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各种解读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杀神”林跃出现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网络类,让那些观望的人立即涌动了起来,各大论坛和贴吧也开始纷纷转载林跃的那段话。

    疯狂的膜拜之后人们开始认真解读林跃的这段话。

    他们很为林跃的无私而感到惊讶,因为一个人可将自己的东西全部说出来,这份魄力就值得很多人学习。同时他们也在为林跃的悟性感到震惊,完全是自己练就出来的,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看到林跃写给他们的训练方法的时候,很多人都开始尝试劈香了,但是很快人们就变得沮丧了,即使是大白天依然劈不中,他们很难想象当初林跃是怎么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练成一口气可以连续劈十根香并且十刀劈中九刀的。而且那还是在黑天的环境。

    但是很多人也坚持的练了下去,因为他们对古井不波的状态实在是太向往了,而且那个最后还能成为像小李飞刀那样百发百中弹无虚发的情况。

    林跃之所以说这么多也是有他的目的的,古雕刻术在他手里不仅要继承还要发扬光大,所以越多的人喜欢和练习古雕刻术,他越感到高兴。早晚要教人,不如先在往上公布这样的训练方法,谁练会了就看谁的悟性和韧性了,到时候再教那些喜欢雕刻的人古雕刻术。林跃并不怕别人超过自己,这方面别人会超过自己也是好事,至少他就可以找到一个“师傅”了,但他更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因为光精神力的锻炼和吃苦这一块就会吓退很多很多人。而且他感觉异能和古井不波是相辅相成的,别人无法达到他这种程度。

    一些有心人也从林跃的字里行间看到了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就是古井不波之上还有一个境界。

    这种境界是什么样的?

    林跃既然敢这么说就意味着他已经达到了这种状态。古井不波的状态已经如此神奇了,那之上的境界呢?会不会成为古代侠客中的那种飞檐走壁?

    这个话题通过帖子发了出来,因为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兴趣,然后开始猜想自己自己心目中的古井不波状态之上的境界的情况。

    有的人猜得很保守,觉得就是对周围的时间更加敏感,速度更快。但有的人就天马行空了,他们甚至认为林跃在这种境界下能飞起来。

    更多人的呼吁林跃能再出现一下能和他们做在线的交流,但是吧主“杀手狂魔”却告诉“杀手”们和那些关注着林跃的人请不要打扰林跃的私生活,因为了林跃从他的帖子上很清楚的说明了过不久就会有他的消息,请大家耐心等待。而且他还列举了林跃打了声招呼就拔掉网线的事情事,所以他想所有的人要克制,给林跃一个安静的环境。并希望大家满足林跃的心愿,多多关注鉴定大赛。

    但很多人根本就不理会这个,林跃的出现已经引起了他们足够的好奇心,还有那玄之又玄的修炼方法让他们感觉如鲠在喉总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喧闹怎么发帖,林跃都没有出来,而他们也不知道林跃的地址,就算知道ip也没用,林跃已经把网线扒了,也就是现在除非林跃自己主动站出来,要不然其他人谁也没办法让林跃出来。

    在网上因为林跃的出现吵的沸沸扬扬的时候,现实的世界那些记者依旧疯狂。他们甚至不惜给出了悬赏令,谁能提供林跃的线索赏金两千,于是所有的儿人纷纷当起了线人,几乎景德镇的所有的路口都有了人。

    林跃本来还想化妆一下,出去透透风,但听到外面的情况也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自作孽不可活啊!

    林跃终于体会到了这样的痛楚。

    无奈之下,林跃只能联系劈虫了,他让刘寒出去买了一下吸引昆虫的药粉,然后撒在房间里,吸引过来昆虫之后就开始了他的劈虫计划。

    终于将自己累了个半死之后,林跃才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了一觉,将外面的喧嚣完全隔离在梦之外。

    第二天,林跃接到了秦瑶瑶的电话。秦瑶瑶先是调笑了一番林跃,然后让他出门小心些。林跃笑着说自己一切都好,就是没办法出门,他还询问了一下秦瑶瑶在那里工作学习的怎么样,秦瑶瑶让他一切放心,两个人说了半个多小时的甜言蜜语才挂断了电话。然后,林跃给庄东风庄老打了过去。庄老这次没有来景德镇,如果来了,林跃说不定现在已经登门拜访去了。

    “喂,庄老您好,我是林跃。”

    接通电话后,林跃开门见山过道。

    “呵呵,原来是林跃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现在有没有一种十面埋伏的感觉啊,我可救不了你。”

    庄东风笑着调笑道,很显然他也关注着这里的信息。

    “庄老笑话晚辈了,我现在连门都不敢出去,这种痛苦太难承受了。”

    林跃苦笑着说道。

    “哈哈,我就知道会是这种情况,你现在不出去正好,出去之后你根本无处藏身了,等鉴定大赛让那些媒体炒作完你就没事了。”

    庄东风显然对这方面深有体会。

    “对了,这次你给我打电话应该有什么事吧,不可能向我诉苦吧。”

    闻言,林跃笑道:“庄老你真是明察秋毫......”

    “少给我戴高帽子,直说吧,什么事?”

    庄东风打断了林跃的话。

    听到高庄东风如此直接的话,林跃尴尬的一笑,然后说道:“我这里有个不小心打碎的瓷器想让您帮忙修补一下,不知道您可不可以帮晚辈一下。”

    “碎成什么样了?你要是碎成粉末了再找我,这不是砸我场子吗?你千万别跟老贺学这些坑人的把戏。”

    庄东风语气中带着一丝后怕,看来没少被林跃的师傅贺常和折腾。

    林跃闻言心中一喜,庄东风既然这样说就代表他已经答应了。于是立刻说道:“不碎,就是碎成了十几个小块,没有很小的碎片。”

    “恩,这还差不多,这样的情况你不用找我啊,小蝶不是在景德镇吗,找她就可以,她在修补瓷器方面造诣很高了,已经不下于我了。”

    找她?

    我这不是去找难受吗?

    林跃立刻说道:“庄老,这件瓷器菲比寻常,你能不能亲自动手?”

    他实在是不想去找庄梦蝶帮忙,不仅要冒着热脸贴冷屁股的危险,还很有可能被拒绝。

    “也好,不过我现在实在抽不开身,等鉴定大赛完了你来我这吧,我给你修复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