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线索

作者:蓝豆生南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美女帝国最新章节!

    萧莫争与剩下的两名修士,当即人头落地,三人身首异处。

    萧芷晴,这个时候,整个人呆若木鸡,她不敢相信自己父亲就这样被林若溪轻描淡写的杀死。

    虽然,她内心早已把这个禽兽不如的父亲形同陌路,但终归还是自己的父亲,脸颊流下的两行热泪。

    林若溪杀完三人,拿着贞秀给的曼珠短刃,好似九幽地狱一般,充满了肃杀修罗之气。

    对众女说:“大家很吃惊吗?”

    众女之中,还是蔡妍带着怀疑眼神和口气对若溪说道:“你是若溪吗?”

    我不是若溪,请大家以后叫我“泊耳塞福涅”。

    众女大吃一惊,蔡凝这时惊讶说道:“泊耳塞福涅”,这不是希腊神话中冥王哈迪斯的妻子吗?

    若溪冷冷的看了一眼蔡凝,没错?

    众人不解,怎么好好的一个林若溪,突然变成了这样的口吻说自己是冥后“泊耳塞福涅”呢?

    若溪这时解释道:“因为盖亚之心的复苏,激活了冥王戒指中“泊耳塞福涅”的神格和灵魂,之前在我去中海瑞士银行分部

    借钱的时候,杨辰将冥王戒指交给我,所以戒指一直在我的手中。

    上一次,我跟蓝蓝被绑架,当时因为我修炼不够,修为是后天初期,

    虽然吃了许多丹药,但身体素质远没有达到接受神格程度。

    自从上一次,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十七,也就是蓝蓝的亲生母亲,她说当时杨辰把冥王戒指给过她并且她还被神光照射过,所以她的灵魂

    也附加在这个冥王戒指。

    这时,若溪亲切的看着蓝蓝,说道:蓝蓝,妈妈现在与你亲生母亲合二为一,你就是我的亲生女儿了。

    经过这次的事情,彻底激发出来,林若溪潜在的神格和十七的灵魂合体,之前若溪种种淡定的表现说明,

    她慢慢的开始接受了身体的这种变化了。

    林若溪这时,对大家说,还是在城堡里等着老公回来吧,有我在这里,我想其他幻境的修士也不敢再来了,剩下的人,应该与日神、月神、海

    神在战斗。

    华夏的,天山山脉一侧,杨辰与玉兰婷出了,洪荒境,一路向西,快要飞到地中海附近时,两人都感觉出来强大的真元气息和诸神的神格气

    息。

    杨辰大叫一声,不好:看来修士到遗忘的国度了,因为杨辰的现在修为已经达到太清神雷巅峰,神职搜索也是非常强大,用神职一扫发现,两

    个太清,一个冥水期修士的真元,对旁边的玉兰婷说道:应该是诸神和幻境的人打起来了,我们赶快过去看看。杨辰刚要加速飞去遗忘国度,

    一股强大的真元气息和诸神的神格气息,让他大吃一惊。玉兰婷也感觉到了,与杨辰对视了一下,远处飞过来一个背着弓箭,身材婀娜多姿的女人。(未完待续)“你这么说的话,也不无可能。”齐小小细细的柳眉这会儿已经凝了起来,甚至感觉还有一丝焦虑,“不行,我得回局里一趟。”

    说着,直接就要离开。

    “先别急。”张扬伸手很自然地拉住了她的小手阻止了她,这美女警花的小手带着一丝温热,白嫩软绵,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名刑警。

    被张扬一带,她身子一滞,差点摔在张扬的怀里,齐小小陶瓷般精致的俏脸顿时一红,不过好在张扬只是为了阻止她离开而已,拉住了之后,又不着痕迹地松开了手。

    接着他淡淡地开口说道:“你想想,如果高建文真是被栽赃的,那么敢对副市长的公子下这种黑手的人,背后的势力将会有多大?不说别的,从目前的证据来看,真正的凶手有可能就是能够顺利出入皇爵会所的人,那边的人,势力有多大你又不是不清楚,说不定这会儿正盯着警方的一举一动呢,如果你太过贸然了,让他们看出了端倪,真正的凶手肯定会想方设法藏匿甚至是销毁证据。”

