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合适的菜刀

作者:步行天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翡翠王最新章节!

    对啊,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己为什么又要执着于师父是谁呢?如果自己真的不能拜常泰为师,大不了换一个师傅,凭借自己的韧性就不信不能将雕刻的技艺发扬光大。

    想通后的林跃冲着贺常和重重的鞠了一躬,诚挚的说道:“贺老谢谢您这一番话,晚辈受教了。”

    贺常和赞赏的看了林跃,满意的点点头,道:“明天一早别忘了去古玩玉石街的荣乐轩古玩店,我在那等你。”

    林跃点头答应,贺常和在林跃的摆手送别中坐着车离开了。

    林跃回家之前先去菜市场买了一把趁手的菜刀,和一把比小手指略细的香,先从粗点的香下手,不能贪功冒进,等熟悉了之后再换其他的,走一步是一步。

    回到家后,才下午三点多,林跃先收拾了一下早上没收拾的餐具,然后急冲冲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白天试验一下。

    他先把自己买来的香用桌上的两摞书夹住,然后拿出菜刀。白天因为看的见所以就不用点香了,晚上因为看不见才需要把香点着。

    做好一切准备后,林跃用眼瞄准那根香的顶端后,一刀劈了过去。他本以为自己解石两年,对力道和角度已经把我的非常准确了,但是他失望了,这一刀不仅没劈中,还足足差了两厘米之远,不仅如此他发现自己下刀的时候竟然是偏的,这对雕刻和劈香来说绝对是一大害。同时,这一刀也让林跃意识到活物和死物的区别,解石只需要眼力独到,操作熟练即可,而劈香则不仅需要眼力独到,还需要手稳、快、准,难度提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林跃并没有灰心,举刀再劈。不中……

    再劈。不中……

    再劈。不中……

    ……

    一连劈了五十刀,林跃手段都累的要断了,结果只劈中了两刀,而这两刀还是因为不小心劈斜了刀身碰到的香,根本不是刀锋正中劈上的。

    看来要换把刀。

    林跃看着手中的菜刀,蓦地叹了口气,菜刀切菜可以但是切香就差远了,不仅手感不行而且阻碍准度,唯一可取的是挺沉,可以练手劲和腕力。

    林跃休息了一会,活动了几下手腕,然后继续全身心投入到劈香中,到了下午六点半吃饭的时间,林跃已经不知道自己劈了多少下,他的手腕和手臂已经完全麻木了。整个下午唯一令他兴奋的是他不经意间劈中了一次,仅仅一次,其他时间都是不小心碰到的。

    秦瑶瑶回到家后,看到如同死狗一样躺在沙发上的林跃,急忙走到他身旁焦急的问道:“林跃,你怎么了?”

    “干家务累的,我整个右手臂都没知觉了。”林跃一脸凄惨的说道。

    “干家务?”秦瑶瑶一愣,疑惑的问道:“干家务有这么累?”

    “当然!”林跃语气中充满了肯定,“你可知道我上上下下把客厅打扫了三遍,连房顶都打扫了。”

    “哦?是吗?”秦瑶瑶戏谑一笑,伸手摸了摸茶几下面,然后将手递给了林跃看:“这是什么?”

    林跃脸色微变,不过他也算是厚脸皮,看到秦瑶瑶手指上厚厚的灰尘淡淡的说道:“这个地方我还没打扫就累挺了,最主要的是我给你这个后来者留点家务干干,省的你以后嫁了人不知道做家务……”

    还没等林跃说完,一个白色的包冲着他的脸砸了过来。

    “啊——”

    自从昨天从贺岚玥口中得知秦瑶瑶对自己有那么一点一点意思之后,林跃就改变了对秦瑶瑶的态度,以前是当一个朋友,现在却要制造暧昧。

    制造好多好多暧昧。

    嘎嘎……

    不自觉地林跃就从饭桌上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笑的这么淫-荡?是不是又想败坏哪家的闺女去了?”秦瑶瑶拿起筷子敲了敲林跃的碗,然后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林跃心中一凛,立刻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委屈摸样道:“你不要把我说的这么龌龊好不好,知道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就算我龌龊你可千万别忘了咱俩同居了好几个月了。”

    “拜托,别说的这么暧昧好不好,同居?最多是合租一套房子,想和我同距你这辈子是没福分了,下辈子说不定你能排上队。”

    秦瑶瑶从林跃碗里夹起一块肉放到自己小嘴里,一脸享受的说道。

    “喂,那可是我碗里的菜!”

