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章 你选对了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见林跃竟然和章辉明耳语,剩下的六个人脸上都不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同时不少和庄梦蝶、李潜舟交好的人心中更加记恨两个人。

    尤其是魏进忠的徒弟王越对李潜舟的怨恨更大。

    以前有事的时候跟我称兄道弟,现在到竞争的时候鸟都不鸟我了,这算什么?

    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和林跃比起来,真是什么都不是,还想跟人家斗,吃屎去吧!

    王越心中不断地咒骂着李潜舟。

    这个时候,老刘站起身说道:“第四个谁愿意进去。”

    还没等老刘的话音落下,章辉明就站起身来说道:“我去。”

    老刘点点头,然后指派了一个工作人员。

    章辉明从带来的包里偷偷的取出了放大镜,然后冲着自己的师傅贾维耿,贺常和和林跃点点头,然后跟着工作人员走向别墅。

    “不知道小章的水平能不能找出真品,看老庄的孙女和陈飞的徒弟都已经找出了真品。”贾维耿望着章辉明的背影微微感叹道,眼神中露出担忧。

    “放心吧,小章的实力不错,肯定可以的。”贺常和说道。

    “嗯,章师兄的实力在我之上,肯定可以的。”

    林跃很肯定的说道,但是也无意中承认了自己找出了真品。

    贾维耿点点头,只不过眼神中还是有些担忧。

    半个小时候,章辉明一脸疑惑的走了出来,看来情况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乐观。

    看到章辉明的脸色,贾维耿心中一紧,不会这么难吧?

    章辉明跟了他九年,在这之前他在古玩街混了五年了,前后加起来超过了十四年。十四年的知识都不能鉴定出十件瓷器的真品?

    是真的很难,还是没鉴定完?

    等章辉明靠近凉亭后,贾维耿立刻跨步走了上去,问道:“怎么样?”

    “很难,前面的七件瓷器我看的很仔细后面三件没多少时间,只能大概的的看了一下,没想到那些瓷器这么难,包含的知识太多了。”

    章辉明感慨的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林跃和贺常和也围了上来。

    “怎么样?”林跃出言问道。

    章辉明摇摇头道:“在清朝的粉彩瓷瓶和明万历的青花大碗中我存在很大的疑惑,两件瓷器我都看着是真的,怎么也找不出其中的差距。”

    他们离其他人比较远,所以不用担心其他人听到

    林跃心猛地一跳,那个轱辘车印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发现的,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最后你选的哪一件?”

    贺常和也挺林跃说道,知道其中的秘密,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章辉明。

    “我最后选的是明万历的青花大碗,我觉得这个更加靠谱些。”

    章辉明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自信。

    闻言,林跃忍不住捶了一下章辉明的胸口,笑着说道:“真有你的,不确定都能猜对!”

    “嗯?”

    章辉明一愣,反应了过来,激动的问道:“你选择的也是那个青花大碗?”

    林跃笑着点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贾维耿从刚才的失望的结果中清醒过来疑惑的问道。

    “你徒弟选对了!”贺常和笑着拍了拍贾维耿的肩膀说道:“那个清雍正的粉彩圈底有一个很细小的轱辘车印,一般人看不出来的,那件粉彩是假的。”

    “真的?”

    贾维耿略带激动的望向贺常和。

    贺常和点点头,说道:“不信你问小跃。”

    贾维耿和章辉明同时望向林跃。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我师父说的没错,瓶底确实有一个轱辘车印,是民国的高仿品。”

    林跃很肯定的说道。

    听到林跃的话,贾维耿和章辉明同时松了口气。

    猜对了就好!

    贺常和坐过来拍了拍贾维耿的肩膀,道:“年龄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对这些名利的事情如此看重?”

    听到贺常和这么说,贾维耿忍不住白了贺常和一眼道:“这是你徒弟鉴定对了才说这样的风凉话,还没比试前还不知谁心急担心的要死,现在到开始说我的风凉话了。”

    贺常和闻言尴尬一笑。

    听到两位老人的谈话,林跃“呵呵”一笑。

    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自己的脸面并不算太重要,但是涉及到自己徒弟就变得如同葛朗台见到金子一样,无比的重视。师傅对待徒弟比自己的亲儿子还亲,这份感情根本无法想象,也不怪贾维耿有如此大的反应。

    贾维耿朝向自己的徒弟,严厉的批评道:“你还是在古玩街混了十几年的人,难道连轱辘车的印痕都看不出来吗?白长一双眼睛了……”

    贾维耿丝毫没给自己的徒弟面子,该怎么批怎么批,这才是爱之深恨之切。

    章辉明低着头唯唯诺诺的听着,不敢顶一句。

    贺常和有些看不下去了,插嘴劝道:“在那种环境下谁都会变得无比的焦急,看错一眼漏看一眼也是很正常的,你这样批评小章就有些过了,说说不就完了,你怎么还上瘾了。”

    “不批评他一次狠的他不涨记性,这回记住了吗?”

    贾维耿感觉自己确实有些过了,借坡下驴道。

    “记住了,记住了。”

    章辉明急忙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哼!”

    贾维耿怒哼一声,但是哼声中已经没有多少怒气了。

    见自己的师傅不再生气了,章辉明微微松了口气,趁机对林跃感谢道:“谢谢,要不是你告诉我拿放大镜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鉴定那个宣德年间的青花缠枝花纹豆,气泡确实不察觉啊,谢谢。”

    林跃微微一笑道:“客气什么啊,放大镜是鉴定师必备的,我只不过提醒你拿着而已。”

    贾维耿也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

    第五个进去的是十位老一辈中唯一的一个女前辈的徒弟。

    林跃觉得等的有些无奈,索性就像自己的师傅请教起瓷器的知识来,后天还要进行第二轮的比赛,还是多学学吧。

    贺常和讲的兴起的时候也引来了贾维耿前来凑热闹,慢慢的庄东风也靠了过来,变成三个人教林跃。

    一个问题从三个方面讲解,又是一个人讲其他人在补充,让林跃获益匪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