个世界犯下了罪行,对其他的种族欺凌压迫,但那已经过去多久了?他们早已经不在了。”

    这是路长风从没听过的故事。

    或者说,这是这个世界里的每一个人,哪怕是强悍如千陨,聪慧如叶风回,都未曾听过的故事。

    他路长风何其有幸,能够听到这样的故事。

    他没有做声,他心里有些不舒服,说不上来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他似乎对敌人产生了一些同情,而这些同情,是和他对自己的信仰自己的忠诚相悖的。

    以至于这种矛盾的感觉,堵在心里闷闷钝钝的难受。

    他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妖刀也说完了,场面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路长风才终于有了动作,他将手中的牌放进了牌堆上,“好了你赢了,这把我不要了。”

    妖刀明显愣了一下,下一秒眸子里都闪出光来。

    那种……胜利的喜悦。

    就有那么高兴?

    “我要出去买些东西,反正这里是加索,我也跑不到哪儿去,你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

    路长风站起身来,侧目看了妖刀一眼,“你就别跟着我去了,你不是不喜欢加索到处有异兽乱跑么。”

    妖刀似乎有些犹豫,目光定定看着他片刻,最终还是决定,“那我让人跟着你去吧,你又不懂路又不懂飞的……”

    于是,慕容临安就光荣担任了这个任务,带着路长风去城镇采买东西。

    慕容临安带着路长风才离开,妖刀开始收拾桌面上的牌,也就翻开了路长风刚才弃牌的时候随手放到牌堆上面的那三张牌。

    梅花七梅花八和梅花九。同花顺。

    而她的牌,只有一对十而已。

    她有些愣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