    闻言,齐小小立刻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我太冲动了。”

    然后她又伸手轻轻捶了捶自己的额头,轻声道:“对了,皇爵会所里面有监控摄像,如果那辆肇事的卡宴有从那里面出入过的话,肯定可以找到记录。”

    “还有,周边的监控,如果确定是那个时间段出事的话,肇事车辆肯定会被拍到,最好是能够找到有拍到那辆卡宴牌照的录像。”张扬提醒她道。

    “嗯,这个我知道。”齐小小点了点头。

    之后柳眉又轻轻一皱:“不过有个问题。皇爵会所可不是一般的场所,它的监控录像我们要调取的话,没有申请估计会被他们拒绝。”齐小小一脸忧虑地说道,“而凶徒如果真在里面,我怕像你刚才说的,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会立刻采取行动,消灭证据或者干脆就逃之夭夭。”

    这会儿她已经没把张扬当成一个大老板了,而是一个正在陪伴她破案的刑警同事一般。

    张扬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轻声道:“我倒是可以帮你试一试。”

    皇爵会所是一家接收东南、赣省等区域活跃的年轻富二代为主的私人会所,进入里面的会员每年要缴纳十万元的会费,不过同时的条件是,第一,年龄必须在三十五以下;第二。会所里皇冠级会员的推荐;第三,家族的资产必须超过五个亿。

    第一和第三的条件都很简单,不过第二个条件就难了,因为在里面能够成为皇冠级的会员都是会所的创始人,人数不超过十个,他们一个个都是会所里的顶级大拿,全部都是世家子弟。势力自然非同一般。

    可以想象一下,曾经的白文声也是皇爵的会员,不过也只不过是皇爵里面的普通会员罢了。

    萧羽凌和李沫沫两个家伙也是里面的成员,不过是什么级别就不懂了。反正他们不是创始人。

    “你可以帮我?”齐小小脸上一阵惊喜,但随即又担心地说道,“会不会让你惹麻烦?”

    张扬笑了笑,惹麻烦?皇爵会所对于齐小小来说。或许是个麻烦,但对于现在的张扬来说。别说区区一个皇爵会所了,白虎门那样的大拿他都敢去对付,现在这种聚集着装逼二代的会所,他有什么不敢惹的。

    “没事,我先试试。”不过张扬也没把话放得太大,而是带着一丝谨慎,笑眯眯地说道,“高建文也算是和我有几面之缘,更何况要不是他,我们…”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说到这话的时候,张扬脑子顿时又想起了那晚旖旎的画面,再盯着眼前这个脸蛋白嫩细腻,胸部高高耸起的制服美女,这会儿脑袋也是难免浮想联翩。

    啧啧,话说陶瓷美女警花那晚真是太给力了。

    再说齐小小一听张扬说了一半的话之后,也是马上联想到了那晚的疯狂了,脸一热,又红了!

    不过她还是假装没事一般,跟张扬道谢道:“那拜托你了。”

    她是绝对相信张扬有办法的,其实在她觉得,这世上应该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眼前这个大帅哥吧。

    “不客气。”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便开口说道:“这样,你先回去,我明天一早给你消息。”

    “嗯!你是要晚上就去调查吗?”齐小小咬着红润的樱唇,想了一下后歪着脑袋说道,“要不,你看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我给你打下手。”

    张扬笑了笑,酒精的作用下,带着一丝调侃的语气说道:“这么晚了,孤男寡女的可不好。”

    齐小小闻言,脸又红了,不过她那张白皙细嫩的陶瓷般精致俏脸却陡然浮上一丝坚定:“孤男寡女就孤男寡女,你怕什么,我总不能把你一个堂堂的女娲集团老板给吃了吧?”

    张扬张了张嘴,呆了半天,人家的意思是说我怕我把你给吃了好不好?

    你还反过来威胁我?啧啧!

