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果然毒辣(第四更,求收藏!)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第四更送到,求收藏啊求收藏!惨淡的收藏哇,小步拜谢了!

    下一更晚上八点!

    *****************

    很多人都是听到了腾冲出现了一个青年赌石高手,但是一直不知道是谁,这个时候才知道竟然是眼前的年轻人。

    很多人看向林跃的眼神中不再是嘲讽而是变的敬佩起来。

    承认卡片,赌涨二百五十万,哪一件拿出去都会让人羡慕一阵子,现在却全部发生在眼前的年轻人身上。

    后生可畏啊!

    “谢谢尚前辈的关心,这个毛料我还打算在看看,并不打算现在解开。”

    林跃虽然很想当众扇尚家父子一激响亮的耳管,但是箱子啊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之前他太高调了,如果继续下去说不定真有人怀疑到异能上,这一点不得不防啊!

    不敢解正好,运回去之后管你赌涨还是赌垮还不都是传言说的算。

    虽然这么想,但是尚国良还是要当着众人的面暗损林跃几声:“看来林贤侄学会了韬光养晦,四百万买下一块开了窗的毛料一定是成竹在胸,不敢当众解石,肯定不是怕赌垮而是有其他的顾虑对吧。如此年轻就瞻前顾后,多一份谨慎但也少了一份魄力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的怕了呢!我觉得林贤侄一定不是怕了。”

    虽然表面夸林跃,实际上确实暗讽他,配合真不阴不阳的语气,周围人都听出了其语气中浓浓的讽刺意味。

    “我好想也没怎么听说过尚前辈当众解过毛料吧,似乎都是运回家,哦!我忘了,明料您还是解过的。”

    林跃回击一声。

    在场的人都知道尚国良的这一特点,从不当众解石。这个特点出于谨慎无可厚非,但是从林跃的嘴里说出来却让人忍俊不禁。

    尚国良脸色微微一凝,然后呵呵的笑了起来,道:“我老了,不比你们年轻人,不过年轻人要是没魄力,尤其是赌石的人年轻人,那真是让人失望。”

    “这点就不用尚前辈操心了,晚辈才疏学浅,我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林跃淡淡的说道。

    “我看你是怕了,怕赌垮!胆小鬼,不像男人!”

    尚家泰鄙夷的说了一声,有自己父亲撑腰,他胆子大了不少。

    “怕?我还真没怕过?那天在珠宝店某些人狗仗人势的威胁我似乎就没怕,不知道尚兄是不是记得?”

    “你——”

    尚家泰勃然大怒,今天他已经受够气了,三番两次被人奚落,是个人都忍受不了!

    不过他的怒气再次憋了回去,被自己的父亲紧紧的拦住了,只能不甘的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林跃一眼。

    “如果林贤侄你的魄力能有你的口齿伶俐的一半就了不得了,恐怕这赌石界以后就是你的天下了,哈哈……”

    说我喜欢放空话?只说不做?

    林跃阴阴的笑了起来。

    给你面子你不要,就别怪我了!

    “尚前辈觉得这块毛料如何?”

    林跃看似无意却暗藏杀机的问道。

    “神仙南端寸玉,不开出来谁也不着调里面的情况,不过我觉得一般人不会出四百万买一个开了窗的毛料,除非……”

    尚国良指了指脑袋,然后哈哈的笑了起来。

    周围的人也跟着哄笑了起来。

    除非脑子有毛病才会买下这块毛料。

    “看来尚前辈不看好这块毛料啊,今天我知道并不是年龄大就是倚老卖老的资本,有时候容易老眼昏花!”

    林跃的嘴依旧毒辣。

    “你什么意思?”尚国良脸色一沉。

    “没什么意思,就是发点感慨罢了。”

    林跃一脸“你懂”的神色,在尚国良看来却满是嘲讽。

    “哼!我真不知道贺一眼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徒弟,腾冲的奈尔事业肯定是谣言吧,承认卡片靠人情靠钱也是能买到的吧,你该不会是靠着某些人的人情砸钱砸出来的吧?”

    承认卡片一直是尚国良的心病,被林跃激怒的他再次拿这个说事,他对林跃如此年轻就难倒趁热跟卡片感到异常的气氛和不甘。

    那个承认卡片该是他的!

    “是不是用钱买的去腾冲一问便知,这件事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尚前辈就别老拿这件事说事了,言归正传,尚前辈你说这个毛料不好,不知道不好在什么地方?晚辈觉得这个毛料很不错啊!”

    “不错?是个人就能看出哪里不好来!这点不用我多说!”

    “我觉得前辈还是说出来比较好,晚辈才疏学浅今天正好长见识,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最好的地方下刀开窗就然什么都没开出来,一切不言自明!”

    这个时候贺幼藏慢慢的站起身,脸上带着些许的失落和悔恨。

    “果然毒辣!”

    贺幼藏朝着林跃竖起大拇指道。

    这个动作让周围的人一愣,这是在干什么?

    林跃的震动是这些人中最大的,贺幼藏何曾做过这样的动作,除非佩服到极点才有可能做出这样的动作。

    他佩服自己?

    为什么?

    果然毒辣?

    这是啥意思?

    似乎在解答林跃的疑惑,贺幼藏淡淡的说道:“松花。”

    以贺幼藏的性格看出门道后就会离开去看自己的毛料去,不过这次却站到了林跃的身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林跃会心一笑,以贺幼藏的水平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一定是被那个切开的窗口骗了,其他的人都被骗了,以至于没有细看。

    “前辈你难道就没看出这其中其他的门道吗?”林跃继续转向尚国良。

    “其他的门道?难道这块毛料还另有玄机,哈哈,还请林贤侄你指出来,也让大家长长眼,看看你的眼力究竟是多么的毒辣,哈哈……”

    笑声立刻响彻了整个院子,周围的人都能从笑声中听出尚国良笑声中的嘲讽。

    他压根就不信!

    尚家泰不明所以的也跟着他父亲笑了起来,笑的就像一个二、逼一样。

    父子俩的败顶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的亮,亮中带着嚣张的意味。

    现在他们和林跃已经识破了脸皮,对方三番两次的讽刺挖苦已经让他们怒火中烧了,什么狗屁计划,现在就要把林跃弄得身败名裂!

    就现在!

    林跃微微一笑,在所有人注视下走到了毛料的旁边,指着毛料背后的那一小片松花,对尚国良说道:“不知道,前辈着这一小片松花怎么看?”

    松花?

    周围的人都为了上来,这里的人基本都看过这块毛料,不少在看到那个粘回去的窗口就退了回去,根本不知道后面有松花。

    有的人知道但并不肯定林跃手指的松花就是他们看到的那个,说不定有什么他们没看到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