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她是个奸细

作者:蓝豆生南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美女帝国最新章节!

    白宗望跌坐在地上之后,胸口一甜,压抑在胸口许久的老血,当场一口就喷了出来。

    白昂洪一看,一向冷静的他,当场就凌乱了,自己跟着望哥那么久,还从没看到他这种模样呢,这该不会就挂了吧?

    他急忙张口大喊:“来人啊…”

    “不用…别叫。”坐在地板上的白宗望一听,只得强自忍住胸口的痛楚,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扶我起来。”

    白昂洪闻言,赶紧走了过去,把白宗望搀扶了起来,而后急忙拿了软纸巾递给他,犹豫着说道:“望哥,您都成这样了,我还是让阿贵他把医生请过来吧?”

    “不碍事,以前练功的时候,比这个严重多了,也就是岔了气罢了,没那么金贵。”白宗望接过纸巾擦去唇边的血迹,果然也就是喷了一口罢了。

    白昂洪眉头微微一皱,低声道:“还是看看吧。”

    “行了,我会注意的。”白宗望看了看白昂洪,淡淡地说道,“眼下门里谣言四起,今天这事不能传到他们耳朵里去,不然白虎门又要乱上一阵子了。”

    “知道了,望哥。”

    白宗望点了点头,闭目沉息了一会儿后,复又张开双眼,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常林和卫红怎么样了?”

    白昂洪沉吟了一下后,有些尴尬地答道:“他们被放到山林里之后,不敢报警,最后还是由常林出面,抢劫了当地一个村民的衣服,然后跟着到人家家里又抢了一个妇女的衣服和她的电话打了回来…我已经让人去接应他们了。”

    “抢人家衣服?还是抢村里妇女的?”白宗望身子晃了一晃,差点再次吐血。“这要传出去,我白虎门的人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存活?”

    “这个常林怎么办事的?这事原本还要他牵头呢。”白宗望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了起来,“若是对付张扬落得这般狼狈也就罢了,居然莫名其妙被人丢到大山里,我看他以后没有资格担任宿卫执事了。”

    白昂洪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的那名得意门徒遭殃了,所谓宿卫执事其实就是白虎门培养未来核心成员的一个预备职位,说白了点,就是他现在担任的昂宿护法一职的未来接班人。

    目前白字辈的人除了丁氏三兄弟之外。一共有七宿护法,他就是其中之一,而常林是他特意培养的日后继承自己位置的嫡系人物,现在闹出这么一出来,估计执事的位置悬乎了。

    当然。白昂洪知道他的徒弟实在是冤啊。

    原本,常卫红和常林两个人都是负责最后统筹的,不过说白了点,最后还是得听常卫红的,毕竟门里那些个有些能耐的人都知道,长得性感妖娆的常卫红名义上是白宗望的关门弟子,是嫡系中的嫡系。

    不过关门弟子嘛。关起门来是弟子,还是小三谁也说不清楚了。

    反正光是他白昂洪亲眼就看过好几次,常卫红夜晚得到白宗望亲传武功之后,每次出来。那张粉白的小脸蛋都是红扑扑的,大腿叉得开开的,那模样,如果说没干点什么鬼都不信。白虎门可没有什么劈腿功。

    甚至有一次,他不小心闯到白宗望的书房外。大老远就听到里面传出来那种极其淫秽的声音。

    “噢…望哥哥,弄死我吧!”

    “噢…用力!”

    当时他就丧尸了,不过当然,他绝对是不可能说出去的,望哥德高望重,就算是那样,指不定人家真是在指点武功也说不定。

    所以,白宗望这会儿把所有责任都摊在常林身上,再正常不过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竟然被人扒光了衣服,而且是和常卫红这个骚包一起被扒光的,他们俩在山野外会不会趁机干点什么事,绝对值得商榷啊。

    往好了说,两个人可以相互取暖,往差了说,妥妥地给望哥带绿帽了,毕竟常卫红现在也不过三十五六岁,正当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没有结婚,常林嘛比她稍微小了一两岁,外貌不差,体格又见状,岂是白宗望能够相比的。

    “是啊,常林这个家伙,实在是太不争气了,我看,是必须按您的要求来做,等他回来,就立刻撤了他宿卫执事一职。”权衡之下,白昂洪知道自己只能是丢卒保车了。

    闻言,白宗望点了点头之后,又接着说道:“当然,这事也太奇怪了,常林一身武艺,在我白虎门常字辈弟子当中足以排入前十之列,卫红一副双节棍时刻不离身,对方区区一个黑车司机,如何能让他们如此狼狈?这女娲集团的能人有那么多吗?”