    “跟你开玩笑的呢。”张扬看了看她,笑着道,“你放心吧,明早等我的信。”

    张扬不是傻子,齐小小自从帮他打了那个飞机,又被他救了之后,看他的神情除了以前那略带着崇拜之色之外,似乎还多出了一抹情愫,一看到他脸就会变的羞红。

    狗血的说法,就是应该对他有意思!他被美女喜欢了,暗恋了。

    换做以前,张扬才不会在意,有美女投怀送抱,自然乐意照单全收,不过现在突然被尹澜被证实非补星使这件事打击了一下,他心态一下子难免有了一丝变化。

    他现在才发现,对于一个负责的男人来说,jj掏出来容易,要塞回去就没那么简单了,对于那些为他付出真感情的女人,他也不是那种拔了jj就翻脸不认人的男人,所以,就算她们自己没有考虑她们的未来,自己也要为她们着想。

    趁着至少自己目前还没把她给啪啪啪了,事情尚有寰转的余地。

    当然,并不是说他从此就不近女色了,美女还是必须的,但至少他要慎重…至少现在齐小小又不是这次的任务目标,虽然现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现在确实还蛮有欲望的,不过他总不能在杨静房里把齐小小给上了吧?

    或者是下了楼,跑去跟寿星杨修国道别,然后带着齐小小去酒店开房啪啪啪!

    这个未免太离谱了一点。

    所以,张扬并不觉得今天晚上和她单独相处会有什么好处?自己已经喝了不少酒,而且那方面需求旺盛…如果再和她这种长得如此标致美丽的极品美女独处一室的话,他可管不了自己的下半身。

    “噢,知道了。”齐小小闻言,盯着张扬贝齿咬着樱唇,而后嘟起小嘴,带着一丝失落,轻声问道,“是不是我太不中用了?都没办法帮你忙。”

    “怎么会呢,只不过我的调查方式不需要多人,我只要打电话问就可以了。”张扬笑着说道,一边还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说道,“好啦,你放心好了,我搞得定的。”

    “那好吧,谢谢你。”齐小小虽然脸上带着一丝失落,但随即一闪而没,她并没有多做纠缠,轻声说道:“我这就回去局里,看看能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这么晚了,你还回去干嘛?”张扬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送我回去?”齐小小伸出雪白的纤手,在她秀挺的瑶鼻下方扇了扇,“张总,你看看现在的你,浑身酒气,这可是酒后驾车啊,我可不想知法犯法,而且还要害你去蹲看守所。”

    “噢,对噢,差点忘了这茬了。”张扬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要不你送我回去?”

    “这还差不多。”齐小小一脸得意。

    “咳咳,不过那啥,杨伯父的生日晚会还没结束呢…”

    两人返身下了楼,发现杨家的人还在那断断续续地喝着,老爷子还比较精神,杨修国就已经差不多了,身子靠在餐桌椅背上,目光微微有些游离。

    而一开始喝得很凶的老王和话多的郭子已经完全不行了,老王趴着一动不动,郭子在那一个劲地说胡话乱比手势像是在唱大戏。

    让张扬觉得惊奇的是杨静和杨菲两姐妹,这两人完全是怪物啊。

    两个人面前都摆着一瓶空的红酒,面前还有白酒杯子…那杯子还是大的。

    吐血了,这分明是酒神啊。

    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她们那么能喝呢?

    “再来…”张扬才刚下楼,就听到杨静又望她面前的那个杯子,倒满了一杯五粮液…

    “大小姐,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过了。”没有沾酒的赵嫂一脸担忧地阻挡了杨静,不过杨静现在已经是学了高级格斗术和高级闪避朮的人了,本能地一闪,赵嫂扑了个空。

    “赵嫂,我…没醉,今天是爸爸的生日,菲菲也回来了,我…我…我高兴,多喝…一瓶也没事。”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去抓那个空的红酒瓶。

    手刚伸到一半,却发现突然使不上力了,转头一看,张扬握住了她雪白的皓腕,笑眯眯地盯着她:“静姐,我来帮你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