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 1467:暗中操控一切

作者:美越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最新章节!

    第1467章 1467:暗中操控一切

    席初云和慕容兰赶到楼下的时候,楼下已经围满了人。

    席初云一把将慕容兰拥入怀中,将她的头深深埋入胸口里,不让慕容兰看到那一片血色遍地的恐怖场面。

    但慕容兰灵感的鼻头,还是嗅到了血腥扑鼻的味道。

    她抓紧席初云,不敢抬头,也不敢动。

    “是,是……塔丽?”

    方才的一闪而过,她已经隐约看见,倒在血泊里一头美丽金色长发的女人……

    席初云感觉到慕容兰身体的颤抖,更紧地拥住她。

    “别怕。”

    接着,席初云对众人说。

    “赶紧给急救打电话,救人。”

    于奉天走过来,低声对席初云说,“少爷,已经没有气息了。”

    慕容兰心口咯噔一下,席初云也僵了一僵。

    所有人都看着席初云,等待席初云的指示。

    席初云沉默稍许,沉声道。

    “……先抬下去吧。”

    慕容兰在席初云的怀里抬头,看向楼顶的方向……

    席初云担心塔丽逃走,或者出什么事,将塔丽母女安排在了楼顶的房间里,门外还派人看守,可没想到,那里竟然成了塔丽最后弥留之地。

    楼顶敞开的窗口,露出一张小女孩苍白的脸孔,长长的头发在风中被吹起,夜色深浓,看不清楚那一双碧色的眼睛里,暗藏着什么情绪,但慕容兰能感觉到,那双眼睛里的恐惧和凄惶。

    “小兰,我先送你回去。”

    席初云搂着慕容兰,送她回去,她却径自上楼。

    “我要去看看珍妮……”

    “那个可怜的孩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跳楼而亡,一定很害怕……”

    慕容兰撑着厚重的腰身,一步步上楼。

    她推开顶楼房间的门,珍妮还站在窗口,望着楼下的方向。

    慕容兰走过去,一把将珍妮拽过来,拥入怀里。

    “不要再看了。”

    她一下一下抚摸珍妮的头,希望可以安慰她的害怕。

    慕容兰一低头才发现,这个孩子的眼睛里,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神色也平静的没有任何情绪。

    慕容兰更加心疼地将珍妮搂入怀中,这个可怜的孩子,接连看到自己的父母死在面前,在她幼小的心灵上,一定承受了很严重的创伤。

    珍妮越是安静,没有反应,就越是让人担心。

    慕容兰不住和珍妮说话,可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慕容兰担忧地看向席初云,“初云,她一定是吓坏了!”

    慕容兰红了眼眶。

    “塔丽她……之前就是对我们交代遗言啊,她希望我们能照顾好珍妮……”

    慕容兰搂着珍妮的后脑,紧紧贴在怀抱里。

    “没想到,塔丽当时说的诚意,竟然是用自己的死……”慕容兰声音哽咽了。

    席初云很想安慰慕容兰,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这个时候,华姨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纸,上面正是塔丽留下的寥寥数笔。

    “少奶奶,您看。”华姨将那张纸,递给慕容兰。

    慕容兰看到上面,简短的几行字,不禁落下泪来。

    “席少奶奶,我已活不了多久了!珍妮日后,就拜托您了。我死后,希望席少奶奶能将我和子皓葬在一起。”

    活着的时候,他们不能相依相守,希望死后,可以一直厮守在一起。

    慕容兰望着怀里安静的像个洋娃娃的珍妮,心口又是一阵纠紧的疼。

    塔丽很清楚,她若活着,便会被人一直拿着席子皓的事情说事,也会因为席子皓的关系,牵连到珍妮。

    她若死了,即便席子皓有再大的罪过,也不会揪住一个幼小的孩子不放,所有的一切才能一笔勾销。

    塔丽用自己的死,在保护珍妮,也在向席初云证明,不会因为她的存在,让席子皓的事件总是搅乱席家的局面,以此卖给席初云一个人情,希望善待珍妮。

    塔丽和席子皓都死了,整件事也都能顺理成章画上一个句号。

    林世军也会接受他应有的惩戒。

    慕容兰整晚都陪着珍妮,可珍妮就是睁着一双碧色的眼睛,也不睡觉,目光空洞地看着眼前的空气,好像呆傻了一般。

    慕容兰请了家庭医生给珍妮查看情况,医生也没从珍妮的身体上检查出来任何病症,只说她受到了严重的刺激,需要多一些的陪伴,或许能渐渐好转。

    “珍妮,别怕,以后阿姨会陪着你!”

