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没问题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其实对于林跃这个水平的人来说,一百万这个价格是绝对不能称之为多,反而有点少,想他师父常泰还有周老这样水平的人,雕刻一件大型的作品价值至少在几百万,因为一件大型的作品要花他们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所以价格自然高。而林跃完全就是一个怪他,如果他想,最多两天就能雕刻出一件成品,两天挣几百万对整个雕雕刻界来说基本上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林跃是以自己的雕刻速度来判定一件作品的价值的,自然存在了相当大的误差。

    “这个......”

    林跃有有些为难的说道,他是在赚钱,但是也不能昧着良心赚多余的钱啊,所以他有些迟疑。

    男子见状,再次误会了林跃,问道:“难道有些少?”

    说着,就要再次掏出支票本。

    “不,不。”

    林跃连忙说道:“我觉得有些多了,一百万是不是太多了?”

    周老闻言立刻想到林跃在雕刻方面常识的欠缺,笑着说道:“小跃你就收下吧,以你现在的水平别说一百万就算五百万在你身上都不嫌多!”

    听到周老这么说,男子和林跃同时一惊。

    男子惊的是林跃的身价,既然周老这个雕刻大师这么说那就绝对是真的,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有如此高的身价!那自己岂不是给的定价少了?

    这个男子还真的傻的可爱,立刻又想掏支票本,口中还说着:“我又错了,竟然认不清您的身价,真是该死。”

    林跃急忙拦住男子说道:“这些做定金已经够了,其他的还是等我雕刻完再说吧。”

    他刚才也被周老的话惊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的身价竟然如此的高,但是他也知道周老不会无的放矢的,所以将疑惑放下了心里等一会再问问周老。

    男子见状,只能同意,然后又是一番的道歉。

    看到男子的举止,林跃相信在古代对方绝对是彬彬有礼的公子,但是这种性格在现代就显得有些另类的,现在社会很少有这样的谦虚的人了,如果是以前的林跃或许也是这样的,但是他已经在赌石界和瓷器鉴定界摸爬滚打太久了,知道有时候自己必须强硬,他也很谦虚,只不过已经不会再加上那个“太”字了,而眼前的男子就有些太谦虚了。

    谦虚的人很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眼前的男子是,林跃也是。

    男子再三感谢之后就告辞了,他和林跃约定是后天早上来去木雕,有周老这个雕刻大师在,男子也不怕林跃会骗他。

    男子在的时候路小天和严宽遗志没有插话,不过他们的震撼可不小,一件雕刻品竟然定金就一百万。严宽终于知道林跃的实力了,再也不会简单的将林跃看成了一个雕刻刚入门的人。而路小天则是满脸的崇拜,一百万,自己的偶像一出手定金就是这个价位,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种地步啊?

    林跃的赌石和瓷器鉴定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而他竟然在雕刻方面也这么厉害!

    不愧是我的偶像啊!

    林跃,以后你就是我的目标了!我一定要超过你!

    路小天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林跃将支票收了下来,然后急忙向周老询问雕刻界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在雕刻界的见识还不如一个学徒,是该恶补一下了。

    听完周老的讲述之后,林跃才知道了老一辈的人雕刻一件大型的作品需要多少钱。雕刻大型的作品用现代的办法不仅仅是体力和精力劳动,最重的还是创意,创意才是无价的。为了找打创意的灵感,一件大型的雕刻可能要酝酿好几年,几百万的价格绝对不贵。

    林跃也终于知道了雕刻师的不易,老一辈的是这个价格,而一般的雕刻师的价格就很少了,雕工好的没多少,雕工差的一抓一大把,他已经算是走了一个快速走向成功的捷径了,别人在他这个年纪还在山脚上徘徊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山顶。当然这个捷径不是所有的人都走了,当初他和其他的人的起点都是一样的,只要他没有成功依旧会和其他人一样从山脚下慢慢的往上爬。

    或许林跃是幸运的,但是他付出的努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

    周老上午之所以让男子下午来介绍林跃给他,其实就是为了看林跃现场雕刻,但是男子都走了很长时间了,林跃依旧没有任何想要动手雕刻的神色,完全是一脸的惬意。

    实在忍不住了,周老于是问道:“小跃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啊?后天早上就要将作品交给对方了?你不现在就开始雕刻吗?”

    “明天开始雕刻,一天的时间就够了。”

    林跃随口说道,一天的时间他有这个信心。

    一天?

    周老的心再次被震撼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一天的时间就能雕刻出来一副作品,那他这个花一年的时间都不一定雕刻出来一件作品的前辈岂不是很汗颜,同时他心中对林跃的评价又高了一个层次。

    没有在雕刻时间上过多的纠缠,周老知道林跃这么说就一定有信心,要不然不可能如此的惬意,于是带点商量又带点询问和乞求的问道:“你雕刻的时候我能不能在旁边看着啊?”

    说完,眼神紧紧的盯着林跃,他真怕林跃不答应,这可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但是林跃如果不答应他也没办法,雕刻师的雕刻方法很多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绝活,是不一样的,为了防止别人偷学去,一般雕刻的时候是不会让别人看的,尤其对方还是一个高水平的层次。

    “没问题。”

    林跃很爽快的回答道。

    随意人怎么看,他也不怕别人学了去,如果古雕刻术这么容易学的话,那满天下不全是练习古雕刻术的吗?同时他也希望别人能学去,因为这样古雕刻术就可以发扬光大了。

    闻言,周老心中顿时大喜,也被林跃如此年轻就有如此的胸襟感到惊诧。

    雕刻的地方是周老提供的,就在周老平时雕刻的房间,两人约好第二天林跃来着之后,又聊了很久,林跃才离去。

    第二天,林跃和严宽再次来到周老的木雕店,林跃本来怕严宽烦闷不想让他跟来,但是严宽说自己想看看林跃是怎么雕刻的,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见过雕刻呢,他比林跃想象的要对雕刻感兴趣的多。

    来到店里的时候周老不在,只有路小天。

    问过之后才知道周老已经在他工作室了等林跃了,那块木料也被运到了那里。

    林跃和严宽在路小天的带领下向着周老的工作室开车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