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爷孙俩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下午五点林跃赶了回来,带着一脸的疲惫和兴奋。

    上午使用了异能,下午接着使用异能,让他的身体很吃不消。

    明天还要去一次!

    林跃对自己说道。

    “你没事吧?”

    看着林跃一脸疲惫的样子,贺常和急忙搀扶住林跃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不过来的有些急了,太累了。”

    林跃此刻确实太累了,只不过不是跑累的,而是精神力使用过度了。

    贺常和见林跃确实是累的,于是松了口气,扶着林跃走到了一旁坐下。

    林跃闭上双眼慢慢的恢复着,等到了五点二十最后一个人从别墅里走出来才睁开双眼。

    随着最后一个人的走出,第一个项目的比试到此结束。

    老刘扫视眼前的十个人,眼神重点在林跃的身上停留了一下,眼神中满是赞赏。

    “结果已经出来了,有的人鉴定对了,有的人鉴定错了,可能很多人都已经知道答案了的,但是现在我还是有必要把答案跟你们说一下。在说之前我要把比赛的一些规定告诉大家。”

    “如果三个项目按一百分算的话,第一个项目是三十分,第二个项目是二十分,第三个项目的是五十分,第二个项目因为是纯理论的考察,所以分数比较低。我们会根据你们的表现进行打分,比如在第一个项目鉴定出真品的人都是三十分,没有坚定对的我们会根据你所给出的答案就行给分,不会是零分,这点请大家放心。”

    “好了,下面我要宣布今天的结果了。”

    老刘猛的将声音提高了一些。

    闻言,十个比试的人包括十个老一辈的人都聚精会神的看着老刘,神色中充满了期待。有的人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还是有些期待,因为猜想永远是猜想,没有定论前他们也不敢相信自己。

    “真品是——”

    老刘微微一顿,扫视了一下面前的十个人,喊道:“真品是明万历青花大碗!”

    “哈哈……”

    话音刚落,贺常和立刻大笑起来,而且还是朝着陈飞的方向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得意和嘲讽。

    听到贺常和的笑声,所有人都明白了,林跃鉴定对了!

    一个只学了不到三个月瓷器的人鉴定对了!

    在场的人没有人敢说自己学了三个月的瓷器就可以在三十分钟之内在十件高仿的瓷器中找出真品,即使给他们一年的时间他们依旧不敢有这份自信。

    但是眼前的人确实是做到了。

    是师傅教的太好还是徒弟太出色了?

    很多人都对贺常和知根知底,对他的水平也有所了解。要说贺常和是那种很会教徒弟的师傅,打死他们也不相信。

    因为一个脾气火爆的师傅怎么可能有耐心教徒弟。

    所以,只剩下了一点,那就是徒弟太出色!

    一时间所有人看林跃的眼神都变了,有羡慕,有赞赏更有记恨。但是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一点。

    贺常和找了个好徒弟啊!

    看到贺常和放肆办的冲着自己“哈哈”大笑,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脸面,陈飞的脸上露出了阴狠的神色。

    先让你得意吧!别以为只有你徒弟鉴定对了,我徒弟也对了,这一局就算平手。第二场就会有你哭的,我就不信学了三个月的小毛孩子能在知识上胜过学了二十年的潜舟,笑吧,笑吧,现在笑的越狠最后哭声越大!