    “等关关妹妹回来了,也会陪着你玩。”

    “珍妮,你之前有在这里住过一段日子,你对这里也算熟悉,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就是你的家人。”

    “你不会是一个人,虽然妈咪……离开你了,你还有我们。”

    慕容兰一直安慰珍妮,可她就是没有一点反应。

    慕容兰和席初云商量,去陆羿辰那里将关关接回来,他已经回来了,关关也应该回来了。

    关关回来,有个小孩子陪着珍妮,她或许能好转一些。

    席初云去见陆羿辰。

    他们约在医院外的公园见面,冷风拂面而来,卷着细碎的雪花。

    陆羿辰看到席初云那一刻,他笑了。

    席初云却绷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

    席初云见陆羿辰一派风轻云淡的样子,便知道自己的计划,陆羿辰早就看穿了。

    “你确实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席初云道。

    “别以为,你利用了我。”陆羿辰神色渐冷,“我只是因为若熙。那个傻丫头,以为你为了救她而坠海,日日难安。”

    陆羿辰宠溺满满的口气,让席初云听着很不舒服。

    “故意刺激我?炫耀她已经是你的女人?”席初云琥珀色的眸子,也渐渐冷了。

    紧接着,席初云嗤笑一声,“我也有了,需要我守护的傻丫头。”

    他亦是如陆羿辰那般,炫耀又宠溺的口气,俊脸之上还不经意多了一些幸福甜蜜的痕迹。

    陆羿辰一手悠闲地放在西裤口袋内,细碎的雪花落在他乌黑细碎的短发上,愈加显得他俊冷迷人。

    “席初云,你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如你这般凡事都在算计当中,利用所有人的感情作为工具,达成你想要的目的,就不该得到别人的爱,更不值得有人为你担心!”

    陆羿辰的口气,愈加冷冽。

    “你和若熙认识那么久,又曾经一起生活过,你不可能认不出来若熙的背影。当时麦亚琪被人丢下大海的时候,你一定知道,那不是若熙。”

    陆羿辰逼近席初云一步,漆黑幽冷的瞳眸里,射出比这寒冬更冷的光。

    “你当时一定在想,将计就计。正好可以趁乱,制造你坠海失踪一事,又可以利用若熙的善良,让若熙央求我,帮你演完这场戏。”

    席初云的眸子,闪动了一下。

    他没有否认,便是默认了。

    “你心里很清楚,若熙若是知道,你为了救她而坠海,一定寝室难安,会竭尽全力帮你照顾好关关和慕容兰。”

    席初云的眉头,渐渐低沉下来。

    他没有解释,只是问陆羿辰,“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没有坠海溺亡?”

    陆羿辰轻笑了一下,“你和麦亚琪坠海失踪就算了,宋秉文车祸爆炸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居然也不见了踪影,不是很奇怪?”

    “在车内焦尸DNA报告没有出来之前,我们都以为宋秉文死了!”

    “林世军也以为宋秉文死了,宋子麟又被他掌控,宋成安重病起不了床,宋家彻底完蛋了。而席家,你又死了,只剩下慕容兰和关关,正是他出手的好机会,他赶紧联合席子皓,利用关关其实是女孩子的身份,开始滋事。”

    陆羿辰目光冰冷的望着席初云,“是你在暗处,一直帮林世军推波助澜。”

    “你为了揪出席家暗藏的毒瘤,利用了那么多人!”

    最让陆羿辰不能接受的是,顾若熙一直因此愧疚自责,他又不忍心告诉顾若熙真相。

    席初云还是不说话,也不屑去解释什么。

    没错,他确实在暗中操控了一切,也利用了很多人,但是当时……

    他确实误以为麦亚琪是顾若熙,急中生乱,忘了理智的分析,义无反顾跳下大海。

    “陆羿辰,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你这一路走来,不知道踩着多少人做垫板,才有了今日。”席初云还是不悦反击。

    “至少我知道,不去利用真心相待的人。也懂得,伤害了最不该伤害的人,做出最真诚的道歉和补偿。”

    席初云明白了陆羿辰的意思,琥珀色的瞳孔微微收紧,又放开。

    这个他印象中的陆羿辰,确实改变了。

    因为那个女人。

    席初云顺着陆羿辰变得柔软下来的目光,回头向着飘着细雪的远方看去……

    顾若熙牵着关关的小手,撑着伞,快步走了过来。

    在她的脸上,总是带着明媚又灿烂的笑容,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就好像黑暗里的一束明光,让人心情豁然开朗。

    “爸爸!”

    关关脆生生的呼唤,瞬间柔软了席初云冷硬的心房。

    “关关,快去找爸爸。”顾若熙放开了关关的手,关关飞扑向席初云。

    席初云一把抱起关关,紧紧搂在怀里。

    “爸爸,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关关高兴地“咯咯”笑起来。

    顾若熙撑着伞,站在雪花飘落之中,笑着望着他们父女相见的激动场面。

    席初云抱着关关,缓步走向顾若熙。

    “若熙……”

    他目光深深地望着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陆羿辰不太高兴,他可不喜欢,别的男人,这般盯着自己的女人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