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心中有执,不明本性终堕落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新格物致道最新章节!

    柳致知在一处小峰的无人处,此处风景绝佳,树木环绕,根本没有人来,柳致知手中掐诀,一声低喝,黄光暴起,转眼间泥土翻腾,移开一个坑,柳致知将骨灰罐放入其中,低声祝到:“汝等初生蒙大难,如今吾葬汝等于此,愿汝等生生世世不再逢难,得幸福!”

    祝完之后,手一挥,一座新坟起,想了想,在周围转了一圈,找到一块石头,从储物袋中取出秋水长剑,剑起啸鸣声,削成一块碑,立于墓前,上书:群婴墓,下刻碑文:吾于近处,收十数横死婴童骸骨,不忍曝于世,火化成灰,葬于此,愿他们来生安宁幸福!

    刻好之后,又想了想,一团烈焰围住坟茔,不一会,外层土壤已烧结,如砖瓦陶器,就是历经数百年也不毁,才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柳致知之所以如此做,一方面是告慰无辜而死婴儿,更重要的是自己心中生起一种愤怒,一种悲伤,当时在那嬷嬷处,他就想将那嬷嬷挫骨扬灰,后来压下这股冲动,对方已死,神魂都不知受什么罪,没有必要对遗体动手脚,但胸口这口悲愤之气无法发泄,此事又无法公开,过于骇人听闻,政府也不可能同意,柳致知才如此做,将胸中这口气平息,此事做完,柳致知感到自己又多了一份淡然,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自己又向非人的存在迈出了一步。

    柳致知回到家中,心情已完全平静。在人世间比这悲惨的事多的是,柳致知发现自己在性格上趋向一种冷漠,并未太在意,他不知道,他所行与别的修行人不同,不同的修行方式必然影响到性格,他的格物之道远远未曾完善。格物之初,以人来感受物,物同样作用于人。两方面是相互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人的性格出现冷漠是很正常的。柳致知的幸运之处,是他先领悟了情,让他这种冷漠最终会存在转机,特别是与阿梨相处时,冷漠将自然消退。

    柳致知盘坐在床上,进入甚深定界之中,天地的秘密开了一条缝,在他心灵中流淌,那种领悟根本无法述诸语言,今天所见那个人。柳致知并不知道名字,也就是何恽幻神步的奥秘中无意间得到空间之奥,柳致知像没有任何情感的智能体,似乎看到那种星云星系在转动,又似看到微观说不出的奥秘。视线似乎跨越了10的25次方级大尺度,又似探入10的-20次方级的微观,恍惚中,两者是那么完美的统一。

    当东方第一缕紫气破空而现时,挟带黑暗与光明统一,阴与阳和谐的那缕紫气根本无视物质的阻碍。自然落入柳致知的腹中,这看起来神奇,实际上很简单,柳致知的精神已散开,自然上升,如果有谁能看见,就会看到柳致知的别墅上空似乎云霞蔚然,自然幻化无穷,这种情象天目不开,根本看不到,这就是格物之道诚心正意之后物我交感,不是那种天人合一,柳致知还做不到那种宏大,正是这种物我交感,使柳致知周围的物无形中发生一种变化,当那缕紫气到时,冲入其中,自然被引导到柳致知的腹中,顿时,周身震动,柳致知从定中醒来,周围气机也如潮水一样,退入柳致知的身体之中。

    柳致知起身,新的一天又开始,洗漱锻炼之后,吃过早饭,柳致知从储物袋中取出昨夜在地窖中所得的盒子,这个盒子材质很好,柳致知仔细观看一下,用手抚摸了下,这应该是紫檀木所制,为了确认,柳致知用小在盒底轻轻刮了一些碎末,放入玻璃杯中,杯中已放入白酒,碎末沉入杯底,一缕缕紫色如雾气如炊烟从杯底升起,非常漂亮,果然是传说中的紫气东来。

    盒子并没有上锁,柳致知打开一看,上面是一本笔记本,简单翻了一下,却记载了这位修女是堕落和忏悔,有些地方用汉字,而且是繁体字,在些地方居然用的是拉丁文,柳致知并不认识拉丁文,但他的英语很好,也接触过少量的拉丁文单词,当看到一个单词,他才确定是拉丁文,可惜,柳致知拉丁文看不懂。

    柳致知先将笔记本放在一旁,下面一本却是圣经,柳致知简单翻了一下,却是拉丁文和中文对照,看中文部分,与一般圣经并无区别;柳致知也先放在一边,最下一本最薄,柳致知拿到手上一看,却是一本残本,这是一本线装书,《诸天阿修罗秘魔转生经》,书并不厚,柳致知逐页翻阅了一遍,原来是一本怎样将自己生命形态转换成阿修罗的修行之法,通过摄取生灵的生机,先保持自身状态不流失,最终神魂转化为阿修罗,破空而入阿修罗的世界,其中圣灵术,也就是严冰所说的凶灵术,就是吸取婴儿的生机,使自己先是保持不老,功候到时,破空入阿修罗世界,不怪那蝙蝠认准了那户婴儿,原来,对婴儿的生辰有特殊要求,并不是普通婴儿都能用,而且,过了民间所说百日关,就没有用了。