    陈飞索性就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他想将贺常和的笑声排除在耳外,可是越不想听到那笑声偏偏如影子般追随着他,一步不离,越显清晰。

    最后陈飞终于忍受不住了,狠狠的呸了一声。

    看到陈飞气急败坏的样子,贺常和的笑声反而更加大了。

    结果出来了,有的人脸上打着笑容有的人脸上却充满了苦涩。

    一种结果,两种滋味。

    “请鉴定对的人往前一步。”

    老刘等所有人消化了刚才的消息后说道。

    闻言几个人往前走了一步。

    这几个人是,林跃、庄梦蝶、李潜舟、章辉明,还有那个女前辈的徒弟吴依山,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

    正好是今天上午参加比试的人,下午进入的人一个都没有鉴定对,这种巧合不得不让人感叹天意。

    五个人最引人瞩目的不是唯一的女子庄梦蝶,也不是脸上挂着虚伪的淡淡的笑的李潜舟,而是在比试前被所有人认为肯定是倒数第一名的林跃。

    想象中的倒数第一名现在成了第一个参加考试又是第一个鉴定出真品的人。

    老天给他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原来他们所有的认知在眼前的年轻人身上根本就不成立。

    如果以往他们认为自己的徒弟是天才的话,那么今天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坐井观天了,眼前的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天才、奇才!

    错了,错了,都错了!

    不少人默默的摇摇头,这次比试不是在优势性压倒一对师徒,而是变得势均力敌,甚至那一对师徒比自己有了优势。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所有人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这个比试不再像他们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一不小心输的很可能就是他们,倒数第一现在看来已经没了,谁是倒数第一还是未知数,为了名次也为了自己的面子必须小心,无比的小心!

    看着眼前的五个人,剩下的五个人都汗然的低下了头,人比人气死人啊!

    李潜舟身边的王越低头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狠狠的瞥了一眼身边的李潜舟。

    妈的,要不是你老子现在怎么会这么丢人!你给老子等着!

    老刘赞赏的看着眼前的五个人,说道:“恭喜,你们第一个比试项目都得到了三十分。”

    之后老刘又宣布了剩下的五个人的分数。

    王越因为选了那个有轱辘车印的雍正粉彩结果只得了九十五分,换算过来是28.5分,这让他心中对李潜舟的怨恨更加的大了。

    没有人质疑景德镇方面的计分方式,更没有人疑问为什么不同的瓷器不同的分值,没鉴定对就是没鉴定对,该得零分的能让他们多得二十几分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如果这个时候真的有人提出什么质疑,那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回酒店的路上,在车里贺常和忍不住狠狠的拍了一下林跃的肩膀,兴奋道:“你今天可给师傅涨脸了,你没看到那些人的脸色尤其是陈飞的脸色在得知你鉴定对了之后变的那个难看,简直比他见到他亲娘死了还要惨,哈哈……笑死我了!”

    林跃看自己的师傅这么高兴,心里也是很开心,但是并不居功,谦虚的说道:“还是师傅教导的好。”

    “你少给我戴高帽子!”贺常和狠狠的白了林跃一眼道:“我教了你什么我自己清楚,要不是你认真学,而且把所有的知识都消化了,要不然你怎么可能能鉴定出十件瓷器中的真品,看我我贺常和算是找到了一个好徒弟啊!”

    这还是贺常和如此的夸奖林跃,看得出他今天对林跃的表现是无比的满意。

    自己师傅的夸奖让林跃多少有些受宠若惊。

    自己似乎没做什么吧?

    就是用自己的知识鉴定一下瓷器,然后开开作弊器用异能确定真品,似乎其他的没做什么吧?

    林跃并没有在自己师傅的夸奖中迷失自己,他对自己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不会就是不会,绝不能打肿脸充胖子。

    贺常和绝对是做师傅的绝佳人选,知道什么时候该夸自己的徒弟,什么时候该批评,刚夸完,立刻脸色一整,严肃的说道:“今天看的出来你对一些瓷器知识的掌握还不熟练,明天我就模拟后天的第二关考核对你进行集训,看看能不能找出你的薄弱点,然后给你专门补习一下。”

    闻言,林跃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问道:“师傅,明天能不能给我一上午的时间让我处理一下私事?”

    “私事?你有什么私事?”

