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枫卯道心发,贪官丑态古今奇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新格物致道最新章节!

    柳致知见阿梨没有再说话,便握住她的手,说:“进去吧,久在外面不好。”

    阿梨点点头,枫卯和秋月珀也出来了,枫卯有点情绪不高,柳致知问到:“小家伙,你有什么心思?”

    枫卯说:“主人,我会不会死?”

    柳致知心中一动,这证明枫卯第一次认真思考了,便对她说:“凡是生物,最终避免不了死亡?”

    “可我不想死。”要枫卯立刻接口到。

    “那你就好好修行,道成了你就可以不死。”柳致知说到,他不禁想起了《悟真篇》张紫阳所作的序,先以长生而诱之修炼,柳致知也是采用这种方法。

    “我一定好好修行!”枫卯紧握着小拳头说到,柳致知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这算是枫卯道心发明,动物自从有了意识,便踏入修行之路,但直至有生死的观点,认真思考生死问题,才算真正踏上修行之路,动物自身并没有生死的抽象概念,也不会思考,最多脑中一闪而过,等它们哪天有了意识,并认识到生死的观点,修行的动力问题水到渠成,这也是道心发明的一种。

    “走吧,我们进去。”柳致知说到,四人进入房中,黎重山与黎青山还在那么谈着,柳致知和阿梨在一旁坐下,秋月珀和枫卯就站在旁边,对于秋月珀,她以前身边有一只宠物,现在没有了,但多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原来那些警卫感到很奇怪,但他们没有问。

    第二天下午,黎重山终于走了,带着他的心愿走了,在临终之前。深深看了一眼众人,特别是阿梨,然而眼光开始迷离,嘴中喃喃说到:“盼明,你来接我了!”安祥而逝。

    他死后,灵堂就设在此处,黎盼天虽有所不满,但这是黎重山的心愿,也是黎老夫人的心愿。山下顿时热闹起来,许多领导来到现场,国家领导人亲自来悼念,电视上播放了他的生平。

    这些对柳致知来说,都如身外云烟。柳致知的好友也得到了信息,纷纷来到,上了一柱香,宋琦夫妇、赖继学夫妇、戴秉诚夫妇、肖寒夫妇还有张启威和梅疏影,甚至天正代表五行门也来了,阿梨身穿孝服,一一答谢。

    黎重山就葬在向阳一处山谷之中。这处地方还发生一个插曲,本来黎家的人因为是国家官员,黎重山遗愿葬在苗疆,便暗中请了风水师。观山川形势,虽在表面不讲迷信,暗地里以考察墓地名义,找个几处风水宝地。当赖继学来到,那个风水师认识赖继学。一见到他,埋怨黎家的人,你们明明有高手,却又来请我,经解释才知道缘由,这才释然,当然墓地赖继学也看了,表示认可,于是皆大欢喜。

    黎重山丧事过后,那些警卫开始撤消,黎老夫人却不愿回去,这里有她的媳妇,她的丈夫也葬在此地,黎家人拗不过她,黎老夫人便在阿梨家定居下来。

    阿梨陪着她的娘和她奶奶,秋月珀和枫卯也陪伴在她们的身边,老夫人现在知道了那只雪白的山猫去了哪里,她也感到造化的神奇,阿梨没有事做,便传老夫人和她娘一套养生功法,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柳致知依然在道庐和阿梨家两头跑。

    他又出了意成身,以此身行走世间,而他的真身,却在苗疆陪着阿梨,他的意成身,却向滇省的楚雄而来,因为赖继学在那里有一件事,却不是赖继学所为,而是赖家一个小辈所为,赖继学的侄子赖往星接了一桩生意,此事也属正常,但影响却非常大,不是正面影响,而是负面影响。

    此事是由楚雄一位官员说起,说起这位官员,在楚雄也是大大有名,姓张名云汉,是自治洲中洲长级别的官员,他升官不利,迷上风水,他迷上风水,并不是对风水感兴趣,而是借助风水来对他的仕途进行干涉,对风水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并不知道风水仅是人生点缀,只能改变人生运势,而不能决定人生。

    比如说,有些人不讲风水,照样混得风生水起,有句古话,得道多助,当你运道来时,你的多方面得天之助,风水即使不注意,你也能不知不觉中占据好风水,反之,就是你有意占据好风水,总是不经意间,破坏了风水。

