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66章:诟病的口实

作者:山间老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一号红人最新章节!

    于和平得意的看了他一眼,道:“据我最新了解到的情况,光是双河县民政局救灾救济科的股长陈一光,一个股级的小干部,就在双河县城里买了四套房,而最近一套房是洪灾发生后的不久刚刚添置的。双河县房价不高,一平米也就三千元上下,就按一套房子八十平算,一套房子也得有二十四万,四套房子就是一百万。请问他一个小小的股级干部,哪里来了的那么多钱呢?”

    众人谁也不吭声,会议室气氛有些阴沉,就好像即将下雨似的,低沉且憋闷。

    于和平道:“这还只是一个科室负责人,他上边还有局长副局长,局长上面还有分管的县政府领导,最上面还有罗大威,嘿嘿,这条黑色链条里又流动着多少金钱呢?会是几个一百万?”

    孙耀祖忽然说话了,语气平静的问道:“罗大威在这件事里收了多少好处?”于和平说:“收了多少我不清楚,不过,他新在青阳市高开区添置了一套房子,还金屋藏娇,养了一个艺术学校的女学生,那女学生家境一般,跟了罗大威以后忽然开上了一辆十几万的中档车,这就挺有意思了。市长啊,我觉得,想知道罗大威捞了多少,只能在两规他以后慢慢问了。”

    李睿听后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已是怕得厉害,于和平要借收拾罗大威来对付孙耀祖,处心积虑的找罗大威的问题也就罢了,可他竟然在不动声色之间,连罗大威包痒的女学生也调查了个一清二楚,他在这件事里面所反映出来的心机,真是令人心惊胆战啊。由此联想到自己身上,他若是想要对付老板了,肯定也会先拿自己这个老板最得力的下属开刀,而自己本来就有些身子不正,要是被他抓到把柄,以后也在常委会上闹上这么一遭,自己万死也不足惜,就怕连累老板丢脸。如此一想,更是有些慌乱。

    孙耀祖讶异地说:“他在市区包痒了女学生?”于和平眼看已经稳操胜券,就得意的笑起来,道:“市长,亏你还曾经作过罗大威的领导,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吗?又或者说,难道你不熟悉他的脾气秉性吗?对了,还有一件事,每周末,罗大威都会来市里高开区,与那个女学生鹊桥相会,他也不曾跟你汇报过吗?又不曾上门拜访过你这位老领导吗?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人的人品就相当有问题了。”

    罗大威曾经给孙耀祖做过秘书,在座这些常委就算有不知道的,听于和平这么一说,也就知道了。于和平当众说罗大威人品不行,那么曾经挑选罗大威为秘书的孙耀祖,不就也透着人品不好吗?就算跟人品没关系,最少也是识人不明。如此一来,孙耀祖哪里还有面子?

    孙耀祖不悦的说:“老于,罗大威是他罗大威,我孙耀祖是我孙耀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说他的时候扯上我。”心里已经愤怒得不行,心说罗大威好你个畜牲,竟然背着我干下这么多龌龊事,枉我对你一番栽培,更可气的是,你每周来见晴人,却从来不来见我,果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贾玉龙哼了一声,道:“于书记,这件事应该由大伟书记汇报上来才对吧,你对这件事这么上心干什么?”于和平笑呵呵地说:“我身为市委副书记,工作分工上面说得明明白白,负责协调市纪委和市委各部门的工作,为什么不能管这种事?由我说出来,也省得大伟得罪人嘛。”说着看了肖大伟一眼。

    他这话表面上是为肖大伟考虑,其实也不无暗讽之意,讽刺肖大伟怕得罪人。

    肖大伟如何听不懂这里面的深意,嘴角划过一丝苦涩的笑,心说老东西够狠,我刚对宋书记有点意思,他就迫不及待地在常委会上损我,好啊,既然他是这样的人,那我就更没什么顾及了。

    于和平得意的瞥向宋朝阳,问道:“基本情况我已经说清楚了,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还得书记您来拿主意。”

