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作者:阳光衬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卖装备的杂货店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网游之超级盾战士最新章节!

    听到鬼闪的话,宁海心里面明显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的气势依然在。

    看着鬼闪他们离开后,宁海立刻通知陈英俊。

    “我看到鬼闪了,也就是追杀你的杀手。小心点,他们还有六名刺客,以及两名魔法师,找个地方藏起来,等我回来。”

    “好。”陈英俊回答的很干脆。“大姐,我们去清食人花王!”

    对方说食人花王已经不受控制了,那么食人花王断然是还没有死。他们离开匆忙,想来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杀那食人花王。

    宁海知道对方的目的只是想借助食人花王来得到大量的毒蔓草而已。食人花和毒蔓草是食人花王所过之后,残留下来的根茎长出来的。一般一根茎会长出一株食人花和一株毒蔓草。

    食人花只能通过吃人其根茎才会得到迅速地增长,所以他们一面想要控制住食人花,一面想到又要让食人花攻击玩家,就想出了这么一种方法。

    “小海啊,你刚才跟那些人说什么了?为什么他们看起来好像很怕你似的。”叮当刚才在战斗中隐约听过两句,不过却很模糊。

    “啊?是吗?!我刚刚吹牛了,说我是破天的大哥大,他们就怕了。”

    “真的假的?”众美女将信将疑,确切的说,是绝对不信。“好啦好啦,无非就是一些唬人的话啦。”宁海立刻转移话题道,

    “伊甸儿,你会风系魔法吗?”

    “会,龙卷风和风吼术都会。”

    “只要有风吼术就可以了。”宁海嘀咕一句。那些食人花会散发出大量的有毒气体,对方的魔法师显然是长期吸入那些有毒气体,身体已经不济了,才会选择撤退。自己这边只有一个魔法师,还有点悬,但是好在还有阿妮这个祭祀在这里,可以用驱散术来让人短时间内免疫掉毒气。

    “阿妮,给大家都施上驱散术吧。”宁海对着阿妮道。

    “好。”

    这段时间内,阿妮跟叮当她们一起练级,也已经将等级提到了17级,技能却没有多起来。一阶的祭祀技能就一个,再加上五级时学会的祈祷术,也就是两个技能。到二阶之后,才可以学群体治疗技能的圣愈术,还有可以增强防御的神圣战甲术。

    一般来说,一阶的祭祀最不好练,很少有人会去组个一阶的祭祀来。只有大的佣兵会为了考虑到后期祭祀的重要性,才专门的去培养祭祀。

    到了17级,阿妮的魔力倒是提高了不少,连续用了六次驱散术,丝毫不显累,应该是纯加智慧,相对来说阿妮在体力上就显得更可怜了。宁海决定等拿回那枚隐身戒指之后就送给阿妮好了,祭祀配合隐身戒指的效果,简直是太绝了。

    祭祀的大部分技能都不是攻击性的技能,隐身戒指的效果是不会因为施展魔法而打断的。阿妮只要戴上隐身戒指,再在远处那么一站,简直就是一个BT级的无限奶啊!想到这里,联想能力相当强的宁海的目光不禁不由自主地往阿妮的胸前看去,嘿嘿,只可惜并非有容乃大型啊……是娇小可握型的。

    加上驱散术后,众人渐渐地深入,只觉得空气中的颜色渐渐的开始变紫,且越来越浓。

    还好加了驱散术,不然全得立刻中毒。

    “有食人花!”宁海叫道。同时人已经飞驰而出,一剑斩断对方的花茎,对付起这种植被类型的怪,剑士显得更有优势。

    “轰”伊甸儿一个大火球落在另一株食人花身上,顿时食人花被烧得一阵噼哩啪啦的响。叮当、丫头、红尘飘雪三人也不落后,抢攻而上,对着冒出来的食人花就是一通乱砍。

    忽然间,空中传来一声尖锐的鸟鸣。

    “该死,是血鸟!伊甸儿,魔法!”面对空中的怪物,宁海、叮当、红尘飘雪他们自然是没有半点的办法。只要对方不下来,自己是很难打到。虽然魔法师可以攻击到空中,但魔法毕竟不是那么的灵活,速度上也跟不上那些血鸟。