    白昂洪心里一阵无语,先把常林定性了之后,才开始去要真相,这摆明了是怀疑常林和常卫红两人不干净吧。

    联想到当初是自己派他们两个一起出去的,他顿时打了个冷战。

    原本的好意是让常林去辅助常卫红,现在好了,事情搞砸了,看来这次对常林的惩罚还不能掉以轻心呢。

    “望哥,常林在电话里已经大概跟我说了一下,这次对他们下黑手的人,不像是女娲集团的人,他说,领头的那开车的黑车司机大约四十出头,路数有点像铁背拳,这门极其偏门的武功好像是一代武学宗师陈武周流传下来的,学会的没有几个,但是蔡家有个叫谭应元的对这个偏门却是掌握的如火纯情…”

    “你是说,蔡家的人?”

    “有可能,上一次,他们弄了辆悍马给张扬,这一次派出谭应元也不足为奇,毕竟蔡冰现在已经开始和女娲集团在合作了。”

    顿了顿,白昂洪又接着说道:“而且,这一次女娲集团的落成典礼,蔡冰也有正式亮相表示祝贺,晚上还亲自去参加庆典晚会,这已经是不言而喻。”

    “砰!”白宗望一张拍在桌案上。“乔家的人也就罢了,蔡家也要掺合一脚,真是太过分了。”

    白昂洪急忙劝解道:“望哥莫气,不过现在也没有证据,况且,如果真是蔡家,他们显然还是有些保留的,至少没有伤了常林他们的性命。”

    顿了顿,又很委婉地补充解释道:“现下。我们不宜树敌太多。”

    一句话提醒了白宗望,但他还是忿忿不平地说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白白地让他们羞辱?”

    他心里更在意的是,常卫红被人剥光衣服这件事,那具性感妖娆的胴体他就不信那个什么谭应元的就不心动,说不定他已经搞了一把。只不过常林和她自己不敢说出来罢了。

    “望哥,来日方长…”

    白宗望闻言,不由叹了口气:“我也知道,眼下正是艰难的时刻,门里接二连三地遭受打击,老大他们那支又蠢蠢欲动,现在侃儿又半死不活的。老头子总要考虑未来谁能继承香火的问题,不过没关系,只要这段时间挺过去…”

    他伸手拍了拍白昂洪的肩膀,淡淡地说道。“未来白虎门还是我说了算。”

    “对了,那个常茜茜呢?这个女人怎么样了,我怎么没有听你报告。”白宗望奇怪地问道。

    白昂洪听了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说到常茜茜…望哥。其实,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我们兄弟俩。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白宗望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说道。

    “那好,我就直说了,我怀疑常茜茜是个奸细,她把我们这次行动的细节透露给了女娲集团。”白昂洪缓缓地说道。

    “什么?”白宗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道,“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

    这事太敏感了,常茜茜倒没什么,但是她的师父白凌雉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她可是老爷子的爱徒,七宿之一,目前正在负责白虎门拓展港岛乃至东南亚的势力,而且近年来,她的立场还是偏向白宗望的。

    现在却突然说她的爱徒是个奸细,这事搞不好,得罪了白凌雉不说,还会把她往白宗云那边推。

    而且,这话如果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也就罢了,但是从白昂洪嘴里说出来,却让白宗望心里暗生警惕。

    白字辈里核心七宿之中,白昂洪是他的亲信,白毕初也是他的亲信,目前负责西南方扩展门内事务,白凌雉也算是他的半个人,七宿有三人是站在他这边的,其他人大多都是中立的,所以他才能掌舵白虎门。

    现在如果把白凌雉得罪了,平衡就会瞬间失去,最重要的是,他知道白凌雉和白昂洪两个人不怎么对味。

    所以他才必须慎重。

    “望哥,这次的行动计划,只有你我和凌雉妹子三个人知道,之后确定下来了后,又告知了相关当事人,所以,知道这个计划的人,一共是十一个人。”

    “但是您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女娲集团对我们的行动计划好像了如指掌,有什么人参加、何时出发,从何地去,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么凑巧的事情,如果不是有人事先向他们透露了我们的计划,他们是如何得知的?”

    “说下去。”白宗望心里一凛,刚才急火攻心,没怎么细想,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最重要的是,这么多人出事了,唯独常茜茜,我联络到她的时候,她竟然已经先跑了。”他叹了口气,又拿出了一部手机,“这是这次行动,我们用来联络的临时手机,常达在事发之后,紧急地发了一条短信到这边。”

    “她跑了?”白宗望眼眸顿时一冷,接过了他手里的手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