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风平浪静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这两个年轻人确实优秀,这次秦家可能要栽倒他们手上了,以前很多人都知道秦家卖假毛料,但是没有人抓住过他们,没想到这两个人来几天就发现了,这下可有的玩了,这把火现在好还烧得不够,我们需要加一把火。”

    花逢春笑着说道。

    谢家的发生的事情和花家差不多,这次秦家成了他们主要的目标。

    一天之内所有在瑞丽赌石的人都知道了秦家一个分店买假毛料让翡翠协会的会长给抓了。这件事顿时让瑞丽的赌石界风声鹤唳,一时间都不敢买秦家的毛料了,让秦家这一天毛料的销量大为缩水,而花家和谢家却不断增长。

    不知道在谁的控制下,以前也上当只能打碎牙往嘴里烟的人这次也都出现在了街道上,宣传他们的血泪史,控诉秦家的暴行。

    虽然秦家四处说卖假毛料属于个人行为,和秦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根本没人相信他们说的话。

    原来的店主还挺硬气,将所有的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但是对于假毛料的来源却说他也不知道,是从别人那里进来的。至于是从哪进来的,他只能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几乎一天之内,所有的人都不再相信秦家了,那些深受秦家压迫的做毛料生意的人也纷纷联合起来反抗秦家。以前他们之所以没有联合是因为他们缺一个机会,一个给秦家重重一击的机会,但是现在林跃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一下。

    也是在一天之间,全国各地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瑞丽,尤其是在这个瑞丽公盘即将召开的关键时候。这对秦家来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对于现在的境况,秦家出了发了一个声明外,再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似乎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间不足挂齿的事情。

    有一种方法叫做冷处理,秦家使用的或许就是这种方法。

    三天之后,关于秦家的热议也慢慢的消失了,无论花家和谢家如何再在幕后当推手,也掀不起太多的浪花,这然他们明白秦家在这三天已经将一切都打理好了,而且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于是他们两家也偃旗息鼓了。而且翡翠协会那边那个店主一口咬定是个人行为,翡翠协会会长庞运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最后只能让警察局用刑事罪名将他判了罪。

    这三天,林跃和贺幼藏优哉游哉的在翡翠街挑选毛料。三天下来,他们也找到了不少好毛料。贺幼藏挑选的毛料要等回到昆明之后解开,而林跃直接当场解开了。两块毛料全都赌平了,没涨也没垮。

    这是林跃在不使用异能的情况下的结果,这个结果让他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没赌垮。

    第四天,林跃和贺幼藏再次来到了翡翠街。

    林跃明显的感觉到翡翠街上一切恢复了正常,没了三天前的躁动。零星的还有人在讨论着这件事的八卦,不过已经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看来秦家的实力比想象中高的要雄厚啊!

    林跃心中感叹道,这次也算是摸了秦家的底,同时也让他们和秦家形成了真正的对立的局面,不过林跃不怕,既然是赌石界的人,就不该怕事!

    幸好翡翠街的人并没有太多人知道三天前的事情是怎么引起的,这才让林跃和贺幼藏有了平静的生活。而且并没有认出林跃和贺幼藏来,所有的人都只关心毛料。

    这次林跃和贺幼藏分开了,既然秦家在前三天都没有找他们的麻烦,那就不会再找他们的麻烦了。或许对方正在等一个好时候,不过林跃已经不关心这些事情了。

    林跃随意走到了一个摊位上,因为公盘要召开引来了很多商人,很多商人都来到了瑞丽,导致了瑞丽翡翠街上的人爆满,于是那些卖毛料的店主把自己家的毛料全都摆在了外面,来信因来往的客人。

    往摊位上瞥了一眼,林跃看中了一块毛料,结果还没走过去就被人抢先了。

    林跃看了看那个商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让自己的手不够快呢!

    无奈之下,林跃只能来到另外一个摊位,看中一块毛料后迅速走了过去,蹲下仔细的查看起来。

    再少的钱也是钱,总比赌垮好!

    林跃的思想现在转变了过来,好的毛料毕竟很少,要想靠赌石赚钱就不能将心思全都放到大的好的毛料上,而是应该积少成多。所以林跃决定不再放过自己看到的任何一块可赌性较高的毛料。饶是如此,能进入他视线中的毛料几乎没有多少。

    眼前的毛料并没有太多的特征,只不过有一些绿意,仔细的看了一下,林跃就放弃了。

    所有的绿都跑到了外面,没有可赌性。

    就在林跃要看另外一块毛料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摊主的声音。

    “薛林,你别赌了,赌石十赌九输这个你也是知道的,你父亲还有病,拿着这些钱给你父亲看病吧。”

    摊主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看起来有些瘦弱,但是却瘦的有精神,完全不是那种营养**的感觉。

    此时他的手中正拿着一笔钱,他对面蹲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这个人应该就是薛林。

    林跃疑惑的看着这两个人,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说孟老头,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我给你送钱你都不要?”

    年轻人的声音流里流气的,充满了痞子味。

    这两个人的声音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不少人看到那个年轻人不禁摇了摇头,继续自己的事情,而那些外来的显然不怎么关心这些事情,也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了。

    听到年轻人的话,林跃的眉头皱了起来,这小子怎么跟老人家说话呢!

    “这可是你父亲的救命钱,要是你赌垮了,你父亲就没有钱救命了,我不会把这块毛料卖给你的!”

    被年薛林成为孟老头的老者严肃的说道,然后将钱往年轻人的手里一塞。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父亲不会有事的,这块毛料我一定会赌赢的!”

    薛林的语气忽然软了下来。

    “不卖!”

    老者很坚决的说道。

    “你到底还卖不卖毛料,我这可是现钱,你凭什么不卖给我?孟老头,你今天要是不卖给我我就告诉所有人你欺诈,然后把你告到翡翠协会去!让你做不成生意,卖还是不卖?”

    薛林的语气又突然变得强硬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精神分裂呢。

    林跃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一身很破旧的衣服,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了,头发也很长,并没有太多的油渍。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憔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疯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