    贺常和疑惑的望向林跃。

    “其实也没多大事,学习要紧,学习要紧。”

    林跃赶紧说道。他可不敢告诉自己的师傅是要用异能去验证并记住高岭土年代和朝代间的差异。看来这件事只能往后托两天了,等第三场比试前一天再去强记也不迟。

    贺常和狐疑的看了林跃一眼,然后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

    “小寒,瓷器做的怎么样了?”

    一个老者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看着眼前十三四岁的少年。

    “已经好了。”

    “这么快?”

    老者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这才过去几天啊,这也太快了点吧?

    如果林跃在这一定会发现,这一老一少赫然是自己那天碰到的制瓷天才刘寒和今天刚看到的老刘。

    “嗯,瓷瓶早就做好了,十天前我碰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大哥哥,他们之间可能存在着某些联系,我制瓷的时候他一直站在我身后,那一次制瓷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似乎是……水到渠成。”

    刘寒皱着眉说道,脑海中一直努力回想着那天的情景。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刘也来了兴致,他知道自己的孙子不是一般人,绝对的制瓷天才,有时候他就觉得他孙子是上天赐给景德镇的,让景德镇重现当年的辉煌。能和自己存在着某种联系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那天我刚调好瓷泥突然听敲门声……”

    刘寒缓缓的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老刘听着这玄之又玄的事情眉头紧皱,等自己跌孙子讲完,他问道:

    “你知道那个年轻人是做什么的吗?”

    刘寒摇摇头。

    老刘心中有些无奈,他知道自己的孙子对这些事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有他心爱的瓷器。如果能知道那个年轻人身份和联系方式就好了,因为他从自己的孙子的叙述中感觉到那个年轻人更不是一般的人,或许能更好的帮助自己的孙子。

    “你说做好的那件瓷器是那天做好的那一个吗?”

    老刘问道。

    刘寒点点头,然后走进房间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个瓷瓶。

    看到刘寒手中的瓷瓶,老刘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急忙接过瓷瓶仔细的查看一番。

    老刘查看瓷器期间,刘寒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呆着,一言不发。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刘脸上的激动地神色越发的显现,捧着瓷器的双手开始抖动了起来,最后连他的身体都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

    “这……这是你……你做的?”

    老刘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脸上充满了震惊和兴奋。

    刘寒肯定的点点头。

    见状,老刘的身体猛的一震。

    *******************

    回到酒店后,林跃给秦瑶瑶打了个电话告诉了秦瑶瑶今天的事情,秦瑶瑶听到林跃赢了简直比自己赢了还高兴,并不断的给林跃打气,如果后面表现好的话回家之后会有奖励给他。

    听着秦瑶瑶语气中的暧昧,林跃对那份奖励充满了期待。

    第二天一整天,林跃都是在贺常和的房间里度过的,不断的师傅提问,不停的回答,然后根据自己的回答师傅再作出一定的讲解和纠正,这样的模拟训练还真让贺常和找到了林跃的薄弱点,然后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反复的教授一些知识弥补林跃的这个薄弱点。

    一天下来,林跃疲惫不堪,但是却对明天的比试充满了信心。

    这一天,同一个酒店不同房间里都上演着和贺常和房间里相似的场景,昨天的比试让他们意识到不能掉以轻心,否则输的就会是他们。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第三天,林跃早早的起来,吃完早饭后跟着自己的师傅来到了昨天的别墅。

    今天的比试依旧在这幢别墅中进行,包括后天的比试依旧是在这里。

    林跃以为自己来的就够早了,没想到还有人比他们来的早,庄东风和庄梦蝶这对祖孙俩已经到来了,还有陈飞和李潜舟师徒。

    和庄东风打过招呼之后,贺常和就领林跃找个地方休息去了。

    他们刚休息没多久,贾维耿和章辉明师徒俩,魏进忠和王越师徒俩,还有那个女前辈和吴依山师徒俩。

    “哈哈……老贺,老庄,你们来的这么早啊!”

    贾维耿笑着向贺常和和庄东风的方向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