    一道红光闪过,大火球冲天而起,直袭血鸟。只可惜,大火球才到半空中的时候,那血鸟就滑到另一边去了,让伊甸儿的大火球顿时落空。血鸟一张翅膀,一道道红色的血雨落下。

    众人纷纷闪避。定睛一看,血雨正是血鸟身上抖落下来的血色鸟毛。每根都是深深地插入地面,想来若是被这玩意儿插中的话,也不是那么的好受。

    宁海朝着一棵树狂奔而去,一脚踩在树干上,身体借着反弹高高的跳起,持剑直袭空中的血鸟。却发现这高度差了一点,结果惹得一身骚,被对方的血雨给攻击到。落到地上后,阿妮的祈祷术第一时间笼罩在宁海身上。“哎,要是能有个弓箭手就好了。”

    那血鸟本身的防御很低,只要攻击到它的翅膀一下,哪怕是一下,它便会失去平衡,掉落下来。宁海的目光扫到红尘飘雪身子。

    “你……你你看着我干嘛。”红尘飘雪一阵紧张。

    “把秘魔银枪插在树干上,快,照做!”

    红尘飘雪不明白宁海要做什么,但还是一枪稳稳地扎在树干的高处。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宁海的身影已经再次狂奔起来了。

    “他想用枪的反弹力来让自己跳得更高……”

    宁海一脚踩在秘魔银枪上,枪身往下一弯,压到最低点时,骤然弹起。宁海的身体随之也飞速地跳起,直袭空中的血鸟。

    血鸟眼见朝着自己掠来的宁海,不阵被吓了一跳,赶紧扑打着翅膀往远处滑去。“你这该死的鸟人!”宁海手中一道光芒闪起。

    “幻影三剑刃!”

    三道寒光乍现,直扑向血鸟滑去的方向。但是并非是跟着血鸟而去,而是宁海脑子里面已经算好了血鸟滑过的轨迹,剑刃划去的方向便是血鸟即将滑过的地方。

    宁海也不敢托大,以幻影三剑刃来攻击。三道剑刃相对而言要更有保障一些,现在不求攻击力,只求能攻击到对方。一声尖锐的惨叫,伴随着几片血红色的羽毛飘落,血鸟被一道剑刃给击中,顿时从空中掉落下来。

    伊甸儿已经准备好的大火球也在同一时间扑出,直袭血鸟。

    马上,系统提示获得经验。

    而血鸟的尸体也被烧得一片焦炭。

    宁海叫苦:“伊甸儿……你真是败家啊。我还想收集那血鸟身上的鸟毛呢……你不知道那东西是打造魔法师血羽魔袍的重要材料吗?”

    “啊……不好意思啊。”

    “哎,魔法师不光光是一个魔法袍败家子,还是个材料破坏者……”宁海叹了一口气。

    众人继续前进。空气中萦绕的已经是紫黑色的气体,食人花王所散发出来的毒气已经越来越多了,难怪鬼闪也要避开。要在这种环境下杀食人花王,有困难。靠风吼术已经无法吹散那些毒气,吹掉一点,补充进来的依旧还是毒气。

    “阿妮,魔力还多不多?接下来要持续不断地给我们施加驱散术。”

    “应该够,我只加了几点的体质,其他全加的智慧。”

    “好,那就继续前进吧,要快。待会儿阿妮的魔力不够用的话,我们就完蛋了。”

    拨开眼前一道高大的草丛,宁海蓦然感到眼前一黑,只见一股浓烈的毒气正朝着自己铺天盖地地喷来。幸好自己身上已经罩上了驱散术,不然直接会被这道毒气给熏得晕过去。

    轰……

    大火球从宁海耳朵旁擦过,眼前的食人花顿时被烧得连连往后退去。

    随着食人花的退后,宁海眼前的视线顿时开阔起来。

    “……食人花王!”宁海低声道。后面众女也不禁跟了上来,眼前一片平坦,周围的树仿佛是人为的被割掉一般,只有两棵树依然耸立。

    两树中间,一株巨大的植被晃动着自己的象耳一般的大叶子。一根根粗大的茎条不断地耸动着,一口血淋淋的花口张得巨大,正喷吐着一道道紫黑的气体。更让众人感到骇然的是,食人花王下面,一株株小食人花正紧密相挨着,密密麻麻的,多得数不胜数。

    “火墙,铺在前面,别让它们过来!只要有魔力,就不要停,中间也要铺。”宁海道。

    “那么我……我们根本没有办法下去打啊。”

    宁海想了一会儿道:“都用中程攻击,我用剑刃,你们用突刺。”

    “那我呢?”丫头问道。她是战士,现在除了爆击这个技能,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中程攻击的技能。

    “你……等那些茎条朝我们扑过来的时候,你负责把它们斩断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不用管。”

