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第506章:被人唾弃的对象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号红人最新章节!

    李睿看得赞叹不已,心中却也一动,龙这种东西在封建社会可是代表着皇族的,一般老百姓可绝对不敢将其放在墓穴里陪葬,谁要是这么干了的话,等于是违逆皇权,如同造反一样,被抓住可是要杀头的,由此是不是可以判断出,这座墓穴埋葬的不是普通人?何况,从这条镂空金龙的富贵奢华也能知道,墓主是个有钱人。既不是普通老百姓,又有钱,难道墓主是个皇族人物?可是不对啊,皇族人物怎么会跑到小龙王村这种鸟都不拉屎的偏僻山村来下葬呢?这可真透着邪门。凝目看向另外三件宝贝。

    第二件宝贝与第一个镂空金龙几乎一模一样的工艺制造方式,是一只看不出名目来的兽类,像是中国古代灵兽文化里的某种兽类,十厘米长短,六七厘米高下,通体金质镂空,上面镶嵌了十数颗五彩宝石。兽头仰天长啸,别有几分气势。四足拒地,四肢孔武有力。这头怪兽四足被固定在一条金板上,板子长短宽窄与这头兽类差不多大小,厚有三毫米上下。也因为多了这条笨拙敦实的金板,这件金兽就显得小气了几分,没有那条金龙的磅礴大气。

    李睿看得满眼都是精光,咽下口唾沫,心里或多或少的产生了几分占有之意,瞥眼看了对面的胡立权一眼,心说这小子倒真识货,取出来的宝贝全是金子做的。

    第三件宝贝就没有前面两件那么精美豪奢了,是一个金镶玉的小镜子,用了掐丝工艺,估计若非镜子四周是金子做的,胡立权也不会选出来。

    第四件宝贝则是一颗硕大如同乒乓球大小的黑色珠子,不知道质地如何,难道是黑宝石做成的?通体乌黑油亮,圆润如玉,在灯光照射下,散发着淡淡的幽光。李睿虽然不知道这件宝贝质地如何,但一看这种个头还有这种品相,也知道不是凡品。

    把这四件宝贝放在一起,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肯定是那条金龙最有价值。

    李睿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就不算这条龙工艺与年代所衍生出来的附加价值,只算本身金子的质量与那些宝石,最少也得值个几十万。若再算上工艺与历史价值,说不定要值上百万或者数百万,想到这一点,心中震惊了。此时回想起,十一国庆假期的时候,曾跟青曼去故宫博物馆的珍宝馆参观过,那里收藏了不少稀世奇珍,而眼前这四样,与那里的宝贝们相比,丝毫不逊色。也就是说,这四样都是国宝级别的珍宝啊。

    他沉吟半响,问道:“墓里是个什么情况?”胡立权说:“我下到洞里,先是一条通道,走到里头是个圆形的小屋子,屋顶也是圆的,跟个帐篷似的,屋里地上都是水,水不深,中间有个黑色的棺材,你说奇怪不,棺材里面还有个棺材,棺材套棺材,这是干屁呢?”李睿笑道:“外面那层是椁,里面的才是棺。”说完沉吟道:“能用棺椁下葬的,一定不是普通人。”胡立权才不关心这种细节呢,续道:“最里面的棺材里边是个死人,身子都烂了,皮还在,身上全是破烂衣裳,棺材里已经没宝贝了,都被那几个盗墓贼把宝贝装在包里了。我在包里随便翻了翻,觉得这几件最值钱,就拿出来了。”

    李睿说:“剩下还有什么?”胡立权说:“还有几个碗儿啊罐儿啊的,还有点玉做的东西,也不值钱,还不好拿,我就没拿。”李睿心里明白,他眼里只有这亮闪闪黄澄澄的金器,哪里还能把别的东西看在眼里?事实上,在中国古代陪葬品里,金银往往是最不值钱的东西,真正有巨大价值的反而是眼前这个农民看不上的那些碗儿罐儿,唉,眼界决定人生,这就是最真实的例子,也无意提醒他这一点,问道:“你把金器都拿光了?”

