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神之真意在指引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新格物致道最新章节!

    她被认为是一名坚贞的修女,成为新的典范,她心中却又一次陷入煎熬之中,因为她修行阿修罗道,反而坚定了鬼神魔的存在,既然阿修罗存在,那么上帝一定存在,回想她的一身,她似乎感到冥冥中有一种意志,是神对她的考验,她没有经得起神的考验,她堕落了,她已成为魔鬼!

    不得不说,一个人从小受的教育根深蒂固,华守义从小是孤儿,教会收养了她,从小受的是教会学校的教育,神的教诲深入心灵深处。

    她在神面前忏悔,却又放弃不了阿修罗那种长生的诱惑,她越走越远,分裂成两个人,一个表面上德高望众,受人尊敬,甚至因为修行而好似一个中年人,别人见她独处,而且生活艰苦,信仰虔诚,以为是神的奇迹,是神对她的恩赐,她也不时行善,将自己一点微薄收入也用于帮助穷人,确是一个坚贞的义人。

    在背后,她又化身为恶魔,摄取婴儿,吸其生机,以凶灵来往夜幕下,好在婴儿有特殊要求,并不是普通婴儿都行,这才导致这些年来,死于她手中婴儿并不多,她也极少以凶灵显现在夜幕之下。

    柳致知看完她的笔记,还有一部分是拉丁文,柳致知看不懂,估计是忏悔之类,在笔记中,大量是她内心的挣扎和忏悔,她一直游走于善与恶之间。柳致知合上笔记,静静地陷入思索之中,华守义这一生,对柳致知来说,是提供了一个典型的例子,事实上。她很小就入教,对神的信仰并无坚实的基础。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超过自己心理预期,神并未如她所想,信仰开始动摇,到后来,更是自身**膨胀,对长生的期望,对一个基督信徒来说,肉身的人追求长生,本身就是对神的亵渎。

    柳致知对基督教并不太了解。他只是在一些资料上看过。基督教派别很多,罗马教宗所管理的天主教,其信徒过十亿,还有俄罗斯东欧国家的东正教,欧洲的新教等。柳致知甚至连《圣经》都未完整看过,柳致知对科学,现在又对国学有较深的了解,却对基督教没有深入了解,然后,作为全体信徒过二十亿的世界第一宗教,柳致知从未对它有过任何轻视。

    柳致知对华守义的堕落过程有了一个大体了解,柳致知看到那本《圣经》,决定还是好好看一下。了解基督教一些基本教义,来印证一下自己对华守义堕落的想法是否有道理。

    柳致知翻开了《圣经》,一页页往下看去,他不是基督徒,看圣经仅是为了解基督教的基本教义,看得角度也与一般信徒不同。心中并没有那种战战兢兢的敬畏,甚至是从自己修行的角度入手,吃过午饭,他继续看,不时停下来陷入深思,有时露出会心的微笑,有时紧锁眉头,将一本《圣经》匆匆浏览完。

    柳致知叹了一口气,喃喃说到:“原来如此!华守义错了,真的错了!”

    柳致知从自身角度入手,明白了华守义错在什么地方,实际上不仅是华守义,她不过是一个极端的例子,许多宗教信徒都错了,他们对神有所祈求,以自我之心来揣测神之义,他们信仰更多是一种利益需要,但如此走极端的并不多,大多数人仅是一个信仰,并不会太虔诚,华守义则是真的入了心,却又未见神如她所料的回应,不免失望,加之现实的打击,终于在各种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走上堕落之路。

    柳致知看过《圣经》后,明白真正的人持信仰的实质,神指引你走在那条路上!记住,仅是指引,并不强求!你如信神的道,尊神的旨,受神的指引,你所行走在神的道上,没有任何索求,因为是你的选择,神的言将是你的明灯,直到你走向生命的另一层次,入神的国!否则的话,信仰不过是一种心灵的寄托,特别是现代,没有人强迫。

    这当然是柳致知从自己的道中得到的结论,以一个旁观者身份得到的看法,在这种看法下,华守义开始的所求是如此可笑,神不会干涉世间的运行,如有,不过是人借神的名义。华守义所行的一切,不过是她心中执着,她执着世俗间的善,执着《圣经》中正义,这不是坏事,但当现实不如她意时,她动摇,她徬徨,甚至否定心中的信仰,最终堕落,又从堕落中看到她所认为神的光辉,神的存在,更是纠缠于善恶之中,导致了这个结局。

    柳致知明了这一切,放下了《圣经》,对于《圣经》,以后有时间,他会翻看,现在,这些领悟对他来说,已是足够,他将《圣经》收了起来,走到院子中,行了一趟拳。

    刚刚收了架子,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严冰打来的,按下接听键。

    “老师,兰笋山圣母大殿的华嫲嬷死了,已过百岁,却如中年,无疾而终,社会各界赞誉甚多!”