    一道道突刺接二连三地冲在了密密麻麻的食人花群之中,每一道冲击都带起一片茎与叶的风暴,漫天的叶雨落下。

    伊甸儿的火墙噼哩啪啦地烧着,一面阻止食人花的靠近,一面还可以给食人花造成巨大的伤害。

    但食人花实在太多了,以致于不管众人怎么杀,都仿佛杀不完一样。

    “该怎么办!太多了!”宁海一面不知疲倦地斩着那些冒上来的食人花,一面在脑子里面思考着。

    终于,在二十分钟后。

    “我和阿妮的魔力都已经空了。”伊甸儿道。

    宁海看着眼前那些食人花才不过只是杀了一半,连一条通向食人花王的路都没有清出来。难道真的不能干掉它吗?

    就算是现在退回去,也要受到毒气的影响。阿妮的魔力已经空了,只能通过休息来回复。宁海心里面还担心的是,鬼闪会不会再绕回来,刚才是魔法师已经无法通过控制食人花王的毒气而不得不被逼得退走。

    根据宁海所了解的鬼闪,他应该是属于那种会将自己查得一清二楚的人,刚才撤走只是他们的权宜之计,极有可能还在外面等待着宁海的出现。虽不一定会跟宁海交手,不过一定会暗中跟着宁海。

    “大姐,阿雪,你们先后用突刺集中开出一条通向食人花王的路来。不用管两边的,我来挡就可以了。”宁海牙一咬,坚定地道,“伊甸儿和阿妮就好好的先休息吧,伊甸儿这段时候不要再使用魔法了,先保存好魔力。阿妮发尽量要做到等我们的驱散术快结束的时候就马上给我们罩上驱散术,这样可以节约一点点的魔力。”

    众女照作。由叮当先用第一道突刺,一道五米长的光芒暴涨,所过之处的食人花纷纷被捅了一个大大的窟窿。

    等到前面刚被清出一条线的路再一次渐渐地被食人花给占据时,红尘飘雪的突刺也再一次爆发。

    宁海的剑不断地在两女身边闪动,每一次闪动都会切下一大片的食人花茎叶。红尘飘雪的红尘朝暮剑对植被类的怪尤为有效,若是当时自己还用着秘魔银枪的话,效口会大大的折扣。再加上幻影三重剑,宁海的手仿佛变成了三只一般,没一刻是处于停止状态。

    “阿妮,叮当的驱散术就要散了,再加上。”

    “好!”阿妮迅速地将自己仅有的刚刚恢复的魔力转化为驱散术,施加在叮当的身上。

    “你的驱散术也已经没了……”红尘飘雪注意到身旁的宁海,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黑,知道毒气已经侵入到宁海的体内。

    “放心吧,我还可以撑着,忍耐可以暂时撑上3分钟。”

    “可是……忍耐是治标不治本的啊,只能暂时让你感觉不到毒气已经侵入你的身体,但是并不会减少毒气对你的身体造成的影响。”红尘飘雪关切地道。

    “放心吧,我能撑得到阿妮下一次的驱散术的。”

    “一分钟之后,我的魔力还可以再用一次驱散术。”每次驱散术的持续时间是5分钟,但是要在这五分钟之内,要阿妮给六个人不间断地加上驱散术,这显然是一件极为耗魔力的事情。刚刚开始的时候,魔力充沛,但是越到最后,越显得捉襟见肘。

    “一分钟之后再说吧。”宁海看了看红尘飘雪,明显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驱散术也差不多只能撑下那么一点点的时间了。

    宁海不再说话,径直地朝着四周慢慢靠拢过来的食人花杀去,现在能多杀一点便是等同于多削弱一点食人花王的力量。这些食人花都是食人花王身上的根茎,食人花王没有吃人,无法得到充足的养分,根茎无法繁衍再生。

    看着自己离食人花王只有六七米远的距离了,而食人花王借着这段近距离直接朝着宁海喷了王口毒气。

    他奶奶的,还嫌老子死得不够快,是不是啊?!宁海恨恨地咒骂了一句,同时高高跳起,一道剑刃斩向那正张开血淋淋大口的食人花王。

    “妈-的,毒性已经开始影响到体力了。”回头看看叮当和红尘飘雪,两人一路上不停的突刺也让她们的脸色越发越苍白,显然也是体力不济的征兆。刚才宁海的一道剑刃正面劈向食人花王的大花口,剑气冲向嘴里面,尽是它的弱点,顿时被痛得强行闭上了嘴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