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巷中妖去,当忘则忘旧日怨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新格物致道最新章节!

    柳致知三人无意之中踏入别人斗法所设圈内,柳致知和梅疏影并没有受到影响,而罗宛琪却受到了影响,其实,如果不是柳致知两人在她身边,她根本不会踏入小巷之中,一接近薄雾,她本能有一种冲动,不从这里走。

    这种结界并不是一层屏障,而是薄雾中含有一种精神意志,让普通人自然受诱导而离开,一入其内,罗宛琪只觉眼前一遍白茫茫,几乎对面不见人,便说到:“这里雾怎么这么大?”

    此话一出,柳致知和梅疏影才醒悟过来,罗宛琪受到了影响,柳致知口中低喝了一声:“临!”一缕清音冲入罗宛琪心灵之中,罗宛琪陡然觉得眼前一变,周围只有淡淡的薄雾,前方两人正在对峙。

    对峙的两人也发现有人入内,这两人也知道,普通人不大可能进来,能入内应该是修行人或异能者,两人一边注意着对方,分出一部分注意力观察柳致知三人,柳致知也观察他们。

    还真是巧,这两位柳致知都认识,一位是言列辰,另一位却是今日下午才见过的文轩,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在这里对上。

    两人见到柳致知三人也是脸色一变,言列辰与柳致知之间有结怨,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柳致知,当然心中忐忑;而文轩却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下午所见的人居然是一个修行者,自己可是妖,如果让对方识破,会不会斩妖除魔。特别是自己今天下午所追求的梅疏影也在其内,自己知道梅疏影应该练过一些功法,但这两天接触下来,她应该不懂怎么术法,她应该没有看出自己的底细,现在全落在她的眼中。

    “梅道友,对方两人看来对上。我告诉你金光护法的口诀手印及存想方法,如果过一会动手,你用金光护体术护住自己和罗宛琪!”柳致知传音给梅疏影。他知道梅疏影并不会什么术法,如果过一会两人动手,言列辰修行大多是驱使阴魂之类。而文轩作为一个妖,估计其气息放出后,罗宛琪承受不住,等一会,自己不一定能护周全两人,金光护体法是一种流传非常广的护体法,许多门派都将之作为一种基础法术,也易于掌握,对阴魂妖邪有较强的克制作用。

    梅疏影也知道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便微微点点头。柳致知是临阵传法,但并不担心,梅疏影灵光已生,法力已具,不过不会应用罢了。

    一时三方表面上都未开口。一时冷场,柳致知传了施法秘诀,手上结出金光诀,这是显示给梅疏影看,梅疏影很聪明,实际上一旦修行。出了功,往往记忆力理解力都会上升,这整个施法关键都熟记在心。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不是下午追求梅姐姐的文先生吗?他们的架势好像电影人高手对决!”罗宛琪很奇怪看着这两个人。

    言列辰脸皮微微一抽,来的三人居然认识这个妖物,听口气好像一伙的,自己是不是暂避锋芒。

    他情绪微微一波动,两人对峙,气机早就牵连在一起,这微小的变化立刻引发一系列变化,文轩本能感应到对方这一变化,根本不需意识控制,气机一动,他立刻出手,幽蓝如萤火群飞,一种冷意似乎从心底升起,将人的灵魂冻结。

    柳致知一见,手中结不动根本印,喝了一声“临”,冷意刚起立刻消失,与此同时,梅疏影已掐金光印,随着咒音,居然一派金光如球,将她与罗宛琪护住。

    罗宛琪刚见萤火如星,袭向言列辰,眼中觉得美丽不可言状,陡然从内心感到一股寒意,好像掉入冰水之中,不由打了个寒颤,就听到柳致知一声低喝“临”,顿时寒意退去,紧接着梅疏影手中结出一个奇怪的动作,口中咒起,一派金光将自己和梅疏影笼罩在其中,浑身如浸在温水中一样,所有寒意消失得干干净净。

    柳致知诧异看了一眼梅疏影,想不到她掌握得如此快和好,好像多次使用过一样,看来,此女在术法上有些天赋,最起码反应是一流的。

    言列辰刚才情绪略有波动,引来对方狂潮一样攻击,他也是一个老手,手印连变,空气中传来炸响,转眼间,数团黑气凭空出现,化为一个个鬼头,亮起点点磷火,诡异非常,萤火和鬼头一撞,劲气排空,连连爆响,中间夹着鬼哭啸之声,一时此处好像化为幽冥之界。

    梅疏影目光盯住双方,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修行人斗法,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也是她正式踏足修行界第一次旁观。

