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作者:阳光衬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网游之至尊战神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网游之超级盾战士最新章节!

    宁海的姿势十分狼狈,但也很有效果。待到铁甲沙虫将头转过准备再度发起攻击的时候,宁海已经躲进了它视线的死角。

    铁甲沙虫面对着厚厚的石壁,暴怒不已,张开巨大的獠牙对准巨石就是一口过去,“咔咔咔!”的摩擦声响起,巨石居然也被啃出了一条深槽。

    “叮、叮、叮……!”的系统提示音连声响起,各个技能包括解毒药剂都已经冷却完毕。宁海从包裹中拿出了一瓶瞬间恢复药剂喝下,血量立刻恢复到满值。

    趁着铁甲沙虫对着巨石发飙的当头,宁海思索了一下刚才的战斗过程。一轮全力攻击下来,才打掉了铁甲沙虫三分之一的血量,在等待技能冷却的时间里,却被铁甲沙虫逼到了如此狼狈的境地。这个任务会不会太难了点?

    难道这个任务允许多人一起完成?宁海的脑子中闪过了这个想法,随即又摇了摇头。老兽人科尔只给了一副夜市眼镜,三更半夜的,黑雾森林中伸手不见五指,估计来再多人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既然是单人任务,那这只铁甲沙虫就有些强得过头了。如果像宁海这样的盗贼都搞不定铁甲沙虫的话,那其他的法系职业就直接可以放弃这任务了。肯定有疏忽!宁海努力的回忆,试图找到自己可能遗漏掉的细节。

    击鼓,召唤铁甲沙虫,开始战斗……“等等!”宁海脑中灵光一闪:“小鼓呢?那只小鼓哪去了?”

    宁海打开了包裹翻找了一边,并没有发现那只破旧小鼓的踪影。

    “难不成召唤完之后被我顺手丢了?”宁海急忙从巨石的另一边探出头来,在刚才召唤的位置搜寻起破旧的小鼓。

    宁海目光扫过,破旧的小鼓正安静的躺在铁甲沙虫的身子下方,想来是铁甲沙虫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宁海手忙脚乱就随手丢在一边了。

    如果宁海的想法没错的话,那这只破旧的小鼓将会是击杀铁甲沙虫的关键。

    不管怎么样,得先把那只鼓拿回来再说。宁海瞄了一眼巨石另一侧的铁甲沙虫,这家伙正把怒气全部宣泄在阻碍它视野的巨石上,张着黑漆漆的獠牙不断的扑咬,巨石的表面被啃得一片狼藉。

    得加快点动作了!宁海暗暗想道,若是被这家伙吧巨石啃断或是撞倒的话,那自己将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了。

    宁海小心翼翼的将身子往巨石外挪了挪,刚好卡住了铁甲沙虫的视野,再往外走的话,铁甲沙虫就会发现他的踪影了。

    拼了!宁海骤然启动,从巨石后探身冲出,直奔着地上的小鼓跑去。

    宁海发出的动静很快被铁甲沙虫察觉,铁甲沙虫微一侧头,张嘴就是一股毒液喷了过来。

    对于铁甲沙虫攻击的招数,宁海多少有些了解,在发现目标的时候,铁甲沙虫通常最先使用的都是毒液攻击。因此,宁海早早拿出了一瓶解毒药剂捏在手中,还在铁甲沙虫扭头刚刚发现自己的时候,宁海就直接一仰头,将解毒药剂灌进了嘴中。

    有了解毒药剂五秒的免疫毒素效果,宁海直接无视了铁甲沙虫喷出的毒液,几个箭步窜到破旧的小鼓旁边,弯腰一探,将那面小鼓抄在手中。

    铁甲沙虫一击不中,扭动起长长的躯干,张大獠牙朝宁海扑了过来。

    疾风步!铁甲沙虫的撕咬被一秒的无敌时间挡了下来。宁海急于验证自己的分析,并不想和铁甲沙虫做过多的纠缠,直接利用疾风步的速度加成,在铁甲沙虫的下一次撕咬落下之前,一溜烟的跑回了巨石的后面。

    “希望这次的感觉不会错!”宁海在巨石后盘膝坐下,擦了一下鼓面上沾染到的灰尘之后,双手轮番在鼓面上击打起来。

    “咚、咚、咚……!”沉闷的鼓声再度响起,在黑魂森林中飘荡开来。

    铁甲沙虫听到鼓声之后,身子慢慢向后弓起,动作开始变得有些僵硬。

    宁海并不知晓在巨石的那边,铁甲沙虫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反正豁了命抢回来的小鼓,总得先锤个够本再说。

