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说五行传承知否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新格物致道最新章节!

    柳致知回到了申城,与宋琦他们相约在饯春茶楼,简单说了东瀛的经历。当听到黑龙会已连根拔起,宋琦和赖继学笑着叫好。说到踏平伊贺山谷,得到了五行宗的虎符时,两人眼光一动,说:“想不到五行宗的虎符有这一段故事,现在两块玉符都在你手上,是不是想打开五行宗的洞天?”

    柳致知笑着说:“当然想打开,不过准备一下,你们有没有事,如果没有事,和我一起去?”

    赖继学笑到:“我没有事,只不过嫂子这边不方便,我就不去了。”

    柳致知不以为然地说:“嫂子有什么事,你是不是以嫂子身边离不开人,来推托?”

    赖继学不好意思的笑了,看来,他有妻管严的趁势,宋琦在一旁开腔了:“在国内,又不是在国外,再说,严冰生产已好一阵了,也不碍事,好了,让你嫂子婉青去说,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又回过头,对柳致知说:“老弟,你得到虎符,开启五行宗洞天是小,但要清楚,你一氮启,就准备继承五行宗传承,五行宗也算一个大派,它有自己传承,虽然传承出现了中断,但修行界有一条规矩,不能荒废,就是得传承者必须肩负起这一宗的传承。”

    “有这样的规矩?”柳致知问到。

    宋琦点点头:“以前也未与你说过。当然,这是一些千年大派才有的规矩,小派之间,特别是那种洞天都没有小派,倒不必讲究。你做好准备了?”宋琦问到。

    不仅是柳致知,就连赖继学也很惊讶,柳致知沉吟一会,抬头说到:“要是我不愿意呢?”

    “这好办,有两种方法,一是你不打开洞天。让有缘人打开;二是你打开洞天,为他们传承寻找一个传承人,作为外门护法。你两种方式选一种,如果第二种方式,洞天打开,还需邀请见证人。”宋琦说到。

    柳致知没有想到这些,不禁皱眉。赖继学说:“我们打开洞天,谁也不知道,不遵守这条规矩,会怎么样呢?”

    “规矩是人定的,现代人不遵守规矩不是没有,只要你过得了自己内心这道关就行。”宋琦微笑着解释。

    “不行。既然知道了有这一条规矩,我们就应当遵守,我太想当然了,以为得到虎符,就得到一个宝藏,事实上想想也应该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饭。好了。我是不愿意继承五行宗的掌门之位,你们两个意下如何?”柳致知断然拒绝,问宋琦和赖继学。

    “我已有传承,我不会改投五行宗。”宋琦说到。

    赖继学想了一会,摇摇头说:“我也是一样。”在大问题上,他还是站得住脚。

    柳致知苦笑一声:“看来,这个掌门不好找,也罢。谁叫我想进入五行宗洞天,现在钥匙有了,还得帮助人家找一个传人,过几天再说。”

    “也只能这么办了。”宋琦说到。

    柳致知接下来将遇到邓昆的事一说,两人陷入沉思,半晌,宋琦说:“邓昆逃到东瀛。我们都知道,想不到他已恢复金丹期的修为,是不是告诉蜀山?”

    “我是想告诉蜀山。可是,蜀山大门在哪儿。我却不知道,也罢,赖兄,就转告嫂子,让特殊部门头疼去。不过,这次事情结束后,我得去考虑一趟蜀山洞天。”柳致知倒想到一个方法,赖继学点点头。

    回到别墅,柳致知和阿梨通了电话,说了一会话。便在床上盘坐,倒没有入静,而是将近来的一些事情回忆一下,自省了一番,自己这一阶段经历的事比较多,各种事情虽已过去,却是一个很好的炼心机会,事情在当时,来不及细想,现在细想,加上推敲,不知不觉中又有些新感触。

    修行之中,不仅是对身体的洗炼,也是对心灵的洗炼,明心见性,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去实践,这其中,反省自身是必要的功课。反省自身,不是马马虎虎,而要深入内心,找出平时不注意的细节,要不然,等到问题越聚越大,到时再洗心,恐怕要费大功夫,而且,一不留神,易于引起心魔。

    赖继学回到家中,将事情与严冰一说,当说到五行宗的事,严冰说:“不如献给国家。”

    赖继学摇摇头,说:“不要开玩笑,这是江湖中一脉道统,国家?哪个国家能够有这些道派传承久,一入国家之手,国家都是俗人,恐怕更槽。”

    “既然国家不行,不过,特殊部门倒真有五行宗传人的资料,我在档案中看过,五行宗已分为三支,三支间明争暗斗,都是打着五行宗的旗号,人们把他们称为五行赵派,其宗主赵天一;五行梁派,其宗主为梁天成;五行夏派,其宗主夏天行,都是天字辈排行。”严冰说到。

    这倒引起赖继学的兴趣,问到:“他们道行和德行怎样?”