    柳致知有些苦笑,自己好像与这些邪术有缘,居然又收集到一本秘法,还是传说中邪术。柳致知自修行以来,如果说正法,除了那些世间公开的《道藏》之类,只有宋琦送给他的《两仪青萍剑》和龙女龙谓伊给他一本水行术法,自己无意中却得到了巫蛊降头传承,而且是以心传心,今天又得了一本阿修罗秘术,加上一开始从李义处得到的白莲教一些术法,就有三本,白莲教术法只能算旁门,而另外两门,用一般修行人观点来看,完全是邪魔外道。

    柳致知对这些术法并不完全排斥,柳致知从中借鉴不少术法,但柳致知不会修行这种体系,这种体系如果修行,肯定会对心性产生影响,柳致知已有自己的路,当然不会修行,不过其中术法倒也可以借鉴引用,甚至使用也没有多大问题,不过其驱使法力却已变,效果上可能出现变化。

    柳致知将这本残书抛进入储物袋,准备回到苗疆时放入道庐之中,又拿起了笔记,翻阅起来,虽然不少部分是拉丁文所写,柳致知只是看中文部分,虽不全,但也看得有些惊心动魄,这本笔记记录了修女是如何走上堕落之途,此位修女名叫华守义,一个不像女人的名字,还有一个拉丁文的名字,柳致知就不认识了,是一名孤女,由教会养大,从小就接受教会的教育,名字也是神甫所起,意为守护神的教义,成为一名义人,现在已过百岁,这一点让柳致知极其惊讶,他昨晚见到修女时,以为她应该是五六十岁,像中年妇人,不过是保养好,更主要是修行,让她保持中年的状态,却不料已过百岁,看来,那本阿修罗秘法的确不简单。

    柳致知不会因此去修行这种秘法,却对这种秘法有了进一步认识。柳致知继续往下翻,整本笔记所记具体事情不多,更是她内心的一种挣扎,一种褪变和堕落的过程。

    华守义生于世纪之初,华夏那时,军阀混战,她开始守神的戒律,尊神的话而行,人间却是一幅幅惨剧,在教会救济世人中,现实与心中差距让她对神的信动摇,但她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离开教会根本无法生存下去,表面上依然很虔诚。

    后来,日本侵华,申城更是沦落到战火之中,给她起名那位神甫为救平民,死于战火之中,对她触动极大,一阶段她又坚定了信仰,认为苦难是神的考验,侵华日军在金陵的暴行又让她对信仰产生动摇,神对人间的惨剧好像无动于衷,在此期间,她甚至还帮助于当时重庆政府,做些地下抗日之事。

    就是在这个时期,一名抗日志士身受重任,为她所救,对她来说,却是一个异教徒,在她处养伤,出凶灵,击杀多名日伪人员,被对方背后的非人间力量所伤,凶灵勉强返回后不久就消散,临死前,将那本阿修罗秘术托付于她,并告诉她这是一本修行秘笈,并非正道,他不忍心失传,让她有机会选人传承。

    她出于好奇,翻看了经文,这完全是一本魔鬼的魔法,一本异端中异端,她将书一撕为二,想烧掉,却又感觉自己失信,在火中抢回,后一部分已被烧毁,残书放入盒中,这只盒子也是那人所给,在神面前忏悔,又将圣经压在上面,借神的力量压制着它。

    她在内疚和自己居然看了魔鬼的言,受了魔鬼的诱惑的双重心理压力下徬徨,转眼日本投降,似乎神还是站在正义的一边,但转眼内战爆发,又一遍哀鸿遍野,她感到又是一遍茫然。

    新的政权建立,万象更新,她以为从此人间渐渐向她心中天国靠拢,她的信又一次虔诚,并为以前所行忏悔,但转眼间,新政府破四旧,持无神论,大量宗教场所被作他用,宗教人士纷纷勒令重返世间,放弃信仰。

    她对神的信仰也彻底崩溃,好在她年事已高,国家倒没有过分为难她,让她依然看守圣殿,她从地窖中翻出那本以前认为是魔鬼的言的经书,按此修行,心性渐渐改变,人反而渐渐年轻起来,掌握了力量,这好像是神的权力,为了这种权力,她越走越远,开始以凶灵之术摄取特定婴儿,吸取其生机,反哺自身。

    但戏剧性又一次发生,华夏放开了宗教信仰自由。她却因为一直坚守在圣殿,受到基督信徒的尊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