    胡立权摇头道:“没有没有,还有几件,不过都太小了,我就没拿。”李睿思虑半响,道:“这四件金器,件件价值连城……”胡立权插口道:“哦,能卖多少?”李睿道:“说不准,感觉最少也得上百万。”胡立权只听得两眼冒光,在手电灯光的映射下,绿油油如同狼眼一般,惊喜叫道:“哈哈,这回可特么发财啦。”李睿皱眉道:“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呃,我觉得你拿的有点多了,你只拿两件就足够发财了。”胡立权愣愣的说:“我是打算只拿两件啊,另外两件是给你拿的。”

    这回轮到李睿吃惊了,又惊又喜,问道:“还给我拿了两件?”胡立权道:“那必须啊,我都说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嘛。”李睿喜不自胜,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瞪眼看着地上这四样稀世珍宝,要说一点不动心,那是瞎话,可是宝贝虽好,也要看有没有福气占有,自己可不比胡立权,他是普通农民一个,无所顾忌,就算私吞两件宝贝,被文物部门发现后,是罚款还是坐牢,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但是同样的惩罚措施降临到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秘书、秘书一处处长的头上,自己可就要名誉扫地,从此在官场折戟,成为被人唾弃的对象,想到可能因此带来的厄运,忍着贪念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要。”

    胡立权奇道:“为啥不能要?我能要你为啥不能要?”李睿摇头道:“不能要就是不能要,没那么多为什么。”心想,此地要是只有我自己,我私吞一件两件的还无所谓,只要自己嘴巴闭紧了就出不了什么事,可是这里多了一个你,谁知道你是不是能保守秘密的人?万一你把此事泄露出去,不就连累了我?胡立权道:“不行不行,不要还行?咱们好哥们,有福就要同享。这里边一共四件,你随便挑两件,剩下的是我的。”

    李睿心说此人倒是仗义,道:“我是真的不能要。”胡立权叫道:“为啥啊?你不要总有个理由吧。你一件不要的话,我也不好意思要啊。”李睿笑了笑,道:“这四件任一件都是国宝奇珍,价值上百万甚至数百万,我建议你也不要多拿,拿一件就行了。而且就算只拿一件,你也不能过早露富,免得被人发现。好了,你赶紧挑一件吧,挑完我就报警了。”胡立权一把就拿起那条金龙,道:“我就要这个。”

    李睿微微一笑,心说果不其然,道:“好,那你就把其它三件放回墓里去,我要报警了……哦,对了,你把宝贝放回去以后,也赶紧回家,就装作从来没在这里出现过。这样也免得以后你富裕了引起别人怀疑,说你趁机私吞了墓里的宝贝。”胡立权不疑有它,对他的建议是言听计从,道:“好,好,我这就放回去,然后就回家去。”说完,就拿着另外三件往洞里爬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洞口里。

    李睿脑海中却忽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何不趁胡立权回家以后自己一个人在场的时候,偷偷拿上一两件?只要不被他知道,自己又不跟任何人提起,那就永远不会被外人知道……这个念头一旦生出,就再也挥之不去,口干舌燥,心里兴奋得厉害,暗想,就算以后在官场遭遇挫折,发展不下去了,也有件宝贝依仗着,可以确保后半生过得无忧无虑,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此时,忽又想起自己之前教育胡立权的话,说古墓里的宝贝都是国家的,个人不能占有,又觉得汗颜。

    可转念又想,那些话都是哄人的,无主的东西从地底下挖出来,凭什么就属于国家了?应该是谁发现就归谁,最不济也是见者有份。自己表现得已经够好的了,没有把古墓里的东西跟胡立权二一添作五全部分掉,而是只拿一两件,将剩余的大部分都交给了国家,理应受到奖励才对呢。自己拿上一件两件,就当给自己的奖励好了。

    再说了,这些宝贝就算上交出去,也不是交给国家了,而是交给政府了,政府把他们陈列在窗明几净的博物馆里,美其名曰是珍藏、是更好的保护,实际上老百姓想看还要交钱买票,等于是他们敛钱的工具了。身为国家公民,固然要爱国,但也不能盲目的认同政府的某些做法。

    “这些宝贝上交给文物部门后,如果他们可以做到公开免费的任由人们参观,那我就可以做到一件不拿;反之,如果他们利用这些宝贝展览敛财,那就没资格指责我私吞国家财产。我这不过是小贪,哼哼,就怕某些人大贪!”

    他的思想斗争结束得很快,没办法,心里的贪欲实在是太强了,因此很容易就给自己找了若干理由,干脆利落的击败了内心的正义感。

    打定主意之后,李睿拨通了一一零报警中心,说在龙王庙乡小龙王村的小陵山上遭遇了盗墓贼,盗墓贼正在盗掘一口古墓,墓里可能有价值不菲的陪葬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