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闭幕收官波才起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最强反套路系统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新格物致道最新章节!

    困在阵中的人,混元宗及一帮邀请而来的朋友,集中地一起,在两位化神的护佑下,虽一时没能找出破绽,但也一时没有事,谷予海并不慌张,他没有定位法宝,所以只能在阵中流转,不过随着时间增长,他渐渐也看出一些端倪,他有这个自信,在三天之内,他会找到这个阵的生门所在,然后,破阵而出。

    罗珠多丹是一名喇嘛,并不太了解《易经》,但他也并不着急,好像生死并不放在他心上,他的镇定影响了一帮人,他们不知道,罗珠多丹有办法脱出此阵,罗珠多丹有天足通,不要小看他的天足通,可以说,这种神通一步踏出,可以踏破空间,他并不想施展这种神通,因为他的神通目前还有两个缺陷,一是他的神通只能由他使用,不能带走任何一人,他空身而走,只有到最危险的关头;二是他的神通不太好控制,一步迈大,可能陷于虚空乱流中,找不到回家的路,更要命的是,他的身体禁不住空间的穿越,不同世界之间,基本法则有可能不同,万一相差太大,一入那个空间,他的身体可能要崩溃,所以说,神通,特别是这种大神通,还是少用为好。

    相对他们这一队防护得很好,而且顺着阵势流转,虽有癸水神雷不停的爆发,还是安然无恙。美国人本来就不多,只有区区四个人,而且一入阵中,马歇尔就与柳致知他们一组分开,他自视极高,并看不起柳致知他们,白种人至上的观点,还在他心中残留,丹尼事实上也不想和柳致知在一起,不过,他是受过教训,倒没有什么看不起柳致知。但他毕竟与柳致知有过不愉快,虽然与柳致知和好,不过是看在柳致知的实力上而已,所以他也离开了,另两个美国人就明显比丹尼他们差了,一见之下,也走了。

    刚走没多远。滚滚的水流就扑了过来,开始他们并没有在意,一些水流而已,但随着癸水神雷的爆发,马歇尔后悔了,此时再回头。一方面不好意思,另一方面,根本找不到人,只见眼前一片茫茫的雷海,只好硬撑,好在丹尼现出双翼,此时丹尼的双翼已不是钢翼外形。而是淡红的羽毛,微微一振,圣光如乳,将雷海拒之在身外,马歇尔也是周身灵光,不过事发突然,显得有些狼狈。

    丹尼不识这种阵法,见无穷无尽的雷珠一浪接一浪。他暗暗叫苦,另外两个美国人,开始不太留意,美国人自我英雄惯了,两人平时也是眼高于顶的人,见此声势,吓了一跳。见丹尼羽翼展开,顶住了外面的爆炸,而且,这种爆炸并不是像炸弹那样烟火横飞。而是一爆之下,冰水横飞,白雾茫茫。

    其中一人就脱出了丹尼的羽翼,到了外面,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是多么离谱,在密如紧鼓的沉闷的爆炸声中,他的护体灵光瞬间被破,寒意侵入,他打个哆嗦,丹尼没有留意,陡然见他蹿出,知道不好,意念一动,想拉住他,然而阵势趁势而入,一下子癸水神雷爆发,虽没有要他的命,但只见水流一到,转眼间,他不知被冲到那里去了。

    丹尼羽翼暴长,刚刚要碰到他,就见他一闪,丹尼居然拉个空,丹尼脸色阴沉,看了马歇尔一眼,心中暗生后悔,随即把这个念头除去,不再管那个人,在漫天的爆炸声中,仔细看周围形势的变化。

    丹尼冷静下来,恢复心中水波不兴,马歇尔也冷静下来,一时三个人静守起来。

    而那个被卷走的美国人,刚分开不久,幸好大阵是自动反应,威力并不大,他身上的灵光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他正在苦苦挣扎,一道暗淡的血影出现,旗幡一展,他的身体猛然一顿,从中飘出一缕黑烟,身体立刻干瘪下去,癸水神雷往上一合,立刻尸骨无存。

    这种情况在漫天雷海中不停的发生,越空兰打出一个手印,往镜上一合,刹那间,癸水神雷渐渐平息,阵中周围变成一片白茫茫的,偶尔有两声沉闷的爆炸声,渐渐声音都是沉寂,四周都是白茫茫的,阵中各支队伍发现了这个异样,一时都做好了警戒,等待下一轮的爆发。

    柳致知说到:“既然越道友得到了紫云宫,我们还是早些出去,越道友还有云梦前辈就留下吧,约战的事总有一个解决,经此一事,估计谁也没有兴趣再比下去,但总要交待一声。”

    越空兰看了看云梦仙子,云梦仙子笑到:“也好,我和兰儿就不送了,兰儿,放开禁制吧。”越空兰依言施法,柳致知他们出了紫云宫,而阵中诸人也被越空兰放出,一刹那,一个个人从虚空中出现。

    一个个莫名其妙,只有柳致知一支队伍明白真相,只不过谁也没有多言,柳致知望向谷予海,这次约斗有些虎头蛇尾,扬声说到:“我们这次约斗还继续否?”

