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因为你不懂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林跃知道贺幼藏不会无的放矢,于是将心中那略微带点逞能的想法给打消掉,站在贺幼藏的身旁静静的做一个旁观者。

    “我来!”人群中终于走出了一个人,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有人出来,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广州商人向出来的中年人道了声谢后,和对方一起走到一个摆在东南方的一个桌子旁边,桌子上放着一个香炉,里面燃烧着三根精致的香。

    两个人冲着燃烧的香郑重的拜了三拜,然后才开始解石。

    中年人操作着切石机调整好位置,然后再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开关,随着切石机的慢慢的落下,一阵刺耳的“嗤嗤”声充斥着整个街道。

    周围所有的人,都随着切石机的慢慢落下而变得紧张起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没有一个敢眨眼,生怕错过什么有纪念性的镜头。

    广州商人脸色也变得微微有些紧张,不过更多的是期待,期待中还有隐隐的一丝自信。

    看着中年人的解石动作,林跃不禁点点头,和荣乐轩的解石工人的技术有一拼。

    随着轰的一声,毛料被切成了两半,进入人们眼帘的赫然是灰白的岩石,光滑平整,似乎嘲笑着那些想一夜暴富的人。而刚才的绿意只是小小的一片。

    “唉……”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叹息声。

    广州商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阴沉的可怕。

    一刀一百万就这样没了!打水漂还有个声响,现在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干脆改抢着出价的商人们一脸的庆幸,幸好对方没有卖,要不然赔的就是自己了。

    那个解石的中年人面色尴尬的看着广州商人,他心底还是很怕对方让他赔的,但是看到周围那么多人心中的胆气也足了些,毕竟对方可是当着面说的。

    看到切垮了林跃才庆幸的叹了口气,幸好自己冲动被人阻止了,要不然好事也变成了坏事,以后还是不能逞能。

    林跃看了一眼身旁的贺幼藏,发现对方对解垮神情没有一点波动,心中想到恐怕对方知道那块毛料会解垮才拉住自己的吧。想到这,林跃心中充满了对贺幼藏的感激。

    广州商人低着头看着地上切开的毛料,脸色引擎不定,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艰难的向着解石的中年男子挤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道:“谢谢,你可以走了。”

    解石的男子如释重负,点点头就钻进了人群消失不见了。

    解释结束,周围的人都散开了,有庆幸,有同情,还有兴奋,各种心情不一而足。

    最后,广州商人把废掉的毛料换了五千块钱,毕竟里面还是有翡翠的,然后神情落寞的离开了。

    “走吧。”贺幼藏说完率先走了。

    林跃追上前去,真挚的说道:“刚才谢谢。”

    “不谢。”

    “你怎么知道那块毛料可能解垮的?”林跃边走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之前看过那块毛料。”贺幼藏这次说的话比以往说的都要多:“那个商人想让自己成名所以才有了当场解石的事情,不过他命不好,切垮了。”

    林跃点点头,能成为赌石界的名人呢到哪里都会被人尊重,就像翡翠王一样,所以很多的人为了一个虚名挤破了头。

    其实林跃挺搞不懂他们的,闷头发大财多好,非要世人瞩目干吗?

    想不通的林跃猛的呆住了,直愣愣的看着贺幼藏,满脸惊诧的问道:“呀!你今天怎么说这么多话了?”

    贺幼藏狠狠的白了林跃一眼,然后声音清冷的说道:“因为你不懂。”

    刚才的问题还不如不问,问了被人嘲笑不懂,林跃顿时大感尴尬,忙咳嗽几声,将件事掀过去。

    “现在回去,今天晚上领着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不等林跃反应过来,贺幼藏径直向着旅馆的方向走去。

    “去哪啊?”

    林跃冲着贺幼藏的背影问道。

    可贺幼藏连理都没理他……

    林跃无奈只好跟着对方会旅馆休息了。

    今天不仅没赚钱,还花了三十万。这两天下来算是挣了十万,对其他行业来说两天赚十万绝对是高收入,但对拥有异能的林跃来说两天十万就是失败。彻底的失败啊。

    回到旅馆后,林跃倒头就睡,到了晚上七点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林跃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名字,竟然是贺常和,睡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难道出什么事了?

    林跃疑惑的接通电话,道:“师傅。”

    “哈哈,好小子,做的不错,真没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不,不对,不是你运气好,而是上天对你善良的报答,哈哈……”

    入耳全是贺常和的大笑声,这让林跃更加疑惑了,自己的师傅这是怎么了?

    等笑声渐歇,林跃问道:“师傅,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夸奖你啊,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跟我学瓷器的而是跟我学赌石的。”贺老的声音从没有一点责备反而是充满了欣慰。

    这下把林跃搞的更不知所以了。他苦笑着道:“师傅,您有话还是直说吧,别弄得徒弟一头雾水。”

    林跃的话音刚落,手机里就传来贺常和清嗓子的声音,随即对方的声音变得和以往一样:“你把你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给我听。”

    林跃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师傅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把今天自己经历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但是惟独没说自己帮助了一个神志不清的人,连金卡也省略了。

    听完林跃的叙述,手机里传来了贺老的声音:“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我没说?”

    “怎么可能?”林跃心虚的说了一声。

    “没有?你就给我装吧,我问你那个腾冲翡翠玉石街的神志不清的那个人哪去了?是不是被你送到福利院去了?”贺常和的声音猛的提高了一个八度。

    林跃闻言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件事贺老怎么知道的。难道他今天打电话是因为这件事?

    想想刚才贺常和的反应,林跃心下已经有了判断,贺老肯定是是冲着这件事给自己打的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