    有人要问,风水没有什么用了,也不是,风水这东西,其中奥妙太多,只要不是绝地,都有可能发达,实没有必要太斤斤计较,当然,如果是修行者,选择住址时,倒可以看一看,风水极佳之地,需你的德行配合,民间传说中,常有福浅之人,得到风水宝地,却往往家破人亡,风水师常说他的福份镇不住,就是这个道理。古语有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修阴德五读书之说,风水的影响是长期的,只是诸多因素中的一个。

    张云汉却是一个贪官,他想当上洲长,结果礼也送了,钱也花了,却落个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没有从自身找原因,反而迷信上风水,花大价钱请风水师帮他改命,风水师中,沽名钓誉的很多,凭借一张嘴,说得天花乱坠,他找来一位,叫王一眼,看这个名字,就知道他并不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但凭他一张嘴,吹得天花乱坠,说风水之事,经他一眼,就能搞定,还说,他是恋头派的传人,张云汉给他忽悠住了,对他信服得五体投地。

    他说,楚雄洲政府广场上的体育馆对张云汉不利,要升官,就得把他给拆除,张云汉立刻行动起来,幸亏楚雄政府中大部分人的反对,体育馆才幸免与难,见此不行,王一眼又说城外的佛塔阻住外地人的官运,要想转运,就得建一座塔,祈祷和平墻,有七十多层楼高,一句话,他疯了。

    这还不算,他还酗酒吸毒,在做报告时,有几次居然醉倒了,王一眼也看出他实在是个昏庸的贪官,便找了一个理由,自己脱身而出,偏偏赖往星听王一眼忽悠,把他介绍给张云汉,赖往星本着他是官员,不捞白不捞,结果出事了,在赖往星接手没多长时间,张云汉东窗事发,因为贪污被抓了起来,赖往星虽与贪污没有关系,但也牵涉其中,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恋头派借机散布谣言,给赖家脸上抹黑,赖家族长大为恼火,便派赖继学前去,赖继学一到那边,这种事情说不清楚,而且,华夏官方在明面上对风火视为迷信,令赖继学寸步难行,好在赖继学长袖善舞,总算把事情摆平。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赖继学在乌蒙山发现了梦观山人的踪迹,只是一闪而过,赖继学自己没有把握对付梦观山人,便打电话给了柳致知。

    柳致知来到了楚雄洲,楚雄洲全称为楚雄彝族自治州,境内地势大致由西北向东南倾斜,东西最大横距近二百公里,南北最大纵距约为二百五十公里。境内多山,山地面积占总面积的90%以上,其间山峦叠嶂,诸峰环拱,谷地错落,溪河纵横,素有“九分山水一分坝”之称。乌蒙山虎踞东部,哀牢山盘亘西南,百草岭雄峙西北,构成三山鼎立之势;金沙江、元江两大水系以州境中部为分水岭各奔南北,形成二水分流之态。州境最高点为大姚县白草岭主峰帽台山,海拔三千六百多米;最低点在双柏县南端的三江口,海拔也有五百多米。

    柳致知和赖继学相约在楚雄洲见面,来到相约的地方,赖继学早就在那儿等待,见柳致知来到,当时就迎了上来,他身边有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身修为不怎么样,还未到运转灵枢的程度,只是到了化转神识的地步,地师修行,世间境界分为:灵觉初发、化转神识、运转灵枢、胸有丘壑、身化灵枢、携带山川(一念山川),赖继学已超越之上,用他的话说,他能做到山川有情,大概相当于丹道略高于金丹的层次,这个层次,能感受到山川情感,这是一种说法,换句话说,赖继学相当于传说中山神和水神对山川的情感和调动,当然,这个名词是他所创造,赖家典籍中,只到携带山川,也就是赖继学说的一念山川,山川于意识中显现,可以调到体外,形成柳致知所说的意念之宝。

    柳致知估计这个男子就是赖往星,赖继学一介绍,果然就是他,相貌倒很英俊,就是眼中常有游离的光芒,给人一种轻浮的感觉,柳致知握住他的手,口中客气到:“听赖继学说过,是一个青年豪杰。”

    柳致知的客套话,他也听了出来,柳致知虽不是地师界人物,不过赖继学倒是经常提到,常用来教育他们,赖往星并不服气,现在一见柳致知,柳致知人长得很英俊,但光华内敛,给人感觉温润如玉,逐渐有一种平常色在柳致知身上诞生,这是柳致知还朴归真的体现,可惜赖往星看不出来,见柳致知看似平常,心中未免生出轻视之心,便一把握住柳致知的手,暗中一调丹田力,却发现柳致知好像没有觉查,自己的真力却好泥牛入海。

    柳致知看了他一眼,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