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第306章 306 谁背叛了誓言

作者:麻辣千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强吻99次:高冷老公腹黑妻最新章节!

    秦慕川走进了病房,看了孩子一眼。

    此时朵朵正睡着,睡得很沉。

    周子晴看到他走进来,马上露出委屈卑微的面孔。“孩子在临睡觉之前,还不停的念着爸爸,她很想念你的!”

    秦慕川看到这个孩子,心里有沉重的愧疚。

    不过,这不等于他就能谅解周子晴。

    他看向了她,锐利的视线中充满责备。“你怎么可以……在晚晚的面前乱说?我什么时候和你上床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谎言被揭穿,尤其是这种谎言被当事人揭穿,真是让周子晴很没面子的。“抱歉,我乱说了。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说朵朵的爸爸是你,林向晚她不知道的。”

    “就算她不知道你也不能乱说……”

    周子晴低着头,滴答滴答流着眼泪。“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乱说了。今天我也是觉得面子挂不住,她一直再说你怎么折磨她,一个晚上折腾她多少次,我气不过的,也就乱说了!”

    后面的话,周子晴说的声音很小。

    秦慕川烦躁不已的闭上眼睛,周子晴和孩子……他该怎么办?

    “你不打算回美国了吗?你一直留在这边,你的男朋友不会担心吗?”秦慕川试探的问道。

    周子晴特别依赖的看着他,慢慢的走向他,在他的身前停下。“川,我不想回美国了,行不行,我不求名分,我什么都不求,只求你能偶尔的看看孩子看看……我!”

    “不可能!”

    周子晴泪眼涟涟,可怜兮兮的说。“我真的真的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川,我也是没办法,我也知道这样很糟蹋自己。可是,我也想让朵朵能感受到父爱呀!”

    秦慕川看着周子晴的表情越来越冷淡。“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你这样不要自尊的,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呜呜……”周子晴特别无辜的说。“那怪我吗?当时我们是怎么分开的,难道你不记得了?秦慕川……难道你的感情是用水龙头控制的吗?想开就开,想关就关?我现在就想问你,你当年是不是真的爱我,是不是真的爱过我!”

    秦慕川十分肯定自己真的,爱过她,而且还是很爱很爱。

    可时间真的能冲淡许多东西,磨灭掉许多的印记,现在他心里确实只能容得下林向晚。

    周子晴痛苦不堪的小声道。“你还记得吗?你曾经对我是发过誓言的!你会一直只爱我一个人,你的誓言不会就这样……的坍塌吧,不会禁不起任何考验的吧?”

    秦慕川备受内心的谴责。“抱歉,我真的没有办法!”

    周子晴不停的摇头,已经泣不成声。“你想放弃爱我的誓言,可以,但是我没有办法忘记。你想让我离开,可以,但是我不想离开,我就要留在这里!”

    “这又是为什么呢?”秦慕川很无奈的说。

    “不为什么,我不为你,只为我自己,只为孩子!”周子晴不接受任何劝阻的说。

    秦慕川也对周子晴一点办法没有,总不能他把她丢进偷渡船里,让她赶紧回到美国去吧?

    她要不要和她男朋友分手,也是她自己的事情,无权干涉!

    …………………………

    秦慕川走出病房,得到的消息就是林向晚已经回家了。

    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到家中。

    林向晚已经开始陪伴孩子写起作业,并且已经检查完毕。

    “OK,你们先去洗澡,然后妈妈再给你们讲故事!”林向晚催促孩子说。

    “妈妈,我想跟你一起洗!”秦雨桐赖在母亲软软的怀抱里。

    林向晚坐在椅子里的姿势都特别的僵硬,稍微一动都会痛苦不堪的。

    洗澡,怎么可能?

    未来的几天里,她恐怕都不能洗了吧!

    “哎……看妈妈的手背,惨不惨!”她把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伸了出去。

    手背上有一块深深的青色,看起来确实很疼。孩子点点头。“惨!”

    秦慕川也看到了,心顿时一揪。

    “不能沾水,否则这只手恐怕会废掉的!”林向晚跟孩子夸大其词的说。

    “不要,妈妈的手不能掉!”桐桐连忙说道,然后乖乖的站起身,跟女佣上楼洗漱。

    林昊然在洗澡这个问题上,毕竟听话的早已经上楼。

    林向晚看到了秦慕川,然后当做空气一样的无视,处理。”

    秦慕川把西装外套扔到了沙发上,责备的问道。“你怎么先回来了?医生让你出院了吗?”

    “我想出院就出院,谁也管不到我!”林向晚很不负责任的说。

    “那你是不想好咯!”秦慕川问道。

    林向晚一笑。“不好更好,省得还遭罪!不仅要被你这个禽兽折腾,而且还要给别人看。呵……我也太悲催了点吧?”

    提起昨晚的事情,秦慕川是一点愧疚也没有。

    因为那完全是吓吓她而已,他车子镀得可不是一般的膜。

    从外面往里面看,也许能看到点影子,可想看清楚什么,甚至想看一咪咪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昨天那两个人,他们在里面能看清楚他们,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

    “你完全可以不那么悲催,只要你听话!”秦慕川把‘听话’两个字说得很重。

    “呵呵……”林向晚又嗤之以鼻的一笑。“我干嘛要听你的话?你是我的谁?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管管你那个前任女友!”

    想隐藏的事情一下子被说中,秦慕川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顿时一僵。“我管她干嘛?”

    “呵呵……你对人家不是有感情吗?我想她对你也是有感情的吧?这样和她沟通好之后,可以直接把我一脚踢开!”

    “你乱说什么呢?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秦慕川特别认真的说。“而且我和这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无所谓!”林向晚已经不想再听这些。“我有点累了,上楼休息了。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今天晚上不能碰我,否则,我真的会死给你看!”

    不是她想死,而且他再自己,估计她也是必死无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