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豆青釉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林跃点带你头,说道:“这个真品在光线下反射出的光很柔而且很明亮。而赝品却很浑浊很呆板,真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清亮,而赝品确实浑浊不堪。”

    贺常和闻言忍不住点点头道:“你能看出这些说明你用心了,而且悟性不错,看色的确是辨别真品和赝品的一个好方法,但不是绝对方法,只有仿造的很差的瓷器色彩很差,那些高仿的和真品相差无几,趁着这个时候我给你讲讲豆青釉的特点吧。以后我会根据朝代从古道今将各种瓷器的特点参照着这里有的一一讲给你,没有的就去外面淘换,如果碰到假的更好,也让你多学学假的知识。现在造假技术很高,鉴定专家也要与时俱进。我每天讲的东西只讲一遍,不懂的就问,没记住的回去查资料,不准记笔记,要用脑子记!”

    林跃认真的点点头,将贺老说的话都记了下来。

    贺常和对林跃的反应很是满意,于是指着真品的豆青釉象耳瓶讲了起来:

    “豆青釉是青釉派生釉色之一,起源于宋代的龙泉窑。豆青和东青原本是属一类的,到了后来才各具特色。明朝以前豆青釉以前微近黄色,到清代的时候纯近绿色。其釉色为青中泛黄,釉面光泽比粉青、梅子青弱。”

    “粉青梅子青两种颜色一会我给你找一下相关瓷器你对比一下。明代的时候豆青色釉烧制水平趋于平稳,基本色调仍以青中闪黄为主,而青色比以前淡雅。清代豆青釉淡雅柔和,色浅者淡若湖水,色深者绿中泛黄,釉面凝厚。清代烧造豆青釉的同时,还在釉上施以各种色彩入窑二次烧造,淡雅的釉色衬托下的色彩,让瓷器显得更加艳丽妩媚。清代中期以后,豆青色釉还有的在素胎上勾勒出纹饰轮廓线,施以豆青釉,然后入窑烧造成凸起的纹饰。豆青釉透明度不及白釉,故豆青釉青花的效果也不及豆青釉釉上彩。”

    讲到这贺常和停了一下,对林跃道:“有些东西你还不懂,先记住之后等以后我讲到了了你做一个对比,同时想一下前面讲的东西,瓷器知识不是单线的,而是像一个网络一样极其复杂,你必须学会综合运用。”

    本来还在为专业词汇困扰的林跃闻言立刻点头,将贺常和刚才讲的话重温了一遍,顺便将那几个釉色的名字几下等回去后查资料。

    随后贺常和又拿起那几块碎瓷片,指着瓷器的表面说道:“刚才你说的不错,这个釉色显得透明度不高,很浑浊,而且这个青色显得单板无力,并且过于浓艳。”

    说着拿起了另外一块碎瓷片,林跃一看竟然是瓶底。

    贺常和将瓶底朝上,上面露出了款识是“大清乾隆年制”,他指着款识说道:“这个款识肢体松散,而且运笔无力,给人感觉就像随意写上去的一样,暮气十足。你在看看这个。”说着放下碎瓷片,将真品一歪,瓶底出现在款识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这个是烧制之前直接印上去的,一笔一划很是公正,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感觉。”

    林跃闻言点点头,确实如贺常和所说的那样,瓶底的款识瓶子本身的一部分一样,精炼有力。

    之后,贺常和将真品豆青色象耳瓶放回了本来放的地方,然后又拿出几个豆青釉的瓷器给林跃看,让他根据瓷器说出豆青釉的特点。林跃只听了一遍竟然说的丝毫不差,让贺常和吃惊的同时大感欣慰。

    豆青釉讲完,贺常和见林跃掌握的很好,索性不管林跃能不能消化,将清朝瓷器的发展和各种釉色讲了一遍,一直到晚上八点才讲完。

    晚饭两人又是在一起吃的,这顿饭是林跃请的,他自然不会这么不懂规矩让自己的老师请自己更不会说什么aa制,徒弟请师父吃饭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贺常和也乐得吃林跃请的饭菜。

    饭间贺常和把荣乐轩的钥匙给了林跃,让他这个月每天早上去荣乐轩帮他打点一下生意,反正古玩上面也有标价,林跃自然知道多少钱卖,同时也锻炼一下他的口才。

    一顿饭两人吃的其乐融融,这可苦了在家一直等林跃的秦瑶瑶。

    回到自己租的房子,林跃才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然没电自动关机了,迎接他的是发飙如同母老虎一般的秦瑶瑶。看着满桌未动的饭菜和饿的略显憔悴的秦瑶瑶,林跃心中即是心疼又是温暖。他足足安慰了秦瑶瑶半个小时才将对方安慰好,然后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可没忘自己还要练习劈香,这可关系着自己的梦想能否实现。

    如同昨晚一样,林跃点完香关灯,然后拿着刀一下下的对准香劈了起来。每劈一下他总要快速的调整一下角度,但是不管他怎么调整除了碰巧外一下都没劈中。

    疯狂的练习让林跃的右臂再次酸痛的难以忍受,这次酸痛是在一根香燃烧到三分之二出出现的。虽然难以忍受,但林跃还是忍受了下来,他直感觉自己的手臂一刀比一刀中,一刀比一刀痛,当一整根香燃烧完之后,林跃的已经到了昏过去的边缘。看到那一点红光消失后,林跃眼前一黑,重重的倒了下去,在还未倒在床上的时候他的鼾声立刻响彻了他的整个房间。

    第二天依旧是秦瑶瑶叫醒的林跃,早上起来的林跃感觉自己的精神状态比以前好多了,虽然右臂还有酸痛感,但已经无伤大雅了。

    早饭间,秦瑶瑶问林跃这两天怎么回事,怎么起这么晚。林跃将自己学瓷器的事情说了出来,说自己是累的,他没有把自己用刀劈香的事说出来,一般人要是知道他整天晚上拿着菜刀在房间里劈香,肯定会以为他是神经病。

    秦瑶瑶听完林跃讲完,便嘱托了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林跃也关心了秦瑶瑶几句。一段反在两人关心的话语中度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