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金瓶谁明苌弘碧(上)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新格物致道最新章节!

    柳致知出了森林公园,他并不知道何恽去了什么地方,虽从何恽的通话中知道应该在附近,但申城是一个大都市,车来人往,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

    不过,柳致知并不担心,既然特殊部门出手,一些特殊波动是少不了,只要一有波动,十来里之内,根本瞒不了柳致知,所以柳致知才有兴趣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柳致知站在街道上,向周围打量,就在此时,几股波动起,柳致知立刻转向那个方向,周身意志迸发,一闪消失,路上行人没有一个对此留意。

    这里以前应该是一个花园洋房,是旧时代所留下来,现在已没有人居住,也未作为什么景点之类开发,闲置在此处,甚至有些花园留下了许多诡异传说,有些成为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鬼屋。

    柳致知出现在洋房的屋顶之上,身体一缩,从楼顶天窗中钻入屋内,所处却是最高处的阁楼,气息自然和周围混成一体,这是当日在八公山无意间进入日本人伏击圈,从他们身上所领悟的,别人除非正好在他对面,否则,凭神识灵觉之类,根本感应不到柳致知。柳致知正好看到洋房后面的院子,以前是花园,现在没有人管,满院都是杂草,还有两棵树,枝叶横生,已如野生之树,不像城市之中不断有人修剪的树木,好长时间没有人管这些植物。

    柳致知刚到屋顶之上,一个人影越墙而过,却不是那种普通越墙技巧,而是一种独特的术法,类似于遁术,却明显不同于柳致知所熟知的遁术,人影并不是连续,而是猛然出现在墙头,没有一丝征兆,接着又一闪。自墙头消失,出现在院子中。

    这是一个普通再不能普通的,一个老头,很干瘦,如果在人群中。不会引人注意。皮肤较黑,衣服上也没有特殊之处,一落到院子中,便身体一婑。如同蛇钻了草丛一样,自然伏在乱草丛中,柳致知是亲眼看到他钻入草丛之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也不易发现他。他却没有发现躲在阁楼上的柳致知。

    这个老头刚一伏入杂草丛中。又有三人翻过墙,其中两人柳致知认识,一个是能净大和尚,一个是何恽,另一个却不认识,但柳致知能感应到对方不是异能者,却是一名国术好手,不下于暗劲。

    院子并不大,三人好像没有发现伏在草丛中的老头。

    “人到什么地方去了?”那名国术好手说到。

    “会不会进入房子当中去了?”能净说到。

    “有可能。刚才看到他进来,这里都被我们包围了,如果逃出去,别的组应该发现。”那名国术好手说到。

    何恽好像在打量眼前的房子,柳致知感受到一种周围声光微微起一些震荡。知道何恽在探查房子,身上自动起了微微震荡,好似自身也是那种震荡中一部分。

    “房子中没有人。”何恽说到。

    “那人到那里去了?”能净四下张望,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跑不了。刚才他受了伤,吃了我一记问心锁。想逃掉,那是不可能,问心,只要他心中有一丝欲望,就会露出破绽。”何恽胸有成竹地说到,话音一落,张口一喝,却没有发出声音,柳致知却感觉到,心灵之中一荡,差点让他露出马脚,而草丛中伏着的老头,陡然身体一抖,草不由发出一声轻响,同时,痛苦地哼了一声。

    这一下,立刻暴露了他的位置,三人一下子围了上来,老头想逃也不可能了,只好身体一抖,如蛇竖起身体一样,从草丛中滑立而起,真的很奇怪,就如一条蛇窜了出来。

    “老头,束手就擒吧,将东西交出来,争取宽大处理。”能净喝到。

    老头惨笑到:“这东西本是我们族中的,后来遗失,落到博物馆中,你们不识,我不过取回此物,唯有这东西,才能渡过一次劫难,关系到数千生灵,你们为什么要逼我?”

    “老头,这东西本是国家博物馆中东西,你潜入其中,盗取此物,已是犯法,加上又是用术法行此事,更是大犯忌讳,我劝你还是交出东西,跟我们回去,说不定还有一个好结果。”何恽也劝道。

    “苌弘化碧,望帝啼鹃,你们知道这东西是什么,摆在博物馆中,却不知道其中强大的威力,不要逼我。”老头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金瓶,瓶上布满了符纹。

    柳致知看到这个瓶子,不由一愣,外表的符纹用来保护里面的东西,还是镇压里面的东西?这瓶子里到底是什么?