    严冰的话,柳致知知道是什么意思,虽没有明说,特殊部门也明白过来,那凶灵究竟是何人,但世人却不知其实质。

    柳致知淡淡地说:“人已死了,人间之事,已没有必要追究,因果惩罚,自有天道,究竟如何,不是我们所谈论!”

    严冰迟疑了好一阵,说:“我不甘心!”

    “过份执着于正义,往往堕向邪恶,世人所赞扬,是另一个华嬷嬷,符号化的人,仅是善行,也能引导向善,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柳致知知道严冰实质上也是一个类似华守义的人,好在她目前所行受国家约束,另外,自己几次与之交往,特别是传授她剑术,也让她意识到自己的缺点,不似华守义一个人在默默中渐行渐远。

    “老师说的是,我是有些太理想了,谢谢老师开导!”严冰过了一会,说出这一番话,柳致知脸上微微露出笑意,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柳致知炼炼功,吹吹箫,看看书,写写字,闲暇之时,也去宋琦那边坐坐,转眼到了正月底,柳致知开车带着父母来到了阿梨家,一切都很顺利,柳传义和蓝悯竹将姿态放得很低,表现得很得体,阿梨的娘很满意,另外两个人也很高兴,就是黎重山夫妇,柳传义和蓝悯竹也是很高兴,他们更多是关心自己将要进入权贵交际圈中,对他们的事业隐形的帮助极大,春节期间,已有不少申城官员和他们相互拜访。

    柳致知对此不置可否,他的心根本不在这个方面,虽未定下准确的婚期,柳致知和阿梨都同意三年后成婚,也算定下意向。

    柳致知抽空去了一趟道庐,道庐虽对黎重山等人不是秘密,他们可是一次也未去过,当然,柳致知也未邀请他们去,中间要翻山越岭,而且处于无人烟的荒山野岭,他们去也不方便。当然,众人也未在柳传义夫妇面前提过。

    柳致知发现秋月珀对道庐照顾得很好,夸奖了几句,将那几本书放入书房之中,便又匆匆返回。

    定下柳致知和阿梨的事,柳致知和父母回到申城,已是农历二月中旬,对柳致知来说,现在生活很是舒适,根本没有什么烦心之事,除了日常修行,平时也出去转转,要么就是去和宋琦及赖继学论论道。

    柳致知结论一些修行人,在春节之时,大家相互打电话祝贺新春,唯独有一个人,柳致知不愿打电话,那就是林碧微,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想了想,柳致知还是发了一条短信表示问候,柳致知知道,姚缘应该不在人世了。

    林碧微回了一个简短的回信:多谢!我很好!

    柳致知心头放下了一块石头,浮现出一丝笑意,知道自己没有看错对方,对方是一个坚强的女子。

    转眼间,又过了一些日子,柳致知和何嫂打了一个招呼,便去了苗疆,申城虽是他的家,但城市之中,俗事很多,很难长时间静心修行,他想到去年龙女龙谓伊的所托,现在已是春季,估计二三个月后,长江汛期一到,龙谓伊就准备龙归大海,自己准备一路护送她入海,趁现在,将自己一些所习好好整理一下,一路之上,不知会遇到什么事,毕竟一条蛟龙入海,说不定惊动大批修行人。

    柳致知现在小药已采,正在孕育大药,他的阴神据自己估计,也有二劫火候,但第二劫完全是以自己温养而成,虽然安全,柳致知还是决定再经一次雷劫洗礼,强行提升,这样自己战斗力又会上一个层次。

    一劫阴神有御物之力,二劫阴神过后,会如何呢?柳致知很是期待,他并没有师傅指引,许多地方只有亲身实践,但这一次他不会那么鲁莽。

    柳致知回到苗疆,见过阿梨之后,便回到了道庐之中,直接闭关修行,这是柳致知少有的行为,决定一心一意洗炼阴神,将自己所想,进行试验。

    与秋月珀说了一声,便进入那布有立体聚灵阵的静室之中,开始闭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