    李睿心里明白,一记刁钻而又狠辣的皮球,已经滴溜溜踢到了老板脚下,不接球,就留下了被人诟病的口实;一旦接球,不可避免的会跟孙耀祖产生矛盾,唉,这事可真难办啊。

    宋朝阳微微一笑,很轻松的接了招,道:“这件事既然是和平书记提出来的,那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如封似闭,已经将这记狠球踢了回去。

    这也是市委书记的好处所在,在座十一人,他是地位最尊崇的那个,也是会议的主持人,完全可以先听取众人的意见,最后再拍板论定,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更灵活的是,在某种情况下,他也能一上来就发表意见,其他人就只能按照他的意见走,或同意或不同意,不同意的就要承担政治风险。这一点,淋漓尽致的体现出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本质概念。

    于和平心里骂了声狡猾,笑道:“我的意见,我还是先不说了吧,说多了会被人以为我在针对罗大威。我觉得,还是先听听你们的看法吧。”说着环顾众人。

    众人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烫手的烤红薯,谁都不敢第一个接到手上,免得被烫伤。因此都保持缄默。

    宋朝阳趁机说:“既然大家暂时都没看法,那我认为,纪委方面有必要先将这件事彻查清楚,一切按照正常程序走。等什么时候查清楚了,再提上常委会,大家上会讨论研究一下,看看该怎么办。”

    贾玉龙也说:“我同意书记的看法。老于,你刚才说了那么多,是你派人调查的,还是纪委调查的?如果纪委调查了,有没有形成文字性的材料?应该是没有吧,有的话你肯定已经带到会上来了。也就是说,程序不太标准,这让我们怎么发表意见呢?还是等纪委拿出个章程再说吧。”

    于和平笑了笑,也没说别的什么,点头道:“好啊,那就等纪委拿出调查结果吧。”

    孙耀祖没想到于和平会是如此的大度,暂时放过了罗大威一马,也就等于暂时放过自己一马,给自己和罗大威补救的机会,非常讶异,感觉这不是以往的他,可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他为人老辣凶狠,做什么事都爱留有后招,有的时候,他表面上示之以弱,实则杀手锏藏在身后了,要等敌人精神最松懈的时候才祭出杀招。这一次,他未必没有后手,之所以如此痛快答应延后讨论,估计是要给自己造成更大的创伤。这么一想,心思更沉重了。

    会议结束后,常委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宋朝阳回到办公室后,对李睿道:“想不到罗大威以及双河县民政局领导干出了这么多的好事!当时我让纪委派下去的调查组竟然没有查到这些,搞得我很被动啊。”李睿心道,现在说他们当时没有查到这些事,未必准确,也可能他们已经查到了,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没有报上来,叹道:“也不知道于书记是怎么注意到这件事的。他一注意,可就麻烦了,谁叫罗大威是孙市长的爱将,而他又是孙市长的死敌呢。”宋朝阳说:“孙市长似乎也不知道罗大威干了这么多龌龊事,开会时,他听到于书记说出情况,也很吃惊呢。”李睿道:“现在看来,罗大威是自作孽不可活啊,也是他运气不好,就因为出自于孙市长门下的缘故,就被于书记盯上了。”

    宋朝阳忽然间不说话了,凝目看向李睿。李睿跟他对视一眼,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忙躲开去,心中一动,难不成老板也开始担心起自己会不会给他惹事了吗?忙保证道:“老板您放心,我不会向罗大威学习的,绝对不会给您惹事。”宋朝阳带有关怀之意的说道:“身在官场,自然不能免俗,只要不太过分,有些事就可以自己掌握,但绝对不能像罗大威这样。”

    他没说像罗大威哪样,但聪明如李睿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一是不要像罗大威那样高调行事,又在高开区买房又金屋藏娇,还给晴人买车;二是不要给人留下怀疑的把柄。这两点里面,后一点更难做到。

    李睿自忖自己发迹以来,收过钱,也收了女人,但是钱都在袁晶晶那里存着,应该百分百不会出事,至于收的女人,目前来看,只有一个姚雪菲,而自己跟她往来又很谨慎小心,估计不会被人看在眼里,便道:“放心吧老板,我会牢牢记在心里。”宋朝阳点了点头,说:“孙市长今天更不好过,唉,这个老于啊!”

    中午吃过饭,李睿抽空到楼下僻静所在,给石光明打去了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