    “既然这样,我们就拿下你。”何恽话中透出一种自信。

    话音一落,在他头顶之上出现一只数尺的大蝙蝠,口一张,高频声波也轰然而至,老头在这一瞬,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猛然一咬牙,金瓶瓶口光华一闪,一点红线投入老头的口中,柳致知看出那不是红线,而是一滴红色鲜血一样的液体。

    就这一滴,一入口,老头气质猛然大变,狂吼一声,周身肌肉如坟一样隆起,无形的力场在体外激荡,人好像变身一样,比原来壮实得多,更重要,这样做不是没有代价,而是老头似乎控制不了自己,象是陷入狂暴之中。

    在狂暴之中,一掌拍向何恽,空气之中,顿时血红光华一闪,何恽感觉自己如陷入泥淖之中,周围一切都变得粘稠起来。

    何恽低吼一声,身外灵光一闪,如火药爆炸一样,向外急排,一声低沉的闷响,两股不同性质的术法发出轰鸣之声,无形力量在空气中相交,化为真正的外力,杂草一下子都全倒伏,院子中起了一阵大风,甚至洋房的一些窗户的玻璃都应声而碎。

    何恽身体向后退了两步,而能净还有另一个人,身体受这股力量一压,连退几步,而老头只是身体一晃,并不是没有受到大的影响,手中金瓶却脱手飞出,乒乓地一声响。金瓶砸破阁楼天窗的玻璃,飞了进来。

    柳致知顺手接着了金瓶,脚下一动,飘然而动,没有任何响动,已从阁楼落下,出现在房间中一层,而老头虽然威能大增,好像神智却出了问题一样,根本没有在意,口中嘶吼了一声,手向三人虚击,化无形为有形,碧绿光华如蛇一样直击三人。

    何恽和能净也回手反击,顿时绿芒四溅,挡着了攻击,另一人侧身闪过,老头不等他们反击,见三人合围一乱,绿影一闪,人已出现在围墙上,绿光又起,人便消失在院外。

    何恽三人一见,急忙各用身法,追了下去,何恽临走之前,一道乌光闪过,那只凶灵蝙蝠出现,飞向屋内。

    柳致知随手一挥,在另一面的窗户上窗子无声无息地崩溃,当日在净明派与守明以茶为斗,给柳致知一次深入感悟,对法力控制自觉做到控制入微,尽可能不浪费一点法力。刚才一挥手,将窗户玻璃还有框架的分子间的力隔离,微粒自身的热运动自然让窗户解体,法力波动极微弱,作为何恽化身的凶灵蝙蝠没有发现有人使用术法。

    柳致知身影一晃,出现在窗外,转眼间也越墙而过,与何恽等人并不是同一路,一落到外面,有一人骑车从附近经过,只觉眼一花,好像有人影闪过,再细看,却没有。

    柳致知并没有使用术法,如果使用术法,以意志让普通人忽视,那强大的意志不可能瞒过何恽等人,而是用的普通国术身法,对常人来说,他的速度太快,所以一般人以为眼花,忽略了他。

    而何恽则不同,他是以意志笼罩了全身,而那个老头却没有这么做,他现在是逃命,根本不考虑是否惊动他人,此处虽破败,并不是没有路人,而且人来人往,街道也是车水马龙,不少人都看到那洋房的墙上一闪,出现一个人,还未看清,已是一闪出现在马路上,一辆车子正好经过,车前陡然出现一个人,吓得司机一个急刹,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而车前的老头,看起来很壮实,那种变化还未消失,手往车上一按,人立刻飞起,并不是车祸,而是这一借力,已落到另一边,连着几闪,消失在人群之中。

    汽车在刺耳的刹车声中停了下来,后面车子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也在刺耳声中发生了追尾,又有一辆汽车撞了上来,发生追尾,一时间交通秩序大乱。

    何恽三人也不管现场车祸,直接追了下去,人们注意力都被车祸吸引,没有什么人注意他们,他们刚一走,柳致知又出现在路边,见现场一遍混乱,好在并没有人死亡,司机受些伤是难免的,柳致知看了一眼,便也一路追了下去,车祸自有交警处理。

    柳致知并不怕跟丢,何恽现在意志迸发,对柳致知来说,就像黑夜中的明灯,柳致知并没有逼近,而他们却向兰笋山而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