    要继承五行宗传承,道行不足以服众,德行不正,肯定不行。严冰听丈夫这么一问,苦笑到:“他们都得了五行宗一部分传承,道行方面,不相上下,德行嘛,这不好说,三人在表面都是一付正人君子,但传说中,三人都不太好,而且,五行宗目前三分,实力下降得很厉害,几乎坠于左道旁门一流。”

    赖继学听完三个分支的介绍,问到:“这样说来,这三个人都不成气候,有没有其他人修炼五行宗的法门?”

    严冰摇头说:“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有吧。但柳老师要找德才兼备的传人,难度比较大。”

    赖继学低头想了好一阵,说:“不管如何,明天把这消息告诉柳老弟,我一次洞天没进过,听说洞天之中,灵枢自合,我想借这次机会,看看能不能突破到携带山川的境界。”

    第二天,他打了一个电话给柳致知,将严冰的话一说,柳致知问清楚了三支五行宗的分支情况,心中一动,自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到:“看来,我算一个劳碍命,又得跑一趟太行山区。”

    这三支,相距并不远,不过在几百里范围内,三人均由一个所传,五行宗俗家传人自从失去了五行宗玉符,自身功力又不足以打开洞天,修行不到金丹,根本无法打开洞天,当时尚有数名弟子,自从师门虎符失窃,均下山寻找虎符,听说找到一片,但不久便没有音讯,可怕的战争,整整几代人,都陷于绝望之中,最后是连洞天都进不了,五行宗传承算是断绝了,虽然还陆续有传,但其中只有基本法诀,无奈之下,邓秀成收了三个弟子,将他们名字中间一个字改成“天”,本来,五行宗这一辈份道号采用了“云开复见天,百年新雨露”字号排行,邓秀成是俗家弟子,并没有取法号,但为了使传承不断,便宜行事,未给弟子取法号,因为他的身份根本不能取法号,变通的使用了这种方法,可见其用心良苦。

    后来,邓秀成去世,他毕竟是一个俗家弟子,也未修行有成,只得了点小法术。他去世之后,他的三个弟子赵天一、梁天成和夏天行便收徒授艺,枝叶便散开,但三人只得了点术法传承,却不知天高地厚,都认为自己有资格继承洞天,可惜的是,连洞天门都进不了。

    三个在太行山附近立足,由于是大派后裔,号称五行宗正传,三个谁也不服谁,便分别以姓为尊,自号五行赵派,五行梁派和五行夏派,他们三人忘了,他们功行根本不足,就是功行足够,在世也不能称尊。

    柳致知到了太行山,收集三人的资料,看到这一切,不禁摇头,三人也真是无畏,道门各派,尊师重祖,在世间不能称尊,再说,一个门派的祖师是那么好当的吗?世间高人大概不屑管他们,更令他们得意忘形,不知天高地厚。

    这三宗不能指望他们,不仅不能指望他们,还得防止他们来捣乱,不过,这三宗的弟子中有没有成器的,柳致知决定考察下。

    清晨,太行山下,一处小镇上,来了一个青年,人很英俊,却一点尘劳也没有。他一入小镇,镇上今天是赶集,各处的小商小贩都涌入这座小镇,自行车电瓶车还有摩托车在镇外的公路上熙熙攘攘,时不时的的汽车通过,当然,也有步行的人。

    一进入小镇,车辆便很难骑了,大部分人下车推行,也有不少人,干脆将车辆找一个地方摆放下来,步行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上,两边的摊位吆喝着,很是热闹。集市上蒸腾着一股热气,虽然现在天气很热,但比起街道上的热闹劲来,使人满头是汗。

    柳致知边起边看,热浪对他来说,并无实质影响,人虽多,但仔细看,他身边会有一个奇怪之处,周围有人好像有意识避开他,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恰似闲庭信步。这不是柳致知有意而为,而是一个金丹高手应有的尊严,不自觉中散发出去,使其他生命不自觉地产生敬畏感,众生会自动保持距离。

    柳致知发现这一点,微微一想,便明白了,但他微微一皱眉,修行还不到家。(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