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2章:难伺候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号红人最新章节!

    李睿也不好再拒绝,苦笑着走到那个座位旁,对吕建华道:“吕部长,我陪也只能陪你喝茶了,下午还要上班,不能喝酒。”

    吕建华笑道:“以茶代酒,有何不可?”

    李睿坐到座位上,发现卜玉冰已经打完电话,正端杯喝水,脸色冷淡,没有要和自己认识说话的意思,便也没理她,余光却也发现,她并不喝茶,杯里是清凌凌的白开水。

    酒席早就已经定好,等李睿这最后一人落座后,菜肴饭食便流水价端了上来。

    方青云征求吕建华的意思道:“吕部长,要不咱们少喝点,一人一小杯,是个意思就得了。”

    吕建华摆手道:“下午还要开会,滴酒不沾!”

    方青云见状也就不再勉强,脸上带着些许尴尬的笑意不说话了。

    李睿留意到他的表情,暗暗感叹,他作为双河的县委书记、最高领导,也不是事事都顺心如意,比如在眼下这种迎来送往的接待场合上,他就要看上级领导的脸色行事,说出去也挺悲哀的。

    菜肴上齐后,包间门关闭,宴席也就开了。众人以茶代酒,一起端杯喝了一口,放下茶杯便各自吃喝起来,席间伴随着闲聊谈论,气氛倒也友好热闹。

    吕建华吃过几口菜后,放下筷子,和颜悦色的问李睿道:“小睿啊,来双河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心吗?”

    李睿听他用的词是“顺心”,就知道他也是有基层工作经验的,知道基层工作不好干,心里也暗暗佩服他这个老组织的睿智头脑,简简单单一句平常话,就能从侧面了解到自己是否在双河站稳了脚跟、又有没有展开正式工作,不得不说,这些在宦海沉浮了二三十年的老家伙们一个个都是精明透顶,面现淡笑道:“还行吧,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也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复杂。”

    吕建华呵呵笑起来,道:“这叫什么回答?!不过我也能听明白。当然以你的聪明才智,我问这话也多余。”

    卜玉冰听到这,偏头看了李睿一眼,不及看仔细,就又转回了头去。

    吕建华留意到她的小动作,介绍道:“卜县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们双河的副县长李睿,他之前在市委政研室工作,也是本月刚刚来双河任职,他为人聪明细心、工作能力突出,以后你们一起在双河共事,要互相关照支持呀。”

    李睿听了他这番话,忽然意识到,他所谓的叫自己过来座陪,完全就是幌子,以他的身份地位,再以他和自己的交情,他有什么必要叫自己座陪?他真正的目的,很可能是介绍卜玉冰和自己认识,然后让自己这两个外地空降过来的干部抱团取暖,不能说是和双河本地干部展开对抗,至少不被本地人欺压,当然这样主要惠及的是卜玉冰,因为她这个彻头彻尾的空降兵任职代县长后,会被动的处于各种风口浪尖,在孤立无援的前提下,很容易被欺压掣肘,进而难以开展工作,啧啧,这个卜玉冰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为什么连吕建华这样的大人物都对她如此关照?

    卜玉冰不知道是不像李睿想得那么多,还是根本没把今后可能遇到的困难放在心上,听了吕建华的话后,并未借机和李睿结交,只面无表情地敷衍了一句:“请李县长以后多多配合我的工作吧。”

    虽然话里用了一个“请”字,但谁都听得出来,她这话根本不客气,摆明了端着县长的架子,要李睿这个副县长以后要以她为中心,听她的话,支持配合她做事。

    李睿从落座入席开始,就已经观察到,这位美女县长应该是个清高孤傲的人,差不多是那种目空一切、目中无人的人,当然以她的资本她也有资格以这种性格为人处世,人长得美,背景又深,年纪轻轻还当上了县长,又何惧谁来?又何必理会别人的想法?心中暗想,你既然是这种性格,以后也休想我会用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咱们需要打交道了,就公事公办;不需要打交道了,那就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我可不会像世俗男子与干部那样整天向你谄媚阿谀,笑着回了两个字;“好说。”

    吕建华观察到二人的态度与反应,也是暗暗苦笑,这两位一个比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傲气,一个比一个得志,放到一块不掐起来就算是好的了,又岂能做到互相关照支持?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把好意表明了,就算她卜玉冰不领情,她背后那位听了去,少不得也感自己两分人情,那就足够了,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吃菜。

