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是离开还是留下

作者:天尊王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沧澜剑神最新章节!

    辛岚眼里带着惊讶,眼前老者正是屋子的主人,他本是想与老者打招过呼再离开,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命,不道一声谢就离开,有些显的不礼貌。

    以辛岚洞玄八重修为,却还是无法看清老者的修为,可见老者修为一定是极强,若不然····也是超越了洞玄境之人,哪怕最低,也是一个结丹期的强者。

    能伤到结丹期的强者,对方想必与老者修为一样,也是结丹期修为。

    辛岚现今也才洞玄境八重,若与结丹期一战,无疑自寻死路,但眼下的情况,只有现在离开,才能避免惹祸上身。

    毕竟,老者能逃回这里,想必对方定是跟在其身后,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追来,他若现在离开,能避免这事情牵连到自己,若不离开,生死难料。

    结丹期强者,若是在天辰宗内,则相当于一个长老,然而眼下的地方,一个结丹期的强者,能毁灭一座城池,且无人能阻拦。

    强者为尊,这是修真界厉来的一个不变的原则,唯有强者,才能拥有与众不同的待遇,才会获得他人的尊重,也无人敢招惹你。

    “罢了,何前辈曾见我辛岚一命,我辛岚虽然不是什么大义之辈,但也不是懦弱之人,大不了这一命还回去就是。”

    辛岚脸上带着沉重,将老者搀扶着到床上。

    当他将老者放在床上的一刹那,他才清楚的看到,老者胸口那如窟窿一般的血口,上面有血液不断的流出,其内已经有了干枯的痕迹。

    辛岚倒吸一口气,整个人下意识的一颤,想到自己受到的伤势,再一想眼前老者身上的伤,他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幸运,没有像老者那样,如此的严重。

    但过了一会,辛岚只能站在那里,屋子里确实是有很多的瓶瓶罐罐,还有一些不怎么的草药,但他只知道一些草药,却不会炼制,至于那些瓶瓶罐罐,他更是一个也不懂。

    他此时不得不谨慎,若是有些瓶罐里装的是一些毒药,要是自己拿过老者服用了,岂不是要害老者死去。

    “这些东西我都不会,只能炼出一些简单的补血草药,但对这伤势,恐怕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辛岚皱了皱眉头,望着摆放在远处的一大堆草药,愁眉苦脸。

    有些东西他先前见过,但更多的都是些不认识的草药,而这些草药里,他只能炼制一些简单的补血药,可这个只能缓解。

    若非是看到老者身上的伤势在恢复,辛岚盯着那个洞口一般的血口,恐怕内心会有不安,但眼下,他所炼制的药材,都是最普通的。

    过了三天。

    辛岚时而站在屋外,盯着外界,神色里带着警惕。

    这几天里,竟没有一个人踏入这片草原,这也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疑惑,本是觉得,老者的敌人会在当时就赶来,直到今天,他才感受到外界的一些变化。

    尤其是那天空,时而的会传来轰鸣声,声音忽响忽低,好像是带着一种节奏一般,不断的回响着。

    当他看过多次之后,他才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直到现在,辛岚才看到外界有一层光幕,其上带着五彩斑斓之光,随着轰鸣声传出,它便会亮一次,但一次过后,便会暗淡一些,其上也渐渐有了裂缝。

    “这是阵法,它的原理与天辰宗的护山大阵,有着相似,尤其是那放光的斑斓之物,那、那是一件异宝!”

    辛岚盯着天空,眼里有一丝若有所思。

    此刻,他觉得老者的身份,恐怕在外界具备着很强的响烈,无论好还是坏,起码会有好多找他,有的是为家族的事,有的是如东寒部类似的事情。

    他,会医术,会炼丹,会排阵。

    他,或许是外界的大师,或许是外际的恶人,或许是外界的奇人异事,但在这里,在这一片草原之上,他只不过是一个百姓,过着安居乐业、与世无争的日子。

    辛岚沉思片刻,推开屋子的门,朝里面走了进去。

    “前辈,你身上还带着伤,万万不能动弹啊!”

    辛岚一见老者已经醒来,但一见自己进来,便要掀开被子,就要起来。

    就在老者掀开被子一刹那,他身上那如窟窿般的血口,再次让辛岚内心一怔,神色里有了些慌张。

    这种感觉,连辛岚自己都不明白,究竟为何,自己要那样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慌张?

    “这几天,可有人来找老夫!”

    老者迟疑少许,沉声说道。

    他的声音里带着沙哑,脸上也带着一些苍白,但就在他的手里,有一瓶玉瓶,里面都是一些丹药,说着,他便吞下了一些丹药,随即,脸上的苍白消失了一些。

    听着老者的话,辛岚一楞。

    “这几天都没有人前来,只不过,外界的阵法···已经快到几乎要崩溃的程度,若再抵抗上几天,阵法就会被打碎,到时候···恐怕···”

    辛岚带着担忧,说道。

    对此,老者脸上只是有了一些笑容,随着他苍白的恢复,此刻脸色显出的笑容,让辛岚一看,内心有了诡异。

    为何,敌人就要大军压界,兵临城下,而老者却是笑了。

    莫非···莫非是老者留有后手,但老者身上的伤势,并不像是假的,那如同窟窿一般的血洞,让他一见就内心微颤···

    “老夫先前已经说过,你伤势好转之后,便离开这里!”

    老者轻描淡写,脸上恢复了平静,缓缓说道。

    听着老者的话,辛岚内心有了复杂之色,他留下来是为报救命之恩,但老者说的话,实在有些让人伤心。

    “前辈,承前辈救命之恩,如今前辈有事,晚辈自然要留下来,如若不然,晚辈对不起自己,哪怕是为了前辈,丢了自己的性命,晚辈也在所不惜。”

    辛岚看着老者,沉声说道。

    他不想欠人人情,金银珠宝能还回去,但那些不过俗物,但是人情这东西,很难说的清楚,很难还的清楚,他不想欠老者的人情。

    再则,老者确实出了事,他留了下来也就罢了!若是他趁机离开,那内心也会有心魔产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