    谷予海沉思了一会,说到:“我们之间,因为误会而斗了一场,却弄出许多事,胡招科已死,此事到此为止吧!“话语间有一种颓丧的感觉,堂堂大派,却被一个奸细玩弄于股掌间,说出来不好意思,实际上,混元宗本想借此重新扬名,却被人利用。

    他这样一说,国外的修行者却面面相觑,他们是来看热闹,结果卷入紫云宫大阵之中,还死了不少人,他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邓昆在其中捣鬼,柳致知出来之时,还特意注意了一下,可是偏偏没有发现邓昆,知道他肯定有一种特殊的隐身术。

    罗珠多丹深深看了一眼柳致知,面带着笑容,却没有说话,而在他的身边,金式满垂头丧气,一脸不情愿的样子,罗珠多丹转过脸来,对谷予海说:“道友,就此告辞,有空可以来西藏玩玩。”

    “多谢道友相助,道友走好。”谷予海说到,罗珠多丹带着不情愿的金式满离开,离开之前,又看了一眼柳致知,柳致知感到自己以后还会与此人相遇,不过他的眼神中,却有一种笑意,柳致知不知怎么一回事。

    丹尼也柳致知一点头,便自离去,马歇尔也随之离开,他可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其他人见没有什么好看的,也纷纷离开了,柳致知也放出天一七星舟,众人登舟,一行人向大陆而去,舟中众人有不少准备出手,不过因为意外,反而没有出手,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大陆,众人分别,柳致知回到别墅之中。

    此事虽闹得够大,死伤最多是东瀛人,却没有声响,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毕竟这是修行界的事,外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此事,虽然有些国家隐隐约约知道,但也不会声张,对世俗界来说,好像没有发生过。

    八歧败回到它的宫殿,没有几年时间,不能够恢复,它坐在宝座上,脸色很难看,虽说情绪已很少影响了他,但是被一个他认为的凡人打败,它心中还是一团火,它像分成两个人,一个绝对冷静,在一旁很是享受,享受这种怒火上升,并在心里看着另一个八歧怎么在怒火中煎熬,它从怒火中丝丝抽取这种情绪,观察着身体的种种反应,而不加任何劝阻;而另一个,则勃然大怒,怒火都将眼睛烧红了,这时,一个侍女走了进来。

    “神主,你要的…”话没有说完,八歧陡然手伸了出去,像通臂猿一样,一把抓住,侍女花容失色,还没有反应过来,八歧本相现出,一首长吞,将这个侍女吞入腹中,其他侍女顿时一个个瘫软地上,八歧又恢复了人形,打了个饱隔,怒火才稍稍减退。

    这一幕,给殿外的一个人看见了,他吓得差点瘫了下去,发现自己的裤子湿了,他身体无意识地往墙体内挤着,好像墙能给他安全感。

    “朝山左兵卫,你在干什么?”门口来了一个人,正是安倍玉林,见状喝到。

    “没,没干什么。”朝山左兵卫结结巴巴地说到,安倍玉林见他脸色苍白,胯间衣服湿了,在一股骚味,不由地皱起眉头,不悦地说:“还不下去,让人来替换你,以后你不要来这里值班。”

    朝山左兵卫惊魂未定,听安倍如此一说,立刻跌跌撞撞地下山去了,安倍摇摇头,走进了大殿,八歧此时,已经平息的怒火,旁观几个侍女瘫倒在地上,安倍对她们喝到:“还不下去。”

    几个侍女如逢大赦,立刻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安倍这才正面八歧,恭恭敬敬地说:“神主,土御他们玉碎了。”

    “我知道,这次多国修者聚在紫云岛,东瀛的土地任人践踏,你们这些年来实在丢人,去,查一下紫云岛现在是在哪个手上,世俗间的事,我不好过分干预,让首相他们想办法,收回国有,向全世界宣布。”八歧说到。

    “是,尊神主的敕令。”安倍恭敬地说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