    “没想到你是这么小气的人,又不是吃你身上的肉,嗷嗷叫的这么大声干嘛?”

    “……”

    ……

    一顿饭很快在两人的拌嘴中度过了,林跃没有觉得不适应,反而觉得这样更好,至少两个人可以都放开,可以真正的交心。不管结果如何,他这个老处男也要为自己的后代想想,是时候该为自己的儿子找个妈了。

    吃完饭,林跃一脸委屈的把碗刷掉,然后回到了房间继续自己未完的事业。虽然他也想赔秦瑶瑶一起看电视,但是他不能,他必须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奋斗,至少现在是。

    秦瑶瑶满含深意的看着林跃的背影,眼中流露出一丝情愫,等林跃关好房门后才慢慢的将视线收回,电视上的画面已经索然无味了。

    这次林跃要尝试一下晚上看不见的情况下劈香,由白天的情况可想而知这份难度有多大。

    他点上香之后,用书夹好,拉上窗帘,然后关上灯,整个房间镶入了浓浓的黑暗中,只有香燃烧的红点在黑夜中闪亮。

    林跃适应了一会,等完全适应黑暗后,慢慢的走到香面前,拿起刀,同时他稳了稳心神,然后手起刀落。

    劈空了……

    在黑暗中菜刀就像融入了黑暗中一样丝毫惊不起半点闪亮,黑暗中的红点依旧明亮。

    林跃眉头一皱,他已经想到了晚上劈香的困难性,但是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困难,竟然完全没有着力点,连刀的方向都很难控制,更别说精确的劈中香了。

    林跃再次举起刀,这次他没有急忙下刀,而是先观察了一下,计算出刀和香的距离,还有手臂的长度,然后在心里模拟出劈出的路线。等一切准备好之后,林跃果断出刀,没有丝毫的迟疑。

    再一次劈空……

    林跃无奈的再次举起刀,他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完全是一种熟能生巧出来的技巧。

    劈吧。大不了劈几十万次,总有一天会练出来的。

    手中的刀又一次落下。

    劈空……

    ……

    林跃完全沉浸在练习中,他握刀的右手臂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只是机械的挥动着,一次不中,两次;两次不中,三次;三次不中……

    很快,一根香就完全烧没了。

    林跃放下手中的刀想用右手去打开屋里的灯,可是他刚想抬动右手,一种剧烈的酸痛的敢传入了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随即,整个手臂的酸痛感席卷他的整个身体,本来他想开灯换香继续,可是他的右臂已经容不得他再有其他动作。想到明天还有和贺常和的约定,林跃只能无奈的苦笑。

    今天不可能继续了。

    这个念头刚出来,躺在床上还没脱衣服的林跃已经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如果不是秦瑶瑶叫醒林跃,他肯定能睡到下午。林跃匆匆的吃完早饭,就直奔昆明的玉石街。

    昆明的古玩玉石街绝非小县城的可以比的,一条街不仅蜿蜒的看不到头,而且街道周围两侧的房子也装饰的古色古香,给人一种大气却又厚重的感觉。置身古玩玉石街就像来到了古代一样,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着时代的变迁,和那个时代的豪华壮丽。

    *************

    强烈收收藏!!!小步的收藏太惨淡了,求收藏啊!!!

    还有一个好消息,这本书从明天开始由原来的一天两更要变为一天三更了!觉得小步还给力的童鞋收藏和给票票啊!~~~~(>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