    宁海加快了手里的动作,鼓声渐渐的变得急促起来。铁甲沙虫视乎开始变得焦躁,长长的躯干微微扭动,身体表面也变成了淡淡的红色。

    巨石之后倒挺安静的?宁海感觉到了铁甲沙虫的变化,“看来有戏,那小爷我先打你个半身不遂再说!”宁海心中得意,愈加卖力的打起鼓来。

    宁海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鼓声仿佛都连成了一串。铁甲沙虫身体的扭动越来越剧烈,身体也变成透亮的红色。

    “嗷……!”似是被嘈杂的鼓声搞得崩溃了一般,铁甲沙虫昂头长声嘶吼,巨大的响声顿时将响彻了整片黑雾森林。甚至就连离黑雾森林不远的萨米蒂尔城中,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我靠!”宁海正陶醉在自己的鼓声节奏中,猛不丁的被铁甲沙虫一吼,惊得身子一抖,连手中的小鼓都没有拿住,掉在了地面上。

    还没等宁海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后猛的传来“嘭!”的一声,巨石摇摇晃晃,碎石溅了一地。

    “这是个什么情况?”宁海小心的从巨石后探头一看,铁甲沙虫混身通红,正疯狂的撞击着宁海赖以藏身的巨石!宁海十分纳闷,急忙缩了回来。

    铁甲沙虫狂暴了!想起之前在矿洞副本中对阵青岩守护者时的遭遇,宁海很快明白了铁甲沙虫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

    这么突然间就狂暴了?肯定和鼓声脱不了干系!宁海的脑筋飞速的转动起来。既然会狂暴,那狂暴状态结束之后铁甲沙虫就必定会陷入虚弱的状态,难道说,这面破旧的小鼓起的就是这个作用?

    不管这次的猜想是真是假,怎样在铁甲沙虫狂暴的时间里避过它的攻击才是当下最需要考虑的事情。宁海后背紧紧的贴在巨石上,苦苦思索起保命的良策。

    “轰!”的一声巨响,宁海身后的巨石猛然晃动起来,宁海急忙跑出几步,转头一看,巨石已被狂暴的铁甲沙虫撞断,上面一截缓缓的倒向地面。

    宁海无暇抹去额角渗出的冷汗,心中暗暗恼怒,这回连最后的藏身之处也没了。

    铁甲沙虫直直的盯着断裂巨石后面站着的宁海,身子一扭,快速的朝着宁海扑了过来。对于狂暴下的铁甲沙虫能造成多大的伤害,宁海心里也没有底。

    情况十分危险,好在宁海并不是一个遇事就慌乱的人,越是紧张,反倒越能激发他的潜能。

    宁海强自镇定了一下心神,将杂念全部抛诸脑后,脑海中一片空明。此刻,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也只剩下铁甲沙虫朝自己撕咬过来的森森獠牙。

    无意识的舞起匕首转了个圈,宁海横起双匕护于胸前。保命技能只剩下了强遁,不到最关键的时候,绝不能使出这个技能。宁海全神贯注的紧盯着铁甲沙虫,铁甲沙虫疾扑过来的动作,在他眼里仿佛也被放慢了几分。

    铁甲沙虫瞬间攻到了宁海的胸前,宁海将两把匕交叉在一起,双手猛的往下一沉,就在铁甲沙虫獠牙穿透宁海胸膛的刹那,两把匕首准确的叉中了铁甲沙虫的獠牙,时间上拿捏得丝毫不差。

    宁海一身暴喝,将全身的力气汇聚于双臂之上,骤然发力,将铁甲沙虫的脑袋朝地上按去。

    铁甲沙虫长长的身体凌空袭来,走的又是攻速极快的路子,突然间被宁海架住獠牙往地上一按,铁甲沙虫仓促间居然使不出力来,“砰!”的一声,碎石泥土四溅,铁甲沙虫的两只獠牙插进了宁海脚下的地面。

    铁甲沙虫暴怒至极,重新立起身子之后,扬头一喷,一股毒液呈扇形喷了过来。

    毒液覆盖的面积相当广,单想凭速度躲避的话,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解毒药剂的免疫时间已经结束,若想再喝上一瓶的话,还得等到四十秒之后。

    强遁!宁海交出了最后一个保命技能,躲开了铁甲沙虫这次毒液攻击。

    宁海凭空隐去了身形,这让失去目标的铁甲沙虫暴怒不已!伴随着连声的嘶吼,铁甲沙虫拉直身体,猛的朝宁海最后消失的位置扑去。

    呼啸的风声从头顶传来,宁海抬头一看,铁甲沙虫粗壮的身躯正朝着自己的头顶落下。宁海急忙往旁边挪了几步,总算是堪堪避开了铁甲沙虫的攻击。

    “嘭!”铁甲沙虫的身体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扑起了漫天的灰尘,无数细小的碎石溅在宁海的身上,打出了一连串“-1”的伤害。