    这种场合吃饭,肯定少不了敬酒,虽然不喝酒,但以茶代酒也未尝不可。方青云、陈魁等人敬过吕建华后,把目标转移到了卜玉冰这位新任县长头上。卜玉冰在这种应酬上面倒也不矫情,并不推辞,谁来敬酒都是从容应对,尽管她的应对方式只是抿一口水。

    这样几波下来,除去李睿之外,其他县里领导都已经敬过卜玉冰了。李睿要是不敬一下的话,倒显得他对这个新县长不敬了。

    想到这,李睿有点发愁的偷眼瞧看卜玉冰,哪知道卜玉冰好像跟他心有灵犀似的,凑巧偏过头去,一双俊目正好跟他的视线对在一处。李睿跟她四目相接,心头打了个突儿,想要迅疾低头,但对方的反应却更为迅速,很快如若没有看到他一样的转开了视线去。

    李睿回过头来,心里暗松了口气,垂下头默默思虑,这位卜县长是真的没看到自己,还是看到自己以后装作没看见,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她可就有点厉害了,自己以后和她相处怕是要遭遇困难。

    话说回来,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发生完了也就完了,可接下来李睿还要面对之前的难题——到底要不要向她敬酒。可巧,吕建华吃过一碗米饭后就待不住了,说是要赶紧赶回市里开会,他要走的话,别人当然也吃不成了,只能是起身送客。不过大家也都吃得差不多了,就算没有吃饱,也绝对不饿。

    这样一来,李睿面对的难题瞬间消失,他也就没有了任何心理负担,悠哉悠哉的跟着大部队送别吕建华,随后赶去单位上班。

    下午四点多,常务副县长尤功杰上门拜访,李睿忙起身相迎,把他让座在沙发上。两人自从上次在滨河公园谈过后,俨然已将对方引为知己,心里身外都不把对方当成外人,相处既舒服又愉快,因此李睿还是很欢迎这位尤县长上门的。

    “新县长叫你过去汇报工作了吗?”寒暄两句,尤功杰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或许这也是他前来的真意。

    李睿微微诧异,道:“没有啊,怎么,尤县长你已经被叫去过了?”

    尤功杰点头道:“是啊,两点多就派人叫我过去了,我向她简要汇报了下工作,感觉她这个人比较难以沟通。”

    李睿心头一跳,这个卜玉冰可以啊,几乎跟自己一样的务实高效,这刚刚任职代县长,就开始抓起县长的工作来了,要几位副手去给她汇报工作,这是要掌控全局的节奏啊,啧啧,行啊这个女人,自己已经高看她几眼了,可事实证明还是小瞧她了,笑问道:“难以沟通的理解方式有很多种,不知道尤县长你说的是哪一种啊?”

    尤功杰道:“我这也不是背后说她坏话,只是实话实说。她听我汇报工作的时候,不时打断我的话,出言诘问,感觉她有些自我中心,拿着老大的架子,不将我们这些副手放在眼中,可以肆意压迫我们似的,而且她的问题很刁钻很刻薄,似乎不是为了工作而问,而是要刻意质疑、打压我,要显示她县长的存在。我汇报完了后,她直接让我回去,她自己大喇喇的坐在椅子里不动,也不起身送一送,真是一点同事之谊都不讲。我虽然向来不挑这个眼,但也感觉她做得有些过分。”

    李睿心说卜玉冰这是在立威啊,自古以来,正职向副手、下级立威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直接打骂,又比如抓小辫子,再比如杀鸡儆猴,卜玉冰用的这一种其实还并不算激烈的,算是比较温和,只是尤功杰这个人书生气浓厚,他自己可以傲视王侯公卿,但绝对受不了别人的傲视,所以也就接受不了她这种态度,不过真要说起他挑的卜玉冰最后一处问题,也不能算是错处,送出来是人情,不送出来也没什么不对,至少没有违反任何纪律规定,笑着道:“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二人四目都转向屋门。

    “请进!”李睿很客气的喊了一句。

    门马上开了,门外现出政府办主任张大雷的身影。张大雷走进屋里,眼看尤功杰也在,忙笑着和他问好,然后对李睿道:“李县长,县长请你过去一趟,和你谈谈工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