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事出意外

作者:天尊王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全职修仙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沧澜剑神最新章节!

    “师弟所言不假,虽说修为对我等固然重要,但沉心炼丹,自是不会在意,它所能去领悟的,是内心的道术···”

    “此术,名曰炼丹术”

    云寒微微一笑,如此说道。

    在场众多弟子,很多都是鼎丹阁弟子,听闻后···露出若有所思,双目里浮现了迷茫,好似被云寒这话,说的楞住了。

    他们不过鼎丹弟子,数千外阁弟子,平淡里一员,他们追求能炼制属于自己的丹药,但,这路太过远久,以他们的资质,恐怕是一生,都无法触摸到。

    但,云寒这句话,让他们内心的想法,不断升起,对自己的目标越发的清晰,他们的双目迷茫退散,续而露出的,是一抹无法阻挡的坚毅。

    内与外固然存在一种区别,并非是修为上的差异,而是天资上的距离,以他们未来的成就,注定无法与云寒相比,但多少有些聪惠之人,内心涌现一些想法。

    辛岚同样站在人群里,他不像鼎丹阁弟子那般,而是转身往外走去。

    从云寒简单的话语里,辛岚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鼓舞,好在他的志向不在于炼丹,如若不然,他也极有可能与那些弟子一样,一生为炼丹而疯狂。

    一生一丹,一岁一炼。

    短短八字,从外阁挂着八个大字,可见一般。

    云寒的出现,轰动外阁。尤其是其传下一道丹方,乃是其师推衍而出,且不说药材珍贵,但对外阁弟子来言,简直是珍宝异灵。

    对于那些,处于炼丹的弟子,丹方···是他们不敢去想象的宝物。

    同时,也让一些处于突破阶段的弟子,有了突破的灵感。

    “云寒身上有些古怪,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极为正确,且蕴有道理,甚至是包含了些异灵,令人听闻,内心思索,只不过,他所说的···确实是这样!”

    辛岚走在鼎丹阁一道上,站于一处树木下,若有所思。

    不得不说,云寒所说的,辛岚都颇为认同。

    再一点,便是那培灵丹的配置方法。

    天辰宗丹师固然存在部分,但更多的,是新晋外阁的弟子,他们寻常认知药材,观摩丹师炼制丹药,参考炼丹书,从而在外阁审核。

    如此,才能成为天辰宗的丹师。

    丹方一说,乃是所有丹师渴望之物,无论是普通的丹方,还是阶级高等的丹方,都是能让丹师疯狂。

    然而,云寒却是风轻云淡,当着数百弟子的面,说出培灵丹配置药材,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实在有些不对劲。

    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那里,不对劲。

    “听说没,寒师兄出现在青木炼丹房,据说还传授了培灵丹配置的方法,当时听说有数百人之多,可惜你我只能守在这里,无法听到寒师兄的话语,实在可惜···”

    “确实,不过我有一个师弟,最近就在青木炼丹房修行,想必会居住丹方,到时让我师弟将丹方交给我等。”

    “如此甚好,那有劳师兄了···”

    议论声从屋外传出。

    辛岚走在外阁小道上,一路走来,他便多次听到议论声,其中几乎都是在传播一般,无不对云寒感到恭敬,恨不得马上就飞去听一番话。

    这也让辛岚内心,渐渐生起疑惑。

    这内门云寒,究竟是何许人?

    “师兄,听闻青木炼丹房惊现寒师兄,弟子初来乍到,有些事情还不太懂,还劳烦师兄说一说,好让师弟熟悉熟悉。”

    辛岚走近两个青衫弟子,递出几块灵石,问道。

    那两人见辛岚递来灵石,一把抓在手里,发入储物袋,神色几乎是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是平淡无奇的小事,如此的不值一提。

    “好说好说,师弟哪方面不断,师兄自会告诉你。”

    青年笑着看着辛岚,神色里,露出了一抹炽热。

    “见师兄们都在议论寒师兄,不知这寒师兄是···”

    辛岚犹豫一会,问道。

    寒师兄,是谁?

    若是鼎丹阁弟子,怎会不认识寒师兄,两人见辛岚如此一问,目光隐隐有些不善起来。

    “你是谁,为何冒充我鼎丹阁弟子!”

    其中一个青衫外门弟子一喝,另一人立刻包围上。

    因为辛岚所在地方比较显眼,这一来动静,便被其他弟子注意到,纷纷走了上来,将辛岚包围起来,露出不善。

    “此事是误会,两位师兄···”

    辛岚见两人翻脸,面色一沉,本着冷静的神色,说道。

    误会?

    两人岂是等闲之人,若是眼下的辛岚逃走,外阁不出事还好,要是一出事情,经过调查一定会调查到他们头上,到时恐怕就不是处罚那么简单了。

    所以,根本没给辛岚留有解释的机会。

    另一边,辛岚也是一脸茫然,他从青木炼丹房区域那里,了解到云寒是一个极有影响的弟子,外阁、内阁对他都极为尊重,只是如今这一来,更加让他迷茫了。

    “误会···你自称是我鼎丹阁外阁弟子,却又来问我寒师兄的事情,试问,你竟然不清楚寒师兄的事情,何来是我鼎丹阁弟子!”

    为首那青年,望着辛岚,冷声说道。

    寒师兄!

    众多弟子望着辛岚,露出难以置信。

    “此事,你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青年露出一股洞玄境五重修为波动,以自身形成的灵压,全数压在辛岚身上,以他如今修为压力,若非洞玄境修士,根本无法抵抗。

    辛岚望着眼前这些鼎丹阁弟子,至于青年洞玄境五重修为,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令他忌惮的,是其身后庞大的鼎丹阁。

    若是得罪鼎丹阁,几乎可以说,是得罪了整个天辰宗。

    以丹师尊贵的身份,他们只需要炼制出一些足已令修士疯狂的丹药,便能让无数修士、弟子,不惜一切,去灭杀辛岚。

    由此可见,丹身身份多么着贵,足已让无数弟子眼红。

    “交代?我只不过是来鼎丹阁炼制丹药,遇事不懂,问了一问罢了!只是不知,你还想我怎样给你一个交代!”

    辛岚望着眼前,不善的一群人,露出寒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