    罗宛琪却是目瞪口呆,比之她之前看过的鬼怪片强得多了,两条人影闪电般跳跃交击,却又不同于武侠片,两人并不接触,流萤如潮,鬼影重重,四散的幽蓝光点如雨,陡然,轰的一声,两人猛然退开。

    文轩一闪,一股墨黑色雾气顿时散开,带有强烈的鱼腥味,文轩所在处顿时如一团浓墨汁一样,根本看不透。

    “不好!妖孽要逃!”言列辰说着,手上出现一面小幡,就势一摇,顿时鬼哭狼嚎,无数如章鱼触手一样的黑气向那边伸了过去,一眨眼,伸入墨团,想将其中东西捆住。

    就在此时,墨团陡然爆开,化作亿万流萤,好似墨团仅一层黑色外壳,里面却是幽蓝的光华一样,其中一道蓝色流光似乎裹住一物,一闪冲出了巷子的结界。柳致知眼尖,发现其中似乎一只有着花纹的水獭,柳致知并不认识这东西,他不知道,此物是一种异兽,叫纹颉,算是水獭的变异种。

    墨团爆开,中间出现了一身衣服委落在地上,却不见文轩的影子,柳致知知道文轩已逃掉,在此过程中,他并未出手,仅仅在两人斗法时,简单施了一下法,保护自己,言列辰虽然攻击文轩,但始终防备着柳致知三人,见柳致知并没有出手,心中舒了一口气。

    柳致知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相遇,又是如何敌对起来,按理说,文轩走得很早,柳致知他们喝茶吃晚饭也花了不少时间,而且看样子,他们对峙时间并不长。

    “你们与那妖物是不是认识?”言列辰虽然刚才占了上风,却一点不敢放松,他在柳致知手上吃过两次苦,知道自己不是柳致知的对手,他倒没有那种报仇之念,被别人打败,就整天想着报仇,那还活不活,有时放开一些,只要对方不来找自己麻烦,自己的好日子不是过得挺快活,除非是那种生死大仇,在修行界,许多小摩擦大家往往选择忘记,这些事情无关大雅,往往报复的,一种是真正的大仇,另一种是面子问题,弄得天下皆知,面子上过不去,往往想法讨回面子,并不是只要有点小恩怨,就睚眦必报,当然,也有这种人,毕竟很少,大多数人还是以自己过日子为主,有些小怨,大不了不来往罢了。

    “今天下午见过一面,谈不上有交情!”柳致知说到,“想不到在申城见到言道友,真是幸会,不知你们之间有什么冲突?”

    “没有什么,发现一个妖物混在人间,有点兴趣,跟踪了一下,结果发生冲突。”言列辰显然不愿多说,“几位不是为此妖而来吧?”

    “不是!我们是无意路过此处!”柳致知淡淡地说到。

    “那既然这样,三位,言某就告辞了!”言列辰心中石头放下,虽说以前不愉快,但事情已过去,除非自己哪天实力超过对方,见面可以教训一下对方,现在还是算了。

    言列辰散去了结界,微一拱手,转身离去。

    “师弟,你认识这个人?”罗宛琪问到。

    “辰州言家的人,精通辰州符,擅长驱使阴魂和僵尸,术法诡异,另外,辰州的朱砂很有名,称为辰砂,是画符和做印泥的上佳材料。”柳致知并不是针对罗宛琪的提问,主要是说给梅疏影听的,毕竟她初识修行界,多了解一些世人不了解修行门派和家族。

    “刚才那个姓言的说什么妖物,难道文轩是妖怪,长得挺帅的!”罗宛琪思维很跳跃。

    柳致知见此不知是笑还是哭,现在小女孩不得了,也难怪她们,各种文学作品影视剧中的观点不自觉地影响他们,柳致知不知文轩究竟怎样,是好是坏,他混迹人间,身具神通,学好学坏都很容易,不过他既然在世间,自然有世间道德法律约束,如果作恶,确有证据,柳致知肯定要管,但没有劣迹前,柳致知是不会过问,实际上不仅是柳致知,就是一般真正修行人也持柳致知一样的态度,当然,有些修行人别有用心又是另一回事,不过修行界总的情况来说,还是比较自律的,不然,你修行干什么?

    “文轩应该是妖物,刚才化原形逃走,衣服还落在原地。”柳致知一指地上的衣服说到。

    “倒是真的,就是白天文轩穿的那身!”罗宛琪在昏暗的路灯光下看着衣服说到,她陡然想起了一件事,问到:“刚才这里有雾,现在没了,是不是他们弄出来的?”(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