    “糟糕!”碎石对宁海造成的伤害虽然说微不足道,但是却打破了宁海的隐身。铁甲沙虫将身体立起之后,扭头朝宁海咬了过来。

    之前宁海利用匕首卡住铁甲沙虫的獠牙避过了一次撕咬,那也是占了铁甲沙虫大意的便宜,此时再叫宁海还来上一次的话,绝对也不可能再像前那样毫发无伤。

    逃跑,根本不可能跑出铁甲沙虫的攻击范围,与其后背被刺个大洞,倒不如再次尝试接下铁甲沙虫这一击。宁海牙关紧咬,死死的盯住铁甲沙虫袭来的方向。

    铁甲沙虫全身肌肉紧绷,粗壮的筋络根根暴起,显然是憋足了力气,只图生生撕碎宁海方能甘心。

    暴怒之下全力出手,铁甲沙虫的攻击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宁海心中一声轻叹,这样的攻击速度,再升个十级也抵挡不了,只怕这次要折在这了。

    宁海没有放弃抵抗,故技重施,双匕交叉往下架去。无奈铁甲沙虫的速度还是快上了半分,宁海匕首落下的时候,正扎在铁甲沙虫后背的硬甲上,而铁甲沙虫尖锐的獠牙,已经从宁海的双匕下穿过,抵上了宁海的胸口。

    “噗!”獠牙刺入了宁海的胸肌,宁海清晰的感觉到獠牙在肌肉中的滑动,一阵撕裂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

    宁海一手搭上铁甲沙虫的獠牙,慢慢的闭上眼睛,自嘲的想道:“处女挂要来了么?这网游里的痛感也做得太真实了一些吧……。”

    突然,宁海感觉到铁甲沙虫浑身剧震,正在朝自己胸腔内滑去的獠牙也停滞下来,再也没能刺入半分。

    这是这么了?宁海好奇的睁开了眼睛,惊喜的发现,眼前的铁甲沙虫身上已经褪去了红光,恢复了之前青灰的体色,体型也缩小了一些。

    “难怪你丫的刺不动了呢,原来是狂暴时间结束了!”宁海大喜过望,举起匕首就朝扎在自己身上的獠牙砍了下去。

    刃尖的寒芒一闪而过,铁甲沙虫的獠牙被宁海齐根斩断了一根,铁甲沙虫吃痛不住,高昂着头发出了连声的哀嚎。

    趁你病,要你命!被眼前这条大蜈蚣压着打了半天,总算是等到了痛痛快快还手的机会!宁海将扎在身上的断牙拔出,随手往地上一抛,转动着匕首朝铁甲沙虫冲去。

    铁甲沙虫受到狂暴后虚弱效果的影响,血量下降到了一千点左右。眼见着宁海杀气腾腾的冲杀过来,这只智商极低的生物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恐惧,身子一扭,就想顺着洞穴钻回地底。

    “想跑?!”宁海一眼瞟中铁甲沙虫腰上的血洞,那是第一轮攻击事宁海用肾击所造成的伤口。脚下疾奔几步,宁海随手从地上抄起一根碗口粗的枯枝,对准铁甲沙虫腰上的血洞捅了过去。

    借着前冲的力量,宁海将枯枝捅进了铁甲沙虫腰上的血洞,铁甲沙虫重重的摇晃了几下,甩起脑袋,用仅剩的一只獠牙向宁海咬来。

    死到临头还敢还手?宁海一声暴喝,爆发出全身的力量,双手死命朝前一送,枯枝瞬间穿透了铁甲沙虫柔软的关节,将它刺了个对穿。

    铁甲沙虫身体软绵绵的一晃,对宁海破釜沉舟的一击也被迫打断,这只凶横暴戾的生物此时斗志全无,只想快些缩回地底,躲开宁海这个杀神。

    铁甲沙虫腹部的肌肉急速的挪动起来,身子快速的朝地底钻去,不料,铁甲沙虫才往下钻了两米不到,便被透体而过的枯枝卡在了地面上。铁甲沙虫着急的扭动着身躯,发出痛苦的嚎叫,却还是无法将枯枝挣断。

    宁海早想到了铁甲沙虫可能会钻回地底逃跑,拿枯枝刺穿它的身体防的也就是这个。此刻见铁甲沙虫无法挣脱,宁海提起匕首,不急不慢的朝这只落了难的大蜈蚣走去。

    不等宁海走近,铁甲沙虫痛苦的甩起脑袋,朝宁海咬来。只不过,铁甲沙虫此时的攻击和狂暴状态下的攻击相比,不论是攻击速度和攻击